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仙》 陈风笑 著
第一百零七章 挑拨

燃血是周家功法的一个法门,听名字就可以知道,属于透支精血,暂时获得强大战力。

周德岭早就被两人的大战惊呆了,蒙面人居然能逼得灵仙三级的道平叔连连后退,这种场面,根本是他无法插手的。

不过他也早做好了插手的准备,耳听得周道平提示,毫不犹豫划开胸肌,将一颗丸药塞进去,整个人的气势顿时疯涨。

丸药是燃血丸,需要配合周家的燃血法门,才能起到最强的效果,同时,也能最大程度地减小后遗症。

燃血丸可以口服,也可以像眼下这样,直接塞进皮肉中,口服的效果来得慢一点,塞进皮肉里,尤其是心脏附近,效果奇快,虽然伤口会海量出血,但是……他只需要撑十息。

身子一纵,他就拦住了陈太忠,拍一张初阶金刚灵符在身上,如意印当头砸了下来。

“想得可美,”陈太忠轻笑一声,神识放出,发现周遭没人,直接抛出一张罗网,罩向周道平。

这张红尘天罗,在吸了灵仙费球的血之后,威力就大了许多,陈太忠以为这是魔修的好玩意儿,在后来,还拿几个俘虏试验了一下。

不过试验表明,这东西真不是什么魔器,看不出来能吸修者的精血。

这是他的保命玩意儿,八级游仙的时候,就能困住二级灵仙,所以一般有人的情况下,他不会使用,甚至连刀疤都不知道他有这么个利器。

眼下情势紧张,那个三级灵仙似乎要放什么大招,虽然此刻看起来,并不比他遭遇欧阳家三个灵仙的时候更加艰险,但是既然四下没人,他何必去品尝别人的保命手段?

你打你的,我打我的。

操控着红尘天罗罩向三级灵仙,他却是挥刀冲向了周德岭,“周德岭,咱俩的账,总到了买单的时候。”

周德岭完全不知道“买单”是什么意思,但是他听出来了,对方对自己有怨气,他就登时觉得,光是初阶灵符和燃血术,怕是不够了,于是又取出一柄灵剑来,“吃我一剑!”

他不是剑修,灵剑的威力不大,但是再怎么不大,也聊胜于无,进攻就是最好的防御,更别说,他同时又掣出一个小盾。

灵剑、小盾、初阶金刚灵符,再加上燃血术的加成,也被陈太忠一刀破之——只听得噼里啪啦一阵乱响,灵剑、小盾、初阶金刚灵符登时化作了碎片。

周德岭却是意外地没有受到什么伤害,陈太忠大部分的心思,是操控在红尘天罗上。

就在此时,周道平终于掣出一个小葫芦,葫芦口对着蒙面大汉一抖,“去!”

葫芦里飞出一颗小黑点,直奔陈太忠而去。

陈太忠知道这不是好东西,直接祭出了小塔,手上却没停,冲着周德岭又是一刀斩了过去,“死吧!”

见到熟识的小塔,周德岭终于反应过来了,“原来是你!”

他终于明白,这人为什么会如此仇恨周家了,合着是大家以为都死了的陈太忠!

褚家的二级灵仙,一眼就能认出陈太忠来,那是因为陈太忠当时是一级灵仙的修为,虽然跟被追杀时的八级游仙区别很大,但是……谁不知道陈太忠晋阶迅速?

可是跟陈太忠更熟悉的周德岭,却是没有认出此人,这是因为,陈太忠这次用了敛气术,没有人会想到,当初晋阶迅猛的八级游仙,会掉落境界到六级——虽然他知道,这六级游仙的境界,其实是假的。

事实上,周德岭对陈太忠还有一个偏见,他认为此人最擅长的是枪法。

想当初青石城外一战,七级游仙的陈太忠,一杆大枪抵挡住了多少八九级游仙?

