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仙》 陈风笑 著
第一百四十章 捕猎

陈太忠并不知道姜家的算盘,他只是觉得,找个比较僻静的地方,可以安心地锤炼自己。

接下来,五人开始了灵兽狩猎之旅。

别说,姜家这个团队,还真不是白给的,其中舒云擅长观察灵兽痕迹,姜景津是擅长远攻,姜自承擅于近战,而姜自勤则是长于探路和侦查。

这四个人的兵种和火力分配,真的是太科学了,一旦动手,配合也极其默契。

黑莽林里,并不是遍地灵兽,荒兽也不少,能被称为“灵”的,智商不会太低。

灵兽在小心地避让着灵仙队伍,所以大家的很多时间,都浪费在追踪和赶路上,两天过去了,一行人只猎杀了四只灵兽,还猎杀九级荒兽若干只。

至于八级的荒兽,大家根本不屑出手——还嫌回气麻烦呢。

只有在回程的时候,顺手可能宰杀几只八级荒兽。

不过令陈太忠郁闷的是,四只灵兽都不是他杀的,他倒是见识了一下姜家人几近于完美的配合——起码他认为,配合真的不错。

尤其是在击杀三级灵兽摩云豹的时候,他都想出手了,姜家人苦苦哀求:您你还是帮我们掠阵吧,万一再出来一头,您可就派上用场了。

陈太忠也没辙,只能压阵,毕竟摩云豹是人家发现并追踪的,而且姜家人跟着进来,目的也在猎杀灵兽。

这一仗中,来去无影的摩云豹先是被偷袭,然后被四个灵仙硬生生地困住。

接下来,姜家人使出水磨工夫,各种符箓和灵器轮番轰炸,最后是硬生生地磨死了这只三级灵兽。

摩云豹后来都有了自爆的架势,不成想一直在远处袭扰的姜景津,一箭射得它血条直掉。

姜景津的箭术是不错的,但是她的各种技能箭里,除了穿甲箭能破开三级灵兽的防,也就只有爆裂箭能起到一点效果。

摩云豹的防御不算高,不过姜景津也就使用了一次穿甲箭,剩下就是拿些威力弱的箭枝攻击,磨得差不多,她才又射出一箭。

摩云豹已经大致知道了她的攻击能力,除了第一箭有点威力,其他根本是乏善可陈——这种效果的箭枝,想必对方也不会很多吧?

所以到了后来,它都不怎么躲避她的箭——无非就是些小伤口,不算啥。

直到又吃了这一箭,它的气机猛地一滞,竟是连自爆都不能,它又拼死搏斗一阵,在临死之前,很悲愤地想着——果然是狡猾的人类。

摩云豹才一死,那三位就果断地拿出聚灵阵打坐恢复元气——能磨死一只高于自身等级的灵兽,三人的消耗可想而知,回气丸不知道吃了多少,现在必须认真调理一下。

姜景津的状况要好一点,不过她也没歇着,而是掣出一把剔骨刀,上前熟练地剔解摩云豹——这种事,以前是舒云负责的。

十几分钟,偌大的一只摩云豹,就被她剔成一堆一堆的材料和肉食,陈太忠禁不住愕然,“女灵仙也干这种活儿?”

“哪个灵仙不是从游仙做起的?”姜景津看他一眼,觉得他有点大惊小怪。

陈太忠想问的,其实不是这个,他笑一笑,“你那一箭,是什么名堂?”

“毒箭,”姜景津很随意地回答,“它习惯了我的伤害低,所以关键时候,我能一击致胜。”

是毒箭吗?陈太忠皱一皱眉,他觉得对方给自己的,未必是正确答案,于是又问一句,“中了毒……这摩云豹还怎么吃?”

“入血才毒,不是食毒,一点都不影响吃,”女弓手很随意地回答,“摩云豹的精血主要用来制器的,有毒也无所谓。”

陈太忠彻底无语了,只能点点头称赞,“发挥得不错。”

“也就是对上灵兽,欺负对方没脑子,对上灵仙,这些没用,”姜景津淡淡地回答,她并不觉得这有什么值得自豪的。

对上修者,确实不能这样,陈太忠默默地点头,修者相斗,讲的就是先下手为强,而且必须是“你打你的,我打我的”。

来不及发大招就死了的BOSS,才是好BOSS。

“我说,你反正也没事,你的聚灵阵我用一下,”姜景津倒还真不见外,“我灵气也用了不少,你帮我们警戒。”

“拿去,”陈太忠丢一个高阶聚灵法阵过去,倒也痛快得很。

姜景津接过来,眉头皱一皱,“咦,不是那个中阶灵阵?”

陈太忠看她一眼,“你还想啥呢?”

