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仙》 陈风笑 著
第一百一十六章 二破梁家

不好意思是一回事,下手杀人就是另一回事了。

梁家的护庄大阵被人夺了,现在根本就跟野外宿营没两样,可是梁家人偏偏要在这里生存下去——到别人的地盘,人家得答应啊。

按说无须陈太忠动手,王艳艳这个九级游仙就足够了,梁家灾劫之后,庄子被蹂躏得不成样子,在这里居住的,也不过七八十人。

看到一蒙面女修冲过来,梁家庄的警报瞬间响起,九个青壮年组成的战阵迎了上来,打头的正是梁明伦。

他一眼就发现,看不穿对方的修为,于是一阵头大,高声大喊,“贵客请止步,梁家庄刚遭受奸人袭击,无以待客,如有需求,敬请开口,梁家会尽量满足您的要求。”

如果对方只是想借着梁家式微的机会,不怀好意地来打秋风,他倒不介意在一定程度上出点血,前提是——对方不要太过分。

“你给我去死吧,”王艳艳挥着长枪就杀了过来。

“杀,”梁明伦见不能善了,指挥着战阵迎了上去。

陈太忠远远地看着,猛地觉得有点不对。

别看这战阵都是一帮五六级的游仙组成——还有一个七级和一个八级,居然在瞬间就将王艳艳围困起来,她的护体灵光,也是急剧地黯淡了下去。

事实上,这是梁家的最强手段,偷学来的战阵,这九个人组成的阵势,足以困住初阶灵仙,灵仙之下,分分钟就要灰飞烟灭。

但是风黄界铁律,这种战阵不允许出现在家族中,一旦传出去,就是灭族的结果,没有半分商量的余地,所以梁家人只能偷偷地习练,不到生死存亡之际,根本不敢拿出来。

也就是梁家现在式微到濒临解体了,不用战阵根本护不住庄子,于是才破釜沉舟,一定要留下这个蒙面女人。

“这阵势有点意思啊,”陈太忠叹口气,就想摸出长枪出击,“这个财迷。”

就像听到了他的话一样,王艳艳抬手打出两道火球灵符,然后也用起了聚气缩地的步子,一下脱出阵外,想也不想,又是两道小剑灵符发出,直接将七级和八级游仙打成了筛子。

要不说修行要讲法侣财地,真是一点不假,王艳艳灵符多,这是有财;有精妙的步法,这是有法,所以终于脱出了战阵。

饶是如此,她的一身灵力也消耗得差不多了,她往身上再拍一张金刚灵符,抓出一把回气丸塞进了嘴里。

剩下的七个人,都是五六级的中阶游仙,她站在那里任他们打,也是不破防的,根本无所谓。

七个人分出一个人去报警,另外六个人围着她一阵狂轰滥炸,但是没用,真的不破防。

王艳艳灵气恢复了一少半之后,就提起长枪,将面前的人一一斩杀,又向村子里冲去。

偌大一个村子,竟然被她一个人斩尽杀绝,最后的时候,蒙面的拔刀也跟了进去,她虽然年纪尚小,但也是四级游仙,斩杀那些幼童,真的是毫不手软。

陈太忠则是在庄子外,斩杀了两个试图逃走的家伙。

梁家庄再次被血洗。

不过对此,三人都没有什么心理负担,陈太忠是心硬,拔刀则是刚受了家族子弟的气,至于王艳艳,那不用说,她在梁家庄吃得苦太大了——连面容都被毁了。

所以一向财迷的她,竟然拼出去使用灵符,也要亲手斩杀梁家族人,然而战后,她又有点后悔,“啧,最后的金刚灵符,换成高阶法符就行了,啧啧……太浪费了。”

这一次收集的储物袋,就有点少了,总共才七个,可见梁家窘迫到了什么地步。

不过两个女人还是兴致勃勃地翻检着储物袋,刀疤更是挑了一个二十立方左右的储物袋,丢给了拔刀,“看你也不富裕,给你一个。”

陈太忠则是去了梁家庄的阵法中心,想看一看上一次羊头人是怎么把阵法带走的,然而看了好一阵,终是不得其所。

撤出庄子,三人疾走一阵,陈太忠才发问,“刚才那个阵势……很有点意思啊。”

“那是战阵,”两个蒙面的女人齐齐发话。

原来这是风黄界官府和宗派才能拥有的阵法,比如说青石城城主南特,就拥有三十六名战兵,不过这战兵不是随便能用的,想要使用,需要积州郡郡守首肯。

而宗派中,称宗称门的,可以拥有战阵,称派的不许拥有——严格来说,称门的都不允许有战阵,起码称门之间的战争,不得出现战阵。

考察这个战阵最严格的,是官府的力量,这也是官府抵抗宗派的终极武器,是他们统治风黄界的倚仗。

宗派在这一方面,要差一些,高阶修者再多,挡不住战阵冲击,或者有那修为奇高的可以保命,但是宗门都没了,还说什么?

