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仙》 陈风笑 著
第九十二章 先后晋阶

就在欧阳家族的人仔细分辨气息的时候,陈太忠和王艳艳已经来到了洄水之畔。

那只烈焰龟已经不见了去向,不过刀疤表示,感应还在,大不了等一阵,它不回来,再去找也不迟。

陈太忠对藏宝并不怎么感兴趣,他突破的迹象越来越明显了,在天还没黑的时候,他一遍又一遍地习练燎原枪法第七层。

王艳艳很奇怪,主人为什么在这个时候,执着地习练枪法,而不是精心打坐,寻觅那突破的灵机。

不过她也没打算搞清楚,哪个修者没有点属于自己的小秘密?她能跟烈焰龟沟通,主人可不也没有问是为什么吗?

于是她支开火灶,又开始给主人做饭,饭菜做好,见主人还没有停下的意思,索性自己也开始打坐修行,只待主人修炼完毕后,一起吃饭。

不知道修炼了多久,她猛地感觉到,不远处有一股蓬勃而强大无匹的灵气出现,严重地影响着她对灵气的吸收。

有强敌?她想也不想,睁开眼就跳了起来,一伸手,小弓已经到了她的手上。

下一刻,她愕然看向正在打坐的陈太忠,“这就开始了?”

用来习练的长枪,正插在他身旁不远处的泥土里,枪杆的尾部,还在剧烈地抖动着。

王艳艳再看看天色,明明才刚刚大黑下来,她哭笑不得地摇摇头,“跟上这样的主人,压力真的好大啊。”

在两人同为八级游仙的时候,主人的战力就远超她了,现在她还晃荡在九级游仙门口,他却已经要晋阶灵仙了。

至于说晋阶可能失败,她根本不会考虑这个可能,以主人的天纵之才,怎么可能倒在灵仙这个小小的门槛上?

正经是她现在责任重大,必须要做好护法,少不得她左手扣着法符,右手拿着小弓,警惕地四处看着。

陈太忠晋阶灵仙的动静,不是一般的大,时间也不是一般的久。

所幸这里人烟稀少,他又选择了黑夜晋阶,不过饶是如此,快天亮的时候,也有两只短吻电鳄受到这灵气的吸引,从河里急匆匆地爬上来。

短吻电鳄是八级荒兽,但是在水里,这东西比九级荒兽还可怕,因为它们除了撕咬力惊人,尾巴还能放出雷电,在水里放电……这个技能真的是逆天了。

王艳艳第一时间就发现了这两个不速之客,要是搁在前几天,她或者还要考虑一下,怎么阻挡对方,但是现在……她刚得的防雷内甲,可不是吃素的。

她用了五支箭,硬生生地射死一只电鳄——这东西不但会放电,防御也不是一般地高。

另一只短吻电鳄大怒,速度奇快地冲向她,不过这东西在陆地上,速度再快,也快不过人类的奔跑。

王艳艳且退且发箭,打算慢慢磨死此兽,不成想下一刻一声轻响,一柄长枪电射而至,活生生将此兽钉在了地上。

她愕然抬头,然后欣喜地叫了起来,“主人,您晋阶成功了?”

“早成功了,不过是在稳固境界,”陈太忠傲然从雾中走了过来,“我说,就两只八级的小鳄鱼,你乒乒乓乓地打这么久。”

“你以为谁都像你啊?”王艳艳嘟囔一句,“这还是有防雷内甲呢,要是没有内甲,我一对一都要小心。”

“好了,把饭菜热一热,我饿了,”陈太忠吩咐一句。

水边的早晨,雾气极大,两人吃完饭之后,王艳艳问一句,“那主人你现在,境界算巩固了吗?”

“一晚上吸收的灵气太少,”陈太忠不满意地摇摇头,“估计得用四五天,才能稳固。”

“还少?”王艳艳的嘴巴扯动一下,想一想整晚上不停的强大灵气漩涡,她只能安慰自己:咱是正常人,不能跟主人这种妖孽比。

“你还有几天才能晋阶?”陈太忠看她一眼。

“本来觉得快了,可是现在,就又觉得遥遥无期了,”王艳艳撇一下嘴角,很沮丧地回答,“信心被你打击到了。”

