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仙》 陈风笑 著
第一百二十章 不择手段

南特见陈太忠咬定不承认,也只是微微笑一笑,“既然阁下隐藏修为,那么,就不要怪我们三个一起上了。”

“够不要脸的,”陈太忠竖起一个大拇指,他脸上没有失望,反而是笑得极为灿烂,“不过呢,我习惯了,上一次在梁家庄,不就是这样吗?”

“你屠灭梁家庄,如此暴行,人人得而诛之,”周德震冷冷地发话,往嘴里丢个东西,“陈太忠,我家祖宗的牌位,还来……”

“呸,臭不要脸!”陈太忠不屑地吐口唾沫,“我的战利品,凭什么给你?你不是习惯抢别人吗?今天就让你感受一下自家贵重东西被人抢、被人破坏的滋味。”

“我承认在对待你的问题上,周家的态度出了点偏差,现在后悔也晚了,”周德震祭起两柄一米来长的短枪,在头顶吞吐着光芒。

“现在我来迎战,只有一个要求……若是我侥幸胜了,往日恩怨一笔勾销,阁下以后都不得找周家子弟的麻烦。”

这是很耻辱的要求了,不过,会隐身术的陈太忠,对周家子弟的威胁太大了,此人不但修炼速度惊人,为人也是睚眦必报——梁家庄被他屠灭了两次!

周德震没有必胜的把握,但是他总要考虑——万一赢了呢?

赢了也留不下陈太忠,这几乎可以说是必然的,他不得不退而求其次,求对方一个承诺——如果你知道不敌,转身败走,双方就算了结恩怨,可好?

“我不会做这个承诺,”陈太忠微笑着摇头,赤裸的胸膛微微起伏着,“因为我就不会输,而你今天必须死……放心,我会把周家的子弟,一个个地送下去,让你的旅途不那么寂寞。”

“你!”周德震万万没有想到,自己忍着耻辱感,开出了这种羞于见人的条件,竟然被对方直接拒绝。

而更让他听得胆战心惊的,则是陈太忠表示,一定要抹杀周族而后快。

“试图激怒我们吗?”周载元淡淡地发话,“没用的,我们的战斗力不会受到影响。”

“你的战斗力,现在就是个拖油瓶的,”陈太忠一抬手,不屑地指一指他,“赶快吃个燃血丸吧,你不看周德震都吃了?”

“你知道燃血丸?”周载元愕然发问。

“废话,周德岭就干了这事儿,不过他还是死了,”陈太忠哈地笑一声。

“原来真是你杀的!”周载元抬手一指他,眼中是说不出的惊怒。

“你不吃,那我也就不等了,”陈太忠长啸一声,祭出小塔,又拍一张中阶金刚灵符护身,狂野地冲了上去。冲着周德震当头就是一刀。

周德震也不甘示弱,两支短枪直接迎了上来——不管外人再怎么夸陈太忠强大,他也要硬碰一下,再决定下一步该怎么走。

“叮当”两声轻响,两支短枪架住了长刀,但是枪上的灵光,急剧地黯淡了下来,只一刀,就让周德震的双枪有了损毁的迹象。

周载元看在眼里急在心上,发出一张灵符之后,手持一柄长斧,重重地砍了下去。

他发的这张灵符非同一般,不是攻击的灵符,而是削弱对方防御用的,名唤涣散符,此符仅仅是中阶灵符,但是因为等闲难得一见,价格也是十分惊人。

青石城的人都知道,陈太忠的攻击力惊人,可以越级杀人,但是只有亲身经历过的人才知道,陈某人的防御力,也是一样地逆天。

那么,削弱对方的防御力,也是极其重要的,周载元就肩负了这一重任,攻击的话,他真不好插手,所幸的是,他因为机缘巧合,曾经得了三张涣散符。

不过三张灵符,已经被他用了两张——往日里他也是很惜身的,能降低对方防御,就是保证自己用最小代价斩杀对方。

现在这最后一张涣散符,就用到了陈太忠身上。

与此同时,南特打出了自己的流星锤,有意思的是,这次他是双手锤,一手一个流星锤,这个东西,一般人真的玩不好。

周德震双枪被击得暗淡,却不怒反喜,他这双枪是周家秘法打制的,为本命灵兵,消耗上好材料无数,契合度极高。

原来扛得住啊,他抖手打出两张中阶灵剑符,又放出一个人形机关挡在自己面前,这才咬破舌尖,噗地一口精血,喷到双枪上。

被人围攻的滋味儿,真的不是好受的,陈太忠脚踩聚气缩地步法,让过了巨斧和流星锤,但是那张灵符,就打到了他身上。

他还以为要经受一次剧烈震荡,不成想什么都没有,他也顾不得想许多,眼见周德震放出一个人型机关,少不得狠狠一刀斩了过去。

那人型机关手一抬,手中两柄大刀迎了上来,当啷一声大响,居然挡住了这一刀。

“我擦,傀儡,”围观的人大叫,“还是灵阶的傀儡!”

