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仙》 陈风笑 著
第一百一十章 谁是主人

所谓原始密库,就是未被人起出过的密库,里面的藏宝,是密库修建者所留。

而修建一处密库,尤其是牢固的密库,耗费惊人,有人就会在起出密库藏宝之后,将这个密库做为一个藏宝工具来使用。

通常来说,不是原始密库,藏宝价值会大打折扣,当然,也有例外。

王艳艳最近整理了不少玉简,有一块玉简,她是死活看不到内容,想到自己曾经走眼了一套刀法,她就细细揣摩了起来。

几天过后,她还是不得其所,于是最后也学主人的模样,拿神识去撞,撞了几次,居然隐约能看到一行小字,“字予小徒:此密库藏宝……”

她只能看到这么多,其他字再用神识去撞,也是无效,反而整得自己头晕眼花。

想到这种需要神识冲撞的玉简,多是上古的习俗,而密库藏宝虽是丰厚,但距今时间并不长,否则那些草药和丹丸,虽然有玉匣保存,药性也要流失个七七八八。

所以她就拿着玉简,来向主人汇报了,主人的神识惊人,说不定能看清楚。

陈太忠听说还有这事儿,少不得拿起玉简来看一看,后面的字确实看不清楚,他的神识迅疾地撞了上去。

原来留了这块玉简的,是一个自称“智丰真人”的人,这密库也是智丰真人所建,此人曾经是明阳宗逐天峰峰主。

玉简中写道,密库门环有两枚,一枚为峰主所持,另一枚则是交给他最心爱的小徒飞燕,这枚玉简,只有飞燕所持门环能见,另一枚只能取秘藏。

他留言道:密库藏宝,尽皆交予峰主,他只给心爱的徒弟留下一个隐秘的修炼圣地。

由此可见,智丰真人确实有点偏心,或者那个小徒有些刁蛮。

隐秘的修炼圣地,这很好,但是后面还有一句,“……不入玉仙,不得进入修炼,为了防止乖徒儿耍赖,圣地在何处,玉仙神识方可知晓……”

“我擦,”陈太忠很失望地将玉简丢到一边,修炼圣地什么的,那是他的最爱,偏偏是不能知晓,你说你搞这个设定,不是闲得蛋疼吗?

“写了什么?”王艳艳好奇地发问。

“明阳宗……你听说过吗?”陈太忠看她一眼。

“当然听说过,”王艳艳讶然看他一眼,然后倒吸一口凉气,“明阳宗的密库?我就知道,绝对不是原始密库……哪个混蛋先下手了?”

“明阳宗逐天峰的密库,”陈太忠纠正一下她的说法,“估计东西也好不到哪里。”

“明阳九峰,也超出一般的门派,”王艳艳认真地回答,“而且明阳宗在天魔大战中精英尽失,现在已经分崩离析,风黄七宗,只余五宗。”

“逐天峰有个叫飞燕的,你知道不?”陈太忠又问。

“飞燕仙子,整个明阳宗谁不知道?九级玉仙巅峰,在天魔大战中遭遇埋伏,自爆身陨,重伤两名玄魔,为风黄界立下了大功,”王艳艳的表情有点奇怪,“玉简里有提她?”

“这枚门环,应当就是她的随身之物,”陈太忠听了这样的惨事,也有点意兴索然。

王艳艳听了这话之后,眼睛登时就红了,她默默地摸出门环,双手放到桌上,后退两步,噗通一声跪下,哽咽着发话,“祖姨奶,不肖后辈王艳艳,给您见礼了。”

“啥?”陈太忠听得就是一皱眉,还有这种转折?

王艳艳连磕二十七个头,才站起身来,小心翼翼地将门环收起,然后才叹口气,“原来这密库,我可以理直气壮地收取。”

“明阳宗是怎么分崩离析了?”陈太忠听得有点好奇。

原来九百年前,风黄界遭遇天魔位面侵袭,七大宗门联合御敌,死伤惨重,尤其是明阳宗和天极宗,死得只剩下了几个初阶玉仙。

于是等天魔退去,这俩宗门就被其他五宗联手瓜分了。

面对五宗联手,王艳艳的祖奶奶,便是飞燕仙子的妹妹,跟其他宗门弟子,早早地跑到明阳宗下属的驭兽门避难。

这驭兽门,是明阳宗下战力最强的门派,甚至能驯化高出自己等级的战兽,早被其他宗门觊觎,面对五宗唆使的门派夹击,他们还是坚持了两百余载,最后终于被灭门。

侥幸逃出的弟子,既不敢打明阳宗的旗号,也不敢打驭兽门的旗号,只能混进散修的队伍里了。

没有了宗门的资源,再过一两代,弟子们的后人,也泯然众人。

“想不到,你家祖上也阔过,”陈太忠摇摇头。

“我就是因为会驯兽,被梁家发现,才关进了水牢,”王艳艳咬牙切齿地回答,“他们想逼问出我的功法。”

