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仙》 陈风笑 著
第一百一十五章 破周祠

战熊合体的将嬷嬷,防护是惊人的强,陈太忠用了足足的三刀,才将她的头颅斩下。

这时,围观的人早就看傻眼了,有人见状继续扑了上来,更多的人,则是四散而逃。

周青衮看到这一幕,也知道现在的陈太忠,已经不是他能抵挡的了,想当初他七级的时候,对方才五级,都能打得他毫无还手之力。

将近一年过去,他晋阶八级了,这是很值得骄傲的……三十岁以前晋阶八级,在青石城的历史上,也排得上字号。

但是那个曾经的五级游仙,居然已经九级了!

人和人,真的不能比。

这也是他还不知道,陈太忠其实已经是灵仙二级,要不然,他吐血的心思都有了。

侍卫没命地拽着他走,“少爷,周家的未来,就在你身上……千万不要意气用事。”

“我能跟他比晋阶速度吗?”周青衮面色惨白,指着不远处大开杀戒的陈太忠,睚眦欲裂地发问。

“他注定会死于非命的,”侍卫苦笑,“忍一忍……您是你周家千年一遇的修炼天才,不能就这么夭折了啊。”

“我最喜欢扼杀天才了,”陈太忠身子一晃,不知怎么地,就出现在了周青衮的面前,微笑着颔首,“你的命,我收了。”

“少爷快走,”侍卫大叫一声,激发了手里的灵符——这也是个强九级,根本连出招的心思都没有,直接激发灵符。

“死吧,”陈太忠一刀将其砍做两段,再一刀,又将周青衮的人头砍掉,然后不屑地哼一声,“一年才升一级,这种废柴……也敢号称天才?”

周青衮在死前,听到这样的评价,真是眼珠子都要冒出火来了,但是他再不服气,也只剩下了一个人头,想要说话都不能,只能张着两眼,目光渐渐变得茫然,变得暗淡。

陈太忠也不是担心周青衮会成长到什么地步,他心里的那份傲气,根本不怕任何人,不过这周老五既然率人围攻他,他绝对不会放过。

至于说最喜欢扼杀天才什么的说法,只不过是想给周家添堵罢了。

他杀了一阵之后,只觉得身边的人越来越少,索性又抓一把回气丸塞进嘴里,直奔周家祖祠而去。

周家祖祠是初阶防御灵阵,他两刀就破了开去,冲进去之后就是一通乱砸。

就在他在祖祠大肆破坏的时候,周家人有人上前阻挡,但是更多的人,是夺路而逃。

后来陈太忠才知道,人家是在转移家族的藏宝库。

祖宗固然可敬,但是,保存现有资源也很重要。

家族是强调尊严的,但也强调现实。

待陈太忠走出祖祠之后,偌大的周家堡,已经见不到几个人,时不时还有老翁或者老妪拿着兵器冲过来,他就直接一枪枭首。

周家堡是被他欺负得很惨,但是被周家堡欺负的散修,又到哪里说理去?

周家堡的高阶防御灵阵,他想收来着,就像羊头人做的那样,但是……他对阵法确实一窍不通,恼怒之下,他取出阵盘上的灵石,将阵盘斩个稀烂。

然后他在每家都丢几个燃烧弹,在熊熊火光中,他走出了周家堡。

他走得并不快,他身后燃烧着的火焰,让他的形象显得有一点矮小,但是他浑身冒出的血气和杀气,让任何看到这一幕的人,为之侧目。

一路走来,他杀了几个不长眼的——想暗暗跟随他,那就要有死的觉悟。

走出周家堡十余里之后,他直接隐身,令许多远远缀着的主儿徒呼奈何。

周家堡一战,他损耗了海量的灵气,就算是有回气丸,也不过是能勉力支持他战斗罢了,至于说灵气的温养,起码要一天才能恢复过来。

于是他来到了跟刀疤约好的地方,梁家庄附近的山上。

刀疤和拔刀早就在这里等着了,她俩放了周家的求救焰火之后,转身就跑,根本没经过什么战斗,显得神完气足。

陈太忠点点头,也不问她俩什么,直接拿出了中阶聚灵阵。

“陈大人,我看到周家堡方向着火了,”拔刀是小女娃娃,忍不住要发问。

“我烧的,”陈太忠很随意地回答,他慢吞吞地盘坐在地,才要打坐,却又想起一件事情来,“我说你是什么消息来源?周家堡里还有三个灵仙供奉,你怎么不说?”

“拔刀,我需要你解释,”王艳艳肩头微微一抖,将藏弓拿在手中,冷冷地发话。

“供奉的事儿,我就真不知道了啊,”少女先是一怔,然后挺委屈地回答,“谁家请供奉,会跟别人说啊?”

