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仙》 陈风笑 著
第一百二十七章 难得平静

王艳艳在洄水之畔,等了陈太忠差不多十天,才看到自家主人一脸悻悻地回来。

“报仇不顺利?”她小心翼翼地发问。

“倒也不是,结果还算差强人意,”陈太忠摇摇头。

他恼火的,一个是南特给他的身份牌,这个玉牌的名字很令他讨厌,叫陈凤凰,名字极其女性化不说,还是六十六岁,现籍在遥远的青州郡。

对于南某人的恶趣味,他只是一笑了之,更让他扫兴的是,这些天他隐着身,拿着青铜圆环四下乱跑,指望能发现上古密库,怎奈……没能如愿。

他也知道,风黄界极大,小小的一个青石,能有一个密库已经是异数了,但是他心里,总不是很开心——仆人找到了密库,而他没有,这份失落感可想而知。

这个事情,他不打算跟刀疤讲,一个是比较丢人,再一个就是,他觉得这个密库,应该比上一个密库好东西更多。

他不是个小气的人,但是就像他没跟刀疤说过红尘天罗一样,有些秘密,还是不能随便说。

再说了,真的得到这个密库,万一密藏已经被人取走了,岂不是徒惹刀疤耻笑?

“那咱们现在去哪儿?”王艳艳小心地发问。

“还去桃枝镇吧,”陈太忠在路上已经想好了,“咱们租的院子,还有九个月的租金……有钱也不能随便浪费。”

再次来到巨松城地界,守卫镇子的人见到王艳艳扛着老大一个包袱,怪怪地看一眼她腰间的储物袋,心里煞是惊讶。

不过此蒙面女曾经在镇上住过一段时间,还租下了姜家的大院,倒也不是陌生人,最终他也只是收了灵石,就放人进镇。

才进院子不久,姜家看房子的人闻讯赶来,探望一下就走了,也没说什么。

主仆俩依旧继续前一段的日子,陈太忠深居修炼,王艳艳除了打理日常家务,也是抽出一切时间来修炼。

时间就在这不知不觉中度过,又过三个月,陈太忠觉得自己到了瓶颈,就跟刀疤商量,“你说咱们是不是可以去黑莽林,猎杀灵兽了?”

“我怕自己自保不足,”王艳艳愁眉苦脸地回答,她的状态尚未到巅峰,想冲灵仙,还需要很长的时间,“放出中阶灵阵,也不是很保险。”

“那你看好家,我去黑莽林走一趟,”陈太忠做出了决定。

“你最好还是弄一份黑莽林的地图,我不跟着你,你容易迷路啊,”王艳艳提议,“再有十天,桃枝镇有集市,我帮你问一问,看能不能买到。”

“啧,”陈太忠遗憾地咂一下嘴巴,“我找一找,看看其他人的储物袋里,有没有黑莽林的地图。”

王艳艳背进镇子的,就是各种储物袋,两人在路上卖了三百多个储物袋,但是包裹里还是有三百多个,里面的东西,真的是五花八门。

一般时候,陈太忠对游仙的储物袋不怎么感兴趣,现在受到他的影响,连财迷的刀疤都对一般储物袋不怎么感兴趣了。

不过她还是保持着定期整理的习惯,每天整理四五个储物袋,倒也不影响修行。

就在两人商量之际,有人敲门,声音急促力道极大。

“找事儿?”王艳艳有点恼火,自打住进来,还没被人这么敲过门呢。

她怒气冲冲打开门,却见敲门的,正是镇上的守卫,守卫面无表情地发话,“据可靠消息,有松林盗逼近本镇,依照规则,中阶以上的游仙,将被征用。”

“有病吧你?”陈太忠在前院呆着,闻言破口大骂,“我们进镇的灵石,是白交的吗?现在你跟我谈征用?”

“那只是让你享受普通防卫保护,”守卫被骂了,却也不见如何着恼,他知道院子里住的是外地客,不是本镇原住民,心里抵制征用是很正常的,“现在镇子有沦陷的风险,可以比照战时法则,征用镇子上一切可以征用的战力。”

“主人,确实是这样的,”刀疤出声解释,“城镇可能沦陷,相当的战力必须应征。”

陈太忠却是想着,当初在梁家庄,围攻自己的灵仙,就是被南特征召的。

念及此处,他心里就是说不出的别扭,“我要是不接受征召呢?”

