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仙》 陈风笑 著
第一百二十八章 松林盗

“想要征用费啊,”王艳艳奇怪地看着云中龙,“你不是说……胜过你就可以吗?”

“征用费用……你们斩杀的松林盗,储物袋是你们的,”云中龙一摆手,皱着眉头发话。

“你欺我家主人不懂吗?”王艳艳一皱眉,又摸出四五张灵符来,冷冷地发话,“我斩杀的盗匪,储物袋原本就该是我的。”

这也是风黄界的惯例,征召别人战斗,不能一点甜头都不给,斩杀对手的俘获,惯例是归斩杀者的。

正经是征召一些强人出手,须得支付出场费,否则人家出工不出力,只顾维护自家安全,旁人也不能说什么——人家真的出战了。

遇上出工不出力的主儿,战场那一边也看得明白,通常不会赶尽杀绝,派两个人牵制即可。

反正出场费这个东西,是很灵活的,一般人不要想拥有,但是真觉得自己不一般的,也可以谈——只要你足够优秀。

然而,这小小的桃枝镇,在巨松城的有效控制之下,哪里有出场费一说?

就算有,也不是云中龙这样的主儿能决定的。

此情此景,云中龙完全没有了那份傲气,只能苦笑着回答,“大姐,没有这个预算啊,您若真想要的话,只能我自己贴了。”

“前一刻我还是仆人,你不屑正面看我,后一刻,我就变成大姐了?”王艳艳笑了起来,由于她的脸被面纱遮挡,只能听到声音异常清亮,“前倨后恭,何其可笑?”

“你灵符多嘛,你有这个实力,”云中龙讪讪地回答,“我此前不知道你有这个实力,现在知道了。”

“那我开价了,”王艳艳缓缓发话,“不管谁出钱,总之不能欠账,否则的话……你会后悔自己的欠账。”

“我真没多少灵石,”云中龙低声回答,他也知道自己撞上铁板了,那还有什么可说的?“你开价码吧。”

“我和我家主人守一个大路口,一天十个中灵,不可能再低了,”王艳艳很干脆地回答,“斩获也必须是我们的,你看着办,行不行给句话。”

桃枝镇的主要路口,只有两个,这不是县城,就是个小镇,主要是一南一北两个路口,想要通过其他方式进镇,镇上的居民就会想方设法地抵制。

比如说,想通过姜家大院进镇,院子里面的人会不会答应姑且不说,只说姜家大院的本身,也是有防御阵和幻阵的。

通过街口突破,是最快的,效率也是最高的。

王艳艳要求把守一个大路口,基本上就是承担了半数的攻击火力,一个游仙九级加一个游仙八级,敢这么应承下来,这份豪气,不得不服气。

云中龙却是精细得紧,“要是路口被突破了呢?”

“那我们也是要收出场费的,”王艳艳地淡淡地回答,“扛得一天,就是十块中灵,我主仆二人不在意这点钱,但是有钱挣,为什么不挣?”

没有什么拼命抵挡的话,但反而更加真实——有钱挣,为什么不挣?

“行,一天我付你十中灵,”云中龙终于反应过来了,自己出钱越多,对方抵抗得也就越猛烈,这个时候,显然不是说钱的时候,一张灵符多少钱呢?怎么也是几十中灵了。

所以他开口,“你能扛到第二天,就是加倍二十中灵,第三天四十中灵,我说话算话。”

“云公子果然是聪慧之人,”王艳艳笑一笑,不再说话。

就在这时,一个声音传来,“不要灵石,储物袋里的东西也上交大部分,我们要功勋。”

大家闻言扭头看去,说话的不是旁人,正是蒙面女修的主人,他斜靠在门上,淡淡地发话。

陈太忠手里的储物袋,已经太多了,他真的不怎么稀罕,盗匪的储物袋……好吧,盗匪的储物袋,比一般人要肥美一点,但是,那又怎么样呢?

他真不差灵石,就想着若是能得到点功勋,刀疤……岂不是就能做官了?

做官有什么好处,他也不知道,不过他有个愿望——若是能重新补个身份玉牌,哥们儿绝对不能叫陈凤凰。

“功勋?”云中龙的眼睛一眯,他终于能确定,这个八级游仙的二世祖,真的是大有来历——错非家族子弟,谁会在乎功勋?

