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仙》 陈风笑 著
第九十三章 信号不好

这四个黑衣人,就是跟踪而至的欧阳家族。

因为这场雨下得时间挺长,王艳艳发髻上的精血印痕,几近于无了,欧阳家族的人付出了大量的代价,才能继续保持追踪。

这四个人里,有三个灵仙,剩下一个,则是九级游仙,是家族中的外事总管,欧阳家的五大实权人物之一,严格说,他是排名第四——除了家主、内务总管、财务总管,就数他了。

可是此次出来的人里,有老祖宗,有二级灵仙的家主欧阳晓峰,还有年方五十,就已经是一级灵仙的长老欧阳至诚。

相较而言,外事总管根本什么都不是。

精血气息弱的时候,追踪者须激发自己的精血,好选定方向,这跟地球界的移动通信方式有点类似,信号越弱的地方,手机的辐射就越强——它要找网。

但是追踪者要找网——好吧,是要找精血定位的话,自身就要先付出精血来。

外事总管的胳膊和大腿上,已经是伤痕累累了,一旦不能判断对方方向——也许仅仅是不确定,他就要激发精血。

没办法,他这外事总管,管的可不仅仅是对外交涉,他还负责打探消息、追踪、暗杀等等……追踪方面的事儿,不找他找谁?

不过终究都是欧阳家族一脉,三个灵仙不会看着一个小辈就那么死了,各灵仙也曾经激发精血追踪,甚至老祖的指间,也激发过一滴精血。

一路辛苦追来,眼瞅着天又要下雨了,这份郁闷和失落,搁给谁也受不了。

老祖正考虑,实在不行,我这次再出一滴精血好了——他中阶灵仙的精血,比其他人要可靠很多,但这是精血,不是鲜血,一个人能凝出的精血,不过几十滴,越到高阶越宝贵。

就在这个时候,大家猛地发现,前面居然有灵气漩涡,这份欣喜可想而知——荒郊野外的,前方之人纵然跟陈太忠无关,想必也能得到一些消息。

大家精神一振,于是纷纷扭头看向老祖。

欧阳老祖手里抛着几个贝壳,皱着眉头思索,就在大家以为,老祖又想卜一下天机了,不成想老祖一声怒吼,“我艹,雨已经下来了,你们等个球毛啊。”

果不其然,他话音未落,雨滴就噼里啪啦打落了下来。

四个人箭一般地前蹿,直奔那灵气漩涡处。

陈太忠感觉到,身后的灵气波动有点点不稳,就知道刀疤冲九级,还需要一点波折,就在这时,他感觉一滴水珠滴落到自己的脸上,禁不住抬头看一眼,“这还真是……”

雨转眼就下得大了,不过终究也没有太大,搁在地球界,大约也就是小到中雨的模样,他看一样雨中端坐的刀疤,心中生出些许感慨:老话说得一点没错,不经历风雨,怎么见彩虹?

就在此时,他猛地发现,不远处有四股气势迅速地逼近,身子登时电射而出,同时大喊一声,“来人止步!”

来的人,自然是欧阳家族的四人,看到前方阻路的居然是陈太忠,大家禁不住大喜过望: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欧阳老祖在那女仆头发上留下了印记,但是真能找到陈太忠——那女仆又算什么东西?

欧阳家族的兴衰,就在这一战了,想到热血澎湃处,欧阳至诚恨不得上前就动手。

怎奈,他身边跟着老祖和家主,他没有半点决定的权力。

陈太忠眼睛眯一下,又一抬手,抹去了脸上的雨水,他看一眼对方四人,当他看到欧阳老祖的时候,忍不住微微一笑,“我当是谁,原来是晨风堡的杂碎!”

他对这个白发童颜的人,还是相当印象的,而且他的记性,本来就很好。

欧阳老祖不以为意,人都堵住了,让对方占点嘴上便宜,那又算什么呢,他微微一笑,“陈太忠,你真的很狂啊。”

“我狂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儿了,”陈太忠哈地笑一声,同时分裂个神识碎屑丢出去,查探对方的等级——当面锣对面鼓地对上了,我就查探你等级了,你发现了又如何?

这个探查术,他使用得不是很熟练,但是他能隐隐判明,对方没有超过自己五个等级,或者都没有超过四个等级。

然而话又说回来,他一刀能斩杀二级灵仙,想必一般的三级灵仙,也不敢就这么挑衅。

于是在下一刻,他又笑一声,“不过是区区的四级灵仙,家里中阶灵仙很多吗?”

