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仙》 陈风笑 著
第一百三十四章 寻地图

陈太忠对那个能发出声音的血色骷髅圆盘,非常感兴趣。

为此,他甚至不惜冒险,当场夺下此物。

然而刀疤向主人建议,你最好不要随便祭炼它,这东西看起来古里古怪的,没准是修魔者使用的,没有正确的祭炼法子,可能给身体造成隐患。

这真是令人扫兴的消息,陈太忠心里纵然有所不甘,但是刀疤世代居住在风黄界,这种土著的见识,他是没法比的。

所以他只能安慰自己:我是修气道的,修习的是自身,过于看重外物,嗯……这个也不是很好。

事实上,他须弥戒里,来路不明的东西太多了,小烈焰龟吐出的三件东西,除了密库门环,另外那块似金似石的东西,他一直没有搞清楚是什么。

另一个跟小塔材质一样的基座,死活跟小塔配不到一起,中间似乎还应该有个部件……

半个月之后,镇子上来了新队长。

新队长姓巫,巨松城的大家族,来了之后,第一件事就是求见姜家的房客。

不过,不等王艳艳出面,姜家的八级游仙直接挡驾,“巫九少爷,有什么事儿,你跟我说好了,这是我家的房客,你们不要随便骚扰他。”

什么叫人气?这就叫人气,以前姜家的小执事,哪里敢直面巫九少爷?

但是现在,他就是有这个底气。

曾经对王艳艳很牛气的姜家执事,能有这样的转变,自是因为自家的房客有实力。

但是刀疤本人,其实非常讨厌姜家的执事——太势利了。

所以她看着姜家执事因为自己这个房客,而跟外人争吵,也没什么感觉。

想当初主人晋阶灵仙二级的时候,姜家执事曾经带了两个不三不四的人来查看,她心里也是非常不耻,所以坐看双方在门口吵闹。

早知今日,何必当初呢?

巫九少爷的脾气也不好,巫家和姜家,同是巨松城的“强三家”,但是巫家有两个中阶灵仙,阶位比较高,一个五级一个六级。

两个中阶,却偏偏没个四级,这是非常罕见的,说明巫家在家族发展上,出现断层了。

但是五级和六级,不是白给的,再断层,巫家的战力,没人能小看。

前一阵跟陈太忠交手的,就是巫家的五级灵仙,他突破高阶无望——灵仙七级,那不是开玩笑,所以他就是多出去走动,为家族里面搞点东西回来。

知道桃枝镇住着一个猛人后,巫家正想着怎么跟对方搭线儿,听说云中龙卸任,马上到城主府活动,终于得到了这个位置。

巫九被姜家人缠得受不了,索性直接隔着院墙大声喊了起来,“桃枝镇新任守卫队长巫九,前来拜会陈大人,还请王姑娘开门。”

这才真是的!王艳艳不高兴地叹口气,她早知道来的是守卫队长,但是人家大声说出来,她就不能假装不知道了。

守卫队长虽然级别不高,却也是官方力量,人家这么说,她还真的不好不见,只得打开门,站在院门口,略带一点不耐烦地发话,“我家主人在修炼,你有什么事?”

她直接挡在那里,竟然是不打算让人进院子。

巫九个头不高,大约一米六五左右,长得俊美异常,一头长发在脑后束了一下,很随意地披洒在肩后,连声音也中性得很,若不是有喉结,很容易被当作是女人。

见到对方一副拒之门外的态度,他也不着恼,而是微微一笑,“接到任命,我自是要拜访地方上的前辈们,彼此多交流多沟通,多向前辈请教,才能更好地维护镇子的平安。”

别看他跟姜家人呲牙咧嘴的,对上王艳艳,那还真是客气——虽然他也是九级游仙。

刀疤也没想到,对方居然如此客气,她做散修的时候,没少跟这种人打交道,别说守卫队长,就是级别低于她的守卫,也没几个脾气好的。

所以她下意识放缓了口气,“主人正在修炼,你的来意,我会跟主人说的。”

“没事,我就是拜访一下,陈大人没空就算了,”巫九笑着回答,一点也不以为意。

他一侧身子,似乎要离开,然而下一刻,他又扭头过来,“对了王姑娘,你和陈大人,有什么要求,也可以直接告诉我,能力范围之内的事情,小巫我绝不推辞。”

这是初步的接触,顺便递个橄榄枝示好,事实上,他今天都没打算见到主人,能见到女仆,就算可以满意了。

“阁下有心了,”王艳艳敷衍地点点头,才说要抬手关门,猛地想起一件事来,“倒是有件事情想请教,哪里能获得黑莽林的地图?”

