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仙》 陈风笑 著
第一百一十七章 人心惶惶

“出兵?”南特听到这两个字,看周德震一眼,又冷笑一声。

“你就这么喜欢我这个城主的位子?这么迫不及待?”

南城主对家族的痛恨,是众所周知的,他在青石无所事事,一来是懒散惯了,二来也是因为受到家族的掣肘,当然,可以肯定的是,他没有下大力气去整顿这个掣肘。

所以就算周家遭遇不幸,他也照样敢说风凉话。

而且他的风凉话说得有理,不经过郡守批准,私自出兵,那有造反的嫌疑。

周德震也知道自己说得过了,于是强压怒气,讪讪地抬手一拱,“是我冒失了,主要是族人正在受到屠戮,还请城主尽快联系郡守。”

“合着我这个城主该怎么做,还要听你的吗?”南特闻言大怒,“着急……你可以回去救你的族人嘛,我拦着你了?”

“我这不是……”周德震心急如焚,犹豫一下,考虑到正在被屠戮的族人,他终于直接回答,“不是怕打不过他吗?”

“看你那点出息,”南特不屑地看他一眼,“遇到强敌,就想到我是城主了,有噩梦蛛,就要便宜了北域……这个事情我没落实之前,不可能请示郡守,一旦失实,我南某人没脸做人。”

不是他爱计较,实在是当初那事,想起来就堵得慌,谁把我当城主了?

“那咱们快走啊,”周德震知道,南特前一阵也突破了四级灵仙,俩四级灵仙再加上周载元这个二级灵仙,陈太忠能逃得了,那都是老天没眼。

“周德震你算什么玩意儿!”南特气得直接开骂,“敢命令我这个城主做事,合着你又看上郡守的位子了?”

“南城主息怒,息怒,”周家另一个灵仙周载元赶忙上前,“我叔一直潜心修炼,不怎么会说话,他这是心疼族人……忙中出错,请您谅解。”

“老大的人了,不如小屁孩儿会说话,”南特狠狠地瞪周德震一眼。

周载元好歹也是九张多的主儿了,被人称作小屁孩,他还不敢计较,只能忍着怒火奉承对方,“我叔的战斗力,比您差多了,我们是想着,有您在场,就不用怕打不过陈太忠了。”

他这话说得还算委婉,但是南特听得不高兴。

“什么叫有我在场,就不用怕打不过陈太忠了?合着你们周家人的命值钱,我这城主的小命不值钱?万一还打不过呢?操的……有城主陪葬,也值了,是不是啊?”

周载元无言以对,周德震却是忍不住了,“南城主这话的意思,是要坐视了?”

“你放屁,”南特根本没有一个城主的形象,脏话连篇,不过他也不会真的渎职,“你们怕死,我也怕死,总得多召集点人才行吧?”

这一召集人,就耽误工夫了,陶家和褚家不敢反抗,但扭捏半天,一家也就出一个灵仙。

到最后是组成了六个灵仙的豪华队伍,其中还有俩中阶灵仙,浩浩荡荡地直奔周家堡。

可以想像得到,等他们赶到,也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正在燃烧的村子了。

周德震登时就一口鲜血喷了出来,周载元则是收拢四散的周氏族人,然后盘点损失。

损失根本是周家无法承受的,死了三个供奉倒是在其次,关键是周家精英子弟死了不少,其中还有青字辈的第一人周青衮——那是不到三十岁的八级游仙。

最可气的是,祖祠被砸了一个稀烂,这可是周家供奉先人的地方。

北域郑家送的聘礼,高阶防御灵阵,也被破坏掉了,这种东西,根本是有钱都买不来的。

这损失是如此地巨大,面子上的损失更大,是周家第一人周德震无法承受的耻辱。

周家平日里在青石城跋扈惯了,近日来连受重挫,其他人见此惨状,虽然也极为愤慨,心里没准还有点幸灾乐祸。

——周家居然还悄悄藏着三个灵仙供奉,也不知道想干什么。

到傍晚的时候,上万人的周家堡,也不过才零零星星回来四千多人,而陈太忠杀掉的人,有四百多,剩下的大几千人,居然不见踪影。

这份惨象,让周载元忍不住掉下了眼泪,虽然他知道,大多数人是没接到消息,不敢回来,可是偌大的周家,往日兴盛异常的周族,竟然落到如此田地,谁能不痛心?