事实上,她能在洄水边上找到陈太忠,也是因为,她对吐香蛇有点感应。

一直以来,她都没有说,自己是为什么进了水牢的,陈太忠也没兴趣问,认主之后,她有多次离开的机会,最后一次,还是带了大量的玉简。

以前她还觉得,自家主人没准有什么心思,直到最后一次才确认,主人倒是不傻,但根本是大大咧咧到离谱的一个人。

既然是这样,她就真没什么需要提防的了。

“你不会想替驭兽门复仇吧?”陈太忠看她一眼,这是驭兽门留下的密库,他虽然号称不在乎钱财,但是这么一大笔钱财,还真是有点舍不得。

然而从某种角度上讲,刀疤才是这个密库的真正主人——起码是主人之一,人家要拿走,他也没理由阻拦。

所以他心里纠结得要命:要不要把自己的仆人抢了呢?或者……再加上杀人灭口?

“我又不是驭兽门的,”王艳艳满不在乎地回答,“从我爷爷的爷爷那一辈起,我家就是散修……他们出生的时候,驭兽门就灭门了,谈什么宗门归属感?”

“正经是因为顶着驭兽门的身份,我们东躲西藏,因为不敢让人查根脚,都不能投靠宗门,”王艳艳越说越激动,“这个身份,给我们带来的只有坏处没有好处,我复兴它做什么?”

“说得在理!”陈太忠点点头,“想要复兴一个宗门,我觉得太难了。”

“不是难,是根本不可能,以我的力量,那是以卵击石!”王艳艳摇摇头,眼中露出一丝无奈,“五大宗共同默认许可的,你觉得我扛得住?”

从她的语气里,可以听得出来,不管她怎么说不在乎驭兽门,但是事实上,她对那个宗门,还是有些复杂的感情,问题的关键在于——这根本就是一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你能这么理智,我很欣慰,”陈太忠点点头,“我差点以为,你要跟我讨要这笔秘藏。”

“我要是跟你要,你给不给?”王艳艳瞥他一眼。

“喂喂,怎么跟你家主人说话呢?”陈太忠脸一沉,一本正经地呵斥她,“我正犹豫呢,你如果硬要……我要不要干掉你。”

“你不会干掉我的,”王艳艳信心满满地摇头,“以你的骄傲,不屑做这个。”

陈太忠登时语塞,好半天才瞪她一眼,“拍得一手好马屁!”

事实上,真让她说对了,陈某人骨子里,是极其傲气的,如果别人不招惹到他头上,他通常不会去主动欺负人,哪怕对方身家丰厚,他也不会刻意地去谋害。

有灵石怎么样?有灵宝又怎么样?哥们儿只要安心修炼下去,早晚会出人头地,何必没皮没脸地去坑害别人,太小家子气了。

这是一种地道的强者心态,是对自身的自信。

“谢谢主人夸奖,”王艳艳却是皮糙肉厚,根本不在乎他的呵斥,笑眯眯地回答。

“既然认我这个主人,这些东西可都是我的,”陈太忠马上借机声明,他还真舍不得这么多物资,“嗯,你要用,可以优先考虑。”

“你就算给我,我都不敢带走啊,”王艳艳苦笑着一摊手,她也实话实说,“还不如跟在你旁边,能时不时地用一用。”

三岁小儿闹市持金的后果,她再清楚不过了。

“那你先学了这个‘缩地踏云’功法,”陈太忠将手里的玉简递过去,“你修为这么低,总要认真地学一学逃跑的功法。”

“你的这些功法……我真不想学,”王艳艳小心翼翼地回答,说来也怪,做为散修,能有可以修习的功法,谁都不会拒绝,可是她对主人递来的功法,都有一种天然的畏惧心理。

主要是她在探查术上,吃的苦太大了,而主人给她的那一式刀法,她一修习,居然能让玉简炸裂,这让她真的生出了一种恐慌。

“看来只好强行输入你的识海了,”陈太忠阴阴一笑,竖起左手食指一晃一晃。

“好吧我学,”王艳艳立刻就退缩了。

“必须学会,我会测试的,”陈太忠冷哼一声。

反正这主仆俩都挺奇葩的,一个是不想学功法的散修,一个是硬要教。

不过,“人都是逼出来的”这话一点不假,一个月以后,王艳艳还真学会了缩地踏云的第一层——“聚气缩地”。

然而她学是学会了,效果却渣得要命,跟周道平一样,极其耗费体内的灵气。

她堂堂的九级游仙,只能踏出去两步,也就是能跑个三十多米,要是全力一步,不用变向,倒还能跑出四十米开外。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