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仙》 陈风笑 著
第一百三十五章 更好的选择

其实巫九也是请示过了才来的,不过做为家族后辈中的佼佼者,他比较容易地联系上了家主,得到了授意。

他再次来找陈太忠,关起门说事,就直接多了,说我已经把你的意思表达上去了——我巫家一向友爱仁善,没什么了不得的仇家,一时半会儿也想不出来,该请你杀谁。

不过怎么说呢?巫家仁善,怎奈世间小人太多,也保不准有多少人记恨呢,所以一张地图换一个中阶灵仙的人头,还是很划得来的。

因为巫家目前找不到目标,他们就希望陈太忠宽容一段时间:待我们想好了,就通知你,只要你杀了那人,地图自然给你。

陈太忠无所谓,他是真的无所谓,灵兽肉的效果固然好,黑莽林边缘也就未必少了,他只是想找一些强大的灵兽,寻找突破的感觉。

他对自己的战力,越来越清楚了,遇上六级的灵兽,不用宝符的话,估计活下来的问题不大,遇上六级的灵仙,除非是那种财大气粗的宗门狗,自保也绰绰有余。

所以斩杀中阶灵仙,本身也是在寻求突破。

当然,这斩杀也是必须要成功的,否则陈某人面子挂不住。

巫九还说了,给我两个月,如果没有合适阁下出手的对象,那地图也会给你,只求你能记住,欠我巫家一个承诺。

陈太忠觉得这条件尚可,就说你们去找目标吧,找到目标之后,给我详细资料,难杀的话,那不是光给地图就能解决的。

这好说,巫九表示没问题,事实上他心里有猜测,最可能的结果就是:两个月以后,巫家将地图送出来,对方欠巫家一个承诺。

他这么想,是从巫家的现状考虑的,巫家中阶灵仙有断层,眼下看似强大无比,但两个老祖一旦身陨,巫家没有高端力量顶上的话,很容易惹人觊觎。

这个时候,才是最需要强大外力帮助的,而到了那时,陈大人没准都突破天仙了——天仙一诺,什么问题摆不平?

至于说什么两个月,那只是一种手段:让对方感觉,巫家很为难就是了。

巫家两个老祖修为惊人战力强横,在巨松城一带,真没什么摆不平的仇家,就算有人心里怨恨,也只能默默地藏起来,等待将来的爆发。

将来巫家一旦衰落,就要指望各种的外力了。

黑莽林地图的价值,其实不是很好衡量,有灵石都买不到,说珍贵很珍贵,说扯淡也很扯淡,本质上讲,这是一种信息封锁,是宗门对家族的封锁,是家族对散修的封锁。

但是毫无疑问,一幅地图换一个中阶灵仙的性命,绰绰有余,更别说帮一个家族维持下去——家族都没了,你抱着一幅地图,有球毛的用!

巫九是这么认为的,看到陈大人认可,他心里也很舒坦,不成想出门的时候,居然撞到了姜家的管事。

听到陈大人说,一个出事,就要砍另一个的人头,他也不敢多事,低头离开了。

“陈大人,贸然打扰,我姜家也有地图,”管事一进门,就直接表态,“不知道陈大人可有兴趣再谈?”

“你刚才干什么去了?”陈太忠眉头一皱,他能想到对方的来意,但是从本质上讲,他不喜欢一女许两家,这么做的话,他能从中占到点便宜,但是……有多大意思呢?

“我只是个管事,巫九可是巫家精英堂的副堂主,”姜管事苦笑着一摊手,“我总要请示家族的意见,才能跟您交流沟通不是?”

“这么说,其实你现在的权力也很小了?”陈太忠很不满意地皱起了眉头,你都知道自己才是个管事,还敢跟我多说?

“我现在权力也很小,”姜管事很痛快地点点头,“不过后天,我姜家的姜自勤长老会来,亲自跟您协商,他可是二级灵仙……呃,当然,比不上您。”

我也才是二级灵仙,陈太忠微微颔首,“好,我知道了,希望你姜家的地图,能比得上巫家……他家给的条件不错。”

巫家觉得自己占便宜了,但是陈太忠却觉得自己占便宜了——过俩月,有地图可以用了。

至于说承诺,他没想着反悔,可是这承诺没准三五十年之后才有用,到时候别说杀个中阶灵仙了,只要哥们儿还活着,杀个中阶天仙……那算是事儿吗?

