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仙》 陈风笑 著
第一百三十一章 恪尽职守

“哪儿,我服气……真的服气,”男人忙不迭地冲王艳艳拱手,恭敬异常。

他哪里会不知道,对方已经起了杀心?

自打成为灵仙之后,他何尝还跟游仙客气过?眼下他虽然恭敬,心里却是诅咒发誓——你先狂着,此仇不报,我誓不为人!

“你眼里有杀气,”王艳艳淡淡地发话,她浪迹江湖多少年,哪可能感觉不出这个?

陈太忠本不待管这种事,见两人有点僵持,少不得一眼看来,然后他的瞳孔就微微一缩,“刀疤,你收了他左手的手镯,那是个储物手镯。”

“什么?”男修闻言大惊失色,他真没想到,自己的储物手镯,会被别人看出来,一时间下意识地就想藏起来。

王艳艳却是想也不想,一枪就挑掉了此人的左臂——取不了此人的性命,取一条膀子也是好的,总胜过毫无收获。

“你……你会后悔的,”男修疼得在地上来回打滚,咬牙切齿地发话。

王艳艳从断臂上取下手镯,然后才侧头看他一眼,淡淡地发问,“你在威胁我?”

“他不懂事,大姐你饶过他这一次,”另一个女灵仙不得不出口求饶。

“没事,我等着你报复,”王艳艳冷笑一声,“你愿意给你的宗门或者家族招灾,我无所谓,千万不要给我杀你的借口……我看你特别地不顺眼。”

这就算完了?没完,她走上前面对松林盗剩下的四个人,冷冷地发话,“留下你们的储物袋……我让你们走人,识趣点!”

其他人倒是想反抗呢,敢吗?说不得乖乖地交出储物袋,抱头狼狈而去。

女修走得晚,临走的时候,她还拱手问一句,“这位大人,我们从镇子其他方向进入,您真的不会拦着?”

“那关我什么事,”陈太忠不屑地一摆手,想一想他又补充一句,“不要乱杀无辜……人在做,天在看。”

“阁下可敢赐下大名?”一个游仙冷冷发问。

“你这么炸刺,真以为我不敢杀人?”陈太忠冷哼一声。

“大人,结果了他们算了,”镇子的守卫战战兢兢地发话。

“我的责任就是守好路口,再对我指手画脚,信不信我让你死于意外?”陈太忠眼睛一瞪。

守卫登时噤声。

几个松林盗撤出去好远之后,断臂的男灵仙发话了,“淑姐,咱们怎么办?绕到南边进镇吗?”

“还进什么镇啊,储物袋都没了,拿什么去打,”女修不耐烦地回答,她看着手里暗淡的小绿叶,心疼无比——今天她唯一没被抢的,就是这个防御灵器了。

对方抢劫的时候,她正好将绿叶拿在手里,不管是对方疏忽了,还是不在意,她还真的保住了这一件防御灵器。

“咱们可以抢回来的,”男修试图说服她,“从南面进去,谁能挡得住你这二级灵仙?怎么也要把损失挽回来一些……嗯,不要随便杀人就行。”

“你真的相信那人的话?”女修侧头看他一眼。

“不管怎么样,咱这任务都算失败了,”男修异常沉重地叹口气,“但是一点成绩都没有,回去以后,只会惹人耻笑。”

“问题是,我也受伤很重,”女修苦恼地揉一揉太阳穴,刚才跟对方的交锋虽然短,但是在生理和心理上,她都遭受了重创。

她是灵仙,可以不倚仗身外之物,就将一干游仙打得屁滚尿流,但是在她身体和识海都受到重创的时候,就需要倚仗一些资源了。

而对面那两个蒙面的男女,将他们所有人的储物袋,抢得一干二净,她就算想去打桃枝镇的南口,手里也没资源。

这真是一件令人郁闷的事,她禁不住叹口气,“当时定策就错了,不该打北边,应该直接打南边的。”

南边打得非常热闹,但是北边才是松林盗突击的目标,如若不然,不会放上两个灵仙在这里压阵。

可是这俩灵仙,居然就直接折在镇子外了。

以她想来,蒙面的八级游仙也是被动听命于桃枝镇,心里有所不甘,否则不会放他们离开,这么一来,己方这就是决策性的失误了。

躲开这两个难缠的年轻人,桃枝镇可不早就打下来了?

“咱们现在去,不晚啊,”男修极力鼓动她,“咱没储物袋了,其他兄弟还有,只要去了南头,还怕少了物资?”