“你这个狗仔队,不太称职,”陈太忠其实无意追究她,只是随口一问而已。

“那三个灵仙呢?”王艳艳却是紧张得很,虽然自家主人回来了,但是这并不代表,事情就过去了,要知道,灵仙的手段,可是远远超出游仙。

“都被我杀了,喏,这是他们的储物袋,”陈太忠一抬手,将背后的包裹丢下来,里面有好几百个储物袋,“那三个青色的,就是他们三个的,两个二级一个三级。”

“我都说了,让你晋阶之后再来,”王艳艳抬手一指他,大声嚷嚷,“你非不听!”

刀疤一直希望,主人能在晋阶三级灵仙的时候,再来复仇。

这不是她小看陈太忠的能力,单纯按战斗力讲的话,陈太忠一级灵仙的时候,就可以复仇了——一级灵仙的陈太忠,能追得四级的欧阳家老祖四处乱跑。

但是想灭别人家族,势必会引发巨大的抵抗……敢称家族的,谁家没点后手和底牌?

陈太忠也是这么认为,所以才决定,升到二级灵仙,再来复仇,而刀疤希望他升到三级,再考虑这些。

“都已经被我杀了,周家堡都已经被我烧了,你还要怎么样?”陈太忠也火了,于是有意刺她,“你还要我带你去……带你去,就是个累赘!亏得没带你!”

“你……”刀疤怔怔地看他一阵,不多时,泪水就充盈了眼眶,“我只是担心你。”

“你担心好自己就行了,”陈太忠一摆手,心中有莫名其妙的烦躁。

他是最见不得人哭的,哭是软弱的表现,他绝对是鄙视的,但是有时候,会让他心烦意乱,于是他转移话题,“有个三级灵仙,会战熊合体……你怎么看?”

若不是有拔刀在场,他就直接问了——这是不是你们驭兽门的功法。

“嘿,她的功法,于我何干?”刀疤的嘴角扯动一下,“我对战兽合体,一点都不了解。”

“哦,”陈太忠点点头,他看得出来,她有些言不由衷,不过他也是无所谓的,“行了,你们走吧,我歇息一阵,还要再去找周家的麻烦。”

“那梁家的麻烦呢?”刀疤指一指山下,她对梁家的怨念,是深入骨髓的——当初她就是被关在梁家的水牢里的。

“屁大的地方,能杀他们一次,就能杀他们两次,”陈太忠不以为意地回答,“给我一天时间,我需要恢复灵气。”

“拔刀,这一天你要乖乖的哦,”王艳艳看身边的少女一眼,“我们不白用你,十块上灵……但是你得能活着挣到。”

“十块上灵,给我哥吧,”拔刀丝毫没有感觉到,自己的处境已经很危险了,少女情怀总是诗,她一脸的憧憬,“我更愿意陪着陈大人,在风黄界四处漂泊,留下我俩的传说。”

“很可能,你会埋骨在一个不知名的角落,”王艳艳的手指下意识地动一动,但是她还面带微笑,“跟着他,你太危险了。”

“我不怕危险,”少女的脸上,满是坚定。

我会告诉你,我就很想干掉你吗?王艳艳无奈地揉一揉额头,“好吧,女孩儿该有自己的梦想,但是,不能有不切合实际的梦想……首先呢,咱俩不能成为他的负担。”

一天一夜之后,陈太忠从打坐中醒来,他站起身子来,“感觉好多了。”

他真的恢复了,甚至,因为在周家堡里,找回了昔日那种睥睨天下的气势,他觉得……隐隐有冲击灵仙三级的冲动。

当然,冲动也只是冲动,他是活在现实当中的,收功起身之后,他掣出长枪,对着山下一指,“这个家族……应该消失了。”

这只是很普通的一句话,但是若干年后,成为一句经典的灭门宣言,“就像陈太忠说的那样,我宣布……你这个家族,应该消失了。”

传出这句话的是拔刀,不是刀疤。

以后的事情,现在说就有点早了,陈太忠打坐了一天一夜之后,打算灭了这个小家族,“先热热身。”

王艳艳长枪一抖,率先就冲了下去,“我想灭这个家族,已经很久了。”

而此刻的梁家,正在晨练,前些日子的大灾劫过后,梁家庄仅剩的,就是一个八级的游仙梁明伦了,当时他是城内的战力,现在城外庇护族人。

还有一个六级的游仙,在操练梁家的小屁孩儿,“跟着我一起念……苦不苦,想想梁家封号祖;累不累,舍命杀死陈太岁。”

这陈太岁,不会是说我吧?陈太忠心里,居然隐隐觉得有点不好意思。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