“巨松城家族掌握的地图,是大同小异的,”姜管事笑着回答,“大家都掌握了公众地图,各家族有自己的隐私地方,黑莽林地图最完全的,应该是在郡守府和青莲剑派的手里。”

“青莲剑派……吴双河吗?”陈太忠的眉头微微一皱,他禁不住想起了吸血藤李家,李家还欠他一颗复颜丸。

李家媳妇的哥哥,是玉屏门护法董明远,九级天仙,所以这颗复颜丸,怕是难要,不过陈太忠早就决定了——欠我的,你得给!

而玉屏门,就是青莲剑派的上门,管着青莲剑派,正是因为如此,李董氏遇袭的时候,曾经说过——“吴双河见了我,也得客客气气。”

而青莲剑派,就统治着大半个积州,在这种绝对优势下,他们拥有黑莽林大多数的地图,并不为奇——黑莽林的很多区域,就是青莲剑派弟子自己做宗门任务开发出来的。

陈太忠暂时也没有挑战青莲剑派的兴趣,那叫以卵击石。

“就是他,吴云鹤,”姜管事点点头,他丝毫不奇怪,陈大人为什么会知道吴执掌的绰号——到了人家那个级别,知道个执掌的外号算什么?“陈大人认识他?”

“我认识他有灵石挣吗?”陈太忠不屑地哼一声,“不认识。”

“哦,”姜管事点点头,不再说话。

“你家灵仙来了,先问一问他能不能做主,”陈太忠淡淡地发话,“他若是能做主,让他跟我来谈,不能做主,那就算了。”

别说,姜家的灵仙,还真敢做主,于是第三天中午,陈太忠见到了姜家的来人。

姜自勤的相貌很年轻,长得白白净净的,但偏生是高大魁梧,给人的感觉比较怪异。

事实上,这是一个很好打交道的人——起码给人的感觉,很好打交道,初来乍到,他就递过一块玉牌来,“闻说陈大人好枪技,姜家曾经收录一本《血魂枪》,旁门左道,仅供参考。”

“哎呀,这份礼可是太大了,”陈太忠已经有了志向,要收录天下功法,闻言大喜。

他也不顾有客人在前,直接神识扫一下玉简,“嗯……尚可吧,两上灵可好?”

血魂枪有激发魂血,越级作战的功能,可以奇快地吸收天地灵气。

但是到了灵仙阶段,就明显地不太好用了,毕竟灵仙自己就能跟灵气沟通。

不过不管怎么说,这不失为一种不错的低阶枪法,也很有借鉴意义——至于说跟燎原枪法相比?那还是省省吧。

“见面礼而已,”姜自勤微微一笑,不以为然地回答,“谈灵石什么的,就没意思了,想必陈大人也不会这么俗气。”

“嗯,那你说你的来意,”陈太忠点点头,心里却有微微的感叹,不进圈子里,真的不知道圈子威力的巨大,这么一套血魂枪,就拿出来送人了?

这是可以越级杀敌的枪法,虽然对自身精血有所有所损伤,越级也不是越阶,但是在散修圈子里,绝对是数一数二的枪法!

这样的枪法不算少,但是绝对不会轻易流传出来,而姜自勤一见面,就拿出来一套来,仅仅是礼尚往来的意思,并不求回报。

由此可以反证出,散修的路有多么难走。

“我带来了族中的地图,”姜自勤笑眯眯地发话,这个人看似白面小生,但说话一直都笑嘻嘻的,给人一种春风拂面的感觉,“巫家有的,我都有,巫家没有的,我姜家还有。”

“这话说得有点大吧?”陈太忠不喜欢这种夸夸其谈的主儿,“你要是不能证明的话,那就是白说。”

“上一任巨松城的城主,就出自我姜家!”姜自勤就跟被踩到尾巴一样,登时就着急了,“他巫家算什么东西,手里的信息能比我更多?”

“上一任的城主?”陈太忠愕然,然后缓缓点头,“好吧,你说服我了……我怎么做,就可以得到地图?”

“陈大人只须答应,二十年之内,姜家若有难,您帮助出手一次即可,”姜自勤的要求也不高。

“若是二十年之后呢?”陈太忠不动声色地问一句。

“期限就是二十年,”姜自勤微笑着回答,“之后陈大人愿意襄助姜家,姜家自也会有小小的心意。”

这个条件也不错,而且还很干脆,陈太忠想一想点点头,“要起誓吗?”

“姜家虽然今不如昔,倒还不至于为这点小事斤斤计较,”姜自勤摇摇头,笑容里带了点傲气,“君子一诺即可。”

“我可不是什么君子,”陈太忠闻言,嗤地不屑一笑,就在对方愕然之际,他又一摆手,“不过这点事儿,我答应你了。”

“那谢谢大人了,”姜自勤大惊之后,笑着道一声谢,心里禁不住腹诽一句:你说话能不要这么大喘气吗?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