“黑莽林……陈前辈是要去杀灵兽?”巫九讶然发问。

你这不是废话吗?王艳艳不动声色地点头,“是的。”

“这个还真不好找,”巫九摇摇头,“黑莽林里已经探明的地方,地图都掌握在家族和宗门手里,扩大地图的探险任务,报酬也是很高的,一般人拿不到地图。”

“所以我问你从哪里能得到地图,”王艳艳面无表情地回答,“我们会出报酬的。”

“出报酬也拿不到,”巫九缓缓摇头,“黑莽林里天才地宝众多,得了地图的人,谁会跟他人分享?每年都要有几个灵仙,死在抢夺黑莽林地图上。”

“哦,那就算了,”王艳艳一摆手,心里却不无遗憾地想:早知如此,那天就该要黑莽林地图来做补偿的。

“黑莽林地图,我巫家也有一部分,”巫九倒是实话实说,想不实说也不行,自家老祖路过桃枝镇,就是从黑莽林里出来的。

不过,他正好借此机会试探一下,“这地图关系到我巫家的发展,实在不便轻易提供给陈大人,除非……”

“除非什么?”陈太忠正好从里院走出来,刚过月亮门,就听到巫九的话,少不得问一句。

“除非大人您能明示身份,或者……也可以考虑一下做我巫家的护法,”巫队长恭恭敬敬地回答,“我巫家求才若渴。”

“巫家居然是封号家族?”王艳艳的嘴角,泛起一丝嘲弄。

我巫家若是封号家族,会请灵仙来做护法吗?巫九心里暗暗鄙夷,脸上却泛起一丝赧然,“是我口误了,陈大人战力卓越,可享巫家供奉之供,又可享护法之超然。”

供奉也是很超然的存在了,不过人身不是很自由,如无必要,要长期呆在主家。

跟供奉相比,护法的来去,根本就没人管,只要每年重要的时刻,护法来一趟就行,比如说祭祖,又比如说重大庆典。

还有一点,护法跟供奉也不同,护法是不拿主家钱的,没错,他不收钱,只履行义务,有钱的护法,甚至还可能给主家倒贴钱。

巫家这就是说,你来吧,待遇上是给钱的供奉,你也不用坐班,遇到了大事的时候,你再出面不迟。

“我对此毫无兴趣,”陈太忠果断摇头。

“那陈大人拿出相同重要的地图,交换亦可,”巫九退而求其次了,还有一句话,他没有说——你拿出地图,也得证明这地图是真实的。

这话提前说了,就难免伤和气,事实上,他前面的问句,存在同样的问题——对方若是出示了身份,背景不够显赫的话,巫家也未必要给地图出去。

“你巫家有要杀的人没有?”陈太忠随口问一句,“中阶灵仙以下,我杀了人,你们能把手尾处理干净就行。”

“没有,我巫家怎么会做这种事,”巫九下意识地摇头否认,有些事儿可以关上门说,当着人,还真不能说。

“嘿,”姜家的管事在旁边冷笑一声,大家都是明白人,谁不知道这些猫腻?

不过他既然已经成了多余的人,只能一抱拳,“你们聊着,小的告退。”

他告退时,也不是没有收获,回到自己院子之后,他就联系上了巨松的本族人——租住咱家院子的灵仙,急需黑莽林的地图。

此人可以出灵石,也可以杀指定的人,中阶灵仙以下的包圆。

拉拢高级供奉甚至护法,用强是下下策,最好的办法,还是投其所好。

这个消息过于惊人,以至于那边的族人愣了好一阵之后,才发过来信息,“主母不在家,已用通讯鹤通知。”

过了好久,主母才回了消息回来,“若消息无误,后日自勤长老前去协商。”

“姜自勤吗?”管事呆坐在那里,好半天才叹口气摇摇头,“主母还是太心软了。”

然后他又站起身来,“不行,这得跟王艳艳先打个招呼,总不能轻巧地让巫家拔了头筹。”

来到宅院门口,他才待举手敲门,门却自己开了,巫九从里面笑眯眯地走出来,“王姑娘,不送,不送……咦,你怎么又来了?”

“我姜家的宅院,我多关心房客,关你什么事儿呢?”管事皱着眉头,老大不客气地反问一句,“巫队长你只是桃枝镇的守卫队长,不是我姜家的家主!”

“你敢坏我的事儿,我跟你没完,”巫九狠狠瞪他一眼,他也想得出,对方再次登门是什么意思——黑莽林地图巫家有,姜家也有。

无非对方是管事,不如他有话语权,所以请示了族中才敢来。

“事儿没说妥呢,都别吵吵,”陈太忠的声音从里面传来,“我这人做事非常简单粗暴,你俩要是有一个人出了意外,另一个人就洗净脖子,等着挨刀吧。”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