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仙》 陈风笑 著
第一百二十六章 灭杀了

陈太忠见烈焰龟没什么反应,于是拔出中阶灵刀来,“你是不打算认账了,是吧?”

龟壳依旧一动不动。

“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陈太忠运足力气,抬手一刀斩下,直接将龟壳斩出一刀极深的刀痕,鲜血不要钱一般地冒了出来。

“嗯哈,”那老龟闷哼一声,却是有点像马嘶,全身剧烈地抖动了起来,但是脑袋和四肢,却死死地躲在龟壳内。

“怕了吧?怕了就抖一下,”陈太忠哼一声,“不怕的话,就随便你。”

老龟马上抖了一下,很剧烈的样子。

陈太忠皱着眉头发话,显然是认为尺度不大,“你这到底算是抖了,还是算没抖呢?”

老龟闻言,又剧烈地抖一下。

“居然敢抖两下,”陈太忠冷笑一声,又是狠狠一刀,“这就是不怕我了?”

“嗯哈,”老龟又闷哼一声,声音里带了些许的怨气,却是敢怒不敢言的味道。

“疼了?”陈太忠冷笑一声,“那我再问你,怕不怕我?怕我就抖一下。”

老龟又是剧烈地一抖,非常剧烈,背上几棵树都被抖了下来。

“你这到底算是抖了,还是算没抖呢,”陈太忠还是用刚才的套路。

老龟这次是纹丝不动了。

“不回答我,这是小看我,显然是等着再吃一刀,”陈太忠一抬手,又是重重一刀砍上去。

过了一阵,他轻咳一声,“现在我重新问你,怕不怕我?怕我就抖一下。”

老龟闻言,直接把脑袋探出来了,轮胎大小的眼中,满是泪水。

“你上次吓着我了,我要补偿,”陈太忠见这货老实了很多,这才开口提条件。

用王艳艳的话来说就是,那小龟年轻好骗,这老龟是老奸巨猾的,一般人从它这里诈不到什么东西,所以他先暴打此兽一番,以期能有所得。

老龟点一下头,眼中却带了些许的疑惑——你要啥呢?

“起码也得有三五个密库门环吧?”陈太忠大拇指和中指搓一搓——这是地球上点钞票的架势。

老龟身子一挺,脖子伸出龟壳外老长,那意思很明显——你还是杀了我吧。

“一刀杀了你,那算便宜你了,”陈太忠火了,又在它背上斩一刀。

最终,他在老龟背上斩了八刀,才总算勒索出来点东西——一个破烂的青铜小环。

“这个密库门环,看起来有点高大上哦,一看就是上古的,”陈太忠满意地点点头,然后踹龟壳一脚,“记住了,你是瑞兽,随便欺负弱小是不对的……再有下一次,就不是砍你龟壳的问题了。”

他走出去好远之后,那烈焰龟的头都没缩回龟甲,而是抽动几下鼻子,眼中一片迷茫,然后口出人言,“气道的气息,惊人的升级速度……失望很多次了,不要让我再收回它啊。”

两天之后,陈太忠在陶家峪外,接到了陶家人的诚意——五十多颗人头,有白发苍苍的老者,也有囟门尚未闭合的婴儿。

贝先生的人头也在里面,当初那个儒雅的书生,一脸的惊讶,眼中满是不可思议,真的是死不瞑目——按剧本来说,他只是帮忙的。

陈太忠也知道,这人是陶家当初请来的人,但是不管怎么说,敢埋伏他的人,就必须得死全家,至于说陶家下得了这样的手,他完全能理解。

褚家不能下手,因为那是族里的人,而贝先生终究不是陶家的人,遇到不可抗力,陶家也只能舍车保帅了。

但是,他还是要讽刺一句,“陶欣然,不是自己人,杀起来果然没压力啊。”

“他本是要归附我家族的,也算半个自己人,”陶欣然淡淡地回答,然后眉头一皱,“不过,也是他说的,有信心追拿到你,否则我陶家不能免了征召,也能把灵仙躲出去。”

“褚家……果然是自作自受,”陈太忠听到这话,对褚家的怨恨又多了一分——原来不出灵仙,也是可以的?

不过男子汉大丈夫,纵然是被忽悠了,他既然说放过,那就是放过了。

正经他对归附有点不甚清楚,“他一个灵仙,归附你的家族?”

“贫儿乍富,他贝家总共也就这么些人,”陶欣然冲着那五十多颗人头扬一扬下巴,不屑地发话,“就算出了一个灵仙,真敢称家族吗?”

