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仙》 陈风笑 著
第九十八章 上古刀技

对王艳艳这个问题,陈太忠先是愣了一愣,才面无表情地回答,“等我灵仙二级之后,我实在不想让人追得像……一样乱跑了。”

他能越阶杀敌,但是众多灵仙不讲理地围攻,也是很不爽的回忆,他希望自己回去的时候,能碾压整个青石城。

“那太好了,”王艳艳雀跃而起,“咱们可以找一下密库。”

陈太忠闻言,登时无语凝噎,然后默默地坐下,打起坐来。

刚才跟刀狂只对了两刀,但是那水煞刀的煞气,还是对他的肉体造成了不小的伤害。

他对处理煞气,并没有太多的经验,只能一遍一遍地运气,慢慢滋养受伤的经脉,足足养了三天,才恢复过来。

不过,这次战斗短暂而激烈,他战后能及时就地恢复,恢复的时间也足够长,他的一级灵仙境界,是彻底巩固了下来,还有小小的提升。

然而,这样的收获,并不能让陈太忠满意,他意识到一个很棘手的问题:将来再遇到类似的对手,战技中夹了属性功法,甚至夹了法术伤害,该怎么样去对付?

想来想去,他也没找到什么靠谱的结论,于是就问刀疤这个本地土著。

王艳艳这两天并没有把心思全部放在修炼上,她每天抽出两个小时左右,驾驭着飞毯到处乱跑,找那只年轻的烈焰龟。

当天又没有找到,她回来之后,多少有点沮丧,听主人问出这样的问题,她想一想之后,才犹豫地反问一句,“可是……那天你不是杀了那个刀狂了吗?”

“我也受伤了啊,”陈太忠看她一眼,“所以我要制定策略,制止类似事情再重演。”

主人你这心也太大了,王艳艳很无语地翻个白眼,“要是你也是四级灵仙的话,你会不会受伤?”

“我有九成把握,不会受伤,”陈太忠不屑地哼一声,“他也就是阶位压制住我了。”

“那您还担心什么呢?”王艳艳一摊双手,“您的战斗力已经能越阶杀他了,同阶的话,您的功法又比他强,安心晋阶就好了。”

“你是说……‘你打你的,我打我的’?”陈太忠若有所思地发问。

“没错,就是这样啊,您这话说得,简直太精辟了,”王艳艳不住地点头,又竖起一个大拇指来,“‘你打你的,我打我的’,这八个字总结得太好了。”

“我的话,从来都是这么精辟,”陈太忠得意洋洋地回答。

“做为一个散修,琢磨可能出现的对手,远远比不上尽力提高自己的修为,”王艳艳侃侃而谈,“除了功法相克的情况,大多数功法,都是各有利弊,最后也多是功深者胜。”

“好了,随便问一问而已,”陈太忠听她这么说,也就歇了这条心,只是不满意地哼一声,“四级灵仙都能伤到我,真是没面子……以后遇到四级灵仙,还能不能得瑟了?”

主人你这……可以不可以不要这么逆天?王艳艳真觉得有点无力了:做为逆天人物的仆人,鸭梨真的好大。

“您的功法,绝对是最强大的那种……对了,那个刀法,我能不能学?”

陈太忠摸出一块空白玉简,刻上了第一式刀法,递给了她,“有点难学。”

他不是个小气的人,这刀法显示出来的,已经有五式,只是第一式而已,没有什么不能教的,正经是刀疤身为自己人,战力太低下,真的非常拖累他。

王艳艳接过玉简,双手往胸前一放,这就又是要发誓了。

“行了,等多学几招之后,一起发誓吧,”陈太忠一摆手,“你不嫌发誓麻烦,我听得还嫌麻烦。”

王艳艳也没想到,主人竟然把不卖给欧阳家的刀法,就这么传给自己,她大喜过望,单腿点地,双手一拱,“谢主人厚赐!”

陈太忠懒得答话,就是摆了一下手,不过心里还是很开心——够懂事。

不多时,旁边传来一声轻响,噗的一声,紧接着刀疤就叫了起来,“怎么回事?”

陈太忠侧头看去,却见她手里捧着一小撮白色的粉末,愕然地看向自己。

原来王艳艳把玉牌往额头一贴,才将神识探进去,不成想,玉简登时就化作了一团碎屑。

“有没有搞错,”陈太忠愕然,他不怎么用玉牌刻功法,但是上一次的燎原枪法第六层,他刻得很成功,刀疤也因此晋阶九级。

于是他重新刻一遍,又将玉牌递给她,“再试一试。”

这次刀疤就有点犹豫了,她看一看自家主人,又看一看玉牌——主人这不会是……不想教我这刀法吧?