守卫也不答话,只是看着蒙面的女人,心里暗暗地叹气:跟着这种啥都不懂的主子出来,姑娘你真够不幸的。

“不接受征用,可能是两种后果,”王艳艳面无表情地回答,“一是战时制裁法,二就是放逐……离开这个城镇。”

“盗匪目前并未发起攻击,”守卫这时才回答,“两位若是拒绝征召,那将被逐出桃枝镇。”

“王大人,你们还是接受了吧,”不远处走来一人,却是镇上的饭店掌柜,他一脸焦急地发话,“您住在镇子上,也有半年了,您真忍心看着我们这些熟人,命丧盗匪之手?”

“此刻出镇,更不安全啊,”守卫也苦口婆心地相劝,“咱在镇子上,还有依托,有其他的高阶游仙为伴。”

不怪他如此客气,现在的桃枝镇,总共就才四个九级游仙,高阶灵仙一共十八人,而这主仆俩人,一个八级一个九级,算是很有实力的一股力量了。

而且,这个做主人的家伙,虽然只有八级,但是能御使九级游仙为仆,此人的身份绝对不是那么简单,储物袋里还能没有点好东西?

这起码是两个顶级游仙的战力,镇子上不重视才怪。

“出场费怎么算?”陈太忠再次发话,“别说征用我们不给钱,那样的话,我们宁肯去镇子外面散心去。”

“出场费好说,”一个英挺的男人自远处走过来,他下巴微扬,眉宇间浓浓的一股傲气。

此人便是小镇的守卫队长云中龙,九级游仙,云家在巨松城,也是不小的势力,他走进院子,斜睥陈太忠一眼,冷笑着发话,“你若胜得过我,要多少出场费,随便你开口。”

“凭你个小小游仙,也敢跟我家主人叫板?”王艳艳走上前,冷笑一声发话,“你若想战,尽管放马过来……我王某人接着。”

“你一个奴仆之辈,退下吧,”云中龙傲然发话,“你主人境界虽略低,但是他保命的手段,肯定比你多。”

“主人?”王艳艳扭头,看一眼自家的主人。

“这镇子不错,住着也挺开心,你留着点手,”陈太忠淡淡地发话,“先见识一下他有多少保命手段……别弄死就行。”

“姓云的,你现在道歉还来得及,”王艳艳转身过去,掣出一杆长枪,冷冷地发话,“待我出手,你可要吃苦了。”

“正要见识一下,”云中龙也掣出腰畔长刀,冷笑着发话,“让你这外乡之人明白,巨松城不是个随便什么人都能撒野的地方。”

“院子外面打,这里是我们租住的地方,我主人喜欢清静,”王艳艳提枪走出了院子。

小院位于镇子的角落,周边没有什么人家,有很大一块空地。

云中龙等人跟着走了出来,陈太忠本不想跟出来,可是他还想知道,王艳艳是怎么对敌的,以免扫了他的面子。

他走出去的时间有点晚,待出去之后,王艳艳已经放出了一枚飞剑灵符,直取云中龙的面部。

“有没有搞错啊?”云中龙却是吓了一大跳,两个游仙干仗,一开场就是一道灵符?

他的长刀迅捷无比地挡了一刀,又放出一个盾牌来,最后拍一张高阶法符在身上,才堪堪地接下这一招,他气得大吼一声,“我说,咱们是切磋啊。”

长刀和盾牌都变得黯淡无比,没有全毁,也需要修复了,而他还用了一张高阶法符,这一切的一切,不但让他心疼,还令他焦虑和懊恼……松林盗马上要来了啊。

“切磋不可以用符箓吗?”王艳艳又摸出两张灵符抖一抖,似笑非笑地发话,“那你早说嘛,我以为我符箓多,就可以随便用呢。”

她是个财迷的性子,但是需要争面子的时候,她也绝对不手软。

云中龙的脸色,是要多难看有多难看了,可是还没办法计较,他是家族里很杰出的子弟,手上也不过三张灵符,有一张还是保命用的。

于是他咬牙切齿地发话,“大战在即,有点灵符,你还是省着用吧,兵器上切磋即可。”

“兵器上切磋,我怕你来?”王艳艳冷笑一声,手一抖,大枪就攻了过去。

可是燎原枪法,又岂是一般人能挡得住的?云中龙连挡三枪,叮的一声轻响,他手里的刀……竟然爆了。

凭良心说,这刀扛了一记灵符,又吃了燎原枪法三枪,这时候爆掉,已经算是品质优秀了。

“再来!”云中龙怒火攻心,英俊的脸庞扭曲着,抬手又摸出一柄长刀,却是初阶灵兵了。

“刚才的时候,我要发灵符,你已经死了,”王艳艳抖一抖灵符,又冷笑一声,“你是连手上的灵兵都不想要了吧?”

云中龙闻言,登时颓然,他心里很明白,别的不说,只论比拼家底,自己就拼不过对方——是比拼不过对方的女仆,“好吧,你到底想要什么?”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