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仙》 陈风笑 著
第一百一十一章 再返青石

不应该啊,陈太忠对王艳艳的修炼结果,表示非常地不理解。

他逼着刀疤学习缩地踏云,除了是为了她的安全起见,同时也是为了琢磨一下,为什么周道平使用这个技法,就那么损灵气呢?

实验证明,不正常的或者不是刀疤和周道平,而是他陈某人。

这个事实,并没有打击了陈太忠——毕竟他比别人强了,而不是差了。

他只有淡淡的遗憾:这就是没有系统的理论导致的,若我是宗门弟子,这些疑问,应该都可以找得到答案吧?

然而,散修的路,真的就这么难走吗?陈太忠倒是不信这个邪了。

他是个骄傲的人,于是索性心一横,咬牙闭了关,半月之后的一天夜里,小院上空灵潮涌动,灵气急剧地增加着。

正在修炼的王艳艳被惊动了,她站起身来,没好气地嘟囔一句,“动静小一点不行吗?”

这肯定是自家主人要晋阶了,她实在太清楚这一点了,少不得,她将幻阵级别调到最高,如此一来,就算有人心生好奇,想闯入也要掂量一下。

直到天明,灵气团散去,又过一阵,有人敲门,并且自报家门。

来的不是别人,正是签订契约的姜家人,八级游仙,王艳艳觉得终须给主家一点面子,于是打开门,沉着脸发问,“有事?”

“昨夜这里,有异常灵气波动,是怎么回事?”那中年人沉声发问,他级别不如对方,但他身后有姜家支持,代主人看管房子,自然也是不卑不亢。

“我家主人在修习一门功法,”王艳艳挡着大门,冷冷回答,“我们已经租下院子,还望非请勿入。”

“我要看一下,院落是否受到破坏,”中年人很坚决地回答。

“我们压一付一,多付了八百灵押金,”王艳艳不肯相让,“如有损坏,阁下可以扣除。”

“这一方院落,所值不止八百,”中年人面无表情地回答。

王艳艳还待不让,可是再想一想,也不欲多生事端,于是退一步,“只限前院,如敢踏入后院半步……生死自负!”

中年人前脚进门,后面跟着的两个九级游仙也要进,王艳艳手中长枪一抖,分袭两人,阴森森地发话,“想死吗?”

这两人是镇上的游仙,昨天夜里也感觉到了异动,今天就撺掇着姜家的管事前来调查,他们想跟着混进来——万一有什么好事儿呢?

但是这蒙面女人一出枪,法度森严气势逼人,以一对二不落下风,而且看起来,是真敢出枪的样子,于是对视一眼,“桃枝镇的邻居,过来关注一下不行吗?”

“擅入者死!”王艳艳寸步不让。

两人登时就僵在了那里,那八级游仙毕竟是端姜家饭碗的,也不好帮外人说话,在前院四下看一看,就又迈步向后院走去。

“站住!”王艳艳不见作势,一步就迈出三十多米,一抬手,枪尖指向中年人,阴森森地发话,“再前行一步,你死定了!”

这正是她才修炼成的“聚气缩地”,看着挺吓人,其实她体内的灵气也已经所剩无几。

可是这三位不明真相的人被吓到了,一时间也只能讪讪而返。

陈太忠是中午结束的闭关,这是同阶小晋级,不怎么影响他的状态。

对于早上的事情,他也心知肚明——当时刀疤要吃亏的话,他自是会挺身出去,而且他相信,刀疤也知道这一点。

闭关半月,他先是冲洗了一下,然后美美吃一顿,还喝了一小壶酒,庆贺自己晋阶。

酒足饭饱,他出声发话,“刀疤,收拾一下,去青石城。”

“等灵仙三级吧,我觉得二级还不是特别保险,”王艳艳怯生生地建议。

“有仇就要报,憋得久了,伤身,”陈太忠面无表情地回答。

于是两人在饭后就起身,至此,租这个院子,一共也没有两个月,可见王艳艳当初的判断,是相当准确的。

不过两人也没退了院子,此地虽然有小小麻烦,但还是相对清静,而且,他们交了一年的房租,退了也白退不是?

赶路的途中,王艳艳还劝说一句,“周家底蕴深厚,很可能邀来五级或者六级的灵仙,主人你要多多考虑。”

“邀请六级灵仙,周家也要出一大笔血了吧?”陈太忠微微一笑,“你放心,他们舍不得,你主人的敛气术,不是白给的……九级游仙总可以吧?”

