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仙》 陈风笑 著
第一百二十一章 迟滞符

我艹你大爷!周德震好悬没一口血喷出来,你敢更卑鄙一点吗?

他已经决定,要抓住陈太忠虚弱的时候,一举斩杀,但是看到凌空飞来的祖宗牌位,他……不能置之不理啊。

其实他也可以置之不理的,但是前文说了,风黄界格外注意传承,家族和宗门弟子,最强调的就是荣誉感。

他若不管不顾,将这十几个牌位斩做碎片,那会被千夫所指——不是被散修所指,而是被家族和宗门唾弃。

所以他必须控制一下激发的灵符——斩落几个不要紧,那是收不住手,但是不能全斩落了。

就在他纠结的时候,陈太忠已经聚气缩地而来,手里的长刀斩落。

两刀下去,灵刀和双枪尽化作碎片,陈太忠却又掣出了一柄长刀。

接着两刀下去,周家的老祖周德震——就此身陨。

“我跟你拼了,”周载元双眼通红,手里灵符不断地激发,手中的长斧,也奋力斩下。

“鸟蛋,等着周家子弟找你报到吧,”陈太忠不屑地一哼,身子一晃,一刀将此人斩做两段。

就在他要猫腰捞储物袋的时候,南特的两个流星锤,重重地击落。

陈太忠身子一侧,打算让过这两个流星锤,不成想那两个流星锤之间发出一道电光,重重地击向他。

南城主的两个流星锤,也是兵器中带了术法的,分为阴锤和阳锤,平常情况下,他一锤就可以灭杀同级灵仙,很少双锤齐出。

此次战斗,他是双锤齐出了,但是陈太忠的步法太过飘忽,他根本沾不到边,好不容易找到一个近身的机会,他直接激发术法。

阴阳双锤之间,是有雷电术法的。

然而,一道粗大的雷电正正地劈向陈太忠之后,下一刻,就没了声息——雷电劈到了两边的地上,于当事人无损!

陈太忠先去捡起周德震的储物袋,然后才一扭头,似笑非笑地发话,“南城主,你就这点出息吗?”

“你身上,是短吻电鳄的皮?”南特眉头一皱,微微颔首,“怪不得啊,不怕雷电……陈太忠你运气不错。”

“我运气不错,总要有人运气不好,”陈太忠又抓一把回气丸,塞进嘴里,笑眯眯地发话,“还有什么遗言没有?”

三个劲敌已去其二,他倒不介意跟南特拉扯几句——这么个小城主,能翻了天不成?

“你就这么确定,能杀了我?”南特的脸上,露出一丝异样的神情。

“你算个什么鸟蛋,”陈太忠都懒得回答,直接一刀斩了过去。

不过,他体内的灵气耗费得也极其厉害,这一刀的作用,大抵还是虚张声势。

“行了,你灵气耗费得差不多了,”南特身形暴退,不接他的刀法,只是微笑着打出两张灵符,两道白雾一闪而过,“我没有涣散符,但是我有迟滞符……你来杀我试一试?”

陈太忠顿时就觉得,自己有若陷入了一团泥淖中,一举一动都变得缓慢异常。

没有人的成功,是幸致的,这一刻,他深深地体会到了这一点,南特在青石城虽然低调,但是能坐到青石城主这个位子,自然有人家的强处。

迟滞符……他真是连听都没听说过。

但是,真的就很难杀吗?陈太忠是一万个不服气,一连串的神识攻击发出去,脚下踩着聚气缩地的步法,手中长刀却是酝酿着致命一击。

他已经发现,各种术法虽然是令人防不胜防,但是说到底,还是要看自身的实力,在绝对的实力面前,这些术法,真的可以无视。

然而,令他感到郁闷的,是神识攻击都无法奈何得了南特。

“泥煤啊,你有灵符,欺我没有?”陈太忠火了,一拍储物袋,摸出一张低阶的火球宝符,他轻笑一声,“青石城要换个城主了。”

“宝符!”南特的眼睛,瞬间就张得老大,再也不见那种风轻云淡的懒散,他身子暴退,一边退,一边大喊,“陈太忠,我有遗言!”

按说再低阶的宝符,起码要高阶灵仙才能释放,但是中阶灵仙舍精血为代价,也能勉力激发,低阶灵仙就得燃烧生命——还得是气血足够强大的灵仙,否则宝符没激发,人就已经挂了。

陈太忠也舍不得用这种东西,但是没办法,他打家劫舍那么多次,储物袋里灵符众多,可偏偏地没有高阶灵符。

若是中阶灵符,估计是干不掉南特,一城之主还能没点护身的东西?

