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仙》 陈风笑 著
第一百一十四章 供奉

在别人家里疯狂屠杀,以陈太忠的心硬,杀得多了,都有一点微微的不适。

但是见到周青衮,他心里那点不适,登时就不见了去向——当初他五级游仙,可是被一大堆七级、八级甚至九级的游仙,围着追杀。

亏得庾无颜及时出现,如若不然,他真有陨落的危险——庾无颜就一直认为,自己的出手,救了陈太忠一马。

陈太忠当然不肯承认自己可能陨落,他认为干掉那个破坏他隐身术的家伙,当时还是很有可能脱身的,然而他心里也隐隐觉得……是有那么一点危险。

正是因为如此,他才非常慷慨地把《燎原枪法》给了庾无颜。

总之,见到周青衮之后,他手上的枪,越发地使得快了,空气中的血腥味儿,越来越重。

正在他疯狂屠戮之际,只觉得身子一振,几道势大力沉的攻击,重重地击到他身上,他侧头一看,却陡然发现,不远处,三个灵仙正操控着灵符,对他攻击。

刚才攻击他的人中,就有人祭出了灵符,不过游仙级别的修者,能祭起的也不过是初阶灵符,打到小塔身上,起不到什么作用。

但是灵仙祭起的灵符,那就不一样了,攻击陈太忠的灵符中,居然有中阶灵符。

他猝不及防之下,吃了个暗亏,心中禁不住暗惊:我擦,周家还有这么多灵仙?

“三大供奉终于赶来了,”有人终于长出一口气——陈太忠实在太猛了。

大家为了保护家族,奋不顾身地冲上来,但是眼睁睁地看着族人被轻描淡写地一枪杀死——甚至还有一枪杀死两个的时候,那种惨烈,谁不害怕?

“一定要弄死他,”有人大声喊叫,声音里是掩饰不住的刻骨仇恨。

陈太忠的心情很不好,周家的供奉,级别也太高了一点吧?

这三人里,有两个干瘦的老头,相貌一模一样,一看就是双生兄弟,都是灵仙二级,另一个是中年妇人,瞎了一只眼,她的级别,陈太忠甚至感受不到。

当然,这是他没有使出探查术来,此地为战场,人多且战况惨烈,他分裂点神识出来,也不知道会飘到哪里,而且他真的以为,周家就没灵仙了。

反正这女人,起码是灵仙三级。

“真出息啊,”陈太忠见身边的围攻者纷纷退下,嘴角泛起一丝冷笑,“三个灵仙,围攻我这小小的九级游仙……还要不要脸?”

“那你屠杀无辜的周氏族人,要不要脸呢?”中年女人冷着脸,阴森森地发问。

说话间,三个灵仙就呈三角形,将陈太忠包围在了中间。

“是他们要围攻我,”陈太忠大喇喇地发话,顺手在自己身上拍一张中阶金刚灵符,“我一个小小的九级游仙,不杀他们,等着他们杀我?”

“你是不是九级游仙,自己心里清楚,”独眼女人的脸色阴得吓人,她沉声发话,“你闯进别人家杀人,别人不该围攻你?”

“他们就是不该围攻我,应该伸长脖子等着我杀,”陈太忠笑眯眯地回答,顺便丢一把回气丸进嘴里,“家族狗……这就是原罪啊。”

围观的周家人听着,好悬没喷出一口血去,禁不住破口大骂:“你混蛋,”“你找死,”“卑贱的散修”……

往日他们都是如此说散修的,现在被低贱的散修这么反过来说,真正的是可忍孰不可忍。

“你现在退出周家堡,我将岸可以放你一马,”独眼女人倒是没有生气,只是面无表情地发话,然后抬手一指堡门方向,“我的责任是护卫周家,只要你退出去,我们三个供奉就不再出手……我好说话,你也别砸我饭碗。”

这条件提得真是匪夷所思,在场的人都愣住了,好半天才有人大喊一声,“将嬷嬷,你不能这样啊。”

这一嗓子,登时引炸了周家人的情绪,“将嬷嬷,亏得周家供奉你这么多年,你这不是吃里扒外吗?”

“切,姓将的本来也不过就是个散修,散修真的是天生贱种!”

“将嬷嬷,凶手必须死!”周青衮也声嘶力竭呐喊着。

将岸根本不听他们的,只是淡淡地看着陈太忠,“给你十息时间,现在退还来得及。”

她是在场的人里,最了解陈太忠潜力的,别看只是九级游仙,她的直觉可以断定,这是比周德震还恐怖的存在。

而且在周家堡里厮杀,会带给周家人太多的危险,所以她才想先把对方诳出堡去。

至于说出堡她就不计较,这话也可以说是真的,她知道自己根本不是这年轻人的对手,反正她这个供奉,当时谈好就是——周家面临生死存亡之际,她才会出手。

对方若是肯离开,周家堡的围就解了,周家人不能强行命令她干什么——若是周德震在,周家人还能玩个不讲理,但是周家堡现在战力最强大的三个灵仙,全是供奉。

“我也给你三息时间,现在离开,还来得及,我不杀你,”陈太忠收起长枪,掣出一柄长刀来,“我开始计数了……三!”

