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仙》 陈风笑 著
第一百四十一章 血洗红树湾

红树湾正如其名,满眼都是火红的树,枝叶繁茂。

各个树枝无论粗细,都是斜斜地插向上空,像一个火红的巨人,打算伸手拥抱天空。

“这是……冰火树?”陈太忠皱着眉头,脑子里不住地翻着风黄界简讯。

“是水火树,我们起的土名,”姜自勤笑着发话,“跟冰火树相比,还不够红,而且无助于水系功法修炼,杂质极多,只能用来搭棚子,不能炼丹。”

“那这树就没啥可取的地方了,”陈太忠点点头,不同的地方,价值观不一样,这种树在地球上,可能是不错的建材,但是在风黄界,那真是一无是处。

“据我们了解,双头碧蜥就喜欢栖息在红树林里,”舒云却不是很给他面子。

“你们保护好自己,”陈太忠吩咐一句,众目睽睽之下,孤身走向红树湾。

由于心情有点澎湃,他走得快了一点,不小心趔趄了一下,旁边就蹿出两条蛇来,一条纯黑,一条黑里带着白色的花纹。

一级灵兽阴阳蛇,有剧毒,遇敌雌雄共出,没有防备的话,三级灵仙都可能吃亏。

陈太忠长刀一闪,直接将两条蛇斩落,大声发话,“你们帮忙收战利品就好了,不要添乱。”

姜家人哪里敢添乱?红树湾这地方,可真不是他们玩得了的,只能上前收起两条蛇的尸身,姜景津倒是有心说句风凉话,“陈大人进黑莽林这么久……总算开张了。”

“他可想开张呢,总算如愿了,”战堂姜堂主笑着发话,然后又遗憾地叹口气,“阴阳双蛇啊,对咱姜家的帮助太大了,可惜不是咱们斩获的。”

“那咱们可以买啊,”姜自勤看他一眼。

“他哪里会卖?”姜自承苦笑着一摊手,“阴阳蛇的美味,谁不知道?”

呃……众皆默然,大家都奔着阴阳蛇的各种功效去了,却是没想到,这阴阳蛇在灵兽中,是出了名的美味,尤其是阴蛇阳蛇同食,那种水火激荡的感觉,号称给个天仙都不干。

最终,姜景津的话打破沉寂,“还是等着收购双头碧蜥吧,那东西虽然不好吃,精血在那里,我有一种感觉,咱们会有些不错的收获。”

大家纷纷点头表示同意,双头碧蜥这东西,对姜家的意义很大,但是他们从来不敢来这个地方杀……实在太危险了,双头碧蜥成群啊。

就算能鼓起勇气,斩杀三五只双头碧蜥,可是若因此陨落一两名灵仙,实在太划不来。

青莲剑派的人,来这里斩杀双头碧蜥的也很少,除非有人急需皮甲什么的,来杀个一两头,一般真没人来这里。

其实陈太忠的想法,跟不少高阶灵仙类似——这玩意儿没啥价值,肉又不好吃,杀它做什么?

只有姜家这种水属性功法的家族,会在意这东西,但是偏偏地,姜家还冒不起风险,所以只能在万沼之地的其他地方游走,指望着能弄到一两只双头碧蜥。

而且这个地方,轻易也泄露不得。

现在大家目力所及,就有七八只双头巨蜥在红树林边游荡。

“我觉得他起码能杀十头,我出十个上灵,谁跟我赌?”姜自勤笑着发话。

谁会跟你赌啊,姜自承和姜景津交换一下目光,齐齐地默然——只有你姜自勤这个傻瓜,才会把注意力放在这里吧?

与其赌对方杀多少双头碧蜥,不如考虑姜家收到的双头碧蜥,该怎么分配——反正陈大人肯定是不要这东西的。

“咱们先准备好防御灵阵吧,”舒云身为客卿,虽然看的明白,却也不好多说,“陈大人杀碧蜥,咱们肯定是帮不上忙的……不要给他添乱即可。”

