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仙》 陈风笑 著
第一百零四章 各怀心机

陶褚两家合作挖取密库,谁也防着对方下阴手,而且看这个密库的规模,绝对不会小了。

所以两家在青石城内,专门选了一套小宅院做联络处。

昨晚送补给的人到达之后,应该在入夜之后,给联络处放通讯鹤,沟通消息。

陶褚两家两个联络员等到半夜,都没有得到消息,说不得主动联系对方,却有若石沉大海,根本没有回应。

两人又联系一下驻扎在密库的族人,也是没消息,于是对视一眼,这得往家族通报了。

接到通讯鹤,两家的剩余灵仙登时被惊动,乔装打扮一番,来到联络处碰头。

褚家剩下的两个灵仙,一个一级一个二级,而陶家的灵仙则是一个三级,一个一级,实力相差并不大。

四个灵仙见了面,肯定要先吵一阵,因为他们都能肯定,自家的灵仙已经死了,就怀疑是对方下的手。

在这些家族里,都留有主要战力的精血,精血往测命牌上一涂,生死立时可知。

四个灵仙压低声音吵了大半夜,才基本相信对方的族人也失去联系了,于是当即决定,待城门一开,两家分头出城,汇合之后前往密库。

他们自认做得周密,却没想到,早就被人看到了眼里,褚家和陶家四个灵仙同时出动,搁在青石城,是了不得的大事。

两家在城外二十余里汇合之后,驾起各家的飞行法器,就要快速赶往密库,不成想飞了没一阵,发现身后有飞行法器跟了上来。

明明是心急如焚了,可是见此情况,两家还要强压怒火,将飞行法器停下来。

这样的变化,给了王艳艳充足的时间离开密库。

当然,陈太忠并不知道这些,他催促着自家的财迷仆人赶紧离开,还吩咐她,你手上密库里的东西,千万别随便观看,要观看,也要等打完这一仗之后。

约好碰头地点,王艳艳离开了,他却是藏身在几棵茂密的树下,因为时间还早,他也没有四下查探,而是静静地打坐。

陶家和褚家停下飞行法器,目光不善地看向后方,但是待看清来人之后,却是没办法发火——来的不是别人,正是周家的两个灵仙。

“几位这是……要去哪儿啊?”周家的法器追上来之后,一个头发花白的中年人笑眯眯地发话了,“有什么大事,算我周家一份,同为青石城三大家族,应当共进退才对。”

此人名为周道平,乃是周家最资深的三级灵仙,比周家第一人周德震还高一辈,战力超强,一直以来,大家都以为此人是周家最有机会晋级中阶灵仙的。

但他就是迟迟晋不了阶,等他气血渐趋衰败,冲击中阶灵仙可能无望的时候,周家的周德震终于成功冲到了三级灵仙。

后来周德震晋阶四级灵仙,名声压下了他这个三级灵仙,但是周道平依旧是青石城最令人敬畏的中阶灵仙,没有之一。

此人的战力绝伦,当年独挑周家大梁的时候,曾经力扛两个三级灵仙不落下风——也有传言说,他就是那一仗伤了根本。

他的战力,只是令人忌惮的一方面,另一方面,则是此人的心态——晋阶无望,家族后继有人,他对上任何人都不怕大打出手。

这种主儿,最是令人挠头,他一个人,就压得陶褚两家四个灵仙不敢开口——须知陶家的太上长老陶欣然,可也是三级灵仙。

陶欣然见他来势汹汹,只能皮笑肉不笑地答话,“大事?真没有什么大事,就是许久不出动了,随便出来走走。”

虽然周道平战力超群,他也不是特别害怕,双方不可能此刻翻脸,别看周家如日中天,褚家陶家也不是没有抵抗力,真要动手,就算周家能取胜,也是惨胜。

这样的胜利,不会是周家愿意要的——得到了资源,失去了子弟,更别说在元气大伤的时候,还可能被人趁火打劫,成果都未必保得住。

而且,谁说周家就一定能取胜?

