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仙》 陈风笑 著
第九十五章 勒索功法

陈太忠注意到了王艳艳的晋阶,别人自然也注意到了。

看到对方眼中的犹豫之色,他冷冷一笑,“谁不服气,去破坏啊。”

欧阳老祖扫一眼家人,制止了他们可能的不明智行为,然后发话,“我此来,是想抢你的功法,这个没有什么不能说的……修仙生涯原本如此,强者为尊。”

“够不要脸,”陈太忠点点头,“不过,你算个诚实的,继续说。”

“撞了铁板了,我们认栽,”欧阳老祖淡淡地发话,“我也是那个意思,只要能保留下我欧阳家的传承……阁下,你开条件。”

“我要是打不过你们,估计也是身死道消的局面,”陈太忠笑眯眯地发问,“是不是啊?”

“所以我备了两块极品灵石,一块是道歉的,一块是赎命的,”欧阳老祖面无表情地回答,“我们的诚意已经很足了,你别太过分。”

这真的是大实话,欧阳家所拥有的极品灵石,总共不过四块,一块用在藏宝库的守护上,一块就在藏宝库里,欧阳老祖随身携带两块,还是家族会议上表决通过的。

家族里有人反对,但是对上强劲的对手,未虑胜先虑败,这不是什么错误。

而陈太忠的战绩也在那里摆着,真的很有可能逃脱——甚至对老祖构成一定的威胁。

只不过现在,这个可能,变成了现实而已。

“说我过分?”陈太忠哈地笑一声,然后一摆手,“那行,看在没动我仆人的份上,你们走吧,以后的日子……咱们不死不休。”

这话,欧阳家哪里敢承担?老祖都要躲避的人,家族成员里,谁承受得住此人偷袭?

欧阳老祖也是呲牙咧嘴半天,才哼一声,“我说,我让你提条件了吧?”

“我的条件可能有点苛刻,”陈太忠待理不待理地回答。

“这天底下的事儿,只要你肯谈,哪有什么不能谈的?”欧阳老祖的态度倒还算端正。

“你们是在我这女仆身上,下了追踪术吧?”陈太忠轻笑一声,“什么术法?”

其实他也知道,极品灵石到底是什么样的价值,这不但是修炼资源,也是货币体系,是每一个人都该知道的。

但是他真不觉得,两块极品灵石,就是他和王艳艳的价值,陈某人从来都不是一个妄自菲薄的人——哥们儿的性命,一万块极品灵石都不换!

对方把主意打到他身上,他自然要狠狠地敲回去。

“精血追踪,”欧阳老祖淡淡地回答,这个法门,不少人都知晓,他无须隐瞒。

“嗯,合着那天,你们就认出我来了啊,”陈太忠笑一笑,“也不知道,你们把这个消息,传递给了多少家。”

“只有我欧阳家族中的少数人,才知道,”欧阳老祖很诚实地回答。

然而下一刻,他才发现了不妥——这不是鼓励对方灭口吗?

说不得,他又解释一句,“但是家族留守人员中,也有人知道,你就算杀了我们四个,也不能防止消息外泄。”

“我怕个毛的消息外泄,”陈太忠不屑地哼一声,“我可希望你们家里人找我报仇呢,要不,你们现在消息外泄一下?”

欧阳老祖见他油盐不进,也只能苦笑一声,“我们都说了,阁下你随便开条件……我们算计你,是不对,愿赌服输。”

陈太忠还真没想到,遇到这么一帮货色,打不赢就直接认栽,认盘剥了,不过再想一想,他也能理解——这个地方需要抱团生存,那么,家族是必须珍视的。

可是要让他盘剥,他还真不知道该提一些什么条件,想了好一阵,他才发话,“两块极品灵石不够,我要二十块。”

“温曾亮家也没有二十块极品灵石,”欧阳晓峰淡淡地发话了,“阁下你还是现实一点。”

“我让你说话了吗?”陈太忠眉头一皱,身形暴起,直接一刀斩了过去,“欧阳家……还是换个家主吧。”

欧阳晓峰大惊失色,不过因为有准备,他还是激发了一张中阶的金刚灵符,同时高叫,“老祖宗……我说的是实情啊!”

“好了陈大人,”欧阳老祖也发出一张中阶的金刚符,帮着护住欧阳晓峰,“这是我欧阳家的家主,你一定要羞辱?”

一刀斩过,一道中阶金刚符碎裂,但是同时,陈太忠手上的刀也碎了。

陈太忠手一动,又一柄长刀出现在他手里——这是他手里最后一柄高阶凡兵了。

他心里叫苦,但是别人不知道啊,眼见他一柄接一柄地往外摸长刀,欧阳老祖先叫了起来,“有啥事,咱们先商量嘛,你说对不对?”

