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仙》 陈风笑 著
第一百二十五章 有仇报仇

这叠宝符的价格,真的够灭了整个褚家。

哪怕是褚弄影有个可能晋阶天仙的知己,也是如此。

初阶的天仙,可能越阶激发中阶宝符,但这种越阶激发,通常都是在所在势力处于生死存亡的时候,才有这样机会。

就像陈太忠攻进周家堡的时候,就吃了不少初阶灵符——都是由高阶游仙激发的。

但是在平时的情况下,周家的高阶游仙,混得再好的,也不过只有一两张初阶灵符保命。

简而言之一句话,符箓是宝贵的,初阶灵仙,使用法符的人比比皆是,能使用衬得上身份的初阶灵符的人,非常罕见。

陈太忠手里的一叠宝符,哪怕他不是自己用,也足够请到天仙杀手,血洗褚家。

褚弄影登时无语,褚家要是肯下血本,没准也能请到天仙来护卫,但首先是时间赶不赶趟儿?其次就是,她能请天仙在褚家寨待一辈子吗?

陈太忠等得起,褚家耗不起。

然而,她也不可能交出族人的家属,风黄界的家族,异常强调凝聚力,连族人都保不住的家族,早晚要分崩离析。

“我二叔是被硬性征召,才会去梁家庄,他跟你没有任何恩怨,换了我,我也得去……你的要求实在太没道理,”褚弄影很坚决地回答,“仇恨我们可以一笔勾销,但是他家的孤儿寡母,褚家是保定了!”

“你似乎没搞清楚,”陈太忠似笑非笑地看着面前的俩灵仙,“风黄界从来都不是一个讲道理的地方,讲的是实力。”

“家族凝聚力,是褚家立足的根本,”褚弄影缓缓摇头,“还请阁下再换个条件……若要伤及我褚家根本,哪怕明知不敌,我褚家也不惜一战。”

“弄影,”另一个二级灵仙发话了,“有话好好说。”

“那行,你们回去备战吧,”陈太忠一摆手,淡淡地发话,“这次我遵守承诺,让你们安全回去。”

“阁下,”二级灵仙吓得一哆嗦,赶紧拱手发话,“谈不拢,咱们可以再谈,我们既然出寨,就是有解决问题的诚意……您可以再提一些别的要求。”

“我是给你们下通牒来的,你当由得你讨价还价吗?”陈太忠哈地笑了,笑得极其张扬、极其狂妄。

“一套神通技能,”褚弄影淡淡地发话,“这是我褚家能拿出的,最大诚意。”

“神通技能?”陈太忠这次是真的愣住了,神通,那可是玉仙才能有的手段,想到羊头人所使的神通,他有点明白了,“是天仙就可以使用的神通?”

“没错,”褚弄影点点头,“这个技能的价值,想必你也清楚。”

“哪方面的?”陈太忠皱着眉头发问。

“不管哪方面,价值也不下百枚极品灵石,”褚弄影信心满满地回答,“我可以誊录一份给你,你须得发誓不外传。”

“先说哪方面的,”陈太忠摇摇头,“我也不缺功法,看不上眼的,你给我我都不要。”

“改容易貌神通,”褚弄影沉着脸发话,“相信这个技能,对你是很有用的。”

“这也算神通?”陈太忠愕然,“变幻容貌的术法,很多的,真当我地球界的人好糊弄?”

虽然他说很多,但是这些术法,他也没有接触过,他可以说,自己不喜欢藏头藏脑,事实上……他能接触到的术法,还是太少了。

“高出你一个大境界的人,都看不出的改容易貌,突破玉仙之后,还可能衍化出化身千万的神通,”褚弄影冷冷一笑,“你不信的话,大可以去找人了解,再做决定。”

“这倒不用,你给错我,我还可以找回来,”陈太忠笑了起来,“希望你不要给得不够完整。”

完整的功法,对他还是很有诱惑的,他所能弄到的功法,除了搜魂术不敢随便修习,其他的都习练了一下,效果也都相当不错。

那你也得先有命活到天仙才行,褚弄影心里暗暗嘀咕一句,脸上却不动声色,“你觉得这套技能,是否能足以弥补你的损失?”

“你抄录给我一份,极品灵石就不想给了?”陈太忠眉头一皱。

“二十极品灵石,你去哪儿能抄一套神通功法?”褚弄影这次是真的生气了,“哪怕最垃圾的神通技能,比如‘敏锐神通’,二十极品灵石你能买到?”