所以面对蒙面人超群的刀法,他根本不会将两个人的印象,重叠到一起。

直到见到了那散发着黄晕的小塔,他才猛地想起一个人来。

怪不得对方如此痛恨周家,怪不得对方说自己有欠账。

但是此刻,已经太迟了,陈太忠已经将他一刀枭首,他嘴巴开阖两下,“你是……你是……”然后再无声息。

周道平此刻也肝胆欲裂,他真没想到,自己的霹雳葫芦,击在此人身上,悄然炸开之后,只漾了一漾,就再无声息。

这个霹雳葫芦,是他昔年历练的时候,杀了一个劫匪所得,等级不祥。

这葫芦只有灵仙才能够驱动,每一次驱动,需要大量的灵气,但却是值得的,驱动之后,葫芦里会发出杀伤力惊人的三粒霹雳子。

霹雳子的威力,随着驱使者的等级而增长——严格来说,这葫芦不是生产霹雳子的,而是将驱使者的灵气转化为霹雳子……当然,有很大的加成。

以周道平为例,他在一级灵仙的时候,发出一颗霹雳子,足以让一个一级灵仙粉身碎骨——如果这个灵仙没有过于逆天的保命手段的话。

他在三级灵仙的时候发出一颗霹雳子,也足以让一个三级灵仙饮恨。

而且,一加一加一大于三,如果真的发出三颗霹雳子,他足以灭杀祭起中阶灵符的灵仙——只不过灵气消耗大一点而已。

然而问题的根本,也就在这里了,他刚才灵气消耗得比较多,仓促之间,难以凝聚出三颗霹雳子来,所以才要让自家的后辈周德岭挡上一挡,为他争取十息。

十息之内,他未必能凝聚出三颗霹雳子来,但是他一定要试一试。

然而非常悲催的是,使出燃血术的周德岭,兵器、防御等连连碎裂,明显扛不到十息。

所以他只能先打出一颗霹雳子来,看对方的情况,救护族人,原本就是家族铁律。

而且他也想试探一下此人的防御——攻击强大的,防御未必强大,他本人就是这样。

试探的结果很明了,人家扛住了,周德岭却是死了。

这一下,周道平是真的吃惊了,尤其令他难解的是——听德岭的意思,这个人似乎……是周家的人主动得罪的?

周德震你这个家,到底是怎么当的啊……他的心里,泛起一丝无力感来:年轻人,还是靠不住,当初应该多锤炼他几年才好。

但是陈太忠哪里会给对方反省的机会?冲上前劈头就是一刀。

周德震却是趁此机会,已经捡回了那铁棍,挡了两刀之后,铁棍再次脱手,他却已经冷静了下来,于是沉声发问,“年轻人,周家跟你有什么不可解的恩怨?我可以做主赔偿……十倍赔偿。”

“我的命,你赔得起吗?”陈太忠冷冷一笑,一刀斩破对方的中阶灵符护身,再一刀取了对方的首级,捡拾一下储物袋,转身扬长而去。

当然,那根铁棍,他是必然要捡的,能扛得住他无名刀法,这东西就算不是宝物,也必然算是异物,捡回去总没有错的。

离去之际,他想一想,又大喊一声,“敢欺我青石无人吗?周家你们未免得意得过了。”

他这话,自是挑拨离间的意思,想要周家跟陶褚两家掐起来,不过他也不明说,就给人一种含糊的感觉——周家你们到底欺负谁了,自己看着办哈。

然而,这话既然说出口,他就不好再去找那两家的麻烦了,否则的话,陶褚两家接下来也损了灵仙,这要算在谁身上?

反正他放了一把火,就洋洋自得地走了,他是要等二级灵仙之后,才来收账的,眼下收的不过是利息罢了——哥们儿这番挑拨,青石城肯定是要乱一阵的。

然而,他还是低估了家族的手段,当天晚上,周家老祖周德震连夜出城,并且勒令陶褚两家的灵仙过来,解释这一切。

这两家有人目睹了经过,在中阶灵仙的威压下,就说出了自己看到的一幕,并且……有留影石为证据。

周德震哪里是那么好交待的?

他是个身材瘦小的人,剑眉朗目,还算得上个美男子,对着陶褚两家的灵仙,直接就发话了,毫无商量的余地,“我家折损了两个灵仙,你们不能摆脱嫌疑,把凶手找出来,要不然……一家赔一个灵仙出来。”

“周德震你这话,是认真的?”褚弄影首先就不干了,她站起身来,“信不信我让你周家再折一个灵仙?”

“嘿,你倒能耐大了,那就试一试?”周德震冷笑着回答,“咱就家族力量比一下,我不欺负你。”

家族力量相比,外人不好干涉,高阶修者过问的话,有大欺小的嫌疑,而这大欺小,就很容易引发一系列的大欺小——有根脚的家族,一般不会玩这个。

要不说修者的根本,还是在自家大的实力。

“那咱就高端战力比一下吧,”褚弄影摸出一叠灵符来,足有二三十张,啪啪地在手上甩两下,斜睥他一眼,“弄影不才,愿意领教德震老祖的高招。”

“小褚,你这么搞就没意思了,”周德震果断变脸,无可奈何地回答。

凭良心说,竭周家之力,找出这么多灵符,也是轻而易举的,但是这么多灵符,出现在一个人的口袋里,那是相当了不得的。

以周德震四级灵仙的眼光,当然知道,那灵符里,除了初阶灵符,还有中阶灵符……甚至还有一张高阶灵符。

你那野夫君,为了保护你,也真的不遗余力啊,高阶灵符……他又能有几张?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