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仙》 陈风笑 著
第一百零三章 大丰收

那陶家九级游仙苦苦哀求,说自己还有重大秘密,你们要答应饶我一命,我会奉告。

王艳艳才不吃他那一套,看他不吃丢过去的解毒散,说不得抬手一枪,挑飞此人头颅,然后又扔出几个火球。

“好了主人,终于耳根清净了,”她冷笑一声,来到陈太忠身边,“咱们进密库吧?”

陈太忠有点想进去,见识一下密库到底是怎么回事,可是想到自己此前一直反对来着,就觉得脸上有点挂不住,于是一摆手,“你自己进去吧……我没进过密库。”

“我也没进去过,天下哪有那么多密库?”王痒痒很干脆地发话,她虽然没进去过,说得却是理直气壮,“如果担心埋伏,发点法符就行了。”

“不会有什么阴毒的陷阱?”陈太忠打量一下山崖,总觉得有点不妥当。

这个密库隐藏得极好,陶家褚家一年多以来,已经将密库左右和上方掏进去了十来米,宽度也有一米左右,这密库大概的轮廓,是十米见方,深有多少,就不知道了。

一道凹槽,在距离山石地面十来厘米处,很不容易被人发现。

“密库就是宗门和家族崛起的资源库,就算有点考验,怎么会阴毒?”王艳艳愕然地看向他,“主人您的修仙知识……这是什么传承啊,能乱成这样?”

“我这不是担心你吗?”陈太忠瞥她一眼,重重地哼一声,却是不肯承认自己一窍不通,“主人我得的是上古传承,那时的密库……经常有些危险,有时候还得拿个黑驴蹄子。”

“黑驴是啥?”王艳艳愕然发问,风黄界里没有驴这种生物。

“是……是瑞兽,嗯,仅次于圣兽草泥马,”陈太忠信口胡说八道。

“草泥马……圣兽?”王艳艳越发地抓狂了,她揪着自己的头发,“我怎么没听说过呢?”

“你没听说过的多了,神兽河蟹知道吗?”陈太忠嘴角扯动一下,得意洋洋地回答。

“神兽不是麒麟、凤凰这些吗?”王艳艳双眼通红,眼中透露出一股奇怪的神色。

“它们的神格太弱,河蟹一旦现身,天下城池尽皆崩毁,”陈太忠瞥她一眼,“不懂吧?这就叫河蟹一出,再无都市!”

“这方面……你不可能知道得比我还多啊,”王艳艳的表情,是要多怪异有多怪异。

“除了生孩子我比不过你,其他的你真不是个儿,”陈太忠一摆手,“你去吧。”

“你不跟我一起进去?”王艳艳愕然地张大嘴巴,“这是密库哎。”

“说你没经验,你还就白上了,”陈太忠瞪她一眼,“咱俩都进去,让人堵了门怎么办?你当是警察扫黄……只会罚款吗?”

王艳艳愕然地看他好半天,才想起一句常听到的主人语录,禁不住点点头,“虽不明,但觉厉……那我进去了啊。”

她走上前去,将圆环的一侧放进凹槽,来回不住地转动着。

转着转着,咔地一声轻响,一阵微微的灵气波动,岩壁上的石头像水波一样漾了起来,然后一块山石缓缓升起,露出一个半米宽,一米高的洞口。

王艳艳再次回头看陈太忠一眼,见他依旧没有动作,于是扭头摸出一个照明珠,钻进了洞口,然后身子向右边一拐,不见了。

陈太忠没有进去的兴趣,虽说修仙修的是法侣财地,但是他骨子里是不怎么在意钱财的——实在没钱了,大不了再去抢。

而且他也不怕王艳艳得了好东西,不告诉自己。

当然,最关键的还是,既然密库里没什么埋伏,他真是要考虑被人堵门的危险。

这里固然是荒郊野外,谁知道陶褚两家会不会来人?到时候门环一拔,直接抓瞎了。

事实证明,他的担心并不是多此一举,当天晚些时候,来了两个八级游仙,是送补给的——一个是褚家的,一个是陶家的。

其实这俩八级游仙送补给在其次,关键是还了解最新动向。

这两人是从陶家的监视区进来的,陈太忠一开始没注意到,结果这两人发现没人上来,就果断地掏出了通讯鹤。

总算还好,他在第一时间反应了过来,杀一人擒一人。

非常糟糕的是,他擒住的是褚家的游仙,而褚家人果真强硬,问了半天,什么也问不到,说不得一杀了之。

这一晚上他过得非常警惕,等天蒙蒙亮的时候,王艳艳从密库里出来了,一脸的惊喜,“主人,里面的好东西,真的好多好多。”

“没有机关?”陈太忠觉得有点受伤。

“有,”王艳艳迟疑一下,最终点点头,“不过都是我所熟悉的……破解需要一点时间而已。”

“是驭兽方面的吗?”陈太忠猛地冒出一个奇怪的问题。

“这个……是的,”王艳艳怔了一怔,最终还是点点头,“你怎么会知道?”

