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仙》 陈风笑 著
第七十六章 风急雨骤

“……我想到他们要离开,咱们最好等一等再走,不要被认为是一路的,”王艳艳低声对陈太忠解释,“不过江川的妹妹,很可爱的,就是瘦了点。”

“那是营养不良,”陈太忠随手拿起云雾酒壶,给她前面的碗倒一碗,“喝点酒,多坐一会儿吧。”

他俩是熟惯的,是主仆,这么做自然无所谓,但是搁给别人,就不这么看了。

两人根本是一前一后来的,相差的时间极长,而王艳艳不但说话声音低,还蒙着面纱,旁人都不知道她开口没有。

也是因为她蒙着面纱,没人知道,面纱之后,藏着一张刀痕纵横的脸。

所以陈太忠这番行为,又是小声说话,又是主动倒酒,被旁人看在眼里,那就只有两个字能解释得清楚——搭讪!

“哼!”不远处的漂亮小女孩儿冷哼一声,盯着陈太忠,樱桃小口中蹦出两个字,“淫贼!”

“有病吧你?”陈太忠火了,这没根没据的,你和王艳艳又无亲无故……真是脑残。

“嗯?”两个护卫冷着脸站了起来,抬手掣出兵器,气氛紧张得一触即发。

“好了,”中年男人出声发话,他看一眼陈太忠,“小女年纪还小,不懂事,一点小误会而已,你也不会在意,是吧?”

他这话有道歉的意思,语气中却是难掩那高高在上的味道。

“这么自以为是,将来怎么嫁得出去?”陈太忠摇摇头,淡淡地回答,“这亏得是遇上我了……脾气好。”

“脾气不好你要怎样?”小美女一拍桌子就站了起来,怒视着他。

“你是不是觉得你人多?”陈太忠笑了起来,眼中的冷厉一闪而过。

他已经决定低调了,但是这种莫名其妙的事儿找上来,他也不会强忍着。

“好了,都不要说了,”中年人哈哈一笑打圆场,眼中却是半点笑意皆无,“病从口入,祸从口出,无非是萍水相逢,又何必那么剑拔弩张?”

就在这时,院门外又走进来三男一女,其中两男一女是劲装,都是八级游仙,还有一个中年男人,只是七级游仙,不过这四人里,却是以这个七级游仙最有派头。

这四个人进来的时候,就已经没有空的饭桌了,四人随便扫一眼,发现陈太忠这里有空位——一张桌子起码能坐八个人,这里还能坐六个。

“两位,打扰了,”这几位打个招呼就坐下了。

坐下是坐下了,但是他们也不敢喧哗,这四人里,有三人是游仙八级,能感受到王艳艳已经隐隐是八级巅峰,可他们真的感受不到,陈太忠到底是几级。

这四人点了菜吃喝一阵,那个七级游仙看一眼陈太忠,“这位前辈,少见啊。”

“我比你还小呢,哪儿来的前辈?”陈太忠待理不待理地回答,他看出来了,这四个人之间,似乎是有一种什么隐秘的联系,中年人应该已经知道,自己是八级游仙以上的境界了。

“达者为先嘛,”中年人笑一笑,释放出浓浓的善意。

但是下一刻,他就问了一句略微有点过分的话,“前辈二人来这里,是做什么呢?”

“路过,”陈太忠眼皮也不带抬一下,捻起一颗樱豆,丢进嘴里慢慢地咀嚼。

“我跟他不是一回事,”王艳艳也会作怪,直接否认了,不过面纱下的表情,没谁能看得清楚。

“这位女士,你也是八级游仙,不知道你是不是有兴趣……赚点灵石?”对方中唯一的女性游仙发话了。

“灵石,谁都喜欢,”王艳艳不冷不热地回答,“但我也不是特别缺那东西。”

“那……能让你进入体制内呢?”女人又笑着发问。

“体制内?”王艳艳的眼睛登时就直了,身为散修,谁不想进了体制呢?

风黄界的体制,主要是指爵位、官位和宗门,像那些逼得陈太忠到处乱跑的家族,都还算不上体制内,只是家族而已。

打个比方说,有灵仙的可称为家族,但是有爵位的话,那就是子爵,伯爵得是天仙,但是有天仙的家族,也仅仅是家族而已——爵位是需要官方认可的,家族的话,有灵仙就可以了。

比如说青石城的南特,不但是子爵,还是城主,这是实权子爵,比虚职子爵还要牛气。

实在是南特手上人才凋敝,所以青石城三大家族能跟他抗衡。

而另一种体制,则是宗门,宗门和官方共管风黄界,相互制约,宗门有长处,官方也有长处。

所以整个风黄界,权力的构成是哑铃型的,一边是宗门,一边是官方,这是最重要的两方,其他势力,只是点缀。

然而,说到人员构成的话,又是纺锤型的,大量的家族成员,才是这一方世界的基石。

而散修,就是那种可以被直接无视的主,虽然他们的人数是最多的,资源却少得可怜,有太多的时候,只能任由旁人盘剥。

似此条件,由不得王艳艳不动心,不过她久走江湖,也知道天上不可能凭空掉馅饼,所以只是很随意地问一句,“这种好事儿,你们怎么不去?”