眼瞅着天快黑了,其他四个灵仙要回城——这荒郊野外呆得太不安全了,连个防御阵都没有,还是回城比较保险。

“麻烦几位辛苦一晚上,”二级灵仙周载元出来打圆场,他很是客气,“我周氏族人,还在回归中,明日午时,咱们可以回返。”

“这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陈太忠可是会隐身术,”褚弄影和陶欣然果断表示拒绝,“我们是来帮忙的,不是来送死的。”

到了这个时候,周家就不能再藏着掖着了,周德震冷笑一声,“你们现在走,才是送死……别以为陈太忠只恨我周家,你们两家不见了的灵仙,也是死在他手里。”

“你敢确定吗?”这两位听得齐齐就是一震。

“前一阵道平叔和德岭,就是死在他的手上,”周德震咬牙切齿地发话,“你们看到的那个六级游仙,就是陈太忠。”

褚弄影和陶欣然登时就怔住了,好半天之后,陶欣然才摇摇头,“这不可能,陈太忠擅长的是枪法,那个蒙面人用刀。”

“他杀死我家三个供奉的时候,用的就是刀……群战他才用枪,”周德震面无表情地回答。

其实他很不想泄露这个秘密,好让其他家族的人一头撞上去,但是这个时候,他不能不说了——那四个灵仙走了,他是没胆子留在这里的。

而周家的族人还在陆陆续续回归,他不能甩手就走,被人叫了“老祖”这么多年,他得对得起族人的敬重。

这话一出口,连南特都重视了起来,“这只是猜测,还有别的证据吗?”

“我道平叔的一门独家步法,陈太忠也会用,”周德震沉着脸回答,其实这门步法,是将嬷嬷看出来的,但是她当着那么多人喊出来了,其他人也就知道了。

“这就是说……他会敛气术?”褚弄影的眼睛微微一眯,陈太忠被追杀的时候,是游仙八级,现在是游仙九级倒也正常——那厮的晋阶,是出名的快。

但是,游仙六级就不可能了,只能用敛气术来解释这种异常。

“那就是说……那货也许不止游仙九级?”陶欣然也倒吸一口凉气,六个灵仙,没有留住八级的游仙,现在这八级游仙晋阶一级灵仙了,这这这……真的太可怕了。

南特沉吟好一阵,才缓缓点头,“九个月了,晋阶灵仙也是有可能的……我决定留在周家庄住一宿,谁想离开,可以离开。”

开玩笑,他不走的话,谁敢走?大家都被这个猜测吓到了。

于是大家度过了一个胆战心惊的夜晚,时不时还弄出来点误会。

六个灵仙都自己带了野外防御阵,但就算这样,六个人没有一个人敢合眼的。

总算是灵仙的修者,几天几夜不睡觉也正常,第二天午时,周家回归的人已经达到了六千,在其他家灵仙的督促下,周德震一咬牙,“走了……留下几个牌子,让他们自己去城里。”

一路上大家走得也是小心谨慎,唯一比较放松的,就是城主南特,他甚至摸出一壶酒来,慢慢地边走边喝。

六千人里,差不多有两千是游仙一级都没入了的凡人,速度可想而知,直到天快黑的时候,大队人马才赶到青石城。

六千人要进城,这又是一通忙乎,为了防陈太忠混进来,检查得还格外详细。

不过好歹这六千人的食宿,都是周家负担了,青石的周宅爆满,其他人倒不怎么受影响。

南特才回城主府,就又把那三个家族的灵仙招了过来,“有个不好的消息……”

这不好的消息,就是梁家今天第二次被人血洗了,杀人凶手是个蒙面的女人,这是梁家人在遇难的时候,通过通讯鹤,报给城内的梁家人。

谁干的,这还用问吗?

陈太忠都能冒充六级的游仙,冒充不了一个女人?更别说是蒙面的女人了。

就在城主府一片沉寂的时候,周德震笑了,是阴森森的冷笑,“嘿,总有人以为不关自己的事,梁家被他杀了两次……追杀过他的人,他一个都不会放过。”

若论跟陈太忠的仇恨,周家是最深的,梁家也不浅,陶褚两家只是遵守约定,派出战力缉拿扰乱秩序者。

周德震此语指出:梁家这种得罪陈太忠不算太狠的,都能被灭庄两次,你陶褚两家也是派人出来了,真以为自己会幸免?

更别说,陶褚两家在前一阵,已经各折了一个灵仙。

陶欣然最是老奸巨猾,他看向南特,“我们是响应城主的号召,凭你周家还没这个号召力……城主会给我们一个交待的。”

周家式微,连祖祠都被砸了,三个供奉也死了,他无须再留什么情面。

南城主沉着脸,一言不发。

“告辞了,”就在这时,褚弄影站了起来,她对着在场的人拱一拱手,“接下来的战斗,不要算我褚家,我要回褚家寨,同族人共患难。”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