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仙》 陈风笑 著
第一百三十九章 危险黑莽林

对陈太忠来说,黑莽林确实是一个从未接触过的地方。

这里阴森潮湿,眼光所及,到处的林木,而有时候一脚下去,没准就是个泥淖坑,半边身子就栽进去了。

只陷入个泥坑,还不算什么,关键泥坑里或者泥坑周围,还可能藏着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类似蜈蚣蝎子之类的毒虫,或者是蛇类。

陈太忠曾经亲眼所见,一条色彩斑斓的蛇,口吐白光,击晕了一个类似于小型袋鼠的动物,正在大快朵颐的时候,旁边伸出几只触手样的东西,将蛇缠住,拖入了地下。

“这是……食灵树?”他不太确定地发问。

食灵树是植物,但是它的根须在地下游走,可以捕杀人和动物——甚至能捕杀灵仙和灵兽,所以叫食灵树。

这种树以前遍布风黄界,后来人族崛起,将此树斩杀得几近于绝迹,不过人族势力范围外,还有它们的生存空间。

“此树也只能存在于这一片,再往前,它们也绝迹了,”姜自勤笑着回答,“咱人族不待见它,灵兽也不待见它。”

灵兽跟荒兽比,多少是开了点智商,虽然多还是靠着本能行事,但已经有了一些意识。

总之,这个有点类似亚热带雨林的黑莽林,让陈太忠十分的不舒服,处处危机不说,灵气不能自主地同外界交换,飞行灵器也不能使用。

这里是禁空区,不能飞着走,别说灵仙,天仙来了,也得守这个规矩。

只有剑修的御剑飞行,不受此限制,但是不能补充灵气,你怎么飞?你能飞多远?

更别说,在树林里飞……那危险也不断,会飞的灵兽多了。

而植物里,除了食灵树,很多树木,都会拿枝叶卷人。

走地面的话,要关心脚下,不过对人类来说,还是走地面最保险一点。

陈太忠一路磕磕绊绊地走着,甚至有点刚来风黄界时的感觉……这不就是我孤立无助做任务时,那种狼狈吗?

然而,此时终究不比彼时,他不是一个人了,他身边有团队了,其余四个灵仙,都不是第一次来黑莽林了,他们很娴熟地一边砍掉藤蔓,一边向前走着。

陈太忠看他们时不时地腾空,踩着树木前行,就有样学样地效仿,不成想一棵树踩错,黑压压地飞出了一片长着翅膀的蚂蝗。

“去,”跟在他身后的姜景津轻斥一声,撒出一团白雾,那蚂蝗登时转头疾飞,飞得慢一点的,身子在空中就化为了汁液,滴滴哒哒掉落在地。

这是不是有点太玄幻了?陈太忠愕然。

“陈大人,你跟着走就行了,何必踩蚂蝗王树呢?”姜景津追上来,一脸痛苦的表情,“我知道您不在乎这点小事,但是灵气在黑莽林……很宝贵的。”

“嗯嗯,我知道错了,下次不会再犯,”陈太忠只觉得脸上一阵燥热,“那啥,你撒的这点药粉,值多少灵?我赔你。”

“几个中灵的事儿,不值钱,”姜景津摇摇头,正色回答,“但是这种药粉我带的不多,咱不能浪费不是?”

“嗯嗯,我都说我知道了,”陈太忠点点头,心里一阵烦躁——不要再说了好不好?

五个灵仙走了四五个小时,大家灵气消耗都不少,于是选一处草木相对稀疏的地方歇脚,姜自勤表示,“今晚就在这里宿营了,陈大人你怎么看?”

“我外行,啥都不懂,”陈太忠终于放下身段,实事求是地说话,“你说啥就是啥,安排我值夜也无所谓……我不懂嘛。”

这一刻,他真的感觉到,带了姜家的人来黑莽林,还真是正确的,要是他自己拿了地图独自摸索,真不知道会狼狈成什么样子。

“你值夜,可是太浪费了,这是外围,没什么厉害东西,”姜家几个人笑了起来,两方之间的防范气氛,多少也缓和了一些。

雨还在下,陈太忠也不支帐篷了,大家点起一团火,摸出随身的干粮,随便吃喝一点,其中陈太忠带的烧烤角马肉,还获得了一致的好评。

当然,没有人喝酒,这地方喝酒,实在太危险了,很久之后,陈太忠才知道,其实进黑莽林猎杀灵兽,对于巨松城的大家族来说,三四个月才有那么一次。

进黑莽林,要准备很多东西的,而且家族里必须保证,这一段时间,没有什么外务来干扰,才能放心进来,毕竟进来的,都是各家的高端战力。

就算是这样,姜家的两个中阶灵仙——有一个已经半废了,可剩下的一个,也没有参与这一次狩猎,家族才是根本。

所以对巨松城的家族来说,进黑莽林来,就是一趟重要任务,喝酒什么的,提都不要提。

没用了几分钟,就吃喝完毕,陈太忠才说要打坐恢复灵气,姜自勤发话了,“陈大人,这个双头碧蜥……黑莽林真有,要去杀吗?”