这其实也是个试探。

反正他说得有恃无恐,他已经晋阶为一级灵仙,就算撞上五级灵仙也不惧。

打不过,还逃不了吗?旁边就是洄水,倒不信跑不脱。

至于说王艳艳还在晋阶,那已经是他顾不了的了。

不过,刀疤真的因为他护法不利而身陨,他并不介意在晨风堡放上几朵绚烂的烟花。

“少年人很狂啊,”欧阳老祖笑眯眯地发话,同时使一个眼色,四个人呈四角,将陈太忠包围在中央。

至于正在打坐晋阶的王艳艳,没人关心,风黄界讲的就是核心利益,无关的龙套,那都无所谓的。

“谁家少年不轻狂?”陈太忠轻笑一声回答,“老东西,你已经老了……你已经忘了自己年轻时候的样子,招惹上我,何苦呢?”

“你怎么知道,我家老祖是四级灵仙?”欧阳至诚很不服气地发问了。

“这老货也敢惦记五级灵仙?”陈太忠哈地笑一声,下一刻,刀光一闪,匹练一般地向老东西斩了过去,“去死吧!”

谈笑间,他就又分裂出个神识碎片,对方有一个一级灵仙和一个九级游仙,他是知道,又知道有一个可能是四级的灵仙,剩下的一个,大约是二级——他的探查术,掌握得不是很好。

但是在他想来,只要能干掉这老货,其他的问题就可以迎刃而解。

二级灵仙,那算什么玩意儿?至于说九级游仙,吐口唾沫都够杀敌了。

他这一刀,有偷袭的嫌疑,但是他都被人四面围住了,这算哪门子偷袭?

欧阳家的老祖也早有准备,直接祭出一枝玲珑剔透的玉色树枝来,他哈哈大笑,“此乃我欧阳家的中品灵器万妙灵枝,不知你可破得?”

那玉色树枝在眨眼间变大,硬生生迎上了这一刀。

一声巨响之后,刀碎,而玉色树枝抖了一抖,硬是没什么事情,只是颜色稍微暗淡了一点。

欧阳家的人见状哈哈大笑,但是欧阳老祖的脸色,却是沉了下来。

万妙灵枝在刚才的一击中,已经伤了根本,没有三五年的温养,回不过来劲儿。

但是他心里清楚,脸上还要表示出不屑,他露出一丝冷笑,“就这样吗?”

“原来是晨风堡欧阳家的,”陈太忠轻笑一声,又拽出一柄长刀来。

刚才碎掉的,是一柄高阶的凡兵,而他此刻拽出的,却是一把灵刀。

晋阶到灵仙之后,他的神识、灵气容纳和肉体强度,都有了极大的提高,无名刀法第一招的杀伤力,也提高不少。

与此同时,他的续航能力也增加了不少,这样的刀法,他基本上连续发出五刀,才会有灵力枯竭之虞。

不过,第一把长刀炸了之后,他也不再尝试使用高阶凡兵,而是直接取出了他手里的唯一灵兵长刀。

这柄长刀,他一直不能判断属性,因为自己没户口——嗯,是户口被取缔了,也不能去官方的鉴定机构去鉴定,他只是一直怀疑,这可能是一柄灵兵。

直到晋阶灵仙之后,他拿起来挥动一下,那种如臂使指的感觉告诉他:这确实是灵兵。

既然凡兵不能奏效,你且吃我灵兵一击!

陈太忠为了保住王艳艳的晋阶,这一击,也是豁出去了。

他一刀斩了下去,由于是灵兵,这一刀的威压和气势,真的是挡无可挡。

欧阳老祖嘴角泛起一丝冷笑,万妙灵枝直接迎了上去。

“砰”地一声闷响。

欧阳家族中人,也知道陈太忠有秒杀灵仙的能力,虽然是四个人围住了此人,却也没谁敢自不量力地上来围攻,围住就可以了,只是告诉对方——你想从我这里突破,得付出代价。

能降伏陈太忠的,只有家族老祖,所以他们静待碰撞之后的结果。

然而这个碰撞的结果,是大家绝对无法忍受的。

陈太忠的长刀,重重地撞上了万妙灵枝之后,那灵枝抖得两抖,竟然砰然炸开。

长刀依旧在,只是光芒有些黯然。

欧阳老祖的脸上,表情可就丰富了,他的眼中满是惊恐、骇然和不可置信,他真的不敢相信,欧阳家传承了数百年的中阶灵器,就这么被人活生生地被人击碎了。

欧阳家族的历史虽然长,但是近百年来,总共只出过一个二级天仙,还是被宗门搜罗走了,而欧阳家所能倚仗的灵器,总共加起来不到十件。

至于中阶灵器,一共才三件,一件护卫着祖祠,一件在藏宝库里,而欧阳老祖手里这件,也是他全身上下唯一的中阶灵器了。

他的储物袋里还有初阶的灵兵,于是抖手又取出一把长剑,身子却迅疾地向后退去,嘴里大喊一声,“住手!”

“你让我住手,我就住手,那多没面子?”陈太忠长笑一声,身子电一般地前蹿,长刀再次挥动,“老货,去死吧!”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