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仙》 陈风笑 著
第一百三十六章 不情之请

“那就这么说定了,”陈太忠也不想再等了,“地图什么时候能拿过来?”

姜自勤犹豫一下,吞吞吐吐地发话,“在下……还有一个不情之请。”

“都知道是不情之请了,你还要说?”陈太忠有点不高兴,他最烦那种拖拉的行事。

不过,看在对方初来乍到,就送了一份枪法的份上,他也懒得计较,“只此一次,下不为例……有话你最好一次说完。”

他的乖戾,倒是没有让姜自勤生气,有本事的人,就有资格骄傲,这是一个实力至上的位面。

他只是快速地解释了起来,“我姜家最近也缺少些灵兽肉,您进去黑莽林之后,有个向导领路最好了,下一次的时候,您再单独进也不迟……”

原来这姜家想跟着他进入黑莽林——有这么个高手在场,岂不是能多猎取点灵兽?

这就是家族子弟和散修不同的地方,散修吃一次荒兽肉都觉得奢侈的时候,家族子弟中的佼佼者,已经可以接触到灵兽肉了。

而且灵兽有用的,不止是肉,其他皮毛、角、牙、血液等等,可以广泛地用于各个方面,炼体、制器、符箓、丸药……甚至阵法上都用得上。

姜家也缺这些东西,这种物资,从来就没有嫌多的时候,迫于自家实力不足,不能去比较高等的地方,这次有了倚仗,就想猎点阶位略高的灵兽。

姜自勤信誓旦旦地保证,“一切以您的目标为优先,您出手杀掉的灵兽,如果您不想要,我们可以用高于市场价的价格收购。”

在积州,灵兽基本上是没有市场价一说,市场上几乎很少有卖灵兽的,但是根据大城市灵兽材料的行情,还是能有个相对的价钱。

“你们安全,我不能保证,”陈太忠皱着眉头发话,“我不会去杀太低级的灵兽。”

“我们自保无虞,”姜自勤很干脆地点点头,脸上也收起了笑容,“绝对不拖您的后腿……只希望陈大人斩获无用的灵兽之后,能优先卖给姜家。”

那就好,陈太忠点点头,他并不抵触带一些姜家人进去,对方有死伤,他也无所谓,但是死绝了的话,他出来就又有嘴皮子官司可打了。

下一刻,他好奇心起,“遇到紧急情况之后,你们打算怎么防御?”

“我们有高阶防御灵阵,”姜自勤坦然回答,一副事无不可对人言的态度。

“高阶灵阵?”陈太忠听得眼睛一眯,这当过城主的家族,还真是不一样,就连哥们儿手上,也只有中阶灵阵,你们居然有高阶灵阵——这是没少贪污腐败吧?

“陈大人对这种阵有兴趣?”姜自勤眼睛一眯,他也肩负着拉拢对方的重任,自然要惦记着投其所好。

“带聚灵效果吗?”陈太忠这才想起,自己的中阶灵阵是二合一的。

“这个可没有,”姜自勤泄气了,心说这陈大人的眼光真不是一般的高,他苦笑着摇头,“二合一的阵法,那比单独的防御阵贵多了。”

“原来只是防御,”陈太忠点点头,放下了一块心病,下一刻,他似笑非笑地看一眼姜自勤,“也是,只是防御阵,不能打高级别灵兽,有我在,那就不一样了。”

这话是实话,但说得也太直接了——你们姜家防御可以,但是没攻击力,防御阵总不能防一辈子,所以只能选择猎取低端灵兽。

姜自勤是好脾气,听得这话也难得地红了红脸,“也并不完全如此,猎杀灵兽,总要考虑付出和收获,付出太大,不及收获,那岂不是赔本的买卖?”

陈太忠点点头,“原来你们除了防御,还有脱身手段,那我也就放心了。”

于是两人约定,各自准备一番,三日后在小院门口汇合,共入黑莽林。

见姜自勤离开,王艳艳就缠着自家主人,表示说她也要去,陈太忠断然拒绝,“你开什么玩笑?人家姜家人有自救手段,你有什么?”

刀疤表示不依,“我可以分享他们的防御阵嘛。”

“我丢不起那人,”陈太忠断然摇头,“再说,人家都是灵仙,你一个游仙,凑什么热闹?”

“你怎么知道,他们去的全是灵仙?”王艳艳有点死缠烂打。

“他们敢带游仙来,我就让游仙滚蛋,”陈太忠很干脆地回答,想一想之后,他又问一句,“你到底是想干什么?”

“我一个人住这么一个院子,有点不安心,”王艳艳皱着眉头回答,“尤其是你去黑莽林,一年半载不回来,怎么办?”

