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仙》 陈风笑 著
第一百二十九章 饥渴的大枪

守卫见对方停下,也没有掉以轻心,挨个检查了来人的身份玉牌之后,通知他们,你们现在不能进镇子,只能在镇子口等着。

这帮人就有点不乐意了,不过看一眼守卫旁边无所事事的一男一女,大家还是选择了忍耐。

只有一个少妇不能忍,她解下背上背着的七八岁女孩儿,苦苦哀求,“守卫大人,孩子受伤了,还中了毒,请您大发慈悲,先让我俩进去。”

“不是我不发慈悲,是现在整个镇子,就是战争戒备状态,”守卫摇摇头,淡淡地回答,“你们的身份不差,但是非常时期,你们只能留在镇子口,不能往中心去。”

身份不差,也只能证明有这么个人,至于此人是死是活,就不好有效地知道了,风黄界这么大,消息有所滞后,也是正常的。

“那孩子怎么办?”少妇的眼泪刷地流了出来,她激动地尖叫着,“救人如救火啊。”

守卫拿出个通讯纸鹤来,只管汇报自己这里拦住一行人,行迹有点可疑,却根本不回答少妇的问题。

王艳艳却是走了过来,问明女孩儿是被松叶青蛇咬了,抖手打出一条小白蛇,“好了,它可以帮助吸毒,不会有碍。”

说完之后,她转身待走,想一想,又丢个瓶子过去,“孩子也算遭罪,这是止血散,一半内服一半外敷。”

她给出的止血散,是那种极其垃圾的,五灵一副——若不是有些许生肌的效用,那就是两灵一副。

可看在陈太忠眼里,这也是了不得的事儿了,“你居然也舍得破财?”

刀疤轻嗯一声,面无表情地回答,“我也曾经像她这么无助过。”

“真不知道你还有孩子,”陈太忠愕然地看她一眼,“孩子现在还好吗?”

“我尚无伴侣,怎可能有所出?”刀疤白他一眼,没好气地回答,“我是想起了我小时候,多少次面临死亡了,也没有人帮过我。”

“你活得还真不容易,”陈太忠点点头,“艰苦程度,跟我都有一比了。”

“你能比我艰苦?”王艳艳听得老大不服气,可是转念想一想,主人虽然飞升不久,遇到的危险,还真不比她少多少,很多时候都是生死一线,于是就不再说话。

没用了多久,云中龙赶了过来,了解了一下这八个人的来历。

这群人从郁州而来,是三个家庭组成的,要到棠州探亲,原本无须经过巨松城,不过为了赚点钱补贴路费,半路上接了一个送货任务,就绕到了这里。

这种情况,倒也常见,风黄界修者众多,很多人外出办事,都要接一些简单的任务,就像地球上的自驾游,拐弯送点货物不算什么——可惜地球上没有任务大厅。

他们刚才在镇子外不远处,被人突然袭击了,无数的松针从林中打出,还有松叶青蛇的偷袭,猝不及防之下,有两人死于非命,其他人亡命逃了过来。

“有点像松林盗的外围人员干的,”云中龙面无表情地点点头,“还有什么消息,可以提供给我们吗?”

“没有了,”几个人相互看一看,摇摇头。

只有那少妇发话,“我孩子受伤了,这位大人的蛇,帮着解毒……但我还是想进去找人看一看。”

“吐香蛇?”看到还趴在孩子小腿上吮吸的小白蛇,云中龙也先是吃了一惊,然后笑了起来,“这个蛇的蛇毒,专克松叶青等七八种蛇,你孩子算走运……这样吸毒的效果,比服解毒散的效果还好。”

“真是这样吗?”少妇愁眉不展地搓一搓手。

就在此刻,吐香蛇吸完了最后一口毒液,不待吩咐,身子一曲一弹,就从那女孩儿身上,跳到了王艳艳的手腕上,然后很自觉地钻进了荒兽袋。

“神乎其技,你真是大豪,”云中龙冲王艳艳伸出个大拇指来,心中越发觉得这主仆二人神秘——能养吐香蛇的,绝对都不是简单人家,更别说这条蛇,几近于通灵。

“只是救人罢了,”王艳艳脸上波澜不惊。

“能得二位襄助,是桃枝镇的运气,”云中龙笑着发话,他不会点出这两人的主仆身份,更不会点出王艳艳的真实名字——我少说一句,对手就多迷糊一阵。

然后他靠近一步,低声发话,“这几个人放进镇子了,但是不能进镇子中心,你们要警惕……这个时候来的,不一定是好路数。”

王艳艳微微颔首,看那几人两眼,冷笑一声大声回答,“他们如有异动,我的大枪早已饥渴难耐。”

陈太忠双眼望天,无语地抚摸着下巴——这种典型的地球话,我曾经说过吗?