所幸的是,他曾经挖了密库,手上有宝符,恼怒之下,他打算拼着少活几年,也要干掉对方。

但是南特这货也忒不是玩意儿了,这时候居然说有遗言要说,再也不是那种洋洋得意的“你能杀了我?”的样子。

“真是没见过,你这么丢人的城主,”陈太忠哈地笑一声,一边回气,一边淡淡地点头,“那行,我听着呢。”

错非不得已,他也不想少活几年——没准少活几十年呢,他真的没试过激发宝符,不过他基本上可以确定,自己应该不会挂。

正好借着听遗言的机会,他可以回气,也可以看看,能不能拖过迟滞术的效应期。

“你先打坐回气吧,”南特见他停止激发宝符,又恢复了那种懒散的样子,大喇喇地发话,“等一会儿你杀了我,还得留着灵气跑路。”

“有话就说,有屁就放,”陈太忠却是不肯吃他这一套,将中阶灵阵往地上一丢,自己则是站着回气,“你也可以试一试,灭灵弩炮能不能杀了我。”

他所处的这个位子,还在灭灵弩炮的杀伤范围内,不过距离这么远,他就有了充分的避开的时间——正是因为如此,他选择此地做战场。

而且刚才大家厮杀做一团,也不担心灭灵弩炮打过来。

然而他现在中了迟滞术,南特又跑得老远,他手上的中阶灵阵,也不过能防中阶灵仙的攻击,硬扛弩炮不太现实。

可陈太忠偏偏要信心满满地挑衅。

“都说周家富庶,没想到你才是真正的大豪,又有宝符,又有中阶灵阵,”南特也不再往远走,就站在那里发话,“庾无颜对你不错啊。”

“听起来,你跟他很熟?”陈太忠漫不经心地发话,对方不着急说遗言,他也不着急催,无非是闲扯。

“啧,”南特咂巴一下嘴巴,不回答他的问题,而是扯起了别的,“若不是调查过你,我真没想到,大名鼎鼎的散修之怒,刚飞升至此的时候,居然帮小女做过任务。”

陈太忠想起自己曾经做过鼠粮任务,脸上有一点燥热,可是他嘴上还是要逞强,“我囊中羞涩,一不偷二不抢,有合适的任务自然要做。”

“我还卖给过你一门驯兽功法,”南特轻喟一声,目光有点迷离,不知道在想什么。

陈太忠想一想,那门功法,比虎头镇的强很多——当然,不能跟驭兽门出身的刀疤比。

于是他点点头,“还算货真价实。”

“那你认为,我是个很难打交道的人吗?”南特又问他一句。

陈太忠嘴巴扯动一下,“你继续。”

“若是你刚飞升上来,直接找到城主府的话,你会得到大功勋,也绝对会得到我的看重,”南特缓缓地摇头,“用不了几年,就能坐到我这个位子,将来甚至可能建立封号家族……你本该是前途无量的。”

“扯淡,我刚飞升上来,懂什么?”陈太忠撇一撇嘴,不过南特说的话,也确实在理。

然而,仙界虽好,也是没有后悔药的,他从来就不是个纠结过去的主儿,“我没觉得现在有什么不好,孤身行天下,快意恩仇。”

“我青石城,本来该出一个了不得的人物的,”南特轻喟一声,无奈地摇摇头,“好了,迟滞术的效应过去了,你是要继续回气,还是换个地方跟我决战?”

“你觉得自己经得住宝符一击?”陈太忠斜睥他一眼。

“如果不用宝符,你无奈我何,”南特傲然地一扬下巴,“不信就赌一把?”

“宝符也是我实力的一部分,”陈太忠冷冷一笑,“无非还是怕死,行,就跟你赌一把……你说吧,怎么赌?”

“你找个僻静地方吧,”南特四下扫一眼,“看热闹的太多了。”

“我陈太忠做事光明正大,无愧于心,就不怕人看,”陈太忠傲然回答。

“你总有些隐秘的手段,不希望别人看了去吧?”南特面无表情地发话,并不为他的激昂所打动。

“我隐秘的手段使出来,你死得更快,”陈太忠哈地笑了起来,他想起了自己许久没用过的红尘天罗,“既然你一心求死,跟我来吧。”

然后他抬眼向四周看一看,“你们就不要跟来了……南城主若是能回来,是他的运气,我是不会死的。”

南特看看不远处的二级灵仙侍卫,也是微微摇头,“你也不要跟过来,我们俩的战斗,你插不上手。”

“城主若是有失,我必将请动战兵,穷天下追杀于你,”二级灵仙冷冷地对陈太忠发话。

“我早就恶名昭彰了,我会在乎?”陈太忠不以为意地回答。

然后,他又一本正经地发话,“不过我可以承诺,南特若是不动阴谋,真刀实枪死在我手下……我会放过他的一家,尤其是他的女儿。”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