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仙》 陈风笑 著
第九十四章 赌输了

“这是个误会!”欧阳家的老祖高声叫着,手里的灵剑却凶猛地迎了上来。

砰地一声大响,灵刀灵剑再次狠狠狠地撞到了一起。

这一次,欧阳家老祖手上的灵剑,再一次炸裂开来,对方的力道,实在太凶悍太威猛了,以他中阶灵仙的修为,都感到胸口一阵气闷,好悬喷出一口血来。

与此同时,陈太忠手上的灵刀,也炸成了碎片。

灵刀虽好,但是消受不了这古朴雄浑的刀法,以及他体内庞大的灵气——第一刀砍坏了中阶灵器的时候,灵刀就受损不小,这一次终于是扛不住了。

陈太忠想也不想,又摸出高阶凡器长刀,狞笑着攻了过去,“我看你能挡得住几刀!”

“你晋阶灵仙了?”欧阳老祖愕然地望向他,这时候他才发现,前两天的那个九级游仙,现在赫然已经是一级灵仙。

下一刻,面对陈太忠攻来的刀法,欧阳家的老祖做出了一个极其令人吃惊的动作,他一扭头就狂奔而去,嘴里大声地喊叫着,“你听我说完,真的是个误会啊。”

“老贼哪里走!”陈太忠一刀砍空,气得拔腿就追。

陈某人跑路的速度不慢,但是对方可是四级灵仙,执意逃跑的话,他又怎么可能追得上?

更有意思的是,这欧阳的老祖,就是绕着这片河滩跑,也不说要没命地逃走,只是围着这里打转,嘴里还在大声嚷嚷着误会什么的。

陈太忠根本不听他解释,只要对方脚步略慢一点,他的刀法登时就蓄势待发。

雨天的河滩上,一个一级灵仙,追得一个四级灵仙四处乱跑,欧阳家的三个人,直接就看得傻掉了。

好半天之后,欧阳至诚才狞笑一声,将目光转向正在聚灵阵里晋阶的王艳艳。

王艳艳此刻的气机,波动得极其厉害,有走火入魔的征兆,很显然,她已经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事情。

欧阳至诚才待迈步,却被人拉住了,拉他的不是别人,正是欧阳家除老祖之外的第一高手,二级灵仙、欧阳家的现任家主欧阳晓峰。

欧阳家主冷冷地发问,“至诚叔,你要干什么?”

欧阳至诚一指打坐的王艳艳,“抓了这丑女人,要挟陈太忠啊。”

欧阳晓峰无语地指一指他,“你你你,我要我怎么说你……陈太忠要是不吃你的要挟呢?”

“你若敢动她一根汗毛,我杀你欧阳家一百子弟,你动她两根汗毛,我杀你欧阳家两百子弟,”陈太忠的声音自不远处传来,“子弟够多的话,你尽管下手!”

“我艹,一级灵仙就屌成这样了?”欧阳至诚轻声嘟囔一句,却是不敢再打王艳艳的主意,姓陈的九级游仙的时候,就曾经秒杀了二级灵仙,现在晋阶灵仙了,难怪追得老祖乱跑。

“老祖未必没有一战之力,”欧阳晓峰似是看透了他的想法,眯着眼轻声发话,然后又轻叹一声,“但是老祖,是咱欧阳家唯一的中阶灵仙……输不起啊。”

欧阳至诚登时就不言语了,没错,欧阳家谁都能死,就是老祖不能死。

晨风堡的各大势力里,除了温家,只有欧阳家和鲁家有中阶灵仙,鲁家那个是五级灵仙,不过同为中阶,四级和五级,战力相差就不大了。

欧阳家的老祖一旦陨落,家族里的最强战力就是二级灵仙,影响力会一落千丈,在晨风堡沦落为二流家族。

而温曾亮所带领的温家,又是异常强势,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情,那还真不好说了。

欧阳家主能承担了这一家之主的重任,本人又是家族第二高手,自然将这些因果看得通透。

此次强夺功法行动,是注定要失败了,老祖都被人追杀得四下乱跑,他想了一想之后,抬手冲正在晋阶的王艳艳一拱手,大声发话。

“这位姑娘,你且安心晋阶,欧阳家不是乱伤无辜的家族,我是族长欧阳晓峰,以欧阳家的先人起誓……此次事情不论发展到什么样的程度,都与你无关。”

说得比唱的还好听,陈太忠听到这话了,但是他不吃这一套,依旧挥刀狂追欧阳老祖。

“陈太忠,我家老祖要走,你是追不上的,”欧阳晓峰这次是冲着他说话了,“趁着没有人伤亡,咱们把这个误会澄清了,我们也有这个诚意。”

诚意?陈太忠想一想,慢下了脚步,冲着前方冷笑一声,“老货你能跑,我看你整个欧阳家族怎么跑!”