“反正比不上你陶家阴狠,”陈太忠微微一笑,竖起一个大拇指来。

我家的阴狠,不是被你逼出来的?陶欣然心里这个气,就不用说了,若有三分奈何,陶家不想保下贝家来?毕竟能多个灵仙。

但是想归这么想,他还真是没办法计较,陶家灭贝家,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不过灭他人,总比灭自家强,所以他只能讪讪地一笑,“我陶家那天就不可能出灵仙……他非要逞强,害得我陶家后来因此死了一个灵仙,还要出十块极品灵石。”

“这贝先生的人头,是真的吧?”陈太忠无意听对方辩解。

“那还能有假?”陶欣然一脸的吃惊,心里却是在佩服对方的缜密。

在风黄界,人头还真是有可能作假,有个匹配斯人的法术,简称“匹斯”。

但是贝家的人头,确实是陶家人斩下的,不存在任何的“匹斯”可能。

“如果人头为真,咱们恩怨就此揭过,”陈太忠微微一笑,“如果不真,你陶家男儿,我皆可杀之!”

“一言为定!”陶欣然果断地点点头,“在不真之前,我陶家男儿有难,逃至你处,望你能托庇,我陶家必有厚报!”

什么叫家族?这才是真正的家族,周家过于嚣张,褚家过于刚强,而陶家虽然以怕死著称——其实仅仅是主支怕死,但是陶欣然这话,硬是把对手拉成了盟友。

陶家差一个盟友吗?真的不差,但是多一个盟友,就又不一样。

陶家当初就不想参与围杀陈太忠的行动。

陶家在陈太忠的威逼下,能毫不犹豫地斩杀贝家一家人。

这样的家族,活得久的可能性,会更大一点。

“那就是后话了,撞到再说,”陈太忠转身而去,他也极其不喜欢陶家的风格,这个家族,实在是太过市侩,没有半点修者的血性。

两笔账收完,第二天午间,陈太忠在青石城外叫阵南特,结果一个十三四岁的肥胖小姑娘走到了城门上,眼泪汪汪地拿着法符打他,“坏蛋……你让我爸爸一直昏睡,你还我爸爸!”

小姑娘长得是真胖,也就一米六的模样,足有一百二十斤,眉眼间看着倒还像个美女,就是这婴儿肥,实在是太肥了。

“希希你退后,这个人太危险了,”南特从侧面斜坡走上城门,三天不见,他瘦了一些,面容憔悴,目光却是极其坚毅,“陈太忠你还敢来,今天的青石城,便是你埋骨之所!”

“不杀你,难解我心中郁结,”陈太忠冷笑一声,面目狰狞地发话,“南特,把抢了我的十万极品灵石还来,我饶你一命。”

“噗,”南特一口血就喷了出来,不是假喷,这次是真的……我艹,我只是想假装斩杀你一下,你又何必说什么十万极品灵石?

尼玛,这人做事,真的比庾无颜还没有下限啊。

南城主想安一些更重要的宝贝到陈太忠身上,但是再一想,我都迟早要斩杀他了,到时候拿不出重宝,岂不还是我的麻烦?

这个郁闷,真的不要提了,南特长啸一声,“真有十万极品灵石,我还做个鸟毛的青石城主,就算有玉仙为你撑腰……我也要为青石城枉死的冤魂,讨个公道!”

这两人的对话,信息略大,旁边的人都听呆了,好半天之后,才有人战战兢兢地发话,“我是不是听错了……陈太忠认识侯爵?”

“也许是掌门吧,”有人目光迷离。

所谓掌门,就是一门之长,称派的只能叫执掌,称门的才能叫掌门,当然,称宗的,那就叫宗主了。

他们讨论这些的时候,南特已经出了城门,孤身追杀陈太忠去了。

半日之后,南城主驾着一个圆盘降落在青石城门口,一脸的疲惫。

“大人辛苦了,”灵仙侍卫赶忙迎上前,眼睛一侧,发现圆盘上还放着半条小腿,血淋淋的,“陈太忠已经伏法?”

“嗯,被我爆裂符打中,尸骨无存,只找到这半截小腿,”南特一抬手,一个火球,轻描淡写地将小腿化为飞灰,轻喟一声,“也算是个人物,可惜走错了路。”

“那门禁的信息,是不是可以去除了?”另一个侍卫问一声。

“我觉得,最好还是保持十年吧,”灵仙侍卫淡淡地驳斥,“也是对其他修者的告诫。”

“嗯,”南特心不在焉地点点头,嘴角泛起淡淡的笑意——那货看清楚我给他的身份牌,表情应该很精彩吧?

与此同时,褚家寨和陶家峪也第一时间接到了消息。

“南特这混蛋玩意儿,简直是家族的耻辱,”褚弄影不屑地哼一声。

陶欣然则是对族老们吩咐,“家族子弟出门前,认陈太忠的头像,是考核的一关……绝对不能得罪,若遇险,可以尝试用家族身份向其求助……语气一定要恭敬!”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