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仙》 陈风笑 著
第九十六章 黄雀?

欧阳老祖听到这话,又是吓了一跳,忙不迭地回答,“陈太忠,家族的两块极品灵石都给你了,你不是想翻悔吧?”

在他看来,十二把灵兵,再加上两门功法,也抵不上两枚极品灵石重要。

“我是说,你想找人的话,随便,”陈太忠抹一把脸上的雨水,笑了起来,“那样的话,我就有理由对你欧阳家下手了。”

“欧阳家再没有两块极品灵石了,”欧阳老祖退到一定的距离,转身疾驰而去。

其他三人见状,也追了上去,还时不时地回头看一看,看陈太忠有没有缀上来。

虽然那厮有隐身术,但是现在天上在下雨,追得急了,前面的人还是能看出来的。

埋头疾走了差不多一个小时,确定陈太忠没有追上来,欧阳至诚才呸一声,然后悻悻地发问,“老祖,咱们可以邀人,找回场子!”

“啪”地一声响,老祖毫不犹豫地给他一记耳光,打完之后,还问一句,“知道为什么打你吗?”

“不就是怕他躲起来不迎战,怕他戕害族中子弟吗?”欧阳至诚委屈得叫了起来,“咱们也可以找会隐身术的人伏击他啊,狮子搏兔,再说了,隐身术也不是破不了。”

啪地一声,欧阳老祖又给他一记耳光,然后看一眼欧阳家主,“晓峰你告诉他为什么。”

欧阳晓峰轻叹一口气,“至诚叔,我就问你一句,万一消息传到温家……欧阳家族何去何从?”

欧阳至诚登时语塞,温曾亮看起来是一介书生,其实此人下手非常狠辣,不留余力地打击其他家族,总算是其他家族也有些外力资源,联合起来对温城主施压,才能让他收敛一点。

不过,欧阳家认出了陈太忠,却没有提示城主,这就是欺瞒城主,以温曾亮的强势,定然要找欧阳家族的麻烦,更是会要他们交出陈太忠的功法——哪怕他们不曾获得功法。

温堡主就有这么强势和不讲理。

欧阳至诚登时语塞,再也不说话了。

倒是家主有点别的话,“老祖,这敛息术,咱们去哪儿搞?”

“这玩意儿一般都在散修手里,”欧阳老祖淡淡地回答,“我恰好认识这么个人……”

“敛息术一般都在散修手里,”与此同时,王艳艳也这么说。

她顺利地晋阶游仙九级,谢过主人的护法之后,她才解释一下,合着这种遮掩气息的法门,宗门和家族里虽然搜集得不少,但很少有人去习练。

背靠体制就是有这点好处,天赋越强的,越受重视,跟陈太忠所看的修仙小说不同的是,风黄界不管宗门还是家族,都特别强调凝聚力——起码表面上是很强调。

只有散修,因为容易受压榨,不少人愿意习练一些遮掩气息的法门——级别低就意味着穷,能减少被觊觎的可能,真要遇到连穷鬼都要欺负的主儿,没准被惦记的这位还有机会扮猪吃老虎。

王艳艳一边说着,一边支起伞来做饭,她为了晋阶,也没命地练了几天,眼下是饿坏了,“那个搜魂术,你可以先参考一下,不要贸然练……有些不全的搜魂术,会影响识海。”

“我擦,你也不知道早说,”陈太忠听得咧一下嘴,心里生出点懊恼来。

不过,他不是一个喜欢后悔的人,过去的事儿就过去了,“你巩固上两天境界,去青石城帮我买两把中阶灵刀来。”

“那玩意儿可贵,中阶灵刀,怎么也得十来二十上灵吧?”王艳艳听得吓一跳,“你不是跟欧阳家要了十把了吗?”

“万一他家不开眼呢?”陈太忠闭上眼,开始打坐……

王艳艳是第三天早晨走的,第四天傍晚回来了,才驾驭着飞毯落地,她就兴奋地表示,“原来九级游仙真的很吃香啊,跟八级游仙截然不一样……我只在城里住了一晚上,就有两个家族上门,邀请我去做供奉。”

“废话,随时可以冲灵仙的供奉,是八级游仙比得了的吗?”陈太忠一伸手,“刀给我。”

王艳艳取出两把灵刀递给他,还是一脸的兴奋,她八级游仙多年,终于晋阶,更难得的是,她感受到了九级游仙的好处,“有个家伙跟出城来想拦我,被我一箭射掉了帽子。”

