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仙》 陈风笑 著
第八十七章 刚烈若斯

第二天一大早,大家收拾东西,打算前往晨风堡。

有些不顺路的人,甚至是从晨风堡出来的,也是要先回去了,昨天的那一场厮杀太过激烈和血腥,外围还有残存的余党,这个时候孤身上路,是对自己的不负责任。

李家仅剩的侍卫,前来请那九级游仙动身,过来之后,才发现那蒙面的女修在整理帐篷和灶具,禁不住愕然发话,“那个啥……刀疤,你家主人呢?”

“刀疤也是你叫的?”王艳艳狠狠地剜他一眼。

“你主人不是这么叫你吗?”侍卫呵呵一笑,他是九级游仙,按说平日里是看不上八级的,不过此刻,他心里就算有不满,也得忍着。

事实上,他还有别的念头,“那我不叫你刀疤,你真名叫什么?”

“叫大姐就行了,”王艳艳低头收拾东西,都不带撩眼看他。

身为散修,她见识过太多的人情冷暖了,现在一个称号家族中的九级游仙,陪着笑脸讨好她,心里这份爽快,那真是无以言表。

“大姐,你家老大呢?”侍卫见套不出话来,就果断放弃。

“我老大就在周围,看不见是你眼瘸,”王艳艳随口回答,“你放心,我老大说护送就护送……你家夫人知道的。”

“呃,是吗?”

侍卫不得其所,回去转告自家主上和夫人,那夫妻俩对视一眼,李董氏点点头,“看来他是要隐身护送了,这样……也好。”

“可是……万一遇到龙门派第二波来袭的,怎么办?”男人有点不高兴,“他要是不出面,咱们真的抓瞎。”

九级游仙保他们安生进入晨风堡,这不是大问题,但是龙门派真有第二波的话,来的没准都有中阶灵仙……那货敢上吗?

“唉,”李董氏也叹口气,想一想才对侍卫发话,“告诉那个刀疤,如果遇袭,保小倩是第一位的,若有中阶灵仙,我自爆也要扛着……他们必须保护好小倩。”

侍卫去了,不多时又回转,脸上的表情有点奇怪,“刀疤说了,遇到中阶灵仙,夫人你可以保着小倩走,她说她的主人……呃,比夫人你自爆的威力强一点。”

“狂妄,”李董氏哭笑不得地摇摇头,心里没由来轻松很多。

不得不承认,有这么一个高手隐藏在身边,还是很能给人安全感的。

这里距离晨风堡,约有三百里的路程,加急的话一天就能到。

但是这一行队伍里,不但有伤者,还要有人前方探路以防埋伏。

李家人的储物袋里,倒也不缺飞行法器,可是既然知道附近不太平,使用飞行法器就不好了,容易成为靶子——除非是天仙以上,飞行法器破裂之后,人掉下来,基本上没活。

事实上,最近晨风堡一带阴云密布,雷声不断,风黄界有一种共识,雷雨天气乘坐飞行法器,是对自己生命的不负责任。

所以这三百里路,一群人足足走了三天,待距离晨风堡十来里地的时候,已经是第三天的黄昏了,不少人已经在通过通讯鹤,跟城里的朋友联络。

“李夫人留步,”王艳艳出声了,她走到李董氏面前,淡淡地发问,“幸不辱命,可以交割了吧?”

“你主人呢?”李董氏四下扫视一眼,面无表情地发问,这三天里,她就没见过那个年轻的九级游仙。

“我要是不在,你是不是打算违约?”一个声音,在不远处响起,然后一个人影就出现了,正在那瓜子脸小美女的旁边。

“你若不在,就是你违约了,”李董氏笑着回答。

“你……你居然离我这么近?”小美女脸上的婴儿肥抖了几抖,抬腿就是一个侧踹,“你变态啊你!”

“滚一边儿去,”陈太忠抬手一搂对方的腿,直接将小美女掀了两个跟头,一头就扎到了路边的草堆里,“你要不是有个好爹,我剁碎了你做饺子吃。”

“饺子……那是什么东西?”李董氏眉头一皱,她不放弃任何机会,探查对方的来路。

“大概是一种食物吧,”她的男人急匆匆地发话,然后摸出一片玉简来,“阁下,这就是我答应你的功法了……请查验。”

“我用不着查验,你敢蒙我,我找到你李家去要利息,”陈太忠笑眯眯地回答,然后很随意地收起了玉简,“那个啥……复颜丸呢?”