傀儡这玩意儿,真不是一般人能玩得起的,耗费极高,而且掌握了傀儡术的,就是那么寥寥几个势力。

周德震应该是有所际遇,得到了这么一个东西,如若不然,凭周家的这点实力,根本就买不到这东西,至于说是周家制造的——那是胡说八道。

不过傀儡虽然厉害,两柄大刀也被斩断一柄,然而,它不知道害怕,仅剩的长刀又冲着陈太忠砍去。

这玩意儿可怕的地方就是,它不需要回气,只要有灵石驱动,动作根本不会有缓冲。

以陈太忠的强横,见这机关不停歇地横扫过来,也是微微吃了一惊。

不过他有聚气缩地,两步踏出去,就将所有攻击避开,冲着周德震一刀斩下——只要杀了此人,机关还会动吗?

陈太忠打架,从来都是跟着感觉走,没有一定之规,不会想着我要把这个机关搞定,再搞这个人。

一定要尝试对方的强力攻击,那叫找虐,必须得“你打你的,我打我的”。

然而,这时他才发现,那周德震的双枪,又是灵光闪闪了,甚至比一开始还要耀眼。

“砰砰砰”连撞三下,两条短枪再次变得黯淡无光,而陈太忠手里的长刀一震,竟然化作了齑粉!

“我擦,”远处围观的众人齐齐惊叹,更有人大声嚷嚷,“靠本命灵兵压人,太无耻了。”

就在他们惊叹之际,陈太忠身后,那傀儡又挥舞着长刀攻了过来。

就在大家以为,他必然要用神奇的步法避开之际,陈太忠手中又多了一柄长刀,狠狠地还击了过去。

陈太忠已经看出来了,服食了燃血丸的周德震,有秘术让灵兵迅速地恢复,而他却不能再这么打下去了,拼消耗,他真的拼不过对方。

须知对面是三个人,其中两个是中阶灵仙。

那么就要果断地改变战术,先干掉机关傀儡人才是真的。

只一刀,就将傀儡机关人的长刀斩断,正待再次出刀的时候,那傀儡胸口一开,三支短箭奇快地射了出来。

“泥煤,这纯粹是……太过分了!”陈太忠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只能身子勉力微微一侧,躲过要紧部位,硬着头皮顶上去,希望能不破防吧。

倒是没破防,但也打得小塔一阵乱晃。

陈太忠再也不肯等待,强忍着身体的震荡,手里一刀狠狠地斩下去,“给我死吧!”

“轰”地一声大响,然后就是耀眼的白芒,整个地面都为之一颤。

周德震三人都微微停了一下,然后周载元发话,“德震老祖,涣散符我打中了……你说他死了没有?”

“不死也要丢半条命吧?”周德震冷笑一声。

南特沉着脸收回流星锤,才要说什么,猛地眉头一皱,一抖链子,流星锤再次打出去。

“我艹,”一声大喊之后,陈太忠从烟雾中灰头土脸地站起身,接着又踏出聚气缩地的步法,躲过流星锤的袭击,“居然会爆炸……周德震你这老贼,也太阴险了。”

这次他是真中招了,只想着将机关傀儡破坏掉,哪里想得到,这机关居然会炸?

所幸的是,他身上除了小塔,还有金刚灵符,硬生生地捱了这一下,不过灵气也损失不小,咽下嘴里的回气丸之后,他又抓一把回气丸塞进嘴里。

这个小塔好用是好用,但是,耗费灵气真的好厉害啊。

事实上,小塔固然耗费灵气,但主要还是涣散符起了作用,这灵符不能削弱小塔的防御,但是它能让御使小塔的灵气加倍流失。

总之,趁着还有一半灵气的时候,陈太忠至少要先斩杀周德震。

没了机关人阻碍,看你还怎么恢复你的灵兵!

就在这时,周德震一咬牙,摸出一张灵符,激发了出来。

一柄小剑凭空凝聚了出来,气势逼人,冲着陈太忠劈面斩来。

这就是周德震压箱底的东西了,高阶灵剑符,他原本以为,机关人就可以给陈太忠带去重大杀伤——这是能缠死中阶灵仙的机关。

不成想效果实在不佳,连自爆都没伤得了对方,他也只能拿出高阶灵符,全力一击。

周家的高阶灵符,总共也没几张,还都是以防御为主。

高阶灵符一激发,陈太忠就感觉到,一股巨大的危机笼罩住了自己,他想也不想,直接聚气缩地,同时抛出十几个玉牌来,“周德震,这是你家祖宗的牌位!”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