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仙》 陈风笑 著
第一百一十九章 灭灵弩炮

周荒镇是周家在青石立足的第一号功臣,崛起于天魔大战之时。

虽然他只是灵仙五级,但是战力超群,可以力扛高阶灵仙,战力在周家族史上都排名前五。

天魔大战之后,各家人才凋敝,有高阶灵仙想要吞并周家,被周荒镇打跑。

而那高阶灵仙没过多久就死了,周家也因此立足,青石城迎来了一个短暂的“荒镇时代”,其他家族都要看周族人的眼色——没办法,打不过啊。

后来其他家还有人崛起,就是后话了。

这块祖宗牌位被摔,周德震再也无法忍受,抬脚就往城下走,“载元跟我走,列祖列宗在看着咱们,周家的灵仙,还没有死绝!”

“慢着,”子爵南特沉声发话。

要出战兵吗?周家两个灵仙停下脚步,转头看了过来。

“出战兵是不可能的,”南城主也知道这俩的心思,先摇摇头,然后一指城上的卫兵,“灭灵弩炮,准备吧。”

灭灵弩炮,是青石城的防御利器,专门应对灵兽或者盗匪攻城用的,灭灵弩的杀伤力极大,一弩九箭,中阶灵兽也要破防。

而灭灵弩炮的威力更大,那是狙杀高阶灵兽用的,青石城总共才四具,分置在四个城门上,启动需要一些时候,不过因为是要狙杀灵兽,还是比较强调隐蔽性的。

“周家出一百上灵,换灭灵弩炮五炮,”周德震沉声发话。

灭灵弩炮也是一弩九箭,消耗极其惊人,一炮下去,就起码要消耗五个上灵,再加上折旧,差不多要八九个上灵——这可是用来狙杀高阶灵兽的大杀器。

战争打不起,也就在这里了,动一动就是海量的资源消耗。

周家是恨陈太忠到骨头里了,主动溢价支持,还要连开五炮。

南特看他一眼,没有说话,你开什么玩笑,连开五炮,这弩炮就废了。

陈太忠砸了俩牌位之后,见周德震气得鼻子都歪了,知道奏效了,又摸出一个玉牌来,在手里一抛一抛,等着对方按捺不住冲出城门。

等了一阵,居然没人出来,他一抬手,将玉牌摔得粉碎,洋洋得意地发话,“周玄敏的牌位,看起来像是个小人物哈……我艹!”

话没说完,他就感觉自己被一种极其恐怖的气息锁定了,于是想也不想,直接聚气缩地,旋风一般地刮出了一百米开外。

九个白色的光点以奇快的速度飞来,瞬间就笼罩了他原来所在的位置,半径足有五十米。

紧接着,九枝儿臂粗,两米多长的长箭重重地击向地面,整个地面为之重重一颤,然后长箭上泛起耀眼的白光,轰然地炸裂开来。

这爆炸的威力也极强,波及的范围,也有一百米。

“我勒个擦,”陈太忠吓了一大跳,没命地又跑两步,“南特,你居然用灭灵弩炮攻击我这个小游仙,你等着,我要活剐了你。”

他虽然是才飞升不久,但是对于城市的防御体系,还是有一定了解的,这么大威力的玩意儿,肯定不是灭灵弩,只可能是灭灵弩炮。

说完之后,他一个隐身,不见了踪迹。

“传说中的隐身,”远处围观的众人倒吸一口凉气,陈太忠的名字,大家听得多了,但是见到活生生的人,这还是第一次。

不过,他也没令大家失望,堵着城门大骂不说,还在众目睽睽之下,活生生地避开了灭灵弩炮一击,而且当着大家的面直接隐身。

传说中的散修之怒,真的是有那么彪悍啊。

一些散修看得热血贲张,直接开始小声讨论,“咱们要不要去支援一下他?”

“支援,你有那个能力吗?你插得上手吗?”有老成的散修轻叹一声,无可奈何地摇摇头,“再说了,你拿什么证明,自己不是家族狗伪装的?不是想要偷袭他?”

“以他的杀性,只要你靠近,估计不等你说话,一枪就挑了你,”有人颇为遗憾地叹口气,“咱们也只有远观的份儿……”

南特注意的,却是陈太忠的步法,他微微吸一口凉气,侧头看一眼周德震,“这就是……就是周道平的步法?”