“复颜丸是真没现货,”李董氏歉意地一拱手,“这复颜丸,玉屏门一年才炼一炉,满炉八八六十四颗……还有可能不满炉,两年之内,我必送上一颗。”

“那我凭什么信你的承诺呢?”陈太忠眼睛一眯,嘴角泛起一丝冷笑。

李董氏的眼角也抽搐一下,她从没想过,自己会被人这么质问,她想一想,才待发话,猛地见到远处烟尘滚起,眉头登时一喜,“你若不信李家,那交易作罢。”

陈太忠也侧头望去,看到烟尘滚滚,微微一笑,“这就是你的仗恃?”

“不是我的仗恃,而是阁下你欺人太甚,”李董氏小心地后退两步,傲然发话,“我答允了你的,必然会给,你若不信对我的承诺,便是对我的侮辱!”

“好了,我自会去你李家讨回,”陈太忠深吸一口气,一捏隐身诀,整个人不见了踪影。

王艳艳见势不妙,也转身电射而去——形势比人强,人家李家来了奥援,翻悔也正常。

不过,她心里这团委屈,实在是无处可诉,说不得一边跑一边高叫,“李董氏,你李家准备好五颗吧,一颗复颜丸不够!”

“大胆,见了城主来还敢跑?”滚滚的烟尘中,分出两个人,冲着王艳艳就追了过去。

李家和董家虽然被龙门派杀得一塌糊涂,但终究是一个称号家族,和一个曾经称号的家族,晨风堡堡主温曾亮虽然也是高阶灵仙,听闻这家人到来,必然要带人亲自迎接。

不但他来了,城里几个家族也派出了场面人物,共计两个中阶灵仙,七个初阶灵仙。

追杀王艳艳的,就有一个二级灵仙,另一个则是九级游仙。

这九级游仙不是别人,正是试图拉拢王艳艳的温晟,他追了几步之后,猛地发现此人似曾相识,说不得哈哈大笑,“我当是谁,原来是……”

话音未落,旁边凭空闪出一人来,一刀就砍掉了他的脑袋。

我我我……我其实想招揽你的,温晟还待说点什么,但是只剩下脑袋了,他还能说什么?

“小子找死,”那二级灵仙见状,高叫一声,停止了追击王艳艳的脚步,同时金刚符一闪,先给自己放个防御再说。

“你也死吧,”陈太忠轻笑一声,一刀斩落下去。

高阶长刀,再次化作了碎片,但是同时,那个灵仙也被斩做了两段——无名刀法第一招,杀伤力委实惊人。

但是这后遗症,也很惊人,陈太忠紧跑两步,待战斗状态解除,再次隐身,同时摸出七八颗回气丸来,丢进嘴里。

“贼子尔敢!”又有两个灵仙追了过来,身后还跟着七八个高阶游仙。

王艳艳的速度不慢,箭一般地蹿进了一片稀疏的小树林。

陈太忠很不服气,直接现出身形来,迎上了追兵,手里又多了一把高阶长刀,他狂笑一声,“来吧,来送死吧,我看你们人多,还是我的刀快!”

自打龙门派那一仗,他的储物袋里,又多出了五把高阶长刀,甚至可能还有一把,属于灵器的长刀,只不过,他还没有细细地查探。

只不过眼下一仗,打得委实有点莫名其妙,大抵来说,是李董氏的出尔反尔,令陈太忠心中生出极大的不满,而好死不死的,温晟此人又认出了王艳艳的身份。

这种情况下,他不动手不行,否则的话,李家和董家一旦得知王艳艳的真实身份,玉牌估计也要被吊销。

那些世家和宗门的嘴脸,他看得够多了。

至于说此举又令他陷入了绝境,这是没有办法的事情,他别无选择。

王艳艳躲进树林,却也不着急逃脱,而是躲在一棵树上,弯弓搭箭,冲着一个女性灵仙,抬手就是个二连射。

事实上她心里清楚,今天这个场面,自己怕是走不脱了。

恨啊,终究是没有冲上九级游仙,终究是为主人拖后腿了。

射出两箭之后,她大喊一声,“主人你走,以后杀光在场所有的人,为我报仇!”

被她瞄准的,是一个一级女灵仙,因为面对的九级游仙太过彪悍,居然瞬杀二级灵仙,她早早地就祭出了一朵白莲,挡在自己身前。

两箭上去,将白莲射得微微抖了一抖,王艳艳看到有些效果,果断地又是三箭射了过去。

“慢着,”李董氏吓得大喊一声,“都退回来!”

她看到援兵来了,当场翻脸,固然是不满意九级游仙对她的不信任,也存了仗势欺人之心——小子你要认清楚形势,不要再跟我得瑟。

但是她做梦也没想到,这主仆二人,竟然刚烈若斯。

做主人的,二话不说就斩杀了晨风堡二人,根本不怕得罪这当地的强龙。

做仆人的,更是喊出“杀光在场所有人,为我报仇”的话来。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