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仙》 陈风笑 著
第一百一十三章 拔刀

那个被称作拔刀的少女,对周家果然不是一般的了解。

城内周家的位子、大致布局、门卫、执事、总管这些,她都熟,甚至周家内宅的八卦,她都知道不少。

“你这很有点狗仔队的潜质啊,”陈太忠禁不住嘀咕一句。

“嗯?”拔刀看他一眼,心知这是下界的语言,也就懒得问了,不过她还是猜出了一点,于是解释说,“关键是周族在青石很蛮横,我们做散修的,一定要了解他们动向,才能更好地保护自己。”

就这你也算是八卦的,陈太忠懒得跟她计较,“既然周德震和周载元都在青石城,看来得进城杀这俩了……城内周宅有什么规格的防护?”

周载元是周家载字辈的第一个灵仙,那个被庾无颜杀死的九级剑修周载远,也是载字辈的,这两人不是一人。

周载元是整个周家载字辈的长男,因为是庶出——事实上只是一个婢女所生,曾经叫周元,后来表现出了惊人的天赋,周家才把他纳入载字辈中。

此人天赋着实了得,六十岁就晋阶灵仙,七十九岁灵仙二级,现在九十七岁,已经隐隐有冲灵仙三级的趋势了。

不过还是那句话,起得早不一定身体好,想那周道平,也是九十八岁晋阶灵仙三级,一百八十岁的时候,还是灵仙三级,冲四级都无望。

当然,不管怎么说,这是周家载字辈的第一人,还处于强烈上升的势头当中。

若说干掉周德震,就是毁了周家现在的局面,那么,杀了周载元,就是毁掉了周家的未来。

陈太忠肯定是两个都要干掉,杀掉这俩,再灭周家满族。

“周家在城内……好像也就是一个初阶的防御灵阵,”拔刀对此不是很肯定,不过她也有自己的说法,“青石是子爵城,不得在城内建设超过本级初阶的阵法。”

这就是风黄界的管理规定了,有其说法在里面,陈太忠买来的那些说明里,没这些东西。

以周家为例,只是一个普通的家族,人口逾万修者数千,这样的家族,不可能挤在一个子爵城市里,大多数人要住在城外,而且家族的根基,肯定也是在城外。

根基在城外,把城里的防御级别搞那么高,是要干什么?是想干什么?

所以城里的防御阵法,就只能是你这个家族级别的初级防御阵法,再高了,你若作奸犯科,城主拿不下你,那就成天大的笑话了。

不过青石若是伯爵城,周家可以构建中阶防御灵阵——在天仙级别的伯爵眼里,中阶灵阵和初阶灵阵,有区别吗?

而称号家族在伯爵城里,也最多只能构建初阶宝阵。

若青石是大公城,周家就可以构建高阶防御灵阵,不过……普通家族进大公城,基本上是找虐的节奏,一旦有事,初阶宝阵也会被人虐。

对于拔刀的说法,刀疤表示出一些不屑,“超出标准的防御阵,我见得多了。”

“南城主这个人,看着好说话,一般人还是不敢惹的,”拔刀跟她对上了——两人外号就相克着呢。

“我们问这么细,是想进城报仇,”王艳艳冲陈太忠努一下嘴,“他进得了城吗?”

“这个……他估计还真进不了城,有门禁呢,”拔刀先是眉头一皱,然后恍然大悟地点头。

风黄界的每一座城池,都是有其功效的,抵御外来攻击是其一,其二便是保护城内居民的安全,这其中,就涉及到防止祸害进城。

有正当身份的人进城,缴纳灵石即可——本地人连灵石都能省了,但是没有正当身份,就要防着各种检查了。

陈太忠被取消身份,这是个很严重的问题,想当初他刚飞升,就要经过飞升池的验证,证明他是真正飞升上来的,而不是某些没有身份牌的游仙,想借此洗白。

仅仅取消身份,这还并不打紧,陈太忠有隐身术,进入青石不成问题。

要紧的是,城池还有门禁,门禁会主动分辨异族气息,以及一些被通缉者的气息。

陈太忠犯的事儿,说大不大,不至于整个风黄界都通缉,但是说小也不小,青石城的门禁里,肯定是有他的信息。

这种情况,他就算隐身,都进不了青石城——很有可能会被逼得直接现身。

不过门禁的信息,也是常更新的,有些确认已经伏法的凶徒,信息就会被撤掉。

王艳艳也真不明白这个,听她这么说,就又发问,“不是你们都认为,陈太忠已经死了吗?他的信息,也该从门禁里删除了吧?”

