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仙》 陈风笑 著
第九十九章 密库现

王艳艳的探查术,经过没日没夜的修炼,熟练度也增加不少。

她是散修出身,论吃苦,还是比别人强很多的,真能多一种攻击手段,她不介意吃苦。

修习几天之后,她甚至能凭着自己的神识碎片,自行辨识出主人是灵仙一级。

所以她就继续修炼,指望靠修习此术增长神识,不成想七八天过后,她的神识虽然也增长了一点,但是……跟她期望的,相差实在太远太远了。

“才增长了二十分之一的模样?”陈太忠想一想,微微摇头,他的神识在修习十来天之后,差不多涨了有三分之一,“看来这个神识增长,也存在个体差异哈。”

“这术法就起不到那作用,”王艳艳很是生气,修炼神识七八天,才微微涨这么一点。

“根本是新手效应……我以前从来没修过神识,所以才能涨这么多,再修炼下去,连这个速度都没有。”

难道又是功法合不合的问题?陈太忠又开始思索。

他找刀疤做这个实验,主要也是好奇,为什么这个明显能增强神识的探查术,为什么大家看起来,都是毫不在乎的样子。

而能增强神识的丸药,在积州却是根本买不到。

看到刀疤委屈的样子,他哼一声,“那算了,由你吧,总也是让你学了一门功法……这儿还有一门敛气术,学不学?”

“不学,”刀疤很干脆地摇摇头,“我强大,别人不敢招惹我,我为什么要装弱小?”

“可以扮猪吃老虎的,”陈太忠笑眯眯地诱惑她,“我试了,可以低两个大境界……我最低可以敛气到游仙四级呢,不试一试?”

“不学,”王艳艳这次是打定主意了,“你能低两个大境界,我最多低两个小境界,游仙九级冒充七级,差别很大吗?”

“唉,明明是好东西,偏你不懂得珍惜,”陈太忠无语地指一指她。

又修炼两日之后,洄水边冒出了修者,而且这修者不是单独出现的,而是一群群的。

就有人找到了陈太忠和王艳艳修炼的场地。

王艳艳肯定要拦截对方,这些修者原本不想买账,但是有人认出——这是温城主释放了的人,这女人的背景,非常可怕。

女人的主人,可是温城主都留不下的,大家又发现,这女人在短短的时间里,由游仙八级,升成了游仙九级,就越发感觉到,对方有些莫测高深。

甚至连灵仙一级,都要客气地打个招呼,“这位女修,我们也是奉了温城主之命,来探查刀狂大人的线索,他是晨风堡的作训供奉,已经很长时间不见了。”

合着这刀狂有惊人的刀术造诣,温曾亮都很纵容此人,时间上放得很宽松,不干涉此人的具体行动——只有在需要考校战力的时候,才会要求此人在场。

风黄界流行外聘高手,但是外聘的高手,也要分几大类性质,最典型的分类就是:客卿、供奉和护法。

客卿是最低级的,基本上等同于佣兵的性质,平日里吃喝主家的,需要卖命的时候,就得卖命,但是遇到不可抗力的时候,客卿可以申请解聘——尼玛,这明显干不过的,我不能玩,我只是客卿。

供奉则是小事不出马,也不怎么受管制,但是他享受势力的供奉,有难为的事情,就必须得站出来——这一片,是我罩的。

护法的级别就更高了,他们都不一定收受好处,只是跟这个势力共存亡,大战小战,他们未必参与,但是生死存亡之战,他们会参与——我是这个势力的护法。

像陈太忠前一阵遇到的,是玉屏门护法的女儿,董明远根本连玉屏门内部的事务都不参与,他只负责玉屏门的生死存亡之战。

要是董明远仅仅是玉屏门的客卿,温曾亮哪里会给他那么大的面子?

但是话说回来,刀狂能成为温家的供奉,还是指导作训的供奉,在温家就是顶级的存在了——除了温家的老大温曾亮,没谁能指使得了他。

风黄界的铁律,称号家族之下,不许有护法!