所以面对对方的强势,陶欣然照样敢随口忽悠。

“是吗?”一级灵仙周德岭发话了,他似笑非笑地看着陶家的太上长老,“那倒是巧了,我跟道平叔正好也没事,大家一起游玩一圈……三大家族六个灵仙,也是一桩美谈。”

“周家门槛太高,我们配不上,”褚家的一级灵仙褚弄影眉头一皱,断然拒绝。

“小丫头,听说你的心上人闭死关了,”周道平也不生气,而是笑着发话,“不晋天仙不出关?有点意思哈。”

褚弄影年幼时,曾在雪地里救过一个小童,孰料那小童另有际遇,成为了龙门派内门弟子,然后就到褚家提亲,孰料正好有个家族,也来提亲,并且达成了婚约。

小童其时修为不高,悻悻然离开,但是离开时他表示——那家伙敢欺负你的话,你说句话,我早晚弄得他家破人亡。

风黄界的修者,一般都成家晚,订婚早一点正常,但是成亲要晚一些,尤其是……三十岁之前,那是修炼的黄金时期。

当褚弄影打算出嫁的时候,有消息传来,那小童已经一级灵仙,她对家族安排的婚姻,相当不满意,但又不想背悔婚的名头,于是就宣布,自己选择做家族的“圣女”——不嫁了。

她有灵仙撑腰,而且还是门派里的灵仙,夫家也不敢说什么,只能换娶了一位褚家女子。

小童四级灵仙的时候,来迎娶她,她还是那句话,不嫁。

当那位登上七级灵仙之后,遍告青石城中人:你们对付褚家,我绝对不管,但是谁敢动褚弄影……穷尽海角天涯,我必杀之。

现在……那人在冲击天仙了。

周道平也未必要怕褚弄影,有龙门派撑腰就怎么了?周家还跟血沙侯郑家联姻呢,但是如非必要,他也不愿意招惹这女娃娃。

“不劳道平叔操心,我跟若旭大人,也不是你想的那种关系,”褚弄影淡淡地回答。

“呵呵,”周道平笑一笑,也不多说——你俩经常花前月下的,真当我们不知道?

这也就是那些有根基的家族,令人头疼的地方了,周家攀上了血沙侯,却依旧不能随心所欲地行事——说到底,外力固然重要,家族本身战力才是根基。

这番交待之后,褚家和陶家继续启程,周家的飞行法器也继续尾随,摆明了就是要跟着他们。

“周道平你到底怎么回事?”陶欣然有点恼火了。

“笑话,这天是你家的?”周德岭冷哼一声,“你们飞得,我们飞不得?”

陶褚两家一怒之下,索性降下飞行法器来,然后周家人也跟着就地休息。

这两家虽然恼火,也无可奈何,这风黄界终究是实力为尊的,谁让周家势大呢?

“折向吧,”陶欣然做出了决定,查明密库的变故固然重要,但是身后跟了这么几个家伙,真的没办法往密库那里走了。

歇息一阵之后,两家起身继续,周家也继续尾随。

又飞了一阵,两家打开荒兽袋,将携带的飞禽放飞,不多时收回飞禽来,他们开始转向,似乎是收到了什么信息一般。

后面跟着的周家人登时傻眼,他们可以跟着对方走,但是……他们没带飞禽出来。

“通知内卫,带五只飞禽来,还要来三个小队,”周道平果断地发出命令——这两家灵仙大举出动,居然要带飞禽侦查,显然是有了足以值得捕杀的猎物。

周家自然要当仁不让地分一杯羹。

他没想到的是,陶褚两家虽然是做了充足的准备,但是双方的初衷,却是截然不同。

那两家做这一手准备,主要是为了侦查对手,想一想就知道,能让两个灵仙和诸多高阶游仙离奇死亡,而且还发不出警讯的对手,是多么地可怕。

所以陶褚两家虽然是四个灵仙全部出马,却没有必胜的把握,他们的储物袋里装满了各种战斗物资,还要带上预警的飞禽。

只不过因为周家咄咄逼人,他们才在没有进入战斗区域之前,就提前将飞禽放出。

周家这次是彻底误会了。

这里面的纠葛,陶褚两家自然不会通知后者,他们的飞行法器虽然飞得极快,但是这样绕来绕去,待到从侧面接近密库的时候,也到了下午。

此时,陈太忠也收功了,他隐身爬到树上,拿着高倍望远镜,冲着青石城方向扫来扫去。

扫了好久,不见动静,他也不心烦,陈某人不是个脾气好的,但是修炼或者准备战斗的时候,他却格外有耐心。

从某些方面来说,他是一个偏执狂,是一个专注的男人。

观察了差不多有个把小时,他心里陡然生出点警讯,可又不知道是哪里不对,左右看一看,猛地发现,天上有几个小黑点。

他可是被飞禽盯梢过的,那还是在斩杀费球之后,被两个接了暗花的主儿堵住,当时他的精气神都属于极差的状态,若不是有个中阶的灵阵,真的就交待了。

于是他拿着望远镜向天上望去,然后就倒吸一口凉气,“我擦,还真是青隼……还有白头鹰?”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