欧阳老祖脚下一个拌蒜,好悬没摔倒,他第一个反应就是,今天不该太得意忘形,以为吃定对方了,所以爆出家族名称。

结果,却给家族带来了莫大的隐患,这位居然晋阶了,都能威胁到他的性命了。

尤其是,这位是会隐身术的强人,风黄界里,单枪匹马的强人毁掉一个家族的例子,真的不要太多。

就像这厮说的那样:四级灵仙跑得了,欧阳家族跑不了啊。

陈太忠对青石梁家大开杀戒,这并不是秘密,大家都知道,梁家的祖祠都被这厮毁了。

欧阳家族能成长到现在,跟他们所占据的资源密不可分,一旦举族迁移避祸,这些资源可就统统没了,家族还谈何发展?

不到生死存亡的关头,没有哪个家族会做出这样的选择。

不过转念一想,欧阳老祖觉得,自己报不报家族名称,区别也不大,人家都已经认出自己了,无非多个查证过程而已。

他考虑这些的时候,陈太忠已经走了回去。

看到刀疤还在安心晋阶,他微微颔首,“哪个鳖蛋是欧阳家的家主?”

“你怎么能骂人呢?”欧阳晓峰轻声嘀咕一句,不过对方在没晋阶之前,就能秒杀了他这样的人,所以他也不敢计较,“陈太忠,今天的事情,纯粹是一场误会……”

陈太忠也不答话,就那么看着他。

“我欧阳家在十来年前……嗯,有隐身术和一门功法被盗,”欧阳至诚直截了当地发话。

这厮在修炼上是天才级别的,别看欧阳晓峰管他叫叔,其实他比家主要小将近二十岁。

但是人情世故,他就不是很懂了,于是他按着来时的计划,说出了那番说辞,“所以我们追过来,就是想调查一下……你用的是什么功法。”

切,又是这一套,陈太忠听得撇一撇嘴,对于这些,他简直太熟悉了——当初周家小胖子想抢庾无颜的储物袋的时候,可不也是先找各种说辞吗?

反正拳头大就有理,人家是来抢功法的,于是他点点头,“麻烦你说人话。”

“我说的怎么就不是人话了?”欧阳至诚登时大怒,手一晃,就多出了一张灵符,他狞笑着发话,“中阶灵符,小子,见过没有?”

“温曾亮的法术,我也见识了,”陈太忠冷冷一哼,不屑地看他一眼,“有种你就激发,来啊……别光说不做,不像个男人。”

欧阳至诚直涨得面皮通红,双手一阵一阵地发抖,却还真不敢激发——一旦陈太忠逃脱,那就是欧阳家的末日了。

这厮不是卖嘴皮子的货色,丫是真敢杀人啊。

“好了,是我欧阳家的不对,不该觊觎你的功法,”最终,还是欧阳晓峰出面了,不得不说,他是真有家主的样子,“现在我们知道错了。”

一边说,他一边看一眼正在打坐的王艳艳,“还好没有出现伤亡,贵仆的晋阶也在顺利进行……你怎么样才肯揭过这个梁子,开个价吧。”

“杀你们三个鳖蛋,是我伸伸手的事儿,”陈太忠哈地笑一声,“你们应该感激,刀疤在晋阶,如果她能躲起来,我陪你们四个不死不休……你们是不是该感激她?”

“十块上品灵石,恭喜贵仆晋阶,”欧阳晓峰一抱拳,并没有别的话。

“嗯,还算识趣,”陈太忠微微颔首,然后呲牙一笑,“你们三个没死,这对于欧阳家来说,是大好事……你们认为自己值多少灵石?”

“阁下,没必要这么一桩桩地算吧?”欧阳至诚忍不住又发话了,“痛快点。”

“我这人最喜欢痛快了,”陈太忠哈地笑一声,一抬手,抹去脸上的雨水,“我很公道的,欧阳家这四个人值多少灵石……你们开价。”

“两块极品灵石,”一个声音自不远处传来,却是欧阳家的老祖走了过来,他沉着脸发话,“一块极品灵石,你请得动一个中阶灵仙出手三次了。”

极品灵石和上品灵石,兑换比例依旧是一百,但是事实上在散修中,两百上灵能换到一块极品灵石,那都算关系价了,这种灵石,基本上被世家和宗门垄断了。

“不够,”陈太忠摇摇头,并不多说什么。

“可以现场交易,”欧阳老祖手一伸,手上多了两块绿色的晶体,他亮一下,然后又收了起来,“我欧阳家从不开空头支票。”

陈太忠正琢磨着出刀强抢,猛地身后灵气漩涡剧烈一抖,他侧头看一眼,旁边的灵气团正在急剧地收缩着。

这就是王艳艳水到渠成,晋阶九级游仙了,待吸取灵气之后,巩固一下境界,就是齐活了。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