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仙》 陈风笑 著
第一百零九章 步法

“贤伉俪要的是清净,”掌柜的傲然回答。

“别胡说,”王艳艳哼一声,“这是我主人……行,什么时候能看一看?”

八百灵对别的散修来说,是一笔不小的钱,但是对她主仆二人来说,还真不算什么。

哪怕不说密库里的收获,不说跟欧阳家拿得的那两块极品灵石,两人身上也不差灵石,多的没有,几十万灵总是有的。

“是你主人?”掌柜的吓得一吐舌头,不敢再说什么。

其实他也是凑趣的话,只为讨对方欢喜,小二也听得直翻白眼——原来不是吃软饭的。

这次看房,倒是没有什么幺蛾子,毕竟桃枝镇进镇都要看身份玉牌,而掌柜的介绍的房子,也确实不错,在镇子的一角,五亩地大小,除了聚灵阵,还有一个幻阵,防止他人窥探。

院子分前后进,有假山池塘,还有一个小小的练武场。

掌柜的喊来两人,一个是妻兄,一个是中年人,有游仙八级的修为,他手持房契,验看了王艳艳的身份玉牌之后,收了十六块中灵,就签了契约。

陈太忠决意在这里冲击灵仙二级了,而这里的聚灵阵,足以为三个灵仙中阶提供充足的灵气,不过——布阵的灵石得自己出。

聚灵阵的灵石还好说,这个东西损耗不大,幻阵的灵石,那就是实打实的损耗了——可以不加灵石,但是幻阵也不会起作用。

看着王艳艳给阵法放置灵石,陈太忠猛地想起一件事来,“密库阵法的灵石,你取走了吗?”

密库能不被人发现,不被人暴力破解,自然也是有阵法的。

“没有,”王艳艳摇摇头,“那个密库,起码是玉仙设计的……我根本找不见阵法在哪里,时间也不允许。”

“哦,那算了,”陈太忠摇摇头,他其实是想把那个阵法也带上,就像羊头人当初做的那样,直接带走梁家庄的防御大阵,“还是盘点一下密库的收获吧。”

当时时间紧,两人没有来得及细细盘点,现在总算有了安生的落脚处,自是盘点一下。

宝符、灵宝什么的不用说,丸药和宝兵也不用说,这里面最珍贵的,应当还是两千余枚极品灵石,毕竟密库的存在,是宗门和家族的后手准备,想要中兴,没有硬通货怎么行?

想一想晨风堡欧阳家族,那是老牌的世家了,家族里也不过两块极品灵石,这两千余枚意味着什么,真的不用多说。

不过陈太忠最感兴趣的,是那些功法,既然立志做个功法收藏家,自然要细细过一遍——他是一个专注的男人。

而且风黄界对灵气的运用,很多时候会给他一种大开眼界的感觉,多看一看学一学,对他也很有帮助。

这些功法里,他就看到了一套拳法,舍生取义拳,也是能帮助提升境界的,提高的不是大境界,跨阶而已,灵仙中阶跨灵仙高阶——就是六级到七级。

不过玉简里也说了,这是临战提升的法门,如此强行突破,不是肉体特别强横之辈,建议慎用——这可能造成隐伤或者根基不稳。

然而话说回来,这种能造就大量高手的功法,正是门派或者家族中兴最需要的东西。

陈太忠琢磨好一阵,试图找出这拳法和燎原枪法,但是琢磨了好久,终究不得其所。

还有一门功法,也是颇令他感觉神奇的,这是一门步法,“万里闲庭”,一步万里,只做等闲,不过后面有注解——天仙可修习,配合“缩地成寸”步法,可媲美瞬移神通。

陈太忠距离天仙尚远,他就算再自信,估计想晋升天仙,也得十几年的功夫。

而这缩地成寸的功法,他还不知道从哪儿去找。

“咦?”他猛地想起,周家那个三级灵仙,用的步伐很奇妙,一步就能跨出好远去。

虽然他知道,这些家族中人出门,一般是不会带功法的,但是既然有这个可能,他忍不住要检查一下那个三级灵仙的储物袋。

事实证明,他还真的收到了天上掉下来的馅饼,周道平的储物袋里,就躺着那一份步法,名为《缩地踏云》,第一层聚气缩地,第二层缩地成寸,第三部凌空踏云。

合着那三级灵仙,没有修完这套步法,所以才会留下玉简——事实上,到现在为止,陈太忠都不知道自己杀的是什么人,或者……是周道平?听说周家就这么一个三级灵仙。

也不知道这两个缩地成寸,说的是不是同一回事。

那就试试呗,陈太忠从来是行动派,他现在已经是差一脚就一级巅峰,境界的提升,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参照他游仙九级升灵仙一级的日期,他认为,半年估计能差不多。

