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仙》 陈风笑 著
第一百零二章 辣手

这处密库位于一处断崖下,一年以前,陶家和褚家的七八个少年结伴出来游玩,路遇大雨,来到山崖下避雨。

雨持续了很长时间,引发了山洪,少年们被困住了,大家闲得没事,舞枪弄棒地比试,终于把藏在草石后的一道凹槽打得露了出来。

家族子弟里,不缺有眼光的,一看就叫了出来:密库!

这是天上掉下馅饼了,陶褚两家平日联系也不算多,不过这帮少年能玩到一块,关系还是不错,也没想着灭掉另一家,独吞密库。

事实上,双方也是势均力敌,真要一场混战下来,剩下一两个活着的,未必回得去——回城的路上,除了荒兽还有人。

于是陶褚两家同时得到了消息,谁也瞒不住谁,只能坐到一起,共同商量开发密库,同时严禁消息走漏。

两家组织一支精悍的小队,秘密地出城,来取这一处密库。

因为没有门环,就只能强力硬攻了,然而这密库的防御,却是出奇地强大,陶褚梁家头疼之余,也禁不住暗喜:这次是撞到大买卖了。

打不开门,怎么办?只能慢慢磨了,陶家和褚家想的是最笨的办法,把密库掏个差不多,然后视其规模,再考虑用什么样的灵符炸开。

法子很笨,但相当保险,这两个家族虽然号称青石城三大家的两家,却没有中阶灵仙,万一这密库里有了不得的东西,根本保不住。

这一掏就掏到了现在,褚家和陶家各出一灵仙,在这里悄声值守,断崖两侧则是两家子弟在放风。

一般来说,遇到大队的外来人的话,放风的会警告对方,说这里是家族试炼场地,无关人等休得靠近。

遇上独行的,放风的子弟就可能直接干掉对方。

像王艳艳这种,虽然是游仙九级,但既然独行,又是个女性,放风的神箭手选择袭杀,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就算他打不过,他身后还有人。

“拦路杀人,居然还骂我贱婢?”王艳艳听到恼火处,长枪一抖,又在对方肩头戳出个洞来,“一群混蛋!”

陈太忠看她一眼,皱着眉头发问,“这密库……可以肯定是对应的门环?”

“门环越来越热,”王艳艳从怀里摸出门环,“你感受一下。”

陶家那灵仙坐在地上,死死地盯着那门环,眼中的情绪异常复杂,有贪婪,有懊恼,有悔恨,甚至还有一点点绝望……

“唔,还真是这样,”陈太忠点点头,将门环丢还给她,又看向地上的灵仙,“青石城的门禁上,现在还有我的信息吗?”

“这个我真不知道,”灵仙摇摇头。

“什么都不知道,去死吧,”陈太忠抬手一刀,削掉对方头颅。

落地的头颅,还惊怒地看着王艳艳,王艳艳笑一笑,“我说我不会杀你,我主人又没答应你。”

说完之后,她抬手一团火球放了过去。

陈太忠却是又将面巾戴上,既然这里只有陶褚两家的人在,识得他的人倒还不算多。

才挂上面巾,山坡后就冲过来一条汉子,满头满脸的鲜血,手持一把大斧,正是那个被王艳艳砍掉了半块头皮的家伙,匆匆包扎一下赶来了。

“你们……”现场只有两个蒙面人,两个灵仙和一个九级游仙,持斧的大汉登时就是一愣,再看一看满地的鲜血,还有明显是刚被烧过的尸骸,他居然就愣在了那里。

“问一下,附近陶褚两家,一共有多少人,”陈太忠沉声发话。

“你围攻老娘,围攻得很爽吧?”王艳艳膀子一抖,藏弓到手,抬手就是三箭,然后又是三箭。

这是她目前能掌握的最强弓技了,那大汉原本就比她低一级,又是心神不定之时,挥着大斧连挡带躲,却还是身中三箭。

“我家主人问你话呢,听见没有?”王艳艳身子前蹿,两个起落,枪尖已经点在了大汉的喉咙上。

“那两个灵仙呢?”大汉不答反问。

“死在我主人手上了,”王艳艳长枪一抖,矛尖的侧面重重地拍到大汉的脸上,登时打落了对方几颗牙齿,“老娘问你话呢。”

“怎么可能?”大汉高叫一声,眼中却是一片迷茫,“六叔可是二级灵仙。”

“我家主人连中阶灵仙都杀过,二级灵仙算个屁,”王艳艳见他失魂落魄的样子,心里真是要多不爽有多不爽,枪尖一扫,直接削断了对方完好的左臂,“听见没有,老娘问你话呢。”

汉子右肩和左腿中箭,还有一箭正中肚腹,若不是她留手,这一箭就能取了他大半条命。

但是汉子浑然不觉,连断了条胳膊都没在意,只是呆呆地目视着前方,嘴里轻声嘟囔着,“我就知道,我就知道不能随便截杀,三叔公……你孙子连累了整个褚家,是整个褚家啊。”