他算得很细致,若是显出真实修为,周家没准还真邀请五级、六级的灵仙来帮忙,要知道他在八级游仙的时候,就曾经逃脱了六个灵仙的联手追杀。

当然,那六个灵仙也没有使出全力,不想近身围杀,只是远距离下手,某人近身搏杀的能力太过彪悍,大家有所忌惮。

他这次真的以二级灵仙的面目出现的话,青石城起码要邀请两个四级灵仙出面,才敢跟他打对台,他的越阶杀敌能力,真的太强悍了。

但是他若以游仙九级的面目出现,就要少很多关注,起码周家的四级灵仙周德震,估计会认为……拿下哥们儿很轻松吧?

刀疤皱着眉头想了好半天,才不情不愿地点点头,“也是,一年不到,游仙八级升九级,已经是很惊人的速度了。”

“渣的速度,一年时间,游仙八级升不到九级,不如撞死算了,”陈太忠很不屑地表示。

王艳艳嘴角情不自禁地抽动一下,主人你不要说得这么过分好不好?

她都游仙八级十年了,今年才是机缘巧合,进了九级,虽然知道主人在修炼上很妖孽,但是这话……让她情何以堪?

一路紧赶,两人在两天内抵达了青石城外,陈太忠扬一下下巴,“去吧,进城找个熟悉青石的人来……”

他的计划,是找个当地土著指点,先剿杀城外的周家族人,等周家暴跳如雷的时候,再自己宣战。

但是下一刻,前方就传来一阵争吵声,陈太忠摸出一副面具戴在脸上,“先过去看看,是怎么回事。”

这面具也是从密库里获得的,跟蒙面巾不同的是,可阻挡灵目术的扫视。

对陈太忠来说,这个效果很不错。

在风黄界里,判断对手情况,最有用的还是神识,一扫之下,什么都清楚,相貌也能有个轮廓,然而,真要透过面巾细看相貌,那要用灵目术才行。

两人很快赶到了现场,却看到三个人围着一个人在拳打脚踢,旁边站着俩人抱胸观看,还有一个瑟瑟发抖的少女。

“我让你杀了我的翼蛇!”一个肥胖的家伙,对着地上的人拳打脚踢,“你知道值多少钱吗?”

“青才老爷,那是我们从蛇谷诱出来的啊,”地上打滚的,是一个五级游仙,他一边翻滚,一边忍痛回答,“这真不是您的翼蛇。”

“还敢嘴硬,”肥胖的家伙冷哼一声,“不打你,你还真不老实!”

“你们周家这么横行霸道,早晚要遭报应的,”地上滚来滚去的汉子大声咒骂,“都已经死了两个灵仙,还这么狂!”

“看来你是知道内情了?”肥胖的家伙眼睛一眯,冷笑着发话。

周家折了两个灵仙,这是近来青石城传遍的事情,没有人不知道,但是他们偏偏不许人提及,谁敢说,那就是一顿暴打。

一边说,他一边看向旁边的少女,阴阴一笑,“这妞儿脸还行,身材不怎么样,不过……关了灯就一样了,给我带回去。”

“你们……你们眼里还有城主吗?”少女哆里哆嗦地威胁他们,很明显,她被吓坏了。

“南特吗?”肥胖的家伙冷冷一笑,“他算个球毛,有种你去告我啊。”

“我认得你们几个,周青才,周勇……”少女脸色越发地苍白,“你周家的人,我全都认识,只要我不死,就会去投诉你们。”

“哈哈,”周家几个人放声大笑,“那你得能活着不是?”

“哥几个挺热闹啊,”陈太忠听到这里,就不想再隐藏了,于是施施然走出来,“有谁要帮忙不?”

“滚尼玛的,”周家人破口大骂,“周家人办事……你带个面具就要装逼?”

“大人,我要帮忙,”那少女战战兢兢地发话,“恳请大人送我兄妹回城,必有厚报。”

你的厚报,我稀罕吗?陈太忠微微一笑,也懒得计较,“你说,你认识周家所有的人,是这样吗?”

少女忙不迭点头,“没错,全部都认识。”

“全部都认识,又怎么样呢?”肥胖的男人不屑地笑一声,“小子,你知道这青石城谁说了算吗?”

按说他不是个好脾气的,只不过对方的境界,他摸不清,也就不想招惹太多的麻烦。

“胖子,许久不见,你还是这点出息,”陈太忠缓缓地摘掉脸上的面具,似笑非笑地发话,“不作死就不会死,既然你找死,那你们统统都留下吧。”

他戴上面具,不过是不想被意外因素干扰,但是若有人能认识周家所有的人,暴露了,那也无妨。

“你是……陈太忠?”周青才先是微微一愣,然后就叫了起来,脸色上一片煞白。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