陈太忠才一冲过去,就有四只碧蜥扑了过来,他聚气缩地的步法踏出,身子奇快地向侧面一飘,随手一刀就斩向最大的一只。

鲜血飙溅,一刀破防不说,一个头都被砍掉一多半。

“我擦,真的好猛,”姜家的灵仙看得目瞪口呆,要说陈太忠跟万戟派弟子的厮杀,他们还看不出名堂的话,这一刀的威力,他们可是清清楚楚。

双头碧蜥生活在沼泽旁,经常在淤泥里打滚,本身又是四级灵兽,极难破防,陈大人一刀破防正常,但是好悬把一个脑袋砍下来,这起码也是中阶强灵仙。

那碧蜥疼得大吼一声,窸窸窣窣地,林子里又冒出几个脑袋来。

陈太忠躲过其他碧蜥的袭击,又跑了好一阵,才冲那头碧蜥又来一刀,砍掉了另一个头,那只碧蜥身子晃得两晃之后,轰然倒地。

两刀毙命,陈太忠杀一头碧蜥,两刀就够了,但是架不住树林里又冲出几只碧蜥来。

这时候,就显出了他步法的精妙,聚气缩地频频使出,让他能在众多双头碧蜥中轻松地腾挪,同时躲避对方的术法和肢体进攻。

双头碧蜥两个头,一个头可以喷出毒液,一个头可以放出长长的舌头攻击,同时它粗壮的尾巴也有强大的攻击力,一般初阶灵仙碰上,就是骨断筋折。

最令人厌恶的是,这家伙还会术法,两只长了蹼的大前爪向前一拍,能将普通的土地化为淤泥,一不小心踩上去,十有八九要陷住。

这种情况下,陈太忠还要攻击和杀戮,偷空还要收取战利品,难度可想而知。

第一天,他杀了六只巨蜥,引起众多双头碧蜥的不满的,围攻他的碧蜥几达上百只。

姜家的人早就看得麻木了,大家一致认定,这家伙不但刀法凌厉,关键是那步法也极其彪悍——没有步法,真的扛不住这么多碧蜥的围攻。

“有这个步法,他逃跑也不难,”姜自承轻喟一声,“他体内到底有多少灵气啊?这时候还不跑?”

“咱们还是往后退吧,”舒云建议了,“双头碧蜥被他激怒了,一旦他跑路,咱们也难免被迁怒。”

这个建议再正确不过了,虽然大家还想继续看陈大人杀戮碧蜥,不过现在最负责的做法,还是先退出几十里再说。

高阶防御灵阵虽然扛得住碧蜥,但是攻击得太厉害太频繁,更换灵石的空当,就很容易出问题。

他们离开后不久,就听得那边的碧蜥群再次狂暴地怒吼,众人禁不住要猜测一下:这是又出现什么状况了?

没出现什么状况,陈太忠的灵气消耗得差不多,直接用聚气缩地的步法跑路了。

跑出一段之后,他一掐隐身诀,隐身这个能力太强大,他不想让姜家人看到——这很容易让人联想到青石城的散修之怒。

“不知道南特有没有受到‘万枚极品灵石’的困扰,”陈太忠的思维难得地跳跃一下,然后又跑出十几里地,摸出了中阶灵阵。

姜家人听得那碧蜥群怒吼了差不多三个小时,才渐渐地低了下去,又过两个来小时,基本上就没什么声音了。

“要不要去看一看?”姜景津看一眼舒云——舒客卿对灵兽是相当熟悉的。

“不行,”舒云果断地摇摇头,下意识捂住腰间的兽袋,“听起来陈前辈应该是没死,或者是他逃跑成功了,再过一天一夜,如果还没动静,再去查探也不迟……碧蜥的怒火肯定还没平息下来,那是中阶灵兽!”

大家认可他的判断,不成想没过俩小时,远处的碧蜥群再度嘶吼了起来,众人听得面面相觑,姜自勤禁不住嘀咕一句,“我擦,他不用休息的吗?”

听声音大家就能判断出来,陈前辈这是又跟双头碧蜥战上了。

就这样,时断时续的声音,足足持续了七天之久,姜家人从最初的震惊、不解、疑惑,到最后都习以为常了。

大家更多谈论的是:此人到底还能坚持多久?

不成想,第七天的下午,传来了不同的声音,激烈的搏斗声戛然而止,然后……就再没声音了。

“去,”不待众人催促,舒云一拍兽袋,摸出了一只红睛小猴,一指红树湾的方向。

小猴两臂下有薄膜,是有名的翼猴,五级荒兽,却极其聪明,胆大心细。

它两臂一振,连跳带跑地走了,约莫两个小时之后,气喘吁吁地跑回来,做了几个动作,舒云点头发话,“那里只剩下陈前辈了,正在打坐恢复。”

这么猛啊?众人心里齐齐生出一个念头来,把双头碧蜥群都打跑了?

灵兽这个东西,跟荒兽是不同的,见到战胜不了对方,一般都不会舍生忘死地拼命,更可能是溜之大吉——双头碧蜥在灵兽中不算聪明的,但也没笨到要全军覆没。

众人赶到的时候,看到一道身影正盘坐在中阶灵阵中,不是陈前辈又是谁来?

知道他在回气,大家也不敢打扰,于是四下观望警戒。

看着方圆十来里地,被践踏得一塌糊涂,到处是鲜血断肢,众人齐齐变色:这得是经历了怎样惨烈的战斗啊?

“咱们把断肢捡回来吧?”姜景津建议,这些断肢看起来不起眼,拿回家族里,都是宝贝,不过,她有点担心陈前辈不高兴,于是看他一眼。

下一刻,她双眼就睁得老大,“这是……要突破了?”

大家扭头看去,果不其然,陈前辈的气息剧烈地波动着,一会儿游仙八级,一会儿九级,偶尔还会冒到灵仙一级去……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