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仙》 陈风笑 著
第一百三十二章 谁狂妄

王艳艳的回答,激起了众多灵仙的不满。

一个枯瘦的中年人一拍桌子,冷冷地发话,“小辈好生狂妄!”

他是在场的七个灵仙中,唯一的中阶灵仙,说话自有威严。

王艳艳却是被他透出的气息吓到了,那是绝对的阶位压制,她因为忍受不了神识分裂的痛苦,探查术只学到一部分,只能查探出越阶的三级,真不知道对方的阶位。

但是此人跟隋重伽分坐了首席,想必阶位绝对不低。

所以她回头看向自己的主人——这是什么级别的?

“小辈,你家大人没有教你学会尊敬高阶修者吗?”隋重伽见她居然还敢扭头,阴森森地发话。

陈太忠冷冷地看他一眼,才看向王艳艳,不屑地笑一笑,“不过是个五级灵仙,样子货,不要理他。”

那一桌灵仙登时愕然,其实众人活了这么久,都知道这个低阶奴仆可以欺负一下,但是那做主人的,肯定不是看起来那么弱。

但是你再厉害,也不至于张狂到这一步吧?直指中阶灵仙是样子货?

“看来我需要替你家大人好好管教一下你了,”枯瘦老者阴森森地发话。

“你确定,不是我替你家大人管教你?”陈太忠笑了起来,露出了一口白生生的牙齿。

“这种小人物,我来吧,”隋重伽拍案而起。

他终究是年轻气盛,就没发现那中阶灵仙话虽然说得狠,却未必有出手的意思。

身为门派弟子,他有着旁人无法企及的优越感。

“我若是你,就主动乖乖地赔我仆人两块上灵,”陈太忠似笑非笑地发话,“我陈某人的仆人,不是随便哪个阿猫阿狗都可以呵斥的……现在你后悔还来得及。”

“动过手再说吧,”隋重伽冷冷一笑,绕过桌子向院子中走去,“有种的……”

“聒噪!”陈太忠眉头一皱,重重地一道神识击了过去。

隋重伽先是身子一震,然后就双手抱头,蹲到了地上,呲牙咧嘴直抽凉气。

总算是要维持自家的形象,他没有呼痛出声,喉咙里却是有沉闷的轻响不住传出。

只看他的样子,就不难想像到,他经受了怎样的痛苦。

“你偷袭!”另一个灵仙不干了,拍案怒目而起,他们组队在黑莽林里厮杀,多少有点集体荣誉感——你打他,就是不给我面子。

而且隋重伽虽然傲气惹厌,却也不是完全一无是处。

“神识攻击?”枯瘦中年人眼睛一眯,“不算偷袭……是吧?”

他嘴里说出“是吧”两字的时候,也是一道神识,狠狠地向对方击去。

然后就是两声闷哼,陈太忠面色发白,枯瘦中年人更是牙关紧咬,浑身不住地颤抖。

“老东西,你成功地激怒了我,”陈太忠一咬牙站起身,抬手掣出灵刀,“现在我就告诉你……为什么你是样子货。”

枯瘦中年人狠狠一咬牙,倒吸着凉气发话,“好吧,我承认,你有资格说这句话。”

他本以为,对方所仗恃的,无非是神识强大,他身为中阶灵仙,少不得生出点不服气的心思,也有样学样地来一下。

结果,人家不但扛住了,比他轻松一些,而且颇为愤怒地拔刀了——这也就是说,对方的仗恃,并不仅仅是在神识上,可能手上的功夫更为了得。

尤为关键的,是他并不知道对方的来路,这么强大的年轻人,身后还能没点势力?一旦舞刀弄枪,那没准就要结下死仇。

划不来,为两句口角,实在划不来。

“那欺负我仆人的事儿,怎么算?”陈太忠微笑着发话。

“四块上灵,都由我出了,”枯瘦中年汉子沉声发话,隋重伽是为了他而出手的,他的身份地位摆在那里,这点灵石对他来说,虽然也要略疼一下,但总是了结一件事。

现在要翻倍了!陈太忠很想说这么一句出来,但是对方应承得漂亮,再想一想庾无颜的做事方式,他终于哼一声,没再说话。

当然,这事儿也不能就这么算了,他侧头看一眼云中龙,微笑着发话,“你强行征用我主仆,我懒得跟你计较,毕竟我也生活在这个小镇上,但是庆功酒会上,你又别有用心地挑拨……你要给我个说法。”

“你跟我要说法?”云中龙满脸的愤懑,抬手一指他,大声地嚷嚷了起来,“那两个灵仙……不是你放跑的吗?”

“你再这么指我,后果自负,”陈太忠冷冷地看他一眼,声音也不算太高,“我负责看守一个路口,有没有把人阻在镇子外?”

