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仙》 陈风笑 著
第一百零八章 扑朔迷离

周德震能断定,褚弄影手上的灵符,全部来自于龙门派。

虽说褚弄影手上的灵符,比不上周家的底蕴,但是,一个小女子,就能拿出这么多灵符,这就是信号——陶褚两家,不是很好欺的。

“看来是我操切了,”周德震心里这份不舒服,也就别提了,陶褚两家强力的反弹,让他意识到,周家的灵仙四去其二,形势跟以前不同了。

早晚要让你们后悔,周德震暗暗发狠,面色阴沉地发问,“那我再问一句,你们若能回答了我,我暂时会把注意力放在缉拿凶手上。”

“那周德震你要当心了,凶手不是那么好对付的,”褚弄影阴阳怪气地回答。

周德震气得直想吐血,却偏偏不能说什么,蒙面人一人杀死了周家两个灵仙,其中一个还是战力强大的三级灵仙周道平,他这个四级灵仙,确实要小心。

有人唱黑脸,自然就有人唱白脸,陶家三级的灵仙陶欣然沉声发问,“德震你想问什么?”

“你们两家一大早出来,是要做什么?”周德震一脸坚毅,这个问题,他势必要求个答案出来,否则他不惜一战。

“……”陶褚两家交换一下眼神,最后还是陶欣然回答,“你周家陨落了两个灵仙,我们陶家和褚家,也陨落了两个灵仙,自然要出来查找一番。”

“什么?”周德震闻言大惊,他做梦也没有想到,居然能得到这样的答案,“那你们两家……岂不是就只剩下了这四个灵仙?”

“我们带了不少战斗物资过来,”褚弄影有意无意地警告对方,别以为你一个四级灵仙再加一个二级灵仙,就能吃得下我们四个灵仙。

“他俩是干什么去了,结伴而行?”周德震必然要问这一句。

“这就不劳阁下费心了,”陶欣然淡淡地回答,他固然是唱白脸的,但是有些问题,不代表他一定要回答,“测命牌显示,他们已经陨落。”

测命牌的测试,只是家族内部手段,按说不需要跟外人解释,告诉外人自家损失了战力,也会对家族发展造成影响。

但是世事无绝对,此次周家折损两名灵仙,灵仙数量已经少于陶家褚家,这让曾经隐隐以青石城第一大家族的周家,情何以堪?

这时候告诉对方,说我们陶褚两家跟周家一样,也只剩下两名灵仙了,省得周德震这货狗急跳墙,暗算其他两家的灵仙。

至于说对方相信不相信,那就不关他们的事儿了——爱信不信。

其实各家族在特殊时期,也有雪藏顶尖战力的行为,但是以陶褚两家的现状,如非必要,顶尖战力还是展示出来为好,能省去很多麻烦。

周德震也没表现出全信,但是那两家给了足够的交待,除非有切实的证据,他不能再纠缠下去了。

别的不说,状告到城主府,南特就不会答应周家胡来。

周德震的脸皮够厚,要求这两家帮着协查——昨天你们见死不救,有违青石城的家族盟约。

“昨天我们求你们跟着了吗?”褚弄影的话直指本心——是你们周家死皮赖脸地缀上,想要分一杯羹,现在出事了,反倒嫌我们见死不救?

“你想一想清楚,杀害我周家人的,也有可能是杀掉你们族人的凶手,”周德震见劝说不住他们,脸色极为难看,“青石这种小地方,很少有灵仙过境的。”

这个可能性,陶褚两家早就想到了,埋伏在密库的那帮人是怎么做事的,他们心里非常清楚,而且家族也有要求——如有泄露的可能,一定要全力灭口。

大家甚至可以想像得到一幅场景:一个六级游仙优哉游哉地路过密库,被放风的族人发现,令其绕路——其实遇到这种中阶游仙,放风弟子有极大的可能直接出手。

然后六级游仙不爽了:我发飙了啊……我真的要发飙……我发起飙来自己都害怕。

于是,坐镇密库的家族子弟全灭。

这个可能性真的是极大的,不过就算是真的,陶褚两家也不会给周家打下手,这些年周家嚣张得实在有点过分,大家心里都有本帐。

事实上,这两家对那个蒙面大汉,有着极深的恐惧感,杀人如屠狗不说,关键是战力太吓人了——眨眼之间,周道平和周德岭就双双陨落。

这样的战斗力,陶家褚家根本扛不住,每家都只剩下了两个灵仙,但是不管谁家的俩灵仙,甚至未必扛得住周道平和周德岭的联手。

没错,褚家有不少灵符,陶家也有自己的底蕴,但是无人知道蒙面大汉的来历,只有千日做贼的,哪里有千日防贼的?

