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仙》 陈风笑 著
第九十七章 古老誓言

陈太忠的脸上,倒没有什么异样,他早做好了各种应对预案,出现什么情况,他都不会觉得奇怪。

虬髯大汉爽朗地笑着,大步走过来,“欧阳家的小兔崽子,我就知道,你家最近疯狂买灵刀,一定有什么说法……是为了这个一级灵仙的小家伙吗?神识不错啊。”

陈太忠面带笑容,也不多说,就站在那里,冷冷地看着。

事实上,他又分裂出一个神识碎片,悄悄地飘向那个中年络腮胡。

“朋友,这位不是我们欧阳家的人,”难得地,欧阳至诚也有说话谨慎的时候,居然没有叫出陈太忠的名字,他脸色发白地解释,“大约是我们最近买灵刀太多,他有点好奇。”

“唔,一个四级灵仙而已,”陈太忠点点头,也不多说。

“挺狂啊,小子,”虬髯汉子冷笑一声,他也不稀奇对方能辨识出自己的级别——还是那句话,风黄界的秘术多了,能辨识出他的级别,没什么大不了的。

他一伸手,就拔出一把刀来,“让我猜猜看,你为什么托他们买刀……一定是黑户,进不了城吧?”

“但是你是不是黑户,跟我无关,”他弹一下手中黑色的长刀,长刀也发出一声轻鸣。

这长刀不是制式灵兵,想必是有几分古怪,而虬髯汉子的嘴角,也露出一丝不屑的笑容,“多柄中阶灵刀,小子……想必你对自己的刀法,有几分信心?”

合着欧阳家虽然很低调了,这次家主和老祖都没出动,但是他们在城里采买灵兵,还是引起了个别人的关注——这是灵兵啊,虽然比不上灵器值钱,可也是好大一笔。

而追踪而来的这位,则是晨风堡有名的刀法大家,著名的战斗狂人。

“真的不是双簧吗?”陈太忠看向欧阳家的两人——其实他没指望能得到回答。

“这是温堡主麾下的刀狂大人,”欧阳家的外事总管有气无力地介绍一下,“虽然是散修,但是刀法无人能及,最喜欢跟人比试刀法,下手偏重,阁下最好不要跟他比试。”

“你不认识我?”陈太忠讶然地看向这个刀狂——你是温曾亮的手下,不认识我?

“我需要认识你这个毛孩子吗?”刀狂冷笑一声,“记住了,我叫李云聪……你跟温城主熟悉?我不会杀了你。”

“记住了,我叫……”陈太忠话说到一半,身子猛地前蹿,手里的长刀匹练一般斩下。

“哈,小毛孩子,也只会偷袭了,”李云聪不屑地笑一声,抬手一刀迎上去,刀光之中,隐隐有风雷之声。

两柄长刀,猛地撞在了一起。

紧接着,李云聪倒退七八步,他愕然地发问,“你……你这是什么刀法?”

陈太忠也不舒服,他虽然斩退了对方,但是黑色的长刀上,传来一股奇怪的力道,瞬间就顺着灵刀,穿进了他的身体,肆意地游走和爆发着。

这股力道是相当奇怪,麻痒难耐不说,还一丝一丝地爆裂,恍惚间,他觉得全身的毛细血管和细微经脉都炸开了。

但是陈太忠意志远超旁人,他强忍着各种不适,抬手又是一刀斩过去,还是无名刀法的第一刀。

“这不可能,”刀狂高叫一声,挥舞着黑刀迎上来,眼中却是浓浓的惊骇之色,“你……怎么能不受我水煞刀的影响?”

合着这柄黑刀,是跟他的刀法和功法相合的,他修的本是水系功法,刀法也偏水系,阴柔中带着澎湃,而他这水煞刀,也是采集八十一道水煞,铸成此刀。

水德色尚黑,这柄刀就是黑的。

而他这柄刀上的水煞之势,他能驱使一部分,化作自己的刀意,进入对方体内之后,可以肆意地破坏。

真正的刀意,他尚未掌握,但是有这把刀在手,已经足够了。

刀狂也求败,因为他想完善刀意,但是一个一级灵仙能挡住他的刀,这让他感觉匪夷所思。

然而第二刀的碰撞,更加地令人吃惊,制式中阶灵刀,和水煞刀撞在一起,砰地一声大响,两柄刀同时成为了碎屑。

“你……你死定了!”李云聪怔了一怔之后,指着对方跳脚大骂,“你敢毁我灵器,你真的死定了!”

