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仙》 陈风笑 著
第一百三十八章 解恩令

面对漫天的戟影,陈太忠猛地前蹿,手中雪亮的灵刀猛地迎了上去,“小辈狂妄!”

紧接着,就是叮叮当当一阵大响,两人的兵器在空中猛烈地交锋,眨眼就碰撞了无数下,旁观的人根本看不清两人的身形。

真正是“雷声与兵器齐响,雨花共火星一色”。

一百余息后,一声大响,两个人影分开,相距着约莫十米,各自不住喘息着,还警惕地盯着对方。

肥硕汉子抹一把脸上的雨水,狰狞地发话,“小子无耻,居然隐藏修为。”

这一番打斗下来,他就算是傻子,也知道对方绝对不是游仙。

事实上,这一场交锋,他还略逊半筹,双手酸麻得都快拿不住方天画戟了。

宗门的弟子,果真不一样啊,陈太忠也是暗暗感慨,那种大气磅礴的招数,打得极牢的基础,两人甫一动手,他就有明显的感觉。

同样是五级灵仙,他那天看到的巫家的枯瘦汉子,在兵器上的战斗力,绝对赶不上眼前这位。

当然,身为修者,格斗方面的战斗力,只是战力的一部分,陈太忠轻笑一声,“小辈果然有几分本事,难怪敢这么狂妄。”

这时候,肥硕汉子终于反应过来了,对方的真实修为,绝对不逊色于自己,很可能还要高——他的这套戟法使出来,很多六级的师兄弟都挡不住。

当然,他还有杀手锏没用出来,可是眼下这种情况,使用杀手锏就要慎重了,毕竟是西疆人在东莽,他就算拼掉对方,还得保证自己不受伤,还得保证躲得过别人的追杀。

所以他很遗憾地叹口气,“老帮子你别得意,我实在不想拿绝招跟你斗,要不然你必死无疑……我艹,你们是要干什么?”

他的怒气在瞬间被点燃,最后一句是吼出来的。

肥硕汉子不能拼命,有很大一部分,就是因为他带着师妹,遇到紧急情况,他或许能逃脱,但是……师妹怎么办?

所以他下意识地看师妹一眼,却猛然发现,不知不觉中,师妹已经被那四个灵仙包围起来了,一时间睚眦欲裂。

娉俪师妹是三级灵仙巅峰,高出那四个人,但大家都是初阶灵仙,就算高,能高到哪里?宗门弟子战力再强,被四个同阶围住,又能强到哪里?

姜家人这反应,也真不愧是积年的家族,那边还打着,这边就把人圈起来了,很明显,陈大人若是能杀了那肥硕汉子,这个娇滴滴的女修也跑不了。

见他睚眦欲裂,姜自承不以为然地笑一笑,这个看起来很粗犷的汉子,竟然也会避重就轻,“怎么,不拦着她,等着你打不过大人,然后你俩二打一?”

“你们都给我滚开!”肥硕汉子怒了,两眼瞪得老大,“分明想以众凌寡,欺负我师妹。”

他真的太生气了,有心上前解救,怎奈身边还有个家伙,在虎视眈眈——跟他身手相似的主儿,若是一不小心,师兄妹今天都要埋骨他乡。

“以众凌寡不好,以大欺小就好了?”姜景津冷笑一声,“阁下来抢地图的时候,还不是仗着自己修为高?发现实力不济……就草鸡了?”

“这年头,说的就是实力,”姜自勤冷哼一声,摸出一柄长剑来,阴森森地看着对方。

“我们认栽,这就走,总可以了吧?”肥硕汉子终于冷静了下来,恶狠狠地看陈太忠一眼,“你们也不想面对万戟派的怒火吧?”

“你能不能回去,还是两说呢,”姜自承眼睛一眯,缓缓地从腰间解下一条腰带——错了,是一支长鞭,鞭分九节。

既然可能留下这二人,总是要看一看陈大人的意思。

“放他俩走吧,”陈太忠不耐烦地一摆手,终是有一份渊源在里面,而且这俩也没做什么太过分的事儿。

然后他侧头看一眼肥硕汉子,不屑地笑一下,“小辈,你有压箱底手段,当我没有?我的手段拿出来,你万戟派就要灭派了……不看在无锋门的渊源上,万戟派算什么东西?”

“你,”肥硕汉子脸涨得通红,可是他已经认为对方是一个扮猪吃虎的“老怪物”,也不敢再多说,只得伴同师妹,缓缓退去。

可是娉俪师妹还不想走,她也知道,刚才自己只顾着关心师兄,一不小心就陷入了一个极为危险的境地。

但是退了几步之后,她还是停下脚,冲着陈太忠抬手一拱,就是一个深揖,“这位前辈,不知是跟无锋上门哪位前辈有交情?”

