《狂仙》 陈风笑 著
第一百四十三章 都是我的

这次姜家人很自信,战堂姜堂主率先表示,“一起进了,风翅兽不是群居的,最多两只,我姜家别的能力没有,帮陈前辈牵制一只,还是没有问题的。”

按惯例,是姜自勤前去侦探,不多时他就回来了,脸色有点紧张,“果然有两只成年的风翅兽,豹骨灵菇就是它俩在种植。”

抢灵兽种植的口粮吗?陈太忠的脸色有点怪异,感觉有点像抢小孩子的棒棒糖啊。

不过下一刻,他就将这份纠结丢到了一边——风翅兽是杂食性灵兽,它们也吃人。

“我建议,陈前辈先冲上去,顶一下,”这时,舒云发话了,“等他们战做一团的时候,咱们潜入到豹骨灵菇旁,放出防御阵……绝对有一只会回来。”

这四个灵仙面对三级灵兽的时候,敢不用防御阵,通过配合硬生生磨死对方,但是面对五级灵兽,大家真的不敢分开,必须要躲进防御阵里。

这个时候,他们只能通过远程攻击来参与战斗,但是不管怎么说,能想到吸引一只风翅兽过来,已经是最好的策略了。

这个策略能否执行,关键是在于,陈前辈能不能在短期内,扛住两只风翅兽的攻击。

对于这一点,大家都很有信心,这是一次又一次从双头碧蜥的包围圈里突围的高人,相较几十只双头碧蜥的围攻,两只风翅兽的攻击算什么?

“好,我顶五十息,你们尽快潜伏到位,”陈太忠果断地点头,他对自己的战斗力,还是很有信心的。

不过他也没有盲目自信,而是拍了一张中阶的金刚灵符在身上,然后冲向峡谷。

风翅兽还真不是善碴,才发觉他的气息,一只一丈多高的风翅兽就扑闪着翅膀,狂奔而来。

陈太忠也不客气,几刀过去之后,这只风翅兽就腰部中了重重一刀。

倒是陈太忠因为有聚气缩地步法,虽然中了几下风刀,但都是擦过,有中阶金刚灵符,他并没有受伤,只是被撞击处有些难受。

吃了这一刀之后,那风翅兽越发地狂暴了起来,不过还是跟他闷头打斗,直到猴爪上又吃一刀,直接被斩断一只,它才大叫了起来。

眨眼之间,另一只风翅兽也奔了过来,两只灵兽夹斗他,然而过不多久,后来的灵兽哀嚎一声,转头往回跑去。

那受伤的风翅兽也弃了他,扑扇着翅膀,一瘸一拐地往回奔去。

陈太忠赶过去的时候,两只风翅兽正对着高阶防御灵阵狂轰滥炸,而姜自勤狞笑着,他的怀里,正抱着三只小号的风翅兽。

战斗很快就结束了,两只成年风翅兽死在了陈太忠的刀下。

姜家人悄悄潜进来,本来是想占据豹骨灵菇的生产场地,可是任由外面打得山响,那雌风翅兽却迟迟不肯离开,直到后来听到怒吼,才怒气冲冲地奔了出去。

舒云就觉得有点不对劲,四下一找,发现三只幼兽,才知道原因。

于是众人将幼兽掌握在手里——这就是立于不败之地了。

战斗结束,舒云看着三只幼兽垂涎欲滴,他对驯兽很有兴趣。

其他三个姜家人,眼中也是一片火热,风翅兽难驯,这是大家都知道的,但是一旦能驯服的话,姜家在不久的将来,就有中阶的灵兽战宠了。

风翅兽的战力不算高,但是再不高,它也是中阶灵兽不是?打不赢,也可以驮着主人跑。

事实上,没有什么灵兽是好驯服的,可是姜家人宁可赌一把,哪怕是把三只灵兽驯死了——这个可能性极大,但是……咱大不了吃肉行不?

“三个小家伙都是我的,大的也是我的,”陈太忠直接发话,很干脆的样子,没有任何的商量余地,“豹骨灵菇也都是我的,大不了我送你们一只双头碧蜥。”

“这四级和五级的灵兽,能比吗?”舒云不满意了,他知道对方很可怕,但是……他真的是很想尝试一下驯服五级灵兽,也就顾不得那么许多了。

“不是比,双头碧蜥,是雇佣你们走这一趟的费用,”陈太忠冷笑一声,“如果没有我,你们敢来吗?”

这三只幼兽,他是必须要争取的,须知刀疤是驭兽门出身,很可能驯服这三只幼兽,然后将来……他就还能吃到风翅兽的翅膀。

至于说用这三只风翅兽辅助战斗,他根本没有想过,不久的将来,哥们儿就是天仙玉仙了,养这三只,为的就是吃肉。

什么叫傲气?这就叫傲气,他对自己的升级速度有极大的自信,等你风翅兽长大,我起码天仙了,要你帮着战斗……开什么玩笑?