周德震铁青着脸,好半天之后,才微微颔首,却也不说话。

南特轻喟一声,低声喃喃自语,“又要血雨腥风了啊。”

城墙上,是死一般的寂静,好半天之后,周德震才低声嘟囔一句,“这个步法,是非常耗费灵气的,他才修习几天,更费灵气。”

“才两个月,就能练出这样的步法,”南特的声音,低至几不可闻。

陈太忠再出现,就是距离城门四里地开外了,在一个小土坡上,他显出身形来,指着青石城破口大骂,“只会偷袭的一帮杂碎,我呸!周德震你别急,我把你家祖宗牌位砸完,还会去挖你家祖坟,你要是有乌龟肚量,就尽管躲在城里。”

说完之后,他又拿出两块牌位来,大声地发话,“周荒全,周至瑾,看一看你家不孝的子孙,是怎么保护你们这些先人的!”

“陈太忠你给我住手!”周德震再也按捺不住了,“你到底想干什么?”

他实在不能再躲在城里了,否则就算躲过陈太忠,等到自家奥援到场,将来他在青石城,也没办法抬起头做人了。

这么多人都在看,都听到了。

“干什么?出来公平一战,”陈太忠冷笑一声,大声发话,“杀不死我,你周家就等着灭族吧。”

“小子你欺人太甚!”周载元大声怒骂,他因为是庶出的,对周家的感情不是很深,但是听到这话,也是忍无可忍。

“当初你们六个灵仙联手,追得我这小小的八级游仙上天无路、入地无门的时候,你们想到欺人太甚了吗?”陈太忠声如洪钟,“无非是觊觎我这散修的功法和材料,知道我没有靠山,散修就是原罪吗?呸,家族狗……可敢出来,决一死战?”

“痛快!”远处围观的众散修直听得热血上头,更有人下意识地攥紧了兵器。

几乎每个散修,都说过“家族狗”三个字,但是有胆子公开说的人,就太少了,更别说直接对着家族的老祖,还有青石城的城主,大声地喊出这三个字了。

“出城啊,周家的列祖列宗看着你们呢,”有人唯恐天下不乱地大喊,“周家子弟,你们的热血哪里去了?”

围观的人里,也有家族子弟,但是听到这话,也没办法说什么,喊话的人又没有咒骂,只是挑唆罢了。

“出城啊,出城啊,”大家纷纷喊了起来,声音越来越大,真是看热闹不嫌事儿大。

周德震深吸一口气,扭头看向南特,沉声发话,“南城主,以往多有得罪,我现在向您赔礼了,还请看在青石城一脉上,对我周族多加庇护……”

说到这里,他拿出一块玉符,递向南特,“北域郑家会有人赶来,但是已经来不及了……执此玉符,你可以向郑家提一个要求,我周家的子弟,就拜托你庇护了。”

他已经生出了决死的念头,而且他也不看好自己的战力,这就是托孤了。

“你周家平日做事,若是能收敛一些,何至于此?”南特眉头微微一皱,推开玉符,然后又轻喟一声,“我终是青石城的城主,有些事情不想做,还是要做的……走吧,我陪你。”

此时再向郡守请示出动战兵,也有点来不及了。

而且南城主,终究是要面子的。

周德震、周载元和南特,三人走出了青石城东门。

南特身边的二级灵仙侍卫请求出战,被南城主拒绝了,“我若能活,无须你帮忙,活不了,有你在也没用。”

于是这侍卫就是远远地缀着出门,也不敢走近。

陈太忠见三人走出城门,从腰间掣出长刀,又抓了一把回气丸,噙在嘴里,然后盘坐在地,长刀横在自己的双膝上,安心地调整自己的状态。

待对方行至三百米远处,他才缓缓地站起身,将刀拿在手中,这样的距离,已经够发出一些大招了——到现在才起身,他已经有点托大了。

“慢着,先不急动手,”南特慢吞吞地发话,三人也停下了脚步,他饶有兴致地问一句,“陈太忠你能告诉我实话,你现在是什么修为吗?”

“游仙九级啊,”陈太忠笑眯眯地回答,“你是不是觉得自己很没用?中阶灵仙会害怕游仙……说出去真的很没面子。”

“你绝对不是游仙九级,”南城主缓缓地摇头,“庾无颜游仙九级的时候,也没你这样的战力,我只是好奇,你又何必瞒着?”

“嘿,打不过就是打不过,找什么借口?”陈太忠笑了起来,笑得极为大声和张扬,“你要觉得死在九级游仙刀下,有点丢人,那你就当我是灵仙九级吧。”

人都逼出来了,按说他可以直接说自己灵仙二级了,他相信凭着自己的刀法和聚气缩地的步法,能将这三人留在城外。

当然,他若是忌惮某些高手知道自己的修行速度,也可以选择不回答。

毕竟他是在九个月内,从八级游仙升到了二级灵仙,这样的修行速度,足以让一些称号家族关注了,风黄界每一个家族,从来都是以发展壮大家族为己任。

但是陈太忠不回答,却不是这个理由,他的心思很简单:你想知道?对不起,哥们儿偏不告诉你,做个糊涂鬼吧。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