云中龙感觉到了他的杀气,忙不迭放下手,嘴上还在大声嚷嚷,“你明明可以杀了他们的,为什么只是撵走?你知道不知道……我们压力大增损失惨重,而你还拒绝支援?”

“你的损失,关我屁事,”陈太忠毫不客气地回答,“我是被征召的,我守住了路口,你们三个九级游仙守不住一个路口,好意思问我?”

“那俩灵仙,是被你所伤?”枯瘦汉子沉声发话,然后隐秘地看一眼云中龙。

他们赶来的时候,两个灵仙攻得正紧,不过身上也是带伤的。

他还一直以为是守卫队干的,也就没再问,反正死了一个跑了一个。

到现在他才知道,原来是把守北边的人干的,把灵仙从北边撵到了南边。

这下,他对云家这个小子就不爽了——合着你知道这主仆俩厉害,还要撺掇我跟人家斗?

咱不带这么阴人的。

陈太忠哼一声,都懒得回答,王艳艳却是傲然接口,“那男修的左臂,是被我一枪挑断的。”

枯瘦汉子心里对云中龙不满意,却也不能当着外人的面翻脸,当然,他也不能再指责那个女仆发言了,所以只是淡淡地看向陈太忠,“既是如此,为何不顺手击杀呢?”

“我应征是保护小镇,拦住别人进攻才是正理,”陈太忠待理不待理地回答一句,“杀人……杀了人有奖励吗?”

“杀了人,起码可以抢储物袋啊,”另一个灵仙哭笑不得地发话。

“他们的储物袋,我们已经抢了,”王艳艳傲然地回答,他们抢储物袋的时候,旁边还有镇子的守卫,根本瞒不住人,遮遮掩掩反倒显得自家小气。

一干灵仙登时就震惊了,他们真没想到,肆虐南路口的两个灵仙,竟然还是被北边抢了储物袋。

怪不得剿杀的时候,那俩灵仙根本没什么手段——合着是手边没东西。

这一下,众灵仙确认了这主仆俩的战力——不是打走灵仙的,根本就是制住之后,抢了储物袋之后,才放人离开的。

这个做法……好吧,这个做法有点令人哭笑不得,但是毫无疑问,这主仆俩是不满被征用,才整出这种动静。

众灵仙心知肚明,然而,这主仆俩的战力太变态,也没谁愿意把话挑明,凭空得罪人。

但是不管在哪个位面,从来都不缺各种奇葩。

云中龙的反应,很明确地解释了,什么叫奇葩思路,他狠狠一拍桌子,声如洪钟,“储物袋你们拿了,把人放过来让我们杀……这不是欺负人吗?”

当然,他如此愤怒,也是有原因的,灵仙到了他们这边之后,一通猛杀,守卫队损失惨重,九级游仙也死了一个——他虽然守住了桃枝镇,但是,他完全可以守得更好的。

一干灵仙面对这种局面,也不知道该怎么劝了,真的是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

王艳艳冷哼一声,打破了场面的寂静,“你若是答应给功勋,我们自会杀人。”

在场的灵仙登时恍然大悟:原来症结在这里。

这样的战斗,是会涉及到功勋的,不会很多,但总也是有,通常情况,会由守卫和一些家族势力瓜分掉。

若是有宗门弟子参与了类似的战斗,只要他们想要功勋,自然也没人敢黑掉他们的战绩——事实上,宗门弟子也并不在意这样的积分,他们更愿意做宗门发布的战斗任务。

但是两个被征用的外地人,想要在这种战斗里获得功勋,那就十分不容易了,别说当地人也要功勋,哪怕当地人对功勋无所求,外地人想得到功勋,也要花费很大的代价。

首先,繁琐的认证过程就是个问题,其次,当地人不能利用功勋,外地人能利用,起码……这就让人心里不平衡。

这时候,狮子大张嘴,开出一些不合理的条件,也就常见了。

而云家在巨松城里有势力,能将功勋转化为利益,云中龙自己都怕功勋不够,怎么可能将功勋转手让人?

听这话,两家似乎是谈过了,但是云中龙拒绝了,所以那边就只拦人,不杀人——事实上,那主仆俩抢了储物袋,已经算是变相帮忙了。

这种因果,围观的人都没办法插话,虽然这主仆俩的行为,真的怪异了一点,但是……也确实是忠实地履行了义务。

虽然里面的味道,令人哭笑不得。

而且大家都注意到了,外乡人要的是功勋,没有实力撑腰,谁会要这种无用的东西?这俩的来头,必然不会小了。

就在场面陷入寂静的时候,地上蹲着的隋重伽终于站起身来,恶狠狠地地瞪了陈太忠一眼之后,转身向院门外走去。

他受了此辱,竟然不想再继续呆下去了。

“小辈,你再瞪我一眼试一试?”陈太忠冷哼一声发话。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