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仙》 陈风笑 著
第一百零五章 打劫

青隼是三级荒兽,而上次盯梢陈太忠的,就是这种玩意儿。

白头鹰是五级荒兽,它的视力没有青隼那么好——青隼体型偏小,捕捉的也是小型动物,还要警惕野外埋伏的荒兽,所以视力奇好。

但是白头鹰的视力也不差,而它在空中格斗中,远胜青隼,几乎可以和剑雕相媲美。

这些都不是重点,重点是,按照常理来说,青隼是白头鹰的食物之一,虽然青隼的速度快,不易捕捉,但是这两个物种,基本上不会在天空和平相处。

而眼下,这俩物种偏偏和平相处了,相互之间连尝试追击和尝试躲避的意思都没有,那就证明,这都是修者饲养的。

有意思啊,陈太忠摸着下巴,嘴角露出一丝微笑。

这青隼和白头鹰,是陶褚两家饲养的,在空中侦查一番之后,带回了消息:密库那里空无一人,密库完好无损。

三级和五级的荒兽,智商就在那里放着,不可能再表达出更多的意思。

这种侦查用的飞禽,通常都是飞得极高的,视力可达十余里,确定了密库完好无损,这两家交流一下意见,又折向了。

家族中人是死于何因,这是需要以后调查的,现在的问题是:周家在后面跟着呢。

密库的存在,不能让周家知道,先把人引走再说。

两家心里一致猜测,这是驻密库的人,因为过于霸道的封山,不小心惹了过路的强者,被强者抹杀了,而家族中人虽然死绝了,但是密库没事。

事实上,两家在挖掘密库的时候,非常注意遮蔽,而那密库本身又隐蔽,如果不是本方人员指引,根本不可能发现那里。

至于说强者是为密库而来,带着密库门环来取秘藏,这个可能——好吧,这个可能性是客观存在的,但是无限接近于零。

这个密库,存在至少三百年了,一直没人来,就是最近才有人来——可能吗?拜托,这是风黄界,不是修仙小说好不好?

简而言之,人死了,可以慢慢地追查,密库是不能暴露的。

所以他们在距密库二十里左右的地方,转向他去。

周家虽然采取尾随的策略,但是他们没带预警飞禽,也不知道这个折向,是今天最重要的折向。

事实上,就算他们带了预警飞禽,也不可能知道得更多。

飞禽终不比人,它们能看到下面有没有人,甚至能看到下面有什么可能有价值的荒兽,但是……它们不懂一道石槽,就意味着密库。

这一帮人呼呼啦啦地离开了,可是陈太忠纳闷了,怎么来了又走了呢?

他是不想放这帮人离开的……褚家和陶家不算强,但是诸多低阶灵仙的存在,还是影响他的复仇大计。

再说了,这些人当初肆无忌惮地围攻他,总是要收取点利息才行。

于是他就追了上去,按说两条腿跑不过坐飞行法器的,但是……那法器也不是按着一条线飞的,总是拐来拐去的样子。

这自然是陶褚两家回避周家尾随的法门。

可是陈太忠不知道,他就是两条腿跑啊跑的追,事实上,他连飞行法器都看不到,他就是追着那些飞禽,飞禽飞回什么方位,他就向那个方位追去。

如此一来,他的体力消耗也不算大,认准一点,跑过去,然后坐等飞禽回归到另一个点。

不过在下午晚些时候,他发现情况有点不对了,天空中的飞禽,陡然多了不少,就连很少能被人驯化的剑雕,都来了一只。

这是周家的人马到了,周家内卫一共才六个小队,每小队五人,坐镇周家的周德震听说,道平叔要三个内卫小队,直接就多派了两个外卫的追踪队过来。

这俩追踪队,带来了十只飞禽,还有七八只灵狸之类的追踪荒兽。

陶褚两家见状,心中纵有再多的不甘,也只能忍了,陶欣然果断作出决定,“走了,咱们往回走,由这些蠢货胡乱折腾吧。”

“怎么就要走了呢?”周德岭笑眯眯地迎上前,拦住了他们的去路。

“周德岭你再不滚,老娘今天就弄死你,”褚弄影火了,直接摸出一张灵符来,“我倒要看一看,周德震敢不敢为你出头。”

她是真的火了,须知密库无事,只是这两家的承受底线,两家子弟的损伤,那也是家族里的痛,眼下不能彻底调查,真的是很令人遗憾和吐血。

而周家还要恬不知耻地火上浇油,她真的无法忍受。

褚弄影一怒,真敢杀人,她手里不但有灵符,还有中阶灵符,对上周德震,她也敢这么说——已经是圣女了,除了家族荣耀,她无欲无求。

“弄影妹子最近的脾气,见长啊,”周德岭干笑一声,默默地退去——周家想要称霸青石,还有太长的路要走。

陶褚两家顺利回返,不过也没走远,就在青石城外两百多里的地方,扎下营帐,至于明天何去何从,他们没有对周家解释的义务。

陈太忠不知道这些,顺着飞禽的痕迹追过来,他远远看到了一支庞大的队伍,“我艹,很热闹嘛。”

热闹与否无所谓,他想辨明这队伍里的灵仙,然后……干掉!

