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仙》 陈风笑 著
第一百三十七章 万戟派

两只闪电豹也不是傻的,一见来人气势,转身就跑。

陈太忠哪里肯让它们得逞?追上前去,抬手一枪,就结果了一只闪电豹。

他才待追杀另一只,空中一箭射下,那只闪电豹腰部直接炸开,断做了两截。

三个游仙才待出声感谢,却发现团扇一升,灵舟加速,人家早走得没影了。

“谢谢诸位大人相救,”三人喊了好一阵,才走上前收拾猎物。

一个粗壮的中年汉子发话,“这大人真是好人,猎物都不拿,这是姜家的?”

“都是灵仙,谁看得上荒兽?”一个削瘦中年白他一眼,又心疼地看一眼断做两截的闪电豹,“这么好的豹皮,人家直接就打烂了。”

“最后一个团扇,不是姜家的,也是灵仙?”第三个人好奇地发问。

“废话,”削瘦中年人白他一眼,“你见过游仙一枪能杀死闪电豹的吗?”

“这么多灵仙出动,是出啥事儿了?”第三个人好奇地问一句。

“人家是去黑莽林的,”削瘦中年哼一声,语气中是说不出的羡慕,或者,还带有一点点嫉妒,“你当人家跟咱们一样,是杀荒兽的?”

他们在这里讨论不提,姜自承见了陈太忠降下团扇动手,微微地颔首,“没有远攻能力。”

他是战堂堂主,不但要分析对手的实力,也要分析合作者的实力。

不管陈大人再强大,没有远攻,这算个不大不小的弱点,一旦翻脸,可以针对这个弱点,加以利用。

“你纯粹吃饱了撑的,”姜自勤没好气地看他一眼,“人家灵符不知道有多少,只不过不想为个闪电豹,耗费一张灵符而已。”

“灵符再多,他总是有尽的时候吧?”姜自承不服气地发话。

“他擅长的是刀法,不是枪法,”老者舒云冷冷发话,“半个月前,对着五级灵仙,他要掀桌子的时候,拽的是刀,不是枪。”

“舒客卿你这话啥意思?”姜自承老大地不满意了。

“你是战堂堂主,不要考虑那些暗堂的事情好不好?”舒云看他一眼,慢悠悠地说一句,“专心修炼战力吧。”

姜家就没有暗堂,所谓战堂,也不过是仿照其他宗派的格局,建立了一个战堂,当然,姜家现在景象不好,其他堂的建设,就无限制搁置了。

“他可能刀法枪法都厉害,”姜自勤笑眯眯地打圆场,“兵器多修的人也很多。”

过了这个插曲之后,又飞了六十余里,飞舟降了下来,陈太忠见状,也降了下来,“这还有一截呢吧,怎么不走了?”

因为走的不是直线,这里离黑莽林边缘,还有七十余里。

“咱们走的是一个黑莽林入口,知道的人不多,不能从天上飞过去,否则容易泄密,”姜自勤笑眯眯地解释,然后递过一块玉牌来,“这就是地图了,陈大人你一看便知。”

陈太忠接过玉简来,微微扫一下,再辨识一番方位,就明白了,于是微微颔首,“我看天色不好,步行的话,还是加把劲吧。”

其实地图到手,他已经可以甩掉这些人了,不过对方既然很配合,那就继续好了。

接下来,大家就是一路狂奔,在到了距离入口三十多里处的时候,姜自勤沉声发话,“陈大人你神识惊人,请你神识全开,发现觊觎者,由我们来斩杀。”

怪不得别人不能知道黑莽林的秘密,陈太忠心里有点理解了,家族如此高度地保密,一般普通散修,哪里可能知道类似的消息?

不过他现在是在家族的队伍里,纵然有所感慨,也要配合集体的行动。

他神识全开,起码笼罩方圆十里,然后他就发现,姜自承也在放出神识,四下扫视,不过他没兴趣计较——那四个人是一伙的,人家怀疑他的能力,这很正常。

走了不多时,天上淅淅沥沥下起雨来,五个人都是灵仙,无谓这点小雨,不过在走了三十里地左右之后,陈太忠轻哼一声,“西南有人来,大家且住。”

“有吗?”姜自承神识扫一扫,微微一皱眉,“没感觉到啊。”

“你这只有五里远的神识,还扫个什么扫啊,真不够丢人的,”陈太忠直接就呛了,“等着吧,两个人……或者三个人,就是奔着咱们来的。”

姜自承心里暗恼,却还不敢表现出来,陈大人的战力,已经获得了族中的认可——不能力敌,不能为族中惹祸。

事实上,他还有点暗暗的服气,别的不说,他的神识范围,就是五里,效果最佳的只有三里,多出的两里,就不好说了。

而明显的,陈大人的神识范围,远超过他。

然而,他还是要问一下,“到底是两个人……还是三个人?”