“小子你是右臂都不想要了?”王艳艳火了,她问了好几遍,对方居然对她的问题视若无睹。

“我回答了你的问题,你能饶我一条性命吗?”汉子似笑非笑地看他一眼,眼神怪怪的。

“跟我玩这个,你还嫩点,”王艳艳想也不想,一枪戳破了对方的气海。

气海毁了,人就废了,她收起枪来,淡淡地发话,“想精血示警?那得我答应才行。”

“褚家只有战死的族人,没有苟且偷生之辈,”汉子被戳破气海,反而哈哈大笑了起来,状若疯狂,“贱婢你尽管宰割,我要哼一声,不算好汉。”

“可惜你来得晚了,刚才你褚家的二级灵仙,跟狗一样,跪在地上摇尾乞怜啊,”蒙面的汉子笑了起来,笑得非常张扬,从声音中都能听出他的不屑,“他要有你这气概,没准我只让他钻一下裤裆,就放了他。”

“你!”汉子听到这里,一口血就喷了出来,“你造谣……你无耻,你……你玷污了你灵仙的身份。”

“杀了吧,”陈太忠的下巴微微一扬,“想死还不好说?”

“告诉我,他说的是假的,”汉子睚眦欲裂地看着王艳艳。

王艳艳面无表情地抬枪一扫,将此人头颅斩下,随手取过此人的储物袋,然后又放两个火球,将人烧做一团焦炭。

“把这些尸骨都放进一个储物袋里,”陈太忠淡淡地吩咐一句,“回头撒到河里。”

王艳艳很忠实地执行了他的命令,事实上这并没有花费多少时间。

接下来,两人齐头并进,直奔原始现场,走了一阵之后,做仆人的才轻声发话,“主人?”

“嗯?”陈太忠正处于隐身状态。

“您好像记错了,求饶的是陶家的灵仙吧?”

“我知道,”声音自空荡荡的空中传出,冷淡而平静,“我就是要他死不瞑目。”

不多时,两人赶到了最初的打斗场所,那中了毒的九级游仙还在地上躺着,旁边有个七级游仙在招呼他。

一支冷箭悄无声息地射来,直接带走了七级游仙的性命,王艳艳怕她死得不透,接着又是两箭。

“是你?”地上那半死的游仙眼睛一直,“暗器下毒的贱婢……他们人呢?”

王艳艳知道主人的心意,上前一枪挑破对方的气海,然后枪尖直指对方喉咙,“褚家和陶家一共有多少人在?”

“他们死了?”九级游仙骇然,他看着她身后的蒙面大汉,黑青的脸居然开始泛白。

王艳艳并不答话,一枪砍掉他一条胳膊,然后又将枪尖移到他喉咙处,阴森森地发问,“你不说?”

“我说,”这位忙不迭地表示……

褚家和陶家被派到这里的,一共十四个人,两家各七人,除了各出一灵仙之外,双方派出的主要阵容,还是八级和九级游仙为主。

有人指点,陈太忠又有隐身术,不多时,就将那些人一一斩尽杀绝,最后杀那四个挖石头的家伙的时候,稍微有点麻烦,有个家伙差点将警讯发出去。

不到半个小时,陶褚两家安置在这里的十四个人,就只剩下一个断臂的九级游仙了——这厮还中了毒。

此人是陶家的,骨头跟那一级灵仙一般地软,真是想问什么,此人就答什么。

“连陶家的藏宝库都说了,这家伙……还真是奇葩啊,”陈太忠完全不能想像,一个家族子弟,居然如此地没有家族归属感。

“其实级别越高的,越怕死,”王艳艳莫名其妙地叹口气,话里竟然带着点看破红尘的沧桑,“打打杀杀,都是年轻人的专利。”

“大人说得对,我就是怕死,”那九级游仙明明就只剩下一口气了,还要赔着笑脸巴结,“您若是能给我解毒,饶我一条贱命……我愿奉您为主,签世代奴契。”

“老娘看不上你这个贱样,”王艳艳不屑地哼一声。

“如果可以解,给他解了毒吧,”陈太忠淡淡地发话。

“您不喜欢我用毒?”王艳艳的脸色,登时变得一片惨白。

风黄界一向是比较禁忌用毒的,一个是不够光明正大,有违修者精神,再有一个就是,用毒的话,容易造成大面积的群伤,易造成无辜人员的死亡。

事实的真相是,有两个封号家族,曾经得罪了毒道高手,被一夜灭门。

这种恐怖的杀伤力,连宗门都要出面谴责——同时他们却还悄悄地研究。

“不对我用毒,我就无所谓,”陈太忠一摆手,轻描淡写地发话,“都要杀了,给他留个干净点的身子……我这人做事,讲究。”

“您还是别给我解毒了,”九级游仙登时哀嚎了起来。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