“这个东西,好像就是皮和牙齿值钱吧?”陈太忠皱眉发问。

他买的风黄界资讯上,对双头碧蜥也有介绍,但是不多,他只是知道,此物为四级灵兽,皮可做护甲,牙可以做攻击性的兵器。

“爪子和蜥尾也很值钱的,”姜自勤笑着回答,陈大人的回答,是风黄界的标准认识,他并不奇怪——他一直认为,陈大人不是积州人,甚至可能不是东莽的。

要不然,人家能跟西疆的无锋门都有渊源?

然而,巨松城就挨着黑莽林,各个家族对双头碧蜥的了解很多,而且他们掌握的资讯,远胜于普通人了解的——这便是信息封锁。

他仔细解释,“其实双头碧蜥的口涎,毒素极重,能卖好价钱……精血我倒是不知道。”

“你们姜家来这里,杀不动双头碧蜥吧?”陈太忠就直接问了,这玩意儿是群居动物啊,最少也是一公一母带一群小的,公母俩再有兄弟姐妹的话,那就更难说了。

姜自勤倒也不遮掩,干脆地点点头,“一直想杀来的,双头碧蜥的肉很难吃,但是我姜家以水行功法为主,最好的补品,就是独角灵蟒,然后就是双头碧蜥。”

“独角灵蟒,是五级的吧?”陈太忠眼珠一转,他说的五级,自然是灵兽五级。

他要寻求突破,自是要找够份量的灵兽来杀。

“独角灵蟒……这个东西,可遇不可求啊,”姜自勤也只能苦笑了,他自是想得到,陈大人听说有五级灵兽,自是不把四级灵兽放在眼里了。

但是独角灵蟒真的难找,普通灵蟒好找,带了角的不好找,这是有机会化蛟,有机会成龙的灵兽。

然而话说回来,对一般的灵仙来说,独角灵蟒未必比双头碧蜥更难找。

独角灵蟒,什么地方都可能找得到,甚至找到的,有可能是双角灵蟒。

但是双头碧蜥,那就只能在某些特定的区域找,一找到就可能有很多,但是找不到就是找不到。

“那就歇着吧,”陈太忠也没太多的想法,拿出中级灵阵来,打算运气调息。

但是姜自勤看得傻了,“你这……中阶聚灵加防御的灵阵?”

“我又不是高阶防御阵,”陈太忠瞪他一眼,“还比不上你家的阵法,你呲牙咧嘴干什么?”

“我说,我家聚灵阵和防御阵,是分开用的好不好?”姜自勤只能报之以苦笑了。

前文说了,便携式聚灵阵,本来就比便携式防御阵值钱,这跟阵法的难易关系不大,主要是使用者的需求导致的——能在野外用便携式聚灵阵修炼的,都是不差钱的。

姜家这次出来,也是带了便携式聚灵阵,否则在黑莽林里,只能通过回气丸回复灵气,这是非常糟糕的选择。

然而他们携带的,也不过是高阶聚灵法阵——基本上不用指望修炼,能保证回气就行了。

虽然防御是高阶灵阵,但是这两个阵加在一起,也比不上陈某人的二合一中阶灵阵贵重,而且使用起来,也不是很方便。

姜自勤对某人的回答,真是无语凝噎。

一晚上没话,姜家的灵仙轮流值守,不值守的人,在自家的聚灵阵里打坐恢复灵气。

至于说高阶防御阵,那根本没见——有人值守呢,何必拿出来?

第二天大家起身,冒雨走了三十里,到了一个节点。

这节点没有个节点的样子,十几棵树,周围稍微空阔一点,也看不出来有什么不同。

姜自勤过来跟陈太忠商量了,“周边有几个猎杀灵兽的绝佳场所,以二三级灵兽为主,知道这猎杀场所的,并非仅仅我姜家,陈大人你怎么看?”

“知道这场所的,还有谁家?”陈太忠发问。

“就是几个家族和城主府,当然还有青莲剑派,”姜自勤笑着回答,“倒都是熟人,不会发生太大的问题。”

“原来是公众地图,”陈太忠微微地颔首,想一想之后他发话,“找点别人不知道的地方吧,灵兽级别略高,那也无所谓。”

姜自勤有点微微的失落,不过他并没有表现出来,而是笑着点点头,“那就听陈前辈的。”

事实上,他巴不得遇到一些熟人,好让对方看到,姜家已经成功地贴近了一个高手。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