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仙》 陈风笑 著
第一百章 遇袭

王艳艳找密库,还是很有一套的,她先架着飞毯,在空中绕圈,绕了三四个圈子,就锁定一个方向——每绕到这个方向的时候,门环就要相对热一点。

锁定了方向,她就降下飞毯来,埋头疾走,她不知道那里距自己有多远,此处虽然是荒郊野外,也难免遇到修者的队伍,而她又是来寻宝库的,适当地低调还是应该的。

她奔出去四十多里,感受着门环越来越热,心里正在开心,猛地发现前面飞来一个小黑点,她想也不想,直接放出了准备好的盾牌。

在野外生存,就要有野外生存的经验,她九级游仙的气势淡淡地外放,驱赶那些荒兽,不过这一次她知道,自己是遭到人暗算了。

这种经验她也不缺,盾牌她就随时准备着,只不过是嫌拎着盾牌赶路费事。

“夺”地一声轻响,一支长箭射中了盾牌,箭尖居然穿透了盾牌一寸有余,若是她没防范,这一箭没准能带走她半条命。

直到这时,弓弦的响声才传来,也亏得王艳艳是玩暗器出身,最近又在苦练弓术,行进时还存着几分小心,才躲过了这一劫。

“混蛋,”她气得一抬手,就摘下了肩头的小弓,“让老娘来告诉你,弓箭不是这么玩的!”

弓弦连响,她抖手就是两箭射了过去,两箭之后又是三箭,封住了对方所有的去向。

她心恨对方歹毒,下手也不留情面,就是要夺取对方性命。

不远处的草丛中,传来一声闷哼,一道人影一闪,奇快地蹿向一块巨石,然而王艳艳的第二波箭正好射过去。

此人的身法极其了得,身体在空中灵活地扭动一下,免去了被正面击中,但是肚腹侧面还是被利箭划开,登时血花四溅。

王艳艳已经看出来了,这人一开始埋伏在草丛中,她拉弓之际,此人应该也是有盾牌之类的阻挡,但是普通的盾牌,又怎么挡得住她的战器藏弓。

到这时候,此人还想跑,那就来不及了,硬生生地又吃了一箭,不过终于是挣命一般地逃到了那块大石头后面。

仅仅是个八级的游仙,王艳艳也不着急,小心谨慎地靠近那块大石。

此人必须得死,但是她得防着对方有同伴——有第一次偷袭,就可能有第二次偷袭。

反正对方已经受伤,如果她所料不错的话,应该是肠子都流了出来。

她绕了一个大圈,刚刚靠过去,一柄飞剑狠狠地斩了过来,“小辈好狠的心肠。”

“够不要脸的,”王艳艳冷哼一声,掣出了中阶长枪,迎了上去。

燎原枪法还真的不含糊,仅仅一套第六层的枪法,就硬生生挡下了飞剑的攻击。

发出攻击的剑修,不得不将飞剑召回去,这是一个头发花白的九级游仙,他从远处几棵树后电射而至,声若洪钟,“女人,你居然敢对我周家子弟下此毒手!”

“周家又算什么东西?只许你们暗算别人?”王艳艳不屑地哼一声,身子向大石头蹿去——既然那么远的人都跑了过来,周边应该没人埋伏了。

果不其然,那弓手正靠在大石头上,身体都被鲜血染红了,正恶狠狠地看着她。

“偷袭的鼠辈,死吧!”王艳艳才不会心慈手软,抬手就是两箭。

“女人你敢!”那老年剑修直看得睚眦欲裂,“我要活剥了你。”

喊归喊,他终是晚了一步,救援不及,眼睁睁地看着自家子弟,被这女修活活射杀。

王艳艳杀了此人之后,才又迎上了那九级剑修。

一直以来,剑修都以强大的攻击著称,号称同阶无敌,王艳艳猛地发现,自己居然可以硬扛一个同级剑修,心中是又喜又傲。

不过,她的惊喜并没有持续多长时间,约莫三五分钟左右,一个八级游仙出现在远处,见到这里激战正酣,说不得脚下加劲。

一边跑,他一边就掣出一把大斧来,“九叔公,我来助你。”