离天黑还有相当的时间,他隐身到队伍旁边,顺便打算放出探查术感受一下,看有几个灵仙。

身边都是八级和九级的游仙,他兴趣不大,然而下一刻,他猛地一怔:周德岭?

他跟周德岭是老冤家了,青石城外,周德岭难为他,被庾无颜惊走,而梁家庄外,又是周德岭,代表周家来灭杀他这个“秩序颠覆者”。

“真是天开眼,”陈太忠暗暗地一撇嘴,却也没急着找此人算账——上了他的报复名单里的人,都跑不了的。

他更好奇的是,明明是陶褚两家发现的密库,周家怎么掺乎进来了?

跟了这个队伍一段时间后,他就明白了,合着是那两家的异动,被周家发现,所以跟了上来——如果不是这样,刀疤或者都逃不掉,毕竟那两家一大早就出发了。

当然,他没有感激周家的意思,半点都没有,正经是他挺佩服陶褚两家的反应,居然早就知道了,家族终究是家族,不得不服啊。

至于这两家为什么早早离开,他也多少有了猜测。

计划赶不上变化,他也不着恼,反倒是发现周家还来了一个三级灵仙,他心里就生出了一些兴奋——三级灵仙?留下吧。

周道平指挥着自家的队伍,在周围肆意地搜索着,没有结果也不在意,能让陶家和褚家灵仙尽出,这绝对不会是小事——细细搜索总没错的。

“来的时候,经过的地方,我已经记住了,”周德岭对着后面来的搜索队,一本正经地发话,“今天是有点晚了,等明天一大早,我跟着你们搜索二队,返回头细细搜查一遍,一个角落都不能落下,一定要搞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

原来是这样啊,陈太忠大致明白,周家为什么出现了,至于细节,他没兴趣想,事实上这也并不重要。

眼看天色已晚,陶褚两家也已经回返,周道平想一想,摆一下手,“到前面山脚扎营,内卫四小队,去监视那两家的营地……有异象尽快通报。”

他能想得出派人监视,那两家也自然想得出,有四人就埋伏在他们的必经之路上,冷眼看着,“哼,周家果然对咱们试探。”

四人里,有两个褚家人,两个陶家人——合作关系已经很紧张了,只派一个人来,那是不负责任,不如上个双保险。

褚弄影就是其中一个,她对这种争斗,兴趣不大,她嗤之以鼻,“井底之蛙而已,怎么能理解得了天空的远大?”

下一刻,她的声音提高了不少,“这家伙是要找死吗?”

合着在搜索小队出发之后不久,一个蒙面大汉猛地蹿了出来,拦住了周家人的去向。

他手持一把长刀,闷声闷气地发话,“打劫,男的站左边,女的站右边,不男不女的站中间。”

这么地球范儿的话,自然只能出自陈太忠的嘴。

他的计划,是等灵仙二级的时候,扫荡青石城,灵仙一级的时候,那还是要低调,然而眼下见到周家人,不能不杀,尤其是周德岭还在其中。

但是,他也只能装作打劫了——相请不如偶遇嘛。

可是周家人看到这一幕,好悬没有气破肚,一个八级游仙走上前,抬剑一指他,“小子,你现在跪下求饶,我只打断你两条腿……给你三息时间考虑。”

“你信不信我一刀杀了你?”蒙面大汉冷笑一声,“乖乖地交上储物袋,不要逼我发飙,我发起飙来,自己都害怕。”

“嘿,”八级游仙气极而笑,“你个六级游仙,也敢说发飙……你看看我身后有低于六级的吗?”

陈太忠这次是使用了敛气术,按降低两个大境界来算,他可以把自己的修为,压到游仙四级的,但是过犹不及,他觉得压到六级游仙就不错。

当然,这主要是检查一下敛气术的效果。

面对八级游仙咄咄逼人的话,蒙面大汉略略犹豫一下,还是粗着嗓子回答,“我只想打劫……你不要逼我哦,我发起飚来,真的自己都害怕。”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