那么眼下,倒也不着急提升境界了。

他用了五天的时间,来习练聚气缩地,然后他就发现,自己很轻易地就掌握了这第一层,使出来之后,步伐也像那个死鬼一样,非常地飘忽。

甚至小院的练武场,只够他来回迈一步,多迈一步,就要撞墙了。

“这个步法,可做保命手段,”陈太忠心里欣喜异常,尤其难得的是,他发现这个步法,其实耗费不了多少灵气。

也不知道先前那个三级灵仙,是怎么练的,走两步就腿软了。

对这个步法融会贯通之后,他就招呼自己的仆人,“刀疤,你过来。”

王艳艳手里也有一些功法玉简,也在琢磨中,她是才晋阶的九级游仙,一时半会儿不会考虑冲击灵仙——她并不指望自己有主人那样妖孽的修行天赋。

她放下功法赶来,“主人你有什么事儿?”

“我想出去练习一下步法,”陈太忠将《缩地踏云》的玉简丢给她,“这第一层聚气缩地,我已经练成了……总觉得咱们的院子太小。”

王艳艳接过玉简就看了起来,两人这几天看了太多的玉简,根本不在意功法的罕见了。

她看过一遍功法,下意识地一运气,登时就是眼睛一闭,双手捂住了气海,呲牙咧嘴地发问,“主人……这一层你真的练完了?”

“那不是废话吗?我就是别人家的孩子,”陈太忠一摆手,“你的小名叫循序渐进,我的小名叫一蹴而就。”

为啥是四个字的小名呢?王艳艳苦笑一声,调整一下体内的气机,然后才又问一句,“咱院子里练不成?”

“练都练成了,你说什么呢?”陈太忠不耐烦地发话,“我是觉得院子的地方小,想出去试一试,你有身份证……呃,身份玉牌,给我安排一下。”

“最近咱们最好不要出门,”王艳艳苦笑一声回答,“想拜访您的人不少,都被我拒绝了。”

桃枝镇说大不大,整个镇子常驻的,只有三个九级游仙,镇上有四个家族的产业,只有两个家族的灵仙,会偶尔来一次,剩下两个家族的,一年也未必来一次灵仙。

陈太忠租住的这房子,就是一个姜氏家族的,姜家的灵仙几年也未必来一回,偶尔来一趟,不过是九级游仙。

姜家真正在镇子上做主的,就是那个签合同的八级游仙。

这样的情况下,镇子上猛地来了一个九级游仙,还是阵容不明的,自然会激起大家的高度重视——纵不能为我所用,也不能被别人利用来对付我啊。

所以这两天,前来求见的人很多,王艳艳不接待也不合适,于是她告诉大家:别看我是九级游仙,其实我只是主人的一个女仆,我身有所属了,你们邀请我客卿供奉啥的,没用。

至于有人想见陈太忠,则是被她直接挡驾:你自己连九级游仙都不是,也敢邀请我的主人去你家?

须知我还是九级游仙呢。

反正他主仆俩入住桃枝镇,还是引起了一些轰动,试探和拉拢的人极多,王艳艳对此怨气极大,“经常正修炼呢,就有人敲门,咱还要低调,唉,真是的。”

“哦,那就不出去了,”陈太忠点点头,他也不喜欢这种应酬,尤其是在客地,谁都不认识,应酬什么?

别说什么有了交情,自己遇到事情,别人就会拔刀相助,这是个实力至上的世界,“在门上挂个牌子,‘闭关中,闲人勿扰’。”

“我早就想挂了,一直忘了请示您,”王艳艳笑着回答,“那现在顺便请示一下,挂了这个牌子,他们敢再来胡闹,我能不能打他们走?”

“先打,打不服就杀,”陈太忠一摆手,轻描淡写地发话,“你都九级游仙了,你主人我在闭关……不懂事的,杀了活该。”

“我倒是琢磨着,让姜家帮着调停,”王艳艳出声建议,“咱租他家房子,他们应该保证咱们不受骚扰。”

“那也随你,”陈太忠对这样的细节不感兴趣,“反正咱租房子是静修,不要让无关人骚扰到,我是想冲灵仙二级,顺便琢磨玉简里的功法。”

他对自己目标的定义,是非常明确的。

“说起来,我发现一块很有来头的玉简啊,”王艳艳听到这里,眼睛登时一亮,“主人……咱们挖的,可能不是原始密库。”

“不是原始密库?”陈太忠的眉头一皱。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