“你的主人,不至于弱智到那样的程度吧?”陈太忠笑一笑,“好了,我无意知道你的来路,说一说收获吧。”

收获很多,有上千年的草药若干,有丸药若干,还有功法若干,上百张宝符,十几柄宝兵和三件灵宝。

跟宝字沾边的,就是天仙用的东西了,天仙用宝符,相当于灵仙用灵符,事实上,很多初阶灵仙,用的还都是法符。

这一次收获,真的很巨大,光是极品灵石,里面都有上千颗,这个密库的真实内容,如果被青石城的家族知道的话,那绝对会是一场血雨腥风。

消息一旦传出去,积州外面的势力都会赶过来,别的不说,上千颗极品灵石,足以引得封号家族来关注——是封号家族的关注,不是称号家族的。

这收获……也太丰厚了一点吧,陈太忠想把极品灵石收起来,但是储物袋根本就储藏不了这么多的极品灵石,装进袋子里,袋子都在往外散放浓浓的灵气。

“收进我的须弥戒吧,”陈太忠的须弥戒,对刀疤来说不是秘密,他将极品灵石收进去,“那些宝符和宝兵,也都给我。”

王艳艳二话不说就给他了,这些东西,她现在都用不到,藏在主人身上,总是比藏在她身上保险一点——陈太忠并不是个苛刻的主人,这一点,她看得很清楚。

而且,从情理上讲,这密库门环本来就是主人的东西,她只是热衷于此,所以发现了密库,但这么看来,她也不过是能占点便宜罢了。

更别说在占便宜的过程中,她差点被人杀了,还是多亏主人救了她。

这个账,没办法细算的。

“你先整理那些功法,”陈太忠也看得明白,知道刀疤现在亢奋得很,所以提起了别的,“刚才褚家和陶家又来人了,两个八级游仙,是来送物资的……我干掉了。”

遇到两家送物资的人,这显然不是好事情,王艳艳终于从狂喜中醒来,“他们没有发出求救信号吧?”

“你说呢?”陈太忠微微一笑。

“那咱们赶紧离开吧,”王艳艳赶忙收拾东西,吃下了这么大的一个密库,对方还没察觉,这个时候,不溜号等什么呢?

“为什么要离开?”陈太忠是真纳闷了,“他们没传出去信息。”

“这次赚大发了,咱们得赶紧走,消化啊,”王艳艳见自家主人痴痴呆呆的,忍不住一跺脚,“再不走来不及了。”

陈太忠的眼神,却是越发地奇怪,他看着自己的女仆发话,“他们知道……咱们赚大发了?”

“这个他们怎么可能知道?这是密库,”王艳艳先是一愣,然后才反应过来,于是笑着发话,“你想等他们来?”

“你这可不是废话,”陈太忠冷哼一声。

他在青石的仇家,除了梁家,还有青石三大家——那些灵仙都是当时各家族凑出来的。

当然,青石城主南特,也是他的仇家,这不用说的。

梁家之外,他最恨的就是周家,但是陶家和褚家,也是参与了此事的。

严格来说,陶家人上次没有现身,但是陈某人的行踪,是被贝先生识破的,贝先生就是陶家人请来的。

他心里憋着一团火,但是进青石城寻仇,难度比较高,起码门禁就不容易突破,所以他想在这里坐等,等褚家和陶家的人发现这里出了状况,前来查探。

当然,他真正要报复的,是梁家和周家。

梁家连灵仙都没有了,那不用多说,肯定是要被他拔除的,而周家,有四个灵仙,其中老祖周德震,是中阶灵仙,而灵仙周德岭,跟他的恩怨也不是一天两天了。

剪除了褚家陶家的高端战力,要拿下的就是周家了,所以他打算拿这个密库做诱饵,吸引这两家的高端战力过来,好狠狠地收拾一下。

王艳艳知道了他的想法,有心反对,不过想来自己说了也没用,于是退到一边,安心地整理各种功法玉简,静待即将到来的大战。

“等天大亮了,你最好还是找个地方躲起来,”陈太忠看她一眼,“我估计他们的报复,晚上就会到。”

他还是低估了家族的底蕴,就在此刻,陶褚两家的人马,已经出城了。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