称号家族是以天仙为判定,称派的也是以天仙为判定,称伯爵的还是以天仙为判定。

这种级别的势力,统统不许有护法。

护法二字,意味深远,往深里讲,是维护法则,维护天地秩序,往浅里讲,也是你这一家根基深厚,关系到天地法则,得有人护佑。

能拥有护法的,得是以玉仙为判定,封号家族、侯爵、或者能称门的宗派。

还是以董明远为例,灵风董家好几个天仙,但是他的家族,不允许有护法,玉仙为界,董家只是称号家族,不是封号家族,当然不能有护法,最大就是供奉。

但是董明远所在的玉屏门,是正经称门的宗派,门里有玉仙,董明远战力强大,董家又根基深厚,不靠门里那点资源,所以他是玉屏门的护法。

当然,若是董明远能冲上玉仙,他还是玉屏门的护法,可董家也由称号家族变成了封号家族,就有资格招揽护法了。

称号家族,是自己有称号,封号家族,却是整个风黄界都承认,特别为你的家族册封。

这些就都扯得远了,简而言之一句话,刀狂是温家的供奉,他的失踪,温家不可能置之不理。

刀狂在温家的体系里,原本也是个狂妄之辈,听调不听宣,如若不然,温曾亮去迎接李家人马的时候,他应该在场。

但是事实上,温城主麾下四个中阶灵仙,没有一个到场的——一个在冲关,两个在出外公干,还有一个,就是刀狂了。

正是因为如此,刀狂不认识陈太忠,当时没在嘛。

过了两天,他不知道从哪儿回来了,然后……就又失踪了。

温城主发出城主令,点将要他回来,城主令一出,不回来的,就要上通缉榜单了。

结果他还是没回来。

所以大家现在,就是四下寻找刀狂大人的下落。

“我没有见过此人,”王艳艳脸不红心不跳地撒谎,“现在这里,是我家主人在修炼,不想找麻烦的话,速速退去。”

“那你们什么时候离开?”知道她难惹的人不少,但是想要博一把的人,也很多。

“我家主人,身份何等尊贵?”王艳艳想也不想,凭空摸出一杆长枪,抖手就扎了过去,“你算什么东西,也敢随便开口?”

燎原枪法,还真不是盖的,不但是冲击九级游仙的利器,同级之内,他人也莫能当。

而来的这些人,也真不敢惹她,几枪过后,大家尽皆退去,只剩那一级灵仙,呆呆地望着她,无奈地发话,“我们只是想找一下人啊。”

“真是晦气,”王艳艳冷哼一声,转身施施然离开,她身后的诸人,也只能面面相觑……不服气?打得过人家吗?拼得过靠山吗?

陈太忠听到这个消息之后,也只能撇一撇嘴,选择离开,这里不安生了。

他一点都不担心,欧阳家会泄露刀狂的下场,这根本是不可能的,消息一旦泄露,他固然会很被动,但是欧阳家……也就完了。

受到这一番行动的影响,他主仆两人,不得不又退回了青石城的地界,不过好在青石和晨风堡之间,也有大块的荒地。

陈太忠对青石城三个字,是非常不爽的,这里埋葬了他太多糟糕的回忆,他决意在灵仙二级以后,血洗青石城。

在地球上的时候,他没有这么血腥,但是……这不是变了吗?

然而,在进入青石城范围之后不久,王艳艳惊呼一声,“主人,密库门环有反应了。”

“我说,你不要整天看盗墓小说好不好?”陈太忠对这种言论,是非常地无语,他是从来不相信,天上会掉馅饼的,“真以为自己是本物天下霸唱?”

“真的啊,”王艳艳很激动地拿出那个圆环,“有点发热。”

自打她决定寻找密库的时候,陈太忠就把圆环给了她——这原本就是她从烈焰龟那里勒索到的,而他也确实不怎么把这东西看在眼里。

是吗?陈太忠狐疑地接过圆环,感受一下,“没觉得变热啊……有点温度,是在你怀里捂的吧?”

“我一定要四处看一看,”王艳艳可怜巴巴地看向他,“主人,请你在这儿打坐上半天……真的求求你了。”

啧,陈太忠咂巴一下嘴巴,白她一眼,四处看一看,走到一块平整的大石头旁,叹口气拿出阵盘,“只等你半天啊。”

“等我发现了密库,带回来的好东西都是你的,”王艳艳喜眉笑眼地回答,架起云毯就飞走了。

不过她并没有带回什么好东西,相反的,她离开两个小时之后,四五十里远的地方,猛地窜起一支烟花,在空中砰然炸开。

“这是……”陈太忠收功起身,凝望着那里,他和刀疤倒是没有烟花预警的约定,不过他缴获的战利品里,有不少烟花——关键这个方向,就是她离去的方向。

“也不知道谁是主人,谁是仆人,”他重重地叹口气,收起阵盘来,想一想之后,又取出一块布蒙住脸,向着那方向疾驰而去。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