杀死这只摩云豹之后,队伍休整了半天,姜家人也是喜笑颜开,毫无损伤地干掉一只三级战斗灵兽,这是非常可喜的成绩,搁给往常进黑莽林狩猎,再有这么一只的话,就可以心满意足地返回了。

不过同时,大家心里也清楚,能打出这样漂亮的配合来,主要是因为心无旁骛。

也就是说,旁边有个猛人在,能防范了偷袭等各种意外情况,众人才能一门心思地捕杀灵兽,不用考虑其他。

陈大人固然很惊讶他们的手段,而他们更明白:这跟陈大人的存在很有关系。

猎杀掉摩云豹之后,姜家还想顺路再杀几个灵兽,陈太忠不干了,你们杀得痛快了,我来黑莽林,是锤炼自身来了,不是给你们做保姆的啊。

于是他表示:你们想杀继续杀,我可是不奉陪了,要自己走了。

这几日的配合,让大家的关系越发地近了,姜家人不能把高手往外推,于是就问,陈大人你此来猎杀灵兽,到底是目的何在,是求财,还是求材料?

我瓶颈了,是来找灵感的,陈太忠倒也不瞒着对方:材料和财啥的,我暂时不缺,不过能猎到点灵兽肉,日常倒也可以佐餐下饭。

灵兽肉佐餐下饭?姜家的四个灵仙听得嘴角直抽动:你敢更奢侈一点吗?

姜家人也吃灵兽肉,但那强调是用来修炼的,而大部分的灵兽……口感并没有那么好。

当然,必须承认的是,这也是肉,能吃上就算不错,可是姜家有资格吃灵兽肉的主儿,找点美味的荒兽肉,那是一点问题都没有。

而事实是,那些修者宁可呲牙咧嘴地吞咽难吃的灵兽肉,也不会舒舒服服地就着美味的荒兽肉下饭。

甚至很多修者,都是直接生食灵兽肉——如此才能保证最大程度地吸收血气。

这位居然要拿灵兽肉佐餐,如此一来,可供选择的灵兽就少了很多。

当然,也可以说……这是何其地奢靡?

不过不管怎么说,搞明白陈大人是来历练的,姜家人就知道怎么建议了,于是冲地图上一块指一指,“红树湾这里,应该有大量的双头碧蜥……四级灵兽,您看试炼合适吗?”

“这儿不也是公众地图吗?”陈太忠皱一皱眉头。

红树湾是万沼之地的一部分,这万沼之地,在黑莽林占据了极大一块地方,里面遍布沼泽,所以号称万沼,地图上探明的地方,不到十分之一。

红树湾就是万沼之地的一部分,不过这几天,陈太忠在一点一点了解,到底哪些地方是公众地图,所以说这个地方,他知道。

“只有青莲剑派和城主府知道这个地方,”姜自勤一如以往地轻笑着,“万沼之地其他地方,偶尔也有双头碧蜥,但就是这个地方多……您不是跟无锋门有渊源吗?”

“嘿,看在某些人的面子上而已,”陈太忠冷哼一声,也懒得多解释,“只有城主府知道……看来前任城主,对家族还是很有贡献的。”

“家祖只差一步,便是天仙了,”姜自勤傲然回答。

陈太忠沉吟一阵,猛地问一句,“双头碧蜥的肉……好吃吗?”

众人默然,好半天,姜景津才闷声回答,“非常难吃。”

“原来是轮到我替你们打猎了,”陈太忠撇一撇嘴,“好吧,你们保护好自己就行了。”

在他想来,这双头碧蜥,也正是他练手的对象,级别不是很高,又喜群居,他就算打不过,跑也跑得了。

“可是……可能遇上青莲剑派的人啊,”姜景津轻声嘀咕一句。

巨松城的人来黑莽林,根本不怕遇上其他家族的人,除非双方打算家族血拼,否则就算有点龃龉,也能找到化解之道。

但是青莲剑派就不同了,那是有天仙的存在,门派弟子,出来都是鼻孔朝天,说不让就不让,直接开打都很常见。

“那就……换个地方?”姜自勤看一眼陈太忠。

“他们是他们,咱们是咱们,红树湾那么大,他要非想找不自在,交给我,不就是个吴双河吗?”陈太忠冷笑一声。

大家见他连吴云鹤的外号都说出来了,心里也就放心了——整个积州,敢叫吴云鹤外号的,能有几个人?

红树湾并不难找,五个灵仙又赶了三天路,终于来到了红树湾,其间路上碰到了一个灵仙队伍,双方隔着老远就有意识地错开,没有打任何招呼。

倒是舒云嘀咕一句,“晨风堡的人也来了,真的是越来越狂啊,频频进黑莽林。”

晨风堡跟黑莽林,其实并没有挨着,想入黑莽林,不是过青石,就是过巨松。

晨风堡的?陈太忠琢磨一下……算了,那五个都是生面孔,应该没人认识哥们儿。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