当然,在一定的时期内,它们能帮着保护一下刀疤,这是有可能的,但是……也仅仅是有点可能而已。

他不光对自己有信心,对王艳艳也很有信心,修行不过是法侣财地,刀疤就算天赋差一点,跟着哥们儿混,有什么好处,手指缝里漏一漏,还少得了她的?

有了法侣财地,还愁升不上去?

姜家若是知道,自家异常看重的战斗灵兽,不过是某人未来嘴里的口粮,也不知道会怎么想。

不过就算现在,大家也是有相当的郁闷,姜自勤特地走过来,笑眯眯地发话,“陈前辈,这幼兽,我们只要一只,你看行吗?”

陈太忠有点犹豫,毕竟姜自勤在见面的时候,就送上了一套枪法,他想一想之后发话,“你开口,我该给你,但是我想把它养大了吃……一对翅膀,和一只幼兽,你选吧。”

姜自勤腿一软,好悬没摔倒在地——你要这幼兽,是要养大了来吃的?

见过糟蹋东西的,没见过这么糟蹋东西的!此刻的姜自勤,真的无法用语言表达自己的愤怒。

然而愤怒过去,生活还要继续,他就深深地陷入了这个两难的选择中——幼兽虽然可能成为战兽,但是更可能会死,而翅膀,是可以做高阶飞行灵器的。

“那个……景津啊,”陈太忠看女弓手一眼,“你帮我把豹骨灵菇都收起来,我再给你一条双头碧蜥的后腿。”

这俩风翅兽还是很勤劳的,种植蘑菇的面积,达到了二十余亩,他懒得去挨个收,就想起了某个捡破烂能手。

姜景津愣了好一阵,才反应过来,这这……就这么点地方的豹骨灵菇,收一收就能赚条碧蜥的大腿?

她差一点就马上答应了,因为这也是她的私人收入——真是值得捂嘴偷笑,可是想一想,对方是出了名的大款,她就要讨价还价,“要给我整整一只双头碧蜥。”

当然,她会表示,自己不是狮子大张嘴,“我保证豹骨灵菇的完整,而且没有杂质。”

“两条后腿,”陈太忠也讨价还价,他其实不在意这点小钱——他真的是一个对小钱没感觉的人,但是,他总不能任由对方开价。

“成交,”姜景津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瞬间就跳进骨头堆里,做采蘑菇的小姑娘去了。

还价有点低了?陈太忠微微皱一皱眉,不过下一刻,他就将这份纠结抛到了一边——哥们儿已经还价了,这就够了。

姜家的其他三人,眼中是真的有点无力了,不过他们也没什么好说的,以陈前辈的强势,谁敢表示不服气?

而且人家包圆了这里,也不是没给姜家交待——一只完整的双头碧蜥,也算可以了吧?

他们在这里大眼瞪小眼,姜景津在欢乐地采蘑菇,不过就在蘑菇即将采摘完毕之际,她身子猛地向后一跳,抬手摘下了肩上的大弓。

姜家几人,配合都是相当默契的,见她有异样,旁人想都不想,直接摸出了灵兵和灵器,蓄势待发。

姜景津引弓搭箭,一抬手,就射死了一只穿山甲一样的动物,然后冷笑一声,“傀儡钻地鼠……什么人?滚出来!”

“你们又是什么人,敢来锦旸山的地盘?”不远处有人长笑一声,“这里锦旸山占了,无关人等,退散!”

“你放屁,这是我巨松姜家祖上划定的地盘,”姜景津气得破口大骂,“锦旸山……你们想找死不成?”

她一开始,还是很小心的,没有报出家族的名称,就是怕惹到青莲剑派之类的庞然大物——不报名字,转头就走,大家回头还能再见。

但是锦旸山则不同,他们本是散修组织,因为锦旸山主是高阶灵仙,对上附近最强的高手温曾亮也不落下风,所以不怕报字号。

然而,锦旸山十几个灵仙,未必都是跟锦旸山主一路的,所以他们也很可能是借用字号。

不过听到锦旸山,姜景津就不怕了,姜家是扛不过锦旸山,但是锦旸山的背景终究有限,真要拼起来,谁怕谁啊?

这些都扯得远了,眼下的局势就是,有陈前辈在,吃不了眼前亏,那为什么不狠狠蹂躏对方一下?

“巨松姜家,你吓死我了,”一个中年男子摇着折扇,轻轻松松地走来,脸上带着促狭的笑容,“姜景涛老爷子的剧毒,去了吗?”

“你个鳖蛋站住,”陈太忠的脸上,笑意大盛,“你敢再走一步,我不介意弄死你!”

陈某人也是散修,但是他跟锦旸山的恩怨,也大了去了。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