她其实是个胆大的,在野外都敢独自生存,但是两人已闻名桃枝镇,她的主人不但强大无比,而且很护短,主人一旦不回来,她很容易被人惦记上。

荒兽灵兽很可怕,但最可怕的,终归是人。

“啧,”陈太忠咂巴一下嘴巴,想一想才回答,“万一真有意外,你把消息传出去就行,你就记得告诉他们,我会给你报仇的。”

三天之后一大早,姜自勤来叩门,陈太忠走出去一看,有点着恼,“怎么还有俩游仙?”

门外一共三男三女,两个二级灵仙,两个一级灵仙,其中一个是女的,还有两个女游仙,分别是八级和九级。

“呵呵,”姜自勤带着爽朗的笑声迎了上来,“去黑莽林,肯定只能是灵仙,这俩是我姜家的内卫,想着王姑娘一个人居住,怕是未必安全,陈大人你看?”

这是监视来的吧?陈太忠虽然粗疏,却又不傻,他一个人带了姜家这么多灵仙走,真要有心打闷棍,姜家就要欲哭无泪了。

所以,姜家派人监视王艳艳,也是必然的。

对方这种心情,是可以理解的,陈太忠想到王艳艳前几日的说辞,连生气的心都没有,只是说一句,“那她俩得听话。”

监视或者保护王艳艳,这无所谓,但是必须得以刀疤为主才行。

“这是一定的,”姜自勤笑着点点头,心里暗暗地补充一句:如果她不试图逃跑的话。

“嗯,”陈太忠不置可否地微微颔首,“那……出发?”

姜自勤将其他灵仙简单地介绍一下,二级灵仙的威猛大汉,是姜家战堂堂主姜自承,一级女灵仙姜景津,那个一级灵仙的老头,居然叫舒云,不是姜家人。

不过姜自勤说了,此人乃姜家客卿,擅长追踪。

看着他腰里的几个兽袋,陈太忠微微颔首。

那几个灵仙显然也知道,眼前这位非常恐怖,笑眯眯地点头打着招呼。

五人出了桃枝镇之外,陈太忠摸出自己的飞行灵器,“先飞一阵?”

飘絮椅他已经弃之不用,这新灵器,却是从周德震身上得来的一柄白色的团扇。

亏得是换了灵器,否则他堂堂的陈大人坐个飞行法器,真还不够丢人的。

“我们带路,”姜自勤摸出一只小舟,往空中一抛。

那小舟陡然变大,足有六米长一米半宽,姜家四人上了小舟,姜自承看一眼陈太忠,“陈大人也上来吧,这是族里的灵器,我们借出来用的……灵石是族内走账。”

用灵石驱动的飞行灵器,不但速度快,也有了防御,地面的偷袭若是力度不够,真不用担心从天上掉下来。

这么得瑟有意思吗?陈太忠才为自己有了飞行灵器而满意,见到对方居然摸出个灵石驱动的小型飞行灵器,心里真是不舒服。

他笑着摇摇头,“不用了,飞得慢一点,我正好认路。”

见他这副模样,别人也不好再劝,倒是那姜景津轻声嘀咕一句,“看这也不像什么大家族出来的嘛。”

“小姑不要乱说,”姜自勤轻声呵斥她,“他终究是一人在外,咱姜家子弟出门历练,财不露白是九大戒之一吧?”

桃枝镇离着黑莽林,约莫有三百里地,这黑莽林是极大的,除了占了积州一小部分之外,还连着延绵的连云山脉。

两件飞行法器从空中掠过,招来不少人的关注,不过看到飞舟上大大的姜字,众人第一时间就垂下了眼皮。

飞过两百余里的时候,出现状况了,三个游仙在同两只八级的闪电豹搏斗,地上还躺着一只五级的荒兽角熊。

很显然,这是游仙猎了角熊之后,闪电豹出来争抢。

三个游仙,两个七级一个六级,被闪电豹逼得左支右绌气喘吁吁,眼看就要筋疲力尽了,但是他们想跑都跑不了——谁会跟闪电豹比速度?

正在绝望之际,有灵舟自远方驶来,后面还有一柄团扇,一个游仙放出一团求救焰火,声嘶力竭地喊着,“大人救命……我们愿献出所获。”

空中五个灵仙,谁看得起这点东西?不过姜家终究是巨松城强三家,又是人族被欺负,姜景津冷哼一声,就掣出了弓箭,打算灭杀一只闪电豹。

“且住,”威猛汉子姜自承拦住了她,冲后面努一努嘴——看他如何表现。

陈太忠当然也不可能看着人族被欺负,他这个人一向是不怎么喜欢管闲事,但是同时,他有很强的小集体主义心理。

身在人族这个集体,自然不能看着荒兽肆虐,他团扇一沉就降了下去,一边擦着草丛超低空飞行,一边掣出长枪。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