功勋这玩意儿,说有用是真的有用,说没用也真的没用——没人提携,你有再多的功勋,也只能慢慢熬着。

但是有人提携就不同了,严格按功勋赏罚制度执行,只要功勋足够,升职是很快的。

在一个小镇上受征召,击退一个盗匪集团,这个功勋不会很多,但只要肯申请,总能有点。

云中龙原本是自己想刷功勋的,他是小镇的守卫队长,若是击退这一次松林盗的攻击,他铁铁地是要加不少功勋点。

所以他甚至不惜自己垫付灵石,也要完成这个任务。

而对方提出也要功勋,他真的抓瞎了,于是眼睛一眯,“你一定要功勋?”

“没错,我要的就是功勋,”王艳艳不等主人发话,就主动地表示,她固然是财迷,但是功勋一词,对她的影响太大了——这根本不是散修该考虑的问题。

“咱们之前谈论的,可都是灵石,”云中龙很无奈地发话,“这时候你说要功勋,这也……真是抱歉,无法满足你。”

王艳艳有点恼了,不过她自己还做不了主,只能回头看一眼主人。

“是你自己想刷功勋吧?”陈太忠淡淡地看着云中龙。

“是,”云中龙点点头,倒也不否认这一点,“我是土生土长的巨松人,获得功勋容易,你们是外地的,想要功勋,有很多手续要办,也未必能得到多少……我已经自费出灵石,邀请阁下主仆出马了,难道不是吗?”

陈太忠无语,对方说得非常功利和赤裸,但却也是现实,他只能扬一扬下巴,“那就灵石吧。”

这点灵石,他还没看在眼里,不过不如此,体现不出他的与众不同。

至于说他抵触被征用,可终究是他居住的小镇,眼下面临沦陷,出点力也是应该的。

事实上,自打他飞升上来,还没见过盗匪攻击,倒是被不少客串的强盗攻击过,对此,他也抱有一定的好奇心理。

云中龙见他主仆二人答应,就把北面的路口划给了两人,还留下一个七级的游仙配合。

这游仙原本就是守卫队员,把守镇口收费的,知道自家队长也不想跟这俩人过招,对他俩倒是挺客气,知无不言。

两人都是外地的,对松林盗的情况一无所知,守卫就给他们介绍一下。

松林盗在巨松城存在已久,以打劫客商为生,恶名昭彰,他们的人数不是很多,好像就几十人,但是下手狠辣,客商若敢还手,通常就要被杀得鸡犬不留。

不反抗的人,也未必一定有好结果,若是有美貌女修在其中,少不得要被劫走。

这帮人杀人放火无恶不作,除了劫掠客商,也曾经灭过两个村落,将村子里杀得鸡犬不留,临走还焚毁了村庄。

巨松城对这帮盗匪深恶痛绝,曾经多次多个家族联手,连同城主府一起,在辖区内展开大规模的反击,然而这帮盗匪行踪飘忽,很少有人知道其老巢在哪里。

若干灵仙联袂出动,都找不到匪巢,这就有点耐人寻味了,但这正是松林盗成名的原因。

巨松城之所以得名,就是传说上古时期,这里有一棵硕大无朋的松树,遮蔽了方圆百十公里,松树已成妖修,曾经庇护过人族,最后不知所踪。

这个传言久远到不可考,不过不管怎么说,巨松城的地界上,植物繁茂,尤其是各种松树,长得郁郁葱葱。

而这松林盗,极擅长在松林间生存,他们若真想在松林里藏身,灵仙也要徒呼奈何。

做盗匪的不立山寨,旁人想要犁庭扫穴,还真的不容易。

这几十年里,松林盗和官府以及家族干过大小十几仗,互有死伤,不过在大多时候,松林盗能不打硬仗,就不打硬仗。

当然,吃了亏之后,他们也会报复,有一个村子被灭村,就是因为巨松城曾经在不远处设伏,斩杀了松林盗里的一名灵仙,松林盗灭了这个庄子泄愤。

还不知道说得真假呢,陈太忠很不屑地腹诽,他是不惮以最大的恶意揣测人心的。

王艳艳却是听得有点好奇,“松林盗里居然有灵仙?”

“这个……说不好,”守卫忧心忡忡地摇摇头,一个只有游仙防守的小镇,出现灵仙的话,那真的是一场灾难,“松林盗死过灵仙是实情,但是一般来说,他们出来劫掠,多是高阶游仙,也不知道他们还有没有灵仙。”

话音刚落,远处出现了七八个人,速度奇快地奔了过来,一边跑,还一边扭头看,仿佛后面有什么东西追着一般。

这一群人有男有女,有老有小,只有两个高阶游仙,守卫直到他们奔行到二百米左右,才厉喝一声,“放慢脚步,不得冲撞关卡!”

“大人救命,有人劫道啊,”带头的中年大汉气喘吁吁地发话,脚步却是慢了下来——守卫旁边,可还是有俩高阶游仙呢,最好别引起什么误会。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