“青石城的规矩,死不见尸的话,还要保留十年,”拔刀得意地回答,这是青石城的特色,做为本地土著,她的优势就在这里。

“说了半天,我还是进不了青石,”陈太忠心里这个恼火。

他此来是灭周家的,但是最重要的,是要搞掉周家仅剩的两个灵仙,不搞掉这俩灵仙,就算任务失败。

“咱们可以把周家人引出来,”刀疤认真地建议,顺便挑衅地看一眼拔刀,“她的辨识人的能力,倒是还能用一下……其他的就算了。”

“我本来就想引他们出来呢,”陈太忠想到自己进不了青石城,火气有点大,“那货要放求救的烟火,我其实就等着他放,被你一箭射死了。”

他说的还是刚才周青才一伙人里,有人要放烟火的事儿。

“你现在放也来得及嘛,”王艳艳觉得自己没做错,“各家求救的烟火都不一样,咱们找个地方埋伏,放出烟火来,袭杀他们。”

“其实……”拔刀听她这么说,又有一点不服气,所以她怯生生地看她一眼。

“你说,”陈太忠有点不耐烦。

“其实咱们可以偷袭周家堡啊,周家大部分的精华在那里,”拔刀小心翼翼地建议,“偷袭了那里,周家就没有未来了。”

“周家堡……”陈太忠拉长了声音,他其实不是特别喜欢杀戮妇孺,如果可以的话,他宁愿先干掉对方的顶尖战力,“那里是什么级别的防御阵?”

“周家堡全堡是高阶防御灵阵,是北域郑家送来的聘礼,”拔刀真的不愧是八卦王,居然连这个都知道,“不过这个防御阵,他们一般不舍得开,而且,一旦混进去了……这个防御阵也就无所谓了,它防外不防内。”

“你这倒是啥都知道啊,”陈太忠讶异地看她一眼。

“我有特殊渠道,”拔刀正色回答,“要不是陈大人您问,我不会跟别人说。”

“既然这样,那我一客不烦二主了,”陈太忠直接发问,“周家的祖祠,是个什么样的防御阵法?”

“初阶防御灵阵,”拔刀很肯定地回答。

“刀疤,拿十个上灵给她,”陈太忠信口发话,现在刀疤不但是他的仆人,也是他的总管,极品灵石都是他在保管,但是大部分的上中下灵,他都给了刀疤。

王艳艳拿出十个灵石,在手里一抛一抛,斜睥着拔刀发话,“你觉得这几句话,值十个上灵吗?”

她非常不喜欢这个小丫头,这种不喜欢溢于言表。

“进入周家堡,其实不是很难,”拔刀能体会到她的不喜欢,所以她只能尽力表现出自己的价值——事实上,她只需要让陈太忠高兴即可。

“周家堡的门禁,只认牌,”她认真地建议,“如果陈大人您拿了身份牌,就像昨天周青才的身份牌,完全可以隐身进门……我知道您会隐身。”

“这真是个好主意,”陈太忠点点头,竖起一个大拇指来。

然后他就把行动规划好了,先是让王艳艳在这里放出一个求救焰火,他自己则是隐身冲着周家堡而去。

周家堡里的防范,真的疏松,外面子弟有告警,就又出去一部分人,陈太忠进了周家堡,直接现身,然后一阵狂杀,直杀得周家堡上蹿下跳。

“陈太忠来了!”“陈太忠没死!”无数人大喊。

旋即,一队一队的修者赶来,将来犯之敌团团围住。

陈太忠却是如虎入羊群一般,玲珑小塔护身,一杆大枪矫若游龙,真正的挡者披靡。

除了各种兵器、法器,还有无数的法符、灵符砸向他,但是他仅仅靠着小塔的防御,就在狂风骤雨一般的攻击下,岿然不动。

手上的大枪,则是掀起了血雨腥风,枪下无一合之敌,残肢断臂不住地抛洒出来。

“这就是阶位的优势啊,”陈太忠感受着躯体内蓬勃的战意,听着别人惶恐或者声嘶力竭的呐喊,嘴角露出一丝淡淡的微笑,“有实力的感觉……真好!”

但是他嘴角的笑意,看到别人眼里,那就是赤裸裸的嘲讽,一个本在战场外的年轻人见状,再也按捺不住胸中的怒火,“陈太忠……纳命来!”

此人不是别人,正是周家五公子周青衮,当初围堵陈太忠,就是此人负责的。

现在他已经由七级游仙,晋阶为了八级游仙,是周家年轻一代当之无愧的第一人。

“五公子,不能去啊,”旁边有人死死地拽住他,正是他的侍卫周旺,“陈太忠已经是九级游仙了!”

“放开我,”周青才红着眼,大声厉喝。

“我擦,你当初追杀我,追杀得很爽嘛,”陈太忠在众人的围攻中,发现了这一幕,嘴角泛起一丝冷笑。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