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仙》 陈风笑 著
第一百零六章 扮猪吃虎

“我擦,我站在这里,随便你杀,”八级游仙也气得不轻,“一刀砍不死我,你就死定了。”

“那我真的砍你了啊,”蒙面大汉犹豫一下,继续恐吓对方。

“玛德,你有完没完,”八级游仙手里长枪一抖,竟是不耐烦要动手了。

旁边也有人起哄,“杀了算了,跟他说那么多干什么?”

“我真的砍了,”蒙面大汉身子前蹿,一刀斩下。

看他出刀不稳,八级游仙冷笑着抬起长枪,然后,他只觉得手上微微一震,愕然地看到,长枪被砍做两段,紧接着,他半个身子就飞了起来。

周家的其他人登时就石化了,大家做梦也没想到,自家八级的游仙,居然被这个藏头藏脑的六级游仙,一刀斩做了两段。

“你看,我说我发起飙来,自己都害怕,你们偏偏不信,”蒙面大汉洋洋得意地发话,一弯腰,捡起了地上的储物袋。

“中阶灵刀,”埋伏在不远处的褚弄影倒吸一口凉气,眼中也是浓浓的震撼之色,“这家伙……扮猪吃老虎。”

在场的周家人却没想那么多,眼见自家子弟被杀,三个人登时冲了过来,还有人祭出法符,一道电光重重地向大汉劈下,“去死!”

“我只是想打劫储物袋啊,”大汉的声音听起来有点无奈,但是下手却不慢,身子一晃突出包围,同时却又有两颗人头飞起。

这一队小队共七人,两个明显不擅长战斗的人,站在不远处观看,见到情势大变,想也不想一抬手,放出一道焰火。

“糟了,后退,”最着急的不是陈太忠,而是埋伏在不远处的陶褚两家四人,他们可不想让周家以为,己方跟那蒙面大汉有什么瓜葛。

“大家别慌,结阵,”周家的外卫还是很有经验的,眼见不能力敌,马上做出决定,“只要我们能撑到老祖来,就有救了。”

“我都说了,只要储物袋,为什么一定要逼我发飙呢?”蒙面大汉身子前欺,咬牙切齿地发话,刀光又是一闪,又一名周家子弟被砍做两段,他抱的灵狸也被砍做两段。

剩下的三人见状,吃惊之余,没命地往身上施加符箓。

那蒙面大汉却是不慌不忙,先捡了几个储物袋,然后走到三人面前,认真地发话,“打劫,交出储物袋,饶你们不死。”

“阁下只管下手好了,”那三人中有人冷笑,睚眦欲裂地大喊,“你惹上大麻烦了,青石周家跟阁下不死不休!”

“那你就死吧,”蒙面大汉恼羞成怒,一刀又斩杀掉此人。

“我给出我的储物袋,能放我一马吗?”一个周家子弟胆战心惊地发问。

蒙面大汉沉吟片刻,才提刀向此人斩去,“早干什么去了?现在跟我说这些……晚了!”

“住手!”远处传来一声怒吼,几道人影电射而来。

蒙面大汉直若未闻,将此人斩杀之后,取下储物袋,看一眼那瑟瑟发抖的周家子弟,又看一眼远处,转身就跑,“我擦,来高手了,必须跑了。”

“贼子休走!”追在最前面的,就是一级灵仙周德岭,大家在营地看到警讯,还以为发现什么目标,连招呼都顾不上打,直接就奔了出来。

不成想远远地看到,自家的族人被蒙面人砍杀,心里的火腾地就上来了。

眼见此人抢了储物袋要跑,周德岭好悬咬碎了钢牙,手一抬,一方小印打了出去,小印在空中迅速地变大,“受死!”

这是他晋级灵仙之后,托人炼制的灵器,号称“如意印”,威力巨大,上次在梁家庄外,陈太忠有玲珑小塔护身,都被砸得口吐鲜血。

那蒙面人不回头,一个劲儿地跑,直到大印堪堪及身,才身子一闪,想闪过那小山一般的大印。

如果让你闪开,我这如意印还配得上“如意”二字吗?周德岭狞笑一声,一边追,一边控制着大印转向。

然而,就在大印转向之际,对方脚下一个拌蒜,身子向前栽去,手里的长刀下意识地一扬,正好将撞来的大印托起,擦着头皮飞走了。

“混蛋,”周德岭快气疯了,这样被人躲过如意印,他生平还是第一次遇到,于是一抬手,掐诀收回如意印,就待再次激发。

“六级游仙?”他身边一声轻咦响起,却是周道平追了上来。

此人不愧是老牌三级灵仙,起步比大家慢了很多,现在却已经追上来了,尤其是他的手里,还拎着一个人,正是那支外卫小队的仅存者。

周德岭这才来得及看对方的等级,然后也是一愣,“我艹,有没有搞错?这厮有同伙?”