王艳艳以一敌二,也不落下风,不过她觉得这地方实在有点奇怪,怎么会有这么多的八级和九级游仙。

待她见到,远处又一个九级游仙出现,终于脸色一变,取出一张符,在自己身上拍一下——这种时候,不能再舍不得了。

“高阶金刚法符?”围攻她的两人齐齐眉头一皱——麻烦大了,这位不是一时半会儿能杀死的。

后来的这位九级游仙见状,也加入了战团,这位手持一对短短的护手钩,明显走的是近战的路子,他一上来,王艳艳登时手忙脚乱。

终于,她吃了那大汉一斧,纵然是有高阶金刚法符,身子也是一栽,接着就是一口鲜血,那使护手钩的汉子看到便宜,身子前蹿,反手一钩狠狠撩起。

这一钩如果砍实了,这蒙面女人就算有金刚法符护身,内腑也要受到极大的震荡。

然而,王艳艳还就是硬生生吃了这一钩,然后手一扬,一枚飞梭打向使钩的汉子。

近身打斗者,身手最是敏捷,但是对方宁肯吃一钩,也要发出暗器,这是使钩汉子完全没有想到的,他身子没命地一扭,那梭子还是打到了他的左肩上。

“这贱婢会暗器!”使钩汉子身形暴退,嘴里大叫着,“你们也不知道提醒一声,还好入肉不深……我艹,有毒!”

话没说完,他的脸上就泛起了青气,纵然是没命地塞解毒丸,没过多久,他还是软绵绵倒在了地上。

那俩围攻她的游仙大惊,先给自己上一张金刚符,然后才继续围攻她,但是就束手束脚很多了,“圈住她,累死这个散修。”

风黄界里,用小型暗器的人不多,近身用暗器的就更少了,这种情况多是在散修身上出现——暗器要近身使用,一般就是威力有限。

正经有点身家的,就算用暗器,也是大威力的,比如说霹雳子什么的,这种大威力暗器,近身使用容易伤到自己。

“你才是散修,你全家都是散修,拦路杀人的老狗!”王艳艳一边骂人,一边摸出两张中阶法符,打向那使斧的大汉。

大汉虽然八级了,用的却也是中阶的金刚符——近身使用的暗器,基本上威力不大,使用高阶的,不经济。

两张法符打出,大汉的护身灵气一晃一晃,明显出了状况,王艳艳又拼着吃了一剑,一枪扫掉了大汉半边头皮。

修者都是不怕玩狠的,大汉负伤了也能战,但是这鲜血哗哗地往下流……挡眼啊。

他一退出,王艳艳连出几枪,然后转身就跑,那剑修使出飞剑追杀,却被她的长枪拨回。

“想在剑修面前逃跑?真是做梦,”白发剑修祭起飞剑,御剑追了上去。

“找虐吧?”王艳艳往嘴里丢几颗回气丸,一转身,就是三支箭射了过去,然后又是三支箭,她的藏弓是战器,有且只有九支箭,但是这箭出去之后,能自动回归。

巧器门战器名扬天下,那真不是吹出来的。

九级游仙登时傻眼,剑修御剑的灵活度,远超过飞行法器,但是他在天上飞,下面拿着弓箭射,怎么说也是个靶子。

说不得,他只能降下来,靠着双腿狂追。

眼看此女棘手,他放个焰火出去,通知族中高手来围杀。

陈太忠看到的焰火,就是这一道,不过不是王艳艳发的求助信号,而是她的对手发的。

王艳艳一看焰火,心头就是一揪——这证明对方还有奥援在不远处。

想到这个可能,她继续撒腿狂奔,一时间也有点懊恼:早知道是这样,直接往回跑该有多好?

不过她心里也清楚,主人就不待见自己的寻宝行为,她没遇到大事,直接往回跑,估计是要受到奚落的。

信号发出去不久,两人还在跑着,身后传来一声怒吼,“哪个混蛋,敢杀我褚家的人?”

一股凌厉无匹的气势,从后面传了过来。

“不是周家吗?”王艳艳轻笑一声,一抬手,也是一朵焰火放了出去,“小小褚家,也敢拦路杀人,等着我主人的雷霆之怒吧!”

“若是再加上我陶家呢?”又一股气势升了起来。

“再加上周家,也是一群死人,”王艳艳脚一点地,加速前蹿。

“那就等你的主人来说话吧,”两个人在瞬间就追了上来,左右一夹,呈犄角之势,压住了她,而她身后,则是有九级的剑修。

这两人的修为,都不是她能感知的,很明显是灵仙一级的,但是她也不怕,冷笑一声,从肩头摘下小弓,“我的主人,凭你们一帮垃圾,也配提?”

两个灵仙加一个九级游仙,围攻另一个九级游仙,分分钟就能灭掉的,但是看到此女如此地有恃无恐,三个人反倒是迟疑了。

打杀一个九级游仙,真的是很简单的一件事,但是此女放出了求救焰火,想必不远处也有她的奥援,而能让九级游仙做仆人的人,又怎么会简单得了?

尽快杀人之后离去,也是条路子,不过……谁知道人家有没有精血之类的怨引。

此刻想扰乱天机,却不是一时半会儿能做到的。

念及此处,一个胖胖的中年人发话了,他一脸的不善,“我们褚家的人怎么招惹你了,你居然要杀人?”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