可是再想一想,那种枪法都教了,隐身术又明说不教,那这刀法,也不至于藏着吧?

她犹豫一下,还是果断地将玉简贴到了额头上,又调整一下心情,果断地探进去神识。

“噗”,又是一声轻响,玉简再次化作了一团碎屑。

“呦喝,这倒是奇怪了,”陈太忠也在一直关心着她的状况,看到玉简再次碎掉,他站起身来,“这次我直接传到你的识海里。”

玉简传功法,是神识方面的交流,直接输入对方的识海,也是可取的,不过这种程度的神识,只有灵仙以上才能具备。

毕竟识海是修者的根本,拥有本能的脆弱防御,想要识海传功,不但自身神识要强,还要能精巧地控制神识,否则一不小心,很可能摧毁对方的识海。

见他走过来,右手食指微微屈伸,王艳艳吓得连连后退,“不用了,主人,这是上古刀技……我受不起,玉简会炸,我的识海也会炸。”

“上古刀技,不是应该我往玉简里刻写的时候,玉简炸裂吗?”陈太忠愕然发话。

“您这些修炼知识,都是哪儿听来的啊?”王艳艳哭笑不得地发话,“上古技法,多是用特殊玉简刻录,但是普通刻录的也有,只不过功法不合的人,玉简会爆裂。”

“功法不合?”陈太忠弄听到这里,低声嘟囔一句,“是你我的功法不合,还是我跟旧玉简上的功法相合?”

“八成是后者吧,”王艳艳幽怨地看他一眼,“您修的气道,整个风黄界,也没多少人会了。”

两人在这里修行了十余日,陈太忠的境界已经稳稳地停在了一级灵仙的巅峰,进入二级灵仙,也仅仅是时间问题了。

搜魂术他看了,确实有点含糊的地方,这个东西没有经过验证,他是不敢练的。

无名刀法第二招,他还是没练出个模样。

探查术他倒是练得挺得心应手,同时释放出十来个神识碎片,也不会疼得受不了,而且他能比较清晰地捕捉到那些神识碎片的消失过程。

也就是说,这一门探查术,他算是彻底掌握了——当然,这需要具体的验证。

尤为有意思的是,他发现修炼这个探查术,虽然是分裂神识出去,但同时能对主神识起到锤炼的作用,使神识更为凝练,也能有效地增长神识。

想到当初在青石城,他想买增强神识的丸药,结果服务员很鄙视地告诉他,整个积州都没卖这种丸药的,灵仙都保不住这种丸药。

可是修炼这个探查术,居然能起到这种作用,这委实令他有点吃惊。

“刀疤,”他揉揉太阳穴,缓解一下神识分裂后的疲惫——痛苦减轻了,但并不是没有了。

“洗熊掌呢,”王艳艳在远处答话,“最后两只熊掌了,真不耐吃……有事吗?”

“这个探查术,你想不想学一下?”陈太忠发现了,刀疤对自己掌握的多门术法,还是很感兴趣的,“能使你有效地探查高过自己五级以内的对手。”

“这个对我来说,没什么意义吧?我从来不考虑越级打架,我又没有主人的战力。”

王艳艳嘴上说不要,身体却很诚实,径自走了过来,“难学吗?”

“不难啊,一学就会,真的,”陈太忠认真地回答。

次日凌晨,河边一个女人在凄惨地嚎叫,惊得夜鸟直飞。

“我不学了,”第二天一大早,她做出了决定。

其实她也是个心性坚毅之辈,割裂神识的痛苦,她硬生生地扛住了,而且她还多次割裂,感受一下能不能尽快掌握——这跟她的主人,走的是同样一条路子。

当她试了七八次,觉得此术不是特别好学,不能一蹴而就,打算暂时放弃的时候,惨剧就这么发生了。

“第一次……我也差不多有这么疼,”做主人的给她打气,“扛过了就好了,其实你不该一开始就分裂太次多神识。”

“那你怎么不早跟我说呢?”王艳艳怒视着他,“你那次欲火中烧,躺在地上打滚,也是因为修炼探查术过度吧?那天你刚得到探查术。”

“这不是忘了吗?”陈太忠白她一眼,恼怒地回答。

不过,他还需要用她做实验,于是轻咳一声,“这个探查术,能增长神识,真的……你不是早就想跟我一样,用神识攻击别人吗?”

“你不骗我吧?”刀疤警惕地看着他。

“我骗你有灵石挣吗?”陈太忠一摆手,不耐烦地发话,“倒是你,帮我买这么多东西,没准吃回扣……我就是做个试验。”

七八天以后,王艳艳再次叫了起来,“主人你骗人!”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