“为什么不射死他?”陈太忠一边发问,一边检查刚到手的灵刀。

或者,连他自己都没有意识到,来到仙界时间不长,但是他的心态已经变了不少,以前他是不想多杀人,现在却是见了可能有恶意的,想的就是一了百了。

“射死他……那万一我也进不了城,咱们岂不是抓瞎了?”王艳艳翻一翻眼皮。

接下来的时间里,陈太忠就开始习练那无名刀法的第二招,他晋阶了灵仙,经过大量灵气的涤荡,肉体强度和神识,都有了极大的提高,连第三招也看得清楚了。

但是练了好几天之后,他总感觉不得其所。

按说他手上是中阶灵刀,完全承受得住他体内浑厚的灵气,而他的刀式基本上也到位了,但是总觉得灵气运行不通畅,感觉这一招的“势”没有出来。

甚至第二招的效果,远远没有第一招好。

陈太忠对此是相当的不满意,不过饶是如此,他也没有把全部的精力都放在这上面,练刀练到筋疲力尽的时候,他就打坐休息,打坐上十来个小时,跳起来继续练刀。

王艳艳现在,是真服了自己的主人了,在她的印象中,从来没有听说过,哪个人会如此拼命的修炼,在游仙和灵仙这种境界,绝大多数人还是要休息的,充分的睡眠,才能让身体各个方面的机能,得到完全的恢复。

主人的功法牛,主人的天赋高,但是毫无疑问,主人飞升一年多就能晋阶灵仙,最主要的,还是他疯狂修炼的这股子劲儿。

有此恒心毅力,资质一般的普通人,冲灵仙应该问题也不大吧?

王艳艳受了这样的刺激,也是昼夜不舍地修炼,练习了弓术之后,就练枪术,然后就地打坐修炼,效果也好得出奇。

不过她终究不是陈太忠,撑了三天之后,终于在第三天晚上,躺在陈太忠那个中阶的灵阵里,美美地睡了一个晚上——这倒不是她要自荐枕席,而是这个灵阵还有防御功能。

第四天一大早,她起来做饭,然后才哎呦一声,“坏了,上次去青石城,忘了买荒兽肉,咱们储物袋里的肉不多了……要不我钓鱼吧?”

两人修炼,不但有俩聚灵阵盘,还有灵米、荒兽肉也是从来不缺,除了没有丹药,这种修炼方式,在同级散修里,已经是相当相当奢侈了。

“还能吃几天?”陈太忠边吃饭边发问。

“五到六天,”王艳艳盘点一下,给出一个相对精确的数字。

“可以了,”陈太忠点点头,“今天你再修炼一天,明天一大早,去青石城买荒兽肉……大后天的时候,你再回来找我。”

“后天……我不需要接收功法和灵刀吗?”王艳艳愕然发问。

“就是因为这个……你在场,很多余啊,”陈太忠的回答,老大不客气。

“那万一他们找了高人,要伏击你呢?”王艳艳讶然看着他。

她这个想法,很有点忠仆的味道:接收的活儿,是很危险的,那些家族和宗门,卑鄙起来,也很不要脸。

陈太忠白她一眼,“我都扛不住的话,你能扛住?”

王艳艳不以为然地撇一撇嘴,“但是……你能帮我报仇啊,再说,你不出面,谁敢算计我?”

她觉得自己的想法,是为了维护主人,话也非常掏心窝子——所谓忠仆,就该如此。

“拉倒吧,”陈太忠一点都不领情,他哼一声,“我可不想让你再被别人下了追踪印记。”

王艳艳登时语塞——这话太堵人了。

其实陈太忠心里也清楚,刀疤是为了自己好,但是他绝对不会因为可能的危险,就退避到幕后,陈某人要在这一界闯出名堂,真丢不起这人。

王艳艳被自家主人说得无地自容,第二天一大早就离去了。

陈太忠则是继续他的修炼,不过他将修炼的场所,往洄水边挪了挪,万一有所不敌,他可以跳进水中逃生。

与此同时,他的神识也在不住地四下扫视着,务求不被人悄悄地摸到附近。

就在约定的第十天,中午时分,两个人影出现了,一个是一级灵仙欧阳至诚,一个是九级游仙的外事总管,都是上次见过的。

天色依旧不太好,远远看到河滩上打坐的陈太忠,外事总管的眼睛一眯,倒吸一口凉气,“我艹,那是带防御的中阶灵阵?”

他总管欧阳家的外事,眼光不是一般地毒辣。

“杀人越货呗,”欧阳至诚不屑地哼一声,他这次来,老祖和家主提着耳朵警告他,要他交了货就行了,不要多说一个字的废话。

他的办事能力,真的很受人置疑,但是欧阳家的老祖和家主,目标都太大了,没有频频出动理由。

“来了?”陈太忠张开眼睛,收功站起身来,然后冲着一方树林处,微微扬一下下巴,“别躲了,你也出来吧。”

“哈,小家伙不错啊,”一声长笑之后,一个络腮胡的中年男人,从树林里走了出来。

“咝……”见到此人,欧阳家的两人齐齐倒吸一口冷气,脸色变得刷白。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