新来的八个人听到这评价,也不敢言语,他们也已经明白,己方莫名其妙地卷入了一场漩涡中,然而这个时候,他们不敢再计较什么。

一个城镇进入了临战状态,那就是“谁不服就杀谁”的节奏,杀错了都没地方喊冤。

总算是进了桃枝镇的保护范围,虽然只在镇子边上,倒也够了。

约莫一个小时之后,镇子外烟尘滚滚,七八个人骑着角马冲了过来,其后还有两个人,驾驭着一团云朵状的飞行法器,跟在后面。

前面骑着角马的,都是高阶游仙,看到镇子的关卡,他们急需驱马狂奔,嘴里高叫着,“冤有头债有主,松林盗办事……滚到一边跪下,饶你们一条性命。”

这气势,直吓得守卫面色苍白,王艳艳却是一抖肩,藏弓入手,抬手三箭射了过去,正射到角马前方两三米处,她清亮的声音,在空中回响,“再向前一步者,死!”

几个骑士也是一直戒备着,见有弓箭射来,直接勒马止步,动作极其娴熟。

“小小桃枝镇,也敢阻松林天骄?”有人冷哼一声,“冲,到得近前……鸡犬不留!”

众骑士闻言,继续策马狂冲,直踏得地面隆隆颤抖。

“想死,我便送你们一程,”王艳艳冷笑一声,抬手连射,眨眼就两个骑士落马。

其他骑士见状,纷纷下马,掣出兵器,一步一步地逼了过来。

王艳艳还在射箭,但是对方已经聚集在一处,组成队形推进了过来。

弓箭这东西,强调的是群体对个体,或者个体对个体,一个人对着一群人射箭,能起到什么样的效果?

这个时候,本该通知镇上的守卫队员,也怔住了,他刚接到守卫队的消息,南门那里,也出现了马队冲庄,攻势异常凌厉。

甚至云中龙都说了,“我们这里形势紧迫,不可能抽出人手援助北门,你让那主仆俩,充分发挥战斗力。”

“对方高手极多,很可能扛不住,”守卫大声嘶喊着。

“扛不住也要扛,我们这里才是真正地危急,”云中龙根本顾不上多说,“三个九级游仙都顶不住,我很怀疑对方还有灵仙的后手。”

松林盗的灵仙,从来没有主动出现过,但是一样的,松林盗从来也没有攻打过镇子。

南门这边是真的紧迫,十几个高阶游仙在围着狂轰乱打,死伤了五个高阶游仙之后,桃枝镇这一方向的三个九级游仙,都已经投入了战斗。

当然,云中龙还留有余力,他还提防着更狠的进攻。

北门的守卫知道指望不上救兵,也就歇了这一番心思,说不得拿起长斧,打算冲出去一搏。

出击之前,他看一眼陈太忠,这一眼,好悬没把他鼻子气歪。

合着这位爷翘着腿,坐在一棵桃树下,眼睛半睁半眯,一副昏昏欲睡的样子,除了面上多了一个面具,根本没把眼前的危局当回事。

这时候,他也顾不得尊卑了,禁不住怒吼一声,“你还坐着干什么?等死吗?”

“哦?”陈太忠终于睁开了眼睛,四处看一眼,“镇子破了吗?”

“破了你就死定了,”守卫气得鼻孔都要冒烟了,“这马上就要破了,你看不到?”

“破也不是咱们这边破,”陈太忠哼一声,身子往桃树上一靠,继续打盹,“你去杀敌吧,我帮你看着这帮居心叵测的外地人。”

“我们怎么就居心叵测了?”少妇跳了起来,一脸的不服气。

陈太忠懒洋洋地打个哈欠,“你敢再说一句,我就杀了你,不信你试一试?”

“我就说了,你能怎么样?”少妇满是不服气。

下一刻,一道枪影闪过,人头飞了起来,陈太忠冷笑着收回长枪,“我能怎么样?我能这么样,谁不服气?”

他有一种感觉,这一群人里,最危险的是带头的中年汉子,其次是那个受伤的女孩——就是那个被吐香蛇吸毒的女孩。

少妇敢说话,他就直接敢斩首。

他真的不想被征召,但是同样的,他不能忍受魑魅魍魉的横行。

就在这时,王艳艳已经陷入了苦战,她的大枪虽然饥渴难耐,但是周边围攻过来的人,都是很厉害的。

少不得,她拍一张高阶法符在身上,没命地抵挡对方的攻势。

“这女娃娃有点意思,我正好差个鼎炉,”飞行法器上,下来的是一男一女蒙面人,两人看了一阵之后,男人笑眯眯地发话,“我收了。”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