“这个嘛,”陈太忠沉吟一下,假巴意思地拍一下储物袋,手里多出了一块令牌来,在手里一抛一抛的,“看明白了?”

“原来是解恩令,”娉俪的眼光颇好,在雨中也能看到上下跳跃的令牌,不过她的眼里,冒出了一丝失望。

解恩令,就是无锋门欠了派外的人情,持此令者去无锋门,可以提出一个要求,不要太过分就行。

解恩令不算罕见——虽然仅仅发出去了数十块,相对而言,级别更高的是报恩令,报恩令一出,哪怕是要求取个玉仙的人头,门中也不好拒绝。

她失望的倒不是此令非报恩令——事实上解恩令都很少见,她最失望的是:这人不是跟门里谁熟悉,而是门里欠着对方的。

这还怎么再恳求对方帮忙?

解恩令?姜家不少人的眼中,冒出了一丝炽热——对于这个,他们也很熟悉:执此令者,别的不说,进无锋门修炼是绰绰有余的。

门派这个坎儿,真的太难进了,对家族中人来说,也是如此。

当然,现在拥有此令的是陈大人,他们不敢打什么歪门邪道的心思,但心热一下也正常。

娉俪犹豫一下,终于又咬牙发话,“这位前辈,还请告知姓名,小女子愿奉上灵十块。”

“我差那点灵石吗?”陈太忠不耐烦地一摆手,“有什么事儿,你直说……跟着进去,你是别想了,你俩一开始给我的印象,实在太恶劣了。”

“若是前辈能猎杀到双头碧蜥,可否将其精血售卖给我?”娉俪一脸的迫切,“一滴精血,二十中灵。”

我跟你没这么熟吧?陈太忠很想拒绝,但是看到她的焦虑,想一想庾无颜,这话就说不出口,于是回头看一眼,“黑莽林里有这东西吗?”

他不懂,不代表姜家的人不懂,黑莽林里有什么灵兽,这也是要封锁的消息,姜自勤冷哼一声,“双头碧蜥是四级灵兽,喜群居……就你俩,能杀了双头碧蜥吗?”

这娉俪也是个不通世事的,马上就回答,“若黑莽林有双头碧蜥,我们自会招呼师兄师姐来……我们要的也不多,有五百滴精血就够了。”

一头灵兽的精血,了不得十八滴,少者十五六滴,这就是说,他们打算杀三十来头双头碧蜥。

“这个玩意儿,有剧毒的吧?”姜家的客卿舒云发话了,他皱着眉头,“你们要这东西做什么?”

“这个恕难奉告,”娉俪微微一笑,很坦荡地一摊双手,“涉及我万戟派独门秘方,诸位真的想知道吗?”

“那这个双头碧蜥……咱们要仔细看一看,”姜自勤点点头,笑眯眯地回答,“以前没听说过有这个东西,我们级别都很低的,也打不过那家伙,真要采集到了,就卖给你。”

“这个前辈的级别,明明很高,”娉俪愤怒地一指陈太忠,眼中就有雾气冒出,好像随时要哭的样子。

“哈哈,”姜家人听得放声大笑,转身就离开了,这一次,万戟派这师兄妹,是打死都不敢再追了。

陈太忠等人又走一段路,雨依旧不见小,姜家等人收了外放的护体灵气,又劝陈太忠,你也收了护体灵气吧,快到地方了,留下的气息,很容易被追踪高手察觉。

陈太忠当然不介意收了灵气,他性子一向粗疏,区区一点小雨,算得了什么?

又走不多久,就进入了黑莽林,有意思的是,进了林子之后,又走了十多里地,才算是到了入口。

用姜自勤的话来说就是,黑莽林外围十多里,没有太大危险,偶尔出现的灵兽,也必然是一级的,外围的危险,主要是容易迷路。

但是真要再往深里走,那必须要选好路口,否则真不知道会遇上什么样的凶险。

当然,不怕死的人,没准会趟出一个新的路口,但是这种机会,跟天上掉馅饼差不多。

姜自勤带头,陈太忠紧随其后,大家进入一团浓雾中,走了一阵之后,面前豁然开朗,这是真正地进入了黑莽林。

黑莽林名符其实,到处是参天的树木,藤蔓密布,还有数不清的灌木和草丛,还有隐藏的蛇虫,令人防不胜防。

其他人都撑起了护体灵气,陈太忠见状,也有样学样,不时地有小虫子飞到他身边,砰砰地撞上来,无损他分毫。

走了一阵之后,他觉得有点不对,“这灵气不能通过外界弥补?”

“所以这是只有灵仙才能来的地方,”姜自勤笑着回答,随手斩杀了一条腾空袭来的小蛇,“游仙来了,就是送死。”

“我这八级游仙也来了,”陈太忠嘀咕一句。

“嘿嘿,”大家微微一笑,都懒得理他——你继续装。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