“有风险嘛,”中年人笑一笑,很不以为然的样子,“很可能有陨落的危险,当然要多找点人……富贵险中求,你说是吧?”

“能进体制,这个险值得冒,”四人中的女人压低声音,神神秘秘地发话,一副“你懂的”的样子。

“我要考虑一下,”王艳艳不动声色地回答,不管她动不动心,这样的回答都最稳妥。

“这位朋友呢?”中年人有意无意地看一眼陈太忠。

陈太忠根本看都不看他一眼,自顾自地喝酒,高手的傲慢一览无遗——你也配做我朋友?

中年人的嘴角不着痕迹地抽动一下,然后又看向王艳艳,“不知道阁下如何看待晨风堡的温堡主……算不算个明白人?”

原来是拉拢我去做客卿?王艳艳有点迷糊,她对当客卿的兴趣不大,那样并不是真正地进了体制,而且以她八级游仙的修为,当客卿也不可能地专心修炼。

事实上,以前她也收到过加入家族的邀请,不过只是让她当侍卫或者打手,若是晨风堡堡主招揽人,她这八级的游仙,估计就是炮灰的份儿了。

所以她很干脆地摇摇头,“我不是晨风堡的人,此次只是路过。”

“呵呵,”中年人轻笑一声,摇摇头,说起了别的事。

没过多久,一阵狂风刮过,天色骤然暗了下来,电闪雷鸣的,有若世界末日一般,紧接着,豆大的雨点就噼里啪啦地掉了下来。

那带了女儿出来的夫妇,原本都要走了,结果硬生生被阻住。

“过云雨,很快的,”店小二拿出来几把大伞,一边解释,一边撑起来,插到桌子中央的圆孔里,一副早有准备的样子。

陈太忠都打算走人了,猛地遇到这一场雨,索性又拿出一壶云雾酒来。

“酒不错,”身旁的中年人赞一句。

陈太忠还是看都不看他一眼。

就在这时,七八个人从院子外跑进来,身上都是湿淋淋的,有人大声嚷嚷,“掌柜的,再弄一张桌子出来,支上伞!”

饭店立刻又搬出一张桌子来,支起了伞,陈太忠看得嘴角抽动一下——泥煤,饭店里桌子明明不少,却要别人跟我拼桌?

最新进来的这帮人,都是游仙六七级的样子,还有个八级,一个九级。

八级的是个壮汉,九级的则是一个只有一只耳朵的削瘦汉子,两人一边等着支桌子,一边随意地扫视一眼在场的人。

这一扫,两人眼中登时就露出了惊骇的神色,显然,他俩没有想到,一个饭店里,竟然聚集了这么多的高手。

尤其是那个令陈太忠警觉的中年贵妇,也引起了一只耳的警觉,他不动声色地换了一下座椅位置,正对着那一桌。

这帮人坐下约莫有七八分钟,只听得院外一声尖啸,紧接着,院墙上就冒出七八个人影,“都不许动,动者,杀无赦!”

小院里高手极多,一个七级游仙拍案而起,大喝一声,“你们要干什么……呃。”

话未说完,一支利箭已经穿透了他的脖颈。

“不想死的,都规矩一点,”随着一声冷哼,院门口走进十七八个人来,最前方是四个手持巨剑的年轻人,冲进院子之后,就占据了四个角。

接着出现的,是一个美艳的少妇,身材也极为惹火,丰-乳肥-臀水蛇腰,她的身后,有一个侍女帮她撑着一把硕大的伞。

少妇旁边,是两个英挺的年轻人,侧后方是一个老翁和一个肥胖的小女孩。

少妇扫视一眼在场的人,轻笑一声,“诸位,青莲剑派办事……你们被征用了。”

“鬼扯,青莲剑派我的熟人多了,”一个壮硕的食客一拍桌子,大声地发话,“压根儿就没见过你这样的人!”

此人是独自一人喝酒的,长得五大三粗,一脸的虬髯,一直坐在那里闷声不响,但院子里的人,一直都没忽视过他,原因很简单——这是个九级游仙。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