“十把中阶灵刀,”陈太忠想一想,提出了自己的条件,没办法,他修习的刀法,实在太伤刀品了,“两支中阶灵枪。”

“你怎么不去抢,”欧阳至诚小声嘀咕一句,却也不敢大声说——这厮的脾气也太差了,家主才说一句话,就差一点被砍死。

“你这不是废话吗?”陈太忠看他一眼,得意洋洋地发话,“我就是在抢啊。”

“可以,”欧阳老祖很干脆地点点头,刀枪这种灵兵,比可以发出术法的灵器要便宜很多,十二件中阶灵兵,虽然也是个不小的数字,但是……为了整个家族,认了!

“还有,你欧阳家的所有功法,都给我誊抄一份,”陈太忠想起来了,自己还要搜集功法。

“这不可能,”欧阳老祖摇摇头,很干脆地拒绝,他一脸的决绝之色,“我欧阳家的功法传承上千年,我不可能做不孝的后人!”

“切,”陈太忠不屑地哼一声,他似笑非笑地问一句,“那你们来找我,是要抢什么呢?”

“这怎么能相提并论?”欧阳至诚开口发话了,“你是从地球界飞升上来的!”

这才是家族和宗门的固有思路,不管你再强大,散修就是散修,宗门和世家的功法,那是不容人觊觎的根本,你散修的功法,我抢了也白抢。

“你敢再说一个字,谁都拦不住我杀你,”陈太忠笑眯眯地看他一眼——要不是高阶长刀只剩下一把,他直接就一刀砍过去了。

然后他又看向欧阳家的老祖,“你确定……不给我功法?”

“根本功法,我是不可能给你的,”老祖缓缓地摇头,淅沥沥的细雨中,他瘦小的身子站得笔直,体现出了他的坚韧和顽强。

就在陈太忠手一抖,打算动手之际,老祖快速地发话,“不过可以给你一套搜魂术。”

“说话不要这么大喘气行不?”陈太忠哭笑不得地哼一声。

没有其他功法,但是弄一套搜魂术也不错,他对这个玩意儿不是一般的感兴趣。

再说,有了搜魂术,还愁得到其他功法吗?他想一想之后,缓缓点头,“嗯,对了……你再给一套能敛息的功法。”

“你的敛息术很高明的!”老祖愕然地看向他,此人隐身之后,连八级灵仙温曾亮都发现不了踪迹,有这么高明的敛息术,你还跟我要什么?

“要能适当降低修为的,”陈太忠淡淡地回答,他已经决定了,手头的事了,就要找个地方,安心地修炼一段时间,适当降低一点修为,省得引起别人的关注。

他的敛息术是很高明,但是一旦使用,整个人就变成了凡人,这个……高明得有点令人发指。

“哦,”欧阳老祖明白他的意思了,然后苦着脸回答,“但是,我欧阳家真没类似功法。”

“没有就去找,”陈太忠一摆手,理所当然地发话,“我已经让了很大一步了,明白吗?”

老祖愣了好一阵,才苦笑着点点头,犹豫一下,他又问一句,“你那个刀法……卖吗?”

在欧阳家族得到的信息中,陈太忠最受人关注的,是奇快的晋阶速度,其次就是高超的隐身术和敛息术——后两者相互配合,是一加一远大于二。

欧阳家最关注的,也是此人的基本心法——若是家族子弟也能有此晋阶速度,何愁欧阳家不兴旺崛起?

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欧阳家打劫失败,赔出了高额的费用,不过欧阳老祖还是发现:其实能把对方的刀法买下,也是个不错的选择。

这个刀法实在太牛了,也是欧阳家目前最需要的,虽然刀容易崩掉,但是初阶灵仙能力抗中阶灵仙,崩坏几把刀又算什么?

“嘿,”陈太忠听得笑了起来,很不屑地反问一句,“你觉得你欧阳家,能保住这个刀法吗?”

“那就是我欧阳家的事了,”欧阳老祖傲然回答,面对高级功法,没有哪个家族愿意退缩,想要发展,就要敢于冒险,而且欧阳家对于功法的控制,也有一定的经验。

“抱歉,不卖!”陈太忠很干脆地回答。

不卖你问那么多干嘛?欧阳老祖气得好悬没一口血喷出来,最后强忍着胸中的郁闷,抬手一拱,“那就这么说定了。”

“先把那两块极品灵石拿过来,”陈太忠勾一勾手指头,既然条件谈妥,他就要收账了。

欧阳老祖也爽快得很,将手里的两块极品灵石放在地下,一步步小心地向后退去,“剩下的灵刀和功法,什么时候交付?”

“十天以后,还在这里,”陈太忠待理不待理地回答,“不怕冒险,你也可以找高手来。”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