所以陶褚两家断然拒绝了周家,哪怕对方开出了一些交换条件,他们也只是不答应。

吵了一晚上未果,第二天一大早,这两家返城。

周家也不敢在城外呆着,跟着对方前后脚回到城里,周德震或者不是那么胆小,但是家里陨落两个灵仙,他现在输不起——跟晨风堡的欧阳老祖一样,谁都能出事,他不能出事。

回城之后,他就到城主府汇报此事,此刻南特子爵却早已知道了此事——三大家族在南城主这里做事的人,真的不要太多。

南特对此事也相当地认真,派了城主府的一队卫兵出去调查,还有城主府仅有的一个二级灵仙。

不过城主府能做的,也就是这么多了,城主府灵仙不算少,加上南特一共有三人,但是可用的人手不多,南城主身边的亲族实在太少了。

此事若是搁在晨风堡,温城主能动员起当地所有的家族,但是青石城不行,家族势力太大,而南城主似乎也无意改变这一局面。

南特出力不大,那调查的卫兵,更多的是起了巡查的作用,把当地过了一遍,然后就回来交差了——查不出眉目。

周德震也知道城主敷衍,心中暗恨,却又不敢说什么——城主这是在暗示,你们这些家族不是势大吗?我南某人就这么大点权力……

陈太忠并不知道自己的挑拨没有得逞,不过他对挑拨结果也不甚看重,亲手报仇的感觉,他还是很期待的。

溜走之后,他很快就在洄水之畔找到了王艳艳,两人商议一下,索性奔往毗邻青石和晨风的巨松城地界。

巨松是一片丘陵地区,人口较多,搞灵植和制器之类的人较多,没有太高等级的荒兽。

反正这里相对繁华,类似虎头镇的小镇有三个,两人挑了一个近处叫桃枝的镇子。

这桃枝镇也收入境费,一人两灵,而且还查验身份,王艳艳摸出自己的身份玉牌,检查者还待看陈太忠的玉牌,王艳艳淡淡地说话,“他是我主人,他的玉牌,你就别看了。”

陈太忠这次依旧隐匿了修为,游仙八级,检查者有点好奇,怎么八级的主子带了一个九级的仆人。

不过这种事,也不是特别的罕见,既然蒙面的有玉牌,没有蒙面的玉牌,就不是很重要了,于是他哼一声,“入境费不能免。”

他只觉得,是自己放了对方一马,殊不知,他若真的敢硬要陈太忠的身份玉牌,陈太忠固然进不了镇,但是等待他的,就只有死路一条——已经知晓了王艳艳的身份,怎么可能留得?

两人进了镇子,找个小饭店吃点东西,然后王艳艳一抬手,叫过了小二,“结账。”

小二很隐秘地看一眼陈太忠,心中有些微微地不耻,哥们儿你器宇轩昂,相貌也说得过去,怎么偏生地吃软饭?

“你看我干什么?”陈太忠愕然,喊你结账的又不是我。

小二也不想再计较,报出了价格,十九灵又二十碎灵,这顿饭的价钱真不低,不过这俩客人点的菜都很上档次,菜品也不少。

王艳艳排出二十块灵石,“不用找了,我且问你,这镇上哪家客栈档次高一点?我们想常住。”

“谢谢客人,”小二喜眉笑眼地感谢,这一下就赚了八十的碎灵,须知他每日的工钱,也不过才五十碎灵,接着,他眼睛转一下,“常住?不知二位打算住多久?”

“起码也要一……一两个月,”王艳艳本想说一年的,灵仙一级冲二级,哪里有那么容易的?不过想到自家的主人是个妖孽,于是就缩减一下时间。

“一两个月……那倒不如租民居了,”小二想一想,很认真地建议,“两位若是不差灵石,可以考虑租住带聚灵阵的民居。”

客栈之所以价钱贵,就是因为有聚灵阵,可以方便客人修炼,民居就很少有这个了。

“主要求个清净,价格好说,”王艳艳一摆手,很随意地回答。

“我们掌柜的妻兄,便在贵人家走动,”小二一听,马上拍胸脯,“真不怕价格贵,我有一套好院落介绍给你……我去请他来说。”

掌柜的就竖着耳朵听着呢,闻言走了过来,“院子肯定是好院子,保你满意,但是要交一年押一年……租金八百灵。”

“你们这样的镇子,也能有八百灵的院子?”王艳艳愕然发问。

八百灵,就算在青石城,也足以租个五六亩地大小,带聚灵阵的院子了——别的不说,把院子改成客栈,一天也不愁收个三五十灵。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