他的水煞刀,已经脱离了灵刀的范围,因为有功法也有术法,这刀应该称作灵器了。

“聒噪,”陈太忠手里又多出一把灵刀,冲上前就是一刀,直接将此人斩做两段,回手一刀,削去此人头颅。

然后就是惯例了,他走上前,收起此人的储物袋,似笑非笑地看向欧阳家的来人,“你们找的帮手……不太顶用啊。”

“我们真的没有找,”欧阳至诚怒目圆睁,才待继续说话,猛地意识到,自己此来是交付货物的,于是硬生生地住口,“十二哥,你来说,咱真是被人缀上了。”

事实上,他现在也不敢跟陈太忠叫真了,刀狂的战斗力,可是远胜欧阳家的老祖,仗着手中的水煞刀,曾经惊走过六级灵仙。

这样的人,也只接了陈太忠两刀,水煞刀都被爆掉,由此可见,飞升途中就能斩杀噩梦蛛的主儿,到底有多么逆天了。

“东西我们带来了,”外事总管走上前,从欧阳至诚身上拿过储物袋,将十二件灵兵摆在地下,还有两块玉简,“温城主的人,不是我们能指使动的,其实大家都在说,晨风堡该改名叫温家堡了,还望阁下明察。”

不愧是外事主管,寥寥几句话,就说明问题了。

“其实你们把我的消息泄露出去,我也无所谓啊,”陈太忠大喇喇走上前,手一挥,将地上的东西收起来,笑眯眯地发话,“不杀人,从哪儿求财呢?”

“我们绝对不会泄露,”欧阳至诚急了,他是一根筋的性子,“我们真要算计你,还带这些东西来干嘛?”

“我都说允许你泄露了,你这么上蹿下跳的,是要干什么?”陈太忠的脸色一沉,“是要挡我的财路吗?”

欧阳至诚只是不晓事,不是真傻,见状他立刻起誓,“以欧阳世家列祖列宗之名,我欧阳至诚发誓……”

“我真的想求财,”陈太忠打断了他的话。

欧阳至诚不管他,稀里哗啦说了一大堆,然后看向他,“现在你信得过了。”

为什么不是风黄界的诸生灵?陈太忠觉得,这货的誓言,跟王艳艳的誓言,相差很多。

不过,以自家列祖列宗发誓,这誓词也算狠的了,他无意纠结于此,然而听完之后,他又问一句,“道义即天地……连这句话都没有,你欧阳家这算是起誓?”

那两位闻言,登时倒吸一口凉气,对视一眼之后,那外事总管壮着胆子发问,“陈大师……这种古老誓言,敢问大人,可是找到了自己的宗门?”

一直以来,大家都知道,陈太忠是从一个从没听说过的末法位面飞升上来的,大家欺负此人,也是知道,此人没有倚仗。

但是末法位面,也可以是曾经辉煌过的,现在落没了而已。

此人一旦找到了根脚,那就不是散修了,下界是末法位面了,但是在本界,没准人家的宗门,正得意着呢。

没根脚的散修,和有宗门的支持,这绝对不一样的。

而“道义即天地”这句话,是风黄界有传承的宗门,才会在起誓时提起,而且是非常古老的传承,现在的界里,都不怎么说这个了。

“你管我找到没有呢?”陈太忠眉头一皱,冷冷地看向对方,“这是我的事,与你何干?”

“好,这个誓我重新起过,”欧阳至诚发现有点不对,马上改悔,事实上,对于他们这些古老家族,类似的誓言也都清楚,“以风黄界诸生灵起誓……道义即天地,兹此誓成。”

“走吧,”陈太忠一摆手,将人撵走,自己则是收起灵阵和对方送来的灵兵,放出飘絮椅,直接渡过河去。

王艳艳已经赶了回来,就在河边埋伏着,陈太忠心里也清楚,过河之后,直接把她从草丛里拎出来,得意洋洋地发话,“你还想替我收账……遇到这种场面,你怎么办?”

“谁能想到,他们居然被别人惦记上了呢?”王艳艳支支吾吾地回答,心里却已经服输。

确实,像刚才那种场面,她要在场,根本承担不起第三方的介入——那刀狂看起来也不是个善碴,而且连欧阳家都不放在眼里。

“你那个誓言,怎么回事……听起来很有来头的样子?”陈太忠对此有点好奇。

“这个我也不知道,”王艳艳摇摇头,一脸的迷糊,“我家祖上传下来的,应该是很庄重的誓言……我这辈子,都没跟别人起过这个誓。”

陈太忠才不信这话,不过他也无意深究,“你这家伙,就瞒着我吧。”

“我真没瞒你,”王艳艳急了,“这就是最庄重的誓言,我态度诚恳一点,就错了?”

“算了,事儿已经过去了,修炼吧,”陈太忠也无意多计较,誓言什么的,真的不重要,说到底,还是要讲实力。

“主人,咱们什么时候杀回青石城?”王艳艳咬牙切齿地发话,“这次又碰见上次那货了,我又给了他一箭……他说下次就没这么便宜了。”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