然而,宗门还不能一点战阵都没有,一旦遇到跨界战争,宗门弟子也是很强的一股战力,所以称宗的门派可以拥有部分战阵。

不过戏法人人会变,称宗的门派为下面称门的门派撑腰,说我们派出宗中战阵,帮附属门派守护,所以称门的门派,偶尔也会出现战阵。

至于家族,那是绝对不允许有战阵的,不管是普通家族还是称号家族,甚至封号家族,都不许有战阵。

偷偷修习战阵的家族或者有,但是没谁敢拿出来用,一旦被人发现,那是铁铁地族诛。

陈太忠对这些规则不太了解,可风黄界土著,尤其是王艳艳这个浪迹江湖的散修,对此是相当清楚的。

他听完之后,感触也是颇深,“踩线的人真不少。”

“为了发展和扩张,家族和宗门没少干各种龌龊事,”刀疤对此颇有些不耻。

“但是这些家族和宗门的底蕴,也不可小看啊,”陈太忠若有所思地点点头。

一个破败到如此地步的梁家,居然还能拿出战阵,若不是刀疤财大气粗,又有奇妙步法,足以被对方留下。

“我就希望您升到……”王艳艳话说到一半,侧头看一眼拔刀,情知此女还不知主人的真实境界,于是硬生生地改口,“我就希望您再升一级,再来报仇。”

“是啊,”难得地,拔刀也会点头附和,“九级游仙对我来说很高,您战力也强,但是对抗整个青石城,还是差了不少。”

“对了,拔刀你可以回家了,”陈太忠做出了决定,“接下来的事,你掺乎不起。”

“掺乎不起,我可以藏起来啊,”蒙面少女一听就急了,“我还要跟你闯荡整个风黄界呢。”

“跟我闯荡,你是实打实的累赘,”陈太忠断然拒绝,“刀疤都是累赘,何况是你?”

王艳艳却是不以“累赘”为耻,而是笑眯眯地劝她,“行了,回吧,你要是不敢一个人走,我把你送到城外。”

“我还要帮你认周家的人呢,”拔刀马上表示,自己还有存在的价值。

“不用你认了,我已经有法子了,”陈太忠摇摇头,“我过的是刀头喋血的日子,不想让你因我而受累……得了你的建议,给你十个上灵和一个储物袋,咱们算两清了。”

“我在青石城,也是担惊受怕,”蒙面少女心里真是不甘。

“等你灵仙高阶了,可以去找我,”陈太忠信口许诺,其实还是骗她离开的意思——青石城那么多家族,也没见个高阶灵仙,你一个小小的散修,累死你也修习不到那个阶位。

“一言为定,”拔刀坚定地点点头,又冲王艳艳一伸手,“刀疤姐再给我五块上灵,我修到高阶灵仙,就去找你们。”

“我们的灵石是刮大风逮住的?”王艳艳气得嘟囔一句,她是善财难舍,不过能赶走这个缠人的小丫头,五块上灵也无所谓,“老大你怎么看?”

“有志气是好事,”陈太忠一摆手,“再给她五块上灵,把她送到城门附近。”

“我去哪儿找您?”王艳艳看他一眼。

“老地方等我,”陈太忠轻描淡写地回答,“你们一走,我就要对周家下手了。”

周家现在哪里还用得着他下手?周德震气得已经快疯掉了。

周家堡遭受攻击十几分钟之后,他就收到了告警的通讯鹤,因为最近在调查杀掉周家的两个凶手,他不敢和周载元直接赶往周家——半路被人埋伏了,就划不来了。

反正陈太忠只有一人,而周家有三个供奉,各有绝招,那弟兄俩不说,只说将嬷嬷,战兽合体之后,他也未必是她的对手。

这三人齐出,可能未必杀得了陈太忠,但是将此人赶走,那是一点问题都没有。

不过这是平民对家族的屠戮,又是上次的手尾没有收好,周德震于是来城主府告状,要南特子爵主持公道。

孰料南城主不在府内——这个抠脚的子爵,整天就是乱跑,对政务非常不热心。

等周家人在一家功法商店找到南特的时候,周家堡传来了噩耗:三个灵仙供奉,统统死在了陈太忠手里。

这真是晴天一个霹雳,连南城主都震惊了,“我艹,你们确定他是游仙九级?”

“他正在我家祖祠折腾呢,”周德震真是心急如焚,“恳请城主大人尽快出兵,镇压这无法无天的散修!”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