三字还在嘴边绕着,他的脚轻飘飘迈出一步,眨眼就脱出了三人的包围圈。

正是他新学到的功法,《缩地踏云》第一层——聚气缩地!

给个傻子都想得到,对方为啥会说这么多,无非就是拖延时间罢了,正好他也想拖延时间,恢复一点灵气——祭起小塔,需要不少的灵气。

正是因为要考虑灵气消耗,他选择了用枪屠戮周家人,而不是更凌厉的无名刀法,那刀法更费灵气——哪怕他已经晋阶为二级灵仙。

但是面对两个二级灵仙加一个三级以上的灵仙,以及数不胜数的八九级游仙,他若是再有保留,那就是对自己小命的不负责任了。

脱身之后,他想也不想,再次聚气缩地,转移到那孪生兄弟身后,一刀就斩了过去。

江湖传言,这种孪生兄弟,都有合击技法的,干掉再说。

有的时候,传言还真的未必是传言,这兄弟俩还真有合击技巧,因为是一母同胞,一个是水属性半点火属性皆无,一个是火属性半点水属性皆无。

这兄弟俩所使的水火法术,都是精纯无比,又得了一门残缺的中古功法,正合他俩使用。

兄弟俩是水火系出同源——一个娘生出来的,两人联手,水系火系法术攻击同一个目标,那结果就是……“砰”!

没错,就是爆炸。

尤其在晋阶灵仙之后,两人联手,术法不断发出,最强可以连续引发九次爆炸,一次比一次威力大,知情人将其称作“水火九重天”。

面对陈太忠这罕见的强横对手,两人自然也做好了发大招的准备,不成想那货前一刻还好端端地说话,下一刻就冲出了包围圈,兄弟俩有一点微微的失神。

大招已经准备好了,随时都可以发出来,只需要配合将嬷嬷的攻击,就可以达到最好的效果,但是这个时候,人家居然冲出了包围圈!

这时候发大招,其实也可以,但是这兄弟俩的招数,威力太过强大,能不能炸死陈太忠倒还是两说,但是陈太忠身后的周家子弟,定然要葬送不少。

这可是有违他们的初衷。

须知他们接受周家供奉的时候,就已经谈好了,只负责护卫家族,不问外事——非封号家族,不能设护法,但是他们名为供奉,实为护法。

周家堡跟入侵的外敌乒乒乓乓打了好一阵,血流成河了,他们三个才从闭关的地方出来,就可以想见他们平日里是怎样行事的。

而周家也乐得如此,周族自身的顶尖战力并不少,雪藏几个供奉,也能应对万一的不测情况。

然而,这三人既然是护法,就不能随便对周家子弟下手,对自己人都要下手,还护个什么法?

就这一迟疑,陈太忠已经欺近,手起刀落,直接将其中一人砍做两段,反手又是一刀,直接枭首。

陈某人才没兴趣品尝对方可能的大招,先下手为强方是正理。

“哥!”另一个枯瘦老头见状,凄厉地大喊一声,然后红着眼睛,抖手打过九个大火球,“小贼无耻,竟然偷袭……我跟你拼了。”

“你们偷袭我的时候,也没觉得不好意思不是?”陈太忠笑一声,又轻飘飘地迈一步,抖手一刀砍过去,“合着道理都在你们嘴里?”

这哥俩身上都是加持了中阶防护灵符的,就这么被陈太忠轻松两刀干掉了,不知情的人也就罢了,知道的人,只觉得浑身冰凉——这得有高阶灵仙的战力吧?

将嬷嬷呆愣愣地看着他,任由他捡拾那兄弟二人的储物袋,过了大约五秒钟,她才尖叫一声,“这是道平的步法……道平是死在你手里的?”

“你暗恋他很久了?”陈太忠斜睥她一眼,“不过……我真不知道你说的是谁,区区的三级灵仙,你吃我一刀吧。”

有这段时间,他已经试探出了对方的修为。

“战熊合体!”独眼女人厉喝一声,身边陡然多出一头青熊的虚影,蓦地投入了她的身体。

驭兽门?陈太忠也微微一怔,不过他本就不是性格拘束的人,别说跟刀疤可能有那么一点渊源,就算是刀疤的亲生父母在场,敢要拦他,他也是一刀砍过去。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