“没有,他只有一个人,”周道平手上的游仙叫了起来,“一个人就杀了我们六个人,一刀一个……老祖,一定要将他碎尸万段!”

两个灵仙听得交换一下眼神,周道平发话,“德岭你回去,守好营地,此人的来历成谜,没准……”

他虽然跑得极快,但还是轻松得很,他看一眼某个方向,压低了声音发话,“这很可能是陶褚两家设下的陷阱。”

“凭他们也敢?”周德岭只听得眼睛一瞪,不过事实上,他心里也有类似的猜测,于是回答,“道平叔你且回营,这小子交给我了。”

“凭你未必拿得下他……算了,营地都是内卫外卫,年轻子弟不多,”周道平将手里的游仙随手一扔,“赶快回营,通知大家事情有变化,最好能通知德震老祖。”

“我现在就通知,”那游仙倒也机敏,身子一落地,就取出了通讯鹤。

眼瞅着前方的六级游仙还在没命地狂奔,两名灵仙加快脚步,怎奈他们快一点,前面的人也快一点。

又追一阵,周道平火了,深吸一口气,脚步变得飘忽起来,步子也奇大,眨眼追到蒙面人身后,抬手就是一道掌心雷,“阁下,留步。”

“不就是抢了几个储物袋,用得着这样吗?”蒙面人身子诡异地一扭,左腿用力一蹬地,一个急刹车,身子旋风一般转过来,抬手就是一道雪亮的刀光奔袭而来。

周道平执掌周家多年,什么样的魑魅魍魉没有见过?他冷笑一声,手里的长刀疯狂地赢了上去,“鼠辈!”

甫一接招,他就知道糟了,这种雄浑的刀势和不可抵挡的威压,根本不是普通人能接触到的,于是奇快地激发法衣,“这是灵仙,战力不下于我……阁下,周家与你有恩怨吗?”

话音未落,他手中的灵刀已经崩裂,对方刀势不减,直接砍向他的身体。

所幸的是,他退得够快,刀气划过他的前胸,法衣都被划破,好在他还身着内甲,只觉得胸前火辣辣地疼痛。

“其实恩怨也不算大,”陈太忠轻笑一声,又是狠狠一刀砍过去。

周道平这次坐蜡了,他其实也是崇尚进攻的主儿,就主攻刀法,他身上甚至没有防御的法器,只是穿了法衣和内甲。

但是比刀法,他根本不是对手,手中初阶上品灵刀,居然被人活生生击爆。

少不得他往自己身上拍一张中阶金刚灵符,又取出一根黑色的铁棍,硬生生迎了上去,他的棍法也有一定造诣,虽然赶不上刀法,但是他手中铁棍不是寻常货色。

这根铁棍,是他在黑莽林的某个废墟里捡到的,异常坚固,他拿回来之后找人鉴定,也没人知道这是什么级别的兵器。

铁棍也没什么神奇之处,就是一点:结实,中阶灵刀都不能损其分毫。

再加上不弱的棍法,他相信自己跟蒙面人也有得一拼。

见对方狠狠一刀砍来,他使出混元棍法迎了上去,这是他一级灵仙时纵横四方的棍法,现在使出来,也是难得的凶猛。

只听得叮叮叮叮一阵乱响,他的铁棍居然一声声地架住了对方雄浑的刀法,但是随着铁棍上的雄浑力道一次次地传来,终于在一声轻响之后,铁棍撒手飞出。

陈太忠的刀法,连中阶防御灵器都能打得粉碎,区区三级灵仙的手臂,又怎么扛得住?

“既然恩怨不大,我们可以谈一谈,”他又使出刚才的步子,只两步就退出了很远,“死了些小辈,我可以做主:无所谓。”

周道平从来不是一个好说话的人,但是对方给他的感觉,实在太不好了,撇开战力惊人,只说这刀法,就肯定是有来路的。

而且他认为,今天的事情,很有可能是陶褚两家暗算周家,请来了高人,这时候周家不宜盲目树敌,哪怕不能拉拢对方,分化也是可以的。

但是陈太忠哪里肯听这些?他知道家族和宗门,应该都有点保命的手段,而他无意去尝试对方有什么手段,你打你的我打我的,这才是王道——武功再高,一砖撂倒。

他想都没想,就再次冲了上去,嘴里却是在说,“哦,那真的可以谈一谈嘛。”

他看出来了,对方的步法,相当地精妙,但是同时,应该是极为损耗灵气的——既然能杀人,扯这个蛋做什么。

“德岭燃血,”周道平一看,知道事情不能善了,果断地发话,“撑十息,我必杀之!”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