“我教你一招,”陈太忠拿出一片空白的玉简来,将燎原枪法第六层刻录上去。

庾无颜曾经说过,这个枪法是极其宝贵的,不要轻易传授给人,以免引起不必要的麻烦——他可是以灵石多而著称的“三多魔修”。

但是陈太忠不是小气的性格,王艳艳这一段的表现,证明了她是一个靠得住的仆人。

前两天,刀疤表示想学隐身术,他没有答应她,就想着怎么能弥补她一下。

而且陈某人已经一级灵仙了,身边的女仆还是八级游仙的话,不但跌份,关键是……一旦发生战斗,她就是铁铁的累赘。

当然,九级游仙的刀疤,也还是累赘,不过修为高一点,总是要好一点。

反正只是第六层的燎原枪法,上不着天下不着地,流传出去,估计也不会有太大问题。

燎原枪法最宝贵的,应该是第七层——灵门自现,那是游仙冲灵仙的无上利器。

“这是……枪法?”王艳艳大致查探了玉简,疑惑地看向自己的主人。

“我让你练,你就练……废话真多,”陈太忠哼一声,这枪法的秘密,他是不可能随便说的。

然而,他不说不代表别人想不到,王艳艳眼睛一亮,颤抖着声音发问,“主人,难道这……是辅助晋阶的枪法?”

“这个你也知道?”陈太忠有点发呆。

“我要是主人你的话,想修习兵器,也是练刀法啊……那个无名刀法强出枪法太多了,”王艳艳捂嘴轻笑,双目却是闪闪发光,“你修习枪法,然后就突破了嘛。”

“我是不是该考虑杀人灭口呢?”陈太忠摸着下巴,若有所思地看着她。

“哈,你放心好了,我绝对不会说出去的,”王艳艳先是一笑,然后双手交叉,放于胸口剑突处,正色发话。

“以风黄界诸生灵起誓,我王艳艳若是不经主人允许,擅自将今天所学枪法传给任何一人,必将身死道消,祸及家人……道义即天地,兹此誓成!”

“这样发誓,倒是挺新鲜的,”陈太忠笑一笑,虽然他不是个小气的人,可刀疤若是得了枪法,一点表示都没有的话,也会让他有点失望。

现在,就不存在这个问题了,他一摆手,“行了,练枪去吧。”

“我先洗了碗,”王艳艳蹦起来,开心地发话,“还有那两只短吻电鳄,它们背上的硬壳,可是能制造高阶防雷硬甲的。”

收拾妥当之后,她跟陈太忠借了一根中阶下品的长枪,有板有眼地操练了起来。

刀疤主修的是暗器,可做为没什么地位的散修,她对各种兵器均有涉猎,虽然她不善枪术,但是辛苦一天之后,她居然能磕磕绊绊地把一套枪法使下来了。

不过她的姿势不太正确,发力方式,还是有各种的不对。

陈太忠一边稳固境界,一边看她习练,时不时还神识外放,扫视一下周边,严防有人和荒兽靠近——其实这里的荒兽,构不成多大的威胁,主要还是防人偷窥枪法。

看她一天练下来,他觉得有诸多的惨不忍睹,说不得走上前,自己又演练一遍燎原枪法的第六层——至于说具体指点,那是一点都没有。

王艳艳一眨不眨地看他演练完,登时就闭上眼睛,细细地品味了起来,好半天才缓缓张开眼睛,可怜巴巴地看着他,“主人,我还要……这次你慢一点,好吗?”

“这个台词,似曾相识啊,”陈太忠挠一挠头,却是怎么都想不起来,自己在哪儿听过了,于是就将这个念头丢到一旁,站起身来,“看好了,我要出枪了……”

他将枪法连续展示了三次,就拒绝继续展示,王艳艳倒是会体贴他,“主人,我去做饭。”

“你继续修习吧,”陈太忠坐下打坐,心说你有这份心,就很好了——他的体力消耗不大,正经继续稳固境界才是王道。

他却没有想到,自家的女仆,一天下来都没吃饭。

这时候,王艳艳就体现出了她吃苦耐劳的一面,她从储物袋里摸出做好的荒兽肉干,用了不到十分钟,就将肉干狼吞虎咽下去,又喝了几口水,又站起身苦练枪法。

她练了两天之后,终于在第三天近午时分,找到了那一分感觉,说不得学着自家的主人,将手里的枪往地上一扎,取出聚灵阵就坐了下来,全力冲关。

真要说这燎原枪法,也没那么神奇,只不过她在一关上,卡得很久了,修为和气势都准备足了,目前只需要一个契机,所以突破起来,说简单也简单。

陈太忠则是难得地停止了打坐,站起身来,四下看一看,“你安心突破,其他的事儿,交给我了。”

王艳艳希望他在夜里晋阶,那是她的实力差了一点,而他既然已经晋阶灵仙,根本无所谓刀疤在任何地点、任何时间突破。

不多时,王艳艳的头上,就形成了一个七、八亩大小的灵气漩涡,九级游仙的晋阶,差不多都是如此大小——当然,某些变态例外。

就在此刻,十来里地之外,四个黑衣人正在左顾右盼,其中一个白发童颜者,正在怒斥,“这马上又要下雨了……我艹,你到底行不行啊?”

“前面有灵气漩涡,”有人猛地发现了异象。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