“你不会闭嘴看吗?”陈太忠也火了,“又用不了多久。”

五个灵仙就站在雨中,静静地等着,没过多久,两个人影从雨中蹿了过来,一个男人高声大笑,“哈哈,果然堵住了一群人。”

“师兄,人家早就料到,咱们会来了,”一个女声轻笑一声,“里面可能有高手哦。”

“有毛的高手,我就不知道,巨松城有什么高手,”男人长笑着,眨眼间就出现在了众人的面前,他个头有九尺,腰围也有九尺,真是肥硕异常。

陈太忠眼睛一眯,这货手里拿的是……方天画戟?

他来到仙界这个位面,奇异兵器见得也不少,但是方天画戟,真是太少见到了。

他在看此人的兵器,可是姜家人却是在看此人的修为,辨明之后,大家脸色一片惨白——我擦,这是五级灵仙!

姜家来的,最多就是二级灵仙,但是他们自己有辨识对方等级的手段。

还没进黑莽林,就被五级灵仙劫道,这真的是太点儿背了。

只能指望陈大人了,姜家众人齐齐噤声,看向心目中的救星。

“你……你你,”陈太忠表情怪异,抬手指一指对方,好半天才问出一句来,“你可知道吕奉先?”

他的风黄界之旅,真的太憋屈了,太想找到渊源了,眼前有这么一丝希望,他不想错过。

于此同时,姜家几个人,齐齐地记住了吕奉先的名字——是天仙吗?

“吕奉先?那是球毛,爷要认识他吗?”肥硕汉子不屑地一笑,“好了,别的不说了,你们这帮小辈,有黑莽林的地图吗?”

姜自勤才待说话,陈太忠已经冷冷地回答了——他心里很受伤,所以话就很难听,“五级灵仙的小辈,滚开,不滚就死!”

“我艹,你个八级游仙,爷吹口气,也弄死你了,”肥硕汉子真要气死了,他没想到,别的灵仙没说话呢,游仙反而蹿出来。

他是没什么头脑的,正待抬手开杀,然后才反应过来,“你他妈的……咦,你怎么知道我是五级灵仙?”

“九尺哥住手,”他身边的女修走上前来,她面容清秀,身穿一套青色衣物,雨水不能落,很明显是法衣。

她抬手拱一拱,微笑着发话,“小女子娉俪,万戟派,想入黑莽林,恳请给位同道方便一下,给一张地图。”

“凭什么要给你呢?”姜自承冷笑一声,然后看一眼陈太忠,“万戟派是无锋门的下派吧?你觉得我们东莽,会怕你西疆吗?”

他原本是想将陈太忠一军,殊不料陈太忠眉头一皱,“我勒个去,无锋门的……”

他的须弥戒里,可是还有一块无锋门的令牌,据庾无颜说,凭此令牌,起码能保证入了无锋门的外门。

“不若这样,我有西疆无影戈壁的地图,愿同各位交换,”那唤作娉俪的女子,也有三级灵仙的修为,隐约都带了点四级的气息,应该是三级巅峰。

“派里严禁传出的,”肥硕汉子气得大喊,“师妹你疯了吗?”

他着急,姜自勤却是不屑地一笑,“无影戈壁……真当我们稀罕你们西疆那点东西?”

其实他还是稀罕的,这是一个家族增强底蕴的机会,不过对方是门派弟子,地图的真伪也不好判断,更别说还是对方主动惹事。

“所以说啊,娉俪师妹,还是硬抢吧,”肥硕汉子狞笑一声,走上前来,扫视一眼对方五人,“再问一句,给不给?谁敢说不给,我就杀谁。”

“马上滚蛋,我饶你不死,”陈太忠掣出灵刀,走上前来,一脸平静地发话,“我跟无锋门有点瓜葛,否则最少也要留下你的储物袋。”

自打他因“无锋门”三个字皱眉,姜家的灵仙心里就有一种怪怪的感觉——也不知道陈大人是害怕无锋门,还是别有说法?

眼下听他承认跟无锋门有瓜葛,四人心里齐齐松一口气:我们就说嘛,陈大人的来历,绝对不凡。

肥硕汉子却听得眉头皱一皱,又看一眼对方几个灵仙,“灵仙不上,游仙先跳出来,你们确定他……脑子没问题?”

“他都让你滚了,你还是珍惜小命吧,”姜景津冷冷地回答,她恨对方蛮横,自然无心戳破陈大人的身份——这种人就要狠狠地教训。

“可惜了,我是万戟派的,不是无锋门,”肥硕大汉手中大戟一抖,重重挑来,“所以,你死吧!”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