“那……”女修想一想,终于点点头,“那咱们走一趟,进了寨子之后,只杀有关的人,无关的人不要动,这家伙最少是中阶灵仙……的战力,咱要保持起码的尊重。”

见他们离开,王艳艳揣起收获的储物袋,虎视眈眈地看着那一群外来户,陈太忠则是又到旁边打盹去了。

刚才陈太忠的表现太过惊艳,这一群人也默默地坐在那里,只有那个失去了母亲的小女孩,在抱着母亲的尸体默默地流泪。

这时候守卫凑了过来,这次他是真服气了,灵仙啊……灵仙都被打走了呢,“王大人,刚才怎么不全杀了他们呢?”

“你是在置疑我?”王艳艳眉头一皱,冷冷地发问。

“没有,我绝对没有这个意思,”守卫果断地摇头,“我只是觉得,贵主人放他们离开……明明可以斩杀的。”

“你哪只眼看到,明明是可以斩杀的?”王艳艳冷冷地发问,顺手捞起了手边的长枪,“你怎么能知道,我主人损耗不大呢?是帮松林盗探底吗?”

“没有没有,我绝对没有这个意思,”守卫连忙摇头,他真是被吓坏了,风黄界实力为尊,王艳艳主仆两人,拦住两个灵仙带领的团队,足以吓死人了,他怎么敢无事生非?

“我主人八级游仙,扛住了二级灵仙,你这七级游仙,若是能扛住一级灵仙,我绝对不会指责你为啥不追杀对方,”王艳艳冷笑一声,“记住了……下一个灵仙,你扛着。”

“我根本不是这意思,”守卫急得手足无措。

然而没过多久,他就又跑过来了,满头的大汗,“王大人,南边告急,恳请贵主仆,出一个人去那边。”

王艳艳看他一眼,不屑地笑一笑,“怪不得你只是一个守卫……知道我们主仆俩,领的任务是什么?”

守卫当然知道,这主仆俩领的任务,就是堵住一个路口,镇子里把他们分到了北边,北边安然无事,这就算完成任务。

但是他着急,也有他着急的理由,“那俩灵仙,去了南边……镇子要破了。”

王艳艳冷冷地看他一眼,吐出一句话,“三个九级游仙守不住一个路口,关我们屁事!”

守卫登时不敢再说话了,凭良心说,真的关人家什么事儿?

镇子最终没有被攻破,因为抵挡了足够的时间,正好有一支从黑莽林返回的灵仙队伍路过,而带队的灵仙跟云家有点渊源,毫不留情地出手镇压。

松林盗这次损失惨重,一个断臂的灵仙,直接折在了当场,还有一个二级灵仙,血遁跑了,想必将来很长一段时间,都是要休养为主了。

当天晚上,镇子里开庆功会,这个时候,周边的战力也赶到不少,小小的桃枝镇里,竟然来了七个灵仙。

七个灵仙,灵仙队伍里就占了五个,剩下两个是周边赶来的,当然就是以灵仙队伍为主。

这灵仙队伍,基本上都是巨松城的,只有一个是黑水门的内门弟子,一个初入灵仙的弟子,在内门弟子里,只能说不算垫底。

不过这名唤隋重伽的弟子,却是着实有些张狂,酒桌上言谈无羁,隐隐看不起身边诸多的家族。

陈太忠也受约前来了,他本来不想来,但是这个灵仙队伍,是从黑莽林里归来的,而这黑莽林,正是他下一步要试炼的场所。

他卡在灵仙二级这个瓶颈,已经有一段时间了,虽然他升上灵仙二级,也不过才五个月……天才的轨迹,注定是俗人不能理解的,难道不是吗?

隋重伽的狂妄,大家都能理解,宗门弟子,原本也该如此。

连陈太忠都能理解,所以他坐在角落里,一边享受着难得的灵兽肉,一边跟王艳艳嘟囔,“这灵兽肉真的不错,比荒兽肉强得太多了……好期待杀个妖兽。”

妖兽对应的是人类里的天仙,事实上到了这一阶层,基本上可以算兽修或者妖修了。

酒至半酣,云中龙喝酒喝得有点二麻了,他看一眼王艳艳,“王氏女修,这个时候,我很想问一句,为什么你们放走了两个松林盗的灵仙,为什么?”

听他这么说,一桌灵仙纷纷侧头看过来,目光不怎么友好。

“云队长你喝多了,”王艳艳硬着头皮答话,被七个灵仙围观,压力真的有点大。

但她还要辩解,“我和我家的主人,只负责北边的大路,我们挡住了,就算完成任务了……你们三个九级游仙挡不住那边,还想苛责我们,有意思吗?”

南边的路口,三个九级游仙,而北边的,就是只有“王氏女修”及其主人,总共就是一个九级游仙加一个“或者会好厉害”的八级游仙,整个桃枝镇的防守,根本就是南强北弱好不好?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