敏锐神通,是个垃圾到不能再垃圾的神通,属于辅助神通,用于研究阵法、炼丹或者修复法器时用的,使出神通,能敏锐地察觉到,什么地方出问题了。

但是这神通只能直觉地知道,是那些地方不对,至于到底是为什么不对,以及该怎么改正或者修复,这个神通搞不定。

同样的辅助神通,“燃烧斗志”可以激励士兵的士气,“锋锐神通”可以锐利武器,连生活类的“甘霖神通”,也可以催生灵植,这个敏锐神通真的是渣神通的典型之一。

“才二十极品灵石……你褚家家大业大,”陈太忠哼一声。

他的须弥戒里数千极品灵石,对这个东西的需求,不是很强烈,他也不是个斤斤计较的人,但是,他有自己的想法——哥们儿不能被别人看成好糊弄。

“龙门派的极品灵石,也未必就过百了,”褚弄影冷冷地回答,卖弄自己跟龙门派关系的同时,也指出对方的不切实际,“真不知道你怎么认为,极品灵石那么好找。”

“因为极品灵石,散修里就没有,”陈太忠摸出两块极品灵石,在手里一抛一抛,“我只能选择打劫家族……你褚家的那家人,让他们隐姓埋名吧。”

他其实不是这么好说话的人,但是别人一而再再而三的解释,他就觉得,褚家死的那个灵仙,也有可怜之处。

而且褚家人宁可决一死战,也要维护族人,他做为对手,心里纵然不舒服,但是对方这种精神和执着,他还是能理解的。

“为什么?”褚弄影却是有点不能接受。

“差不多点,很给你面子了啊,”陈太忠白她一眼,“惹了我的人,必然会殃及子孙……这将会成为风黄界的规矩。”

“制定规矩……等你有能力的时候再说吧,”褚弄影虽然很不想激怒对方,但是听到这话,也忍不住嘀咕一句。

“规矩是一点一点建立起来的,我正在做,而且有信心完善它,”陈太忠很认真地回答,“什么时候能把技法给我?”

褚弄影一抬手,打出两道红色的焰火,一道是一闪即灭,一道是亮了好久才熄灭。

不多时,一道人影从褚家寨疾驰过来,是一个年轻的女修,侍女装扮,她走上前,冲着褚弄影微微一躬,“圣女大人……”

褚弄影从她手里接过一个玉符,抬手丢给陈太忠,淡淡地发话,“此前种种,就此作罢……希望阁下紧守承诺。”

“我也希望你褚家,不要给我再来的理由,”陈太忠一转身,电射而去。

“大人,是爆裂玉符吗?”侍女怯生生地发问。

“炸不死他,就是褚家整个陪葬了,”褚弄影没好气地白她一眼。

事实上,这道玉符上,她原本留了追踪的气息,只等若旭出关晋阶天仙,就去追杀陈太忠——这玉符不到天仙,看到的都是乱七八糟的文字,到了天仙才能读懂。

陈太忠再天才再妖孽,成就天仙,也必然是在若旭之后。

但是看到对方手里的一叠宝符,她果断地打消了这个念头,并且在过手的时候,将玉符上的气息收回——希望能真的就此作罢吧。

陈太忠当然会跟她就此作罢,陈某人的征途,是星辰大海,他一旦超越过的东西,根本没兴趣回头再看。

这就是他跟南特说的,如果不是他忍不住气,过几年等成就天仙回来,直接就血洗青石城了——灭灵弩炮能奈我何?护城大阵又怎么样?

不过陈太忠傲是够傲了,气度也真的不大,陶家那边晚一点才能得到回应,于是他就想起,有个老龟曾经吹了他一口气。

这个仇也是要报的,陈某人脚踏聚气缩地的步法,三个小时就来到了蛇谷。

这时已经入夜,有些小蛇感受到了外敌,趁夜偷袭,陈太忠放出灵仙二级的威压,轻斥一声,“滚!”

小蛇们四散而逃,蛇王都不敢冒头,而烈焰龟所在的地方,也是轰隆隆一阵闷响。

“想跑?”陈太忠火了,三步两步来到烈焰龟所在之处,就见那老龟已经挺起龟壳,正要拔脚迈步。

这家伙的一条腿老粗了,直径足有五六米,随便伸一下脚,几十年生的老树树根,就被踩出了地面。

“你敢跑,我弄死你,”陈太忠身上放射出浓浓的杀气,对准了老龟。

他没有王艳艳跟荒兽沟通的能力,却也学过点驯兽的皮毛,而且他相信,这种灵性很足的老龟,应该懂得趋吉避凶。

那老龟果然很懂事,感受到浓浓的杀气之后,四肢和脑袋往壳里一缩,端的奇快无比。

“光缩是不行的,”陈太忠踏上龟壳,轻喟一声,“在我幼小的时候,你曾经欺压过我,给我幼小的心灵造成了极大的损伤。”

老龟缩在龟壳里,纹丝不动。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