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十二部:道法自然
第971章、烹茗夜读亭中月,释卷揽手入香怀

其实已不必再多审王天方,当初发生了什么事夜游已经完全清楚。方才不仅是夜游在介绍自己的经历,成天乐也讲述了这些年发生的事情,从当初的八达岭公司事件开始。既然夜游撞见了燕无欢袭杀他的一幕,那么刘大有的身份也不再是什么秘密,成天乐全都告诉了夜游。

夜游扭过脸不再看王天方,却突然向成天乐行大礼。成天乐与小韶都吓了一跳,双双抢步上前扶住了他的手臂道:“您何故下拜?如此大礼可受不起!”

夜游:“这一拜不仅是感谢二位对题龙山的大恩,也是想请成总帮一个忙。在此地并无我题龙山执法长老,能否请成总……?”

这位前辈并没有把话全说出来,但成天乐却明白他的意思。以王天方的所作所为,今天绝不能放过,但另一方面,王天方毕竟是夜游的弟子,而且夜游是自童年时起看着王天方长大的,身为修行上师,其感情甚至超出一般的父子,他下不去手。

如果夜游想亲手杀了王天方,刚才在树上估计就把王天方给捏死了,何必等到现在。王天方的所作所为已经查清,从执行门规的角度,已经可以动手了,所以他想请成天乐帮忙。

成天乐望向地上的王天方,终于正眼看了他一次,然后收回目光道:“若他尚未大成,您老又不忍亲自动手的话,废去修为直接丢在这里就可以了。可是他既已大成,题龙山就不能如此处置,我与史掌门是至交,便代劳一次吧。”

夜游又拱手长揖道:“多谢!……题龙山失落的神器千里杖,被成总从刘漾河手中夺回,今日我又从这孽徒手中取回了万卷书,而化龙池已被史天一继承,题龙山传承三神器终究未失。若是这逆子还心有悔意的话,成总出手之前,可问问题龙山失窃的其他器物与典籍何在?”

成天乐不仅要宰了王天方,还要拷问王天方,让王天方交待出他偷走的那些东西的下落。这便是夜游先生请求成天乐帮的忙,而夜游本人不想亲眼看见这一幕。但不论王天方交不交待,成天乐都会杀了他。在夜游看来,既然传承三神器已寻回、金册未失、宗门已重振,其他的东西倒不是最重要的。

成天乐却苦笑道:“前辈,不必再审了!题龙山失窃的器物和典籍,如今应该已回到了史天一手中,王天方可以安安稳稳的去死了。……而我还要和前辈商量一件事,也请前辈帮个忙,说来也许令人叹息,我这么做竟然是在成全燕无欢!”

在燕无欢那道相当于遗言的神念中,告诉了成天乐很多事情,其中就包括题龙山失窃的器物与典籍的下落。这些东西除了千里杖与万卷书之外,其余的就是在燕无欢等人前往北美的时候,已被人送回了题龙山在苏州的道场。

燕无欢的目的,成天乐能够理解,他想留下一个干干净净的大有宗,使之成为真正的一派妖修传承宗门,甚至是顺应时代潮流的一种表率、传承大有之名。

他最后说的那一句“谢谢”,某种意义上也是感谢成天乐在梅花圣境中没有说出刘大有的身份来历,尽管成天乐当时并无证据,但他毕竟没有说出来。而如今燕无欢与相关人等皆已化为飞灰,这个秘密可以由成天乐来埋藏,但成天乐会这么做吗?

也许在临终前的那一瞬,燕无欢才真正了解了成天乐这个人,当顶骨珠即将射入眉心时说了那声谢谢。令成天乐叹息的是,他的确也想埋藏燕无欢欲埋藏的一切,让世间就留下如今这个大有宗。

这并不是为了完成刘大有的遗愿,也不是答应燕无欢的请求,而是成天乐自己觉得,这样做无论对谁都是更好的选择。所以这更是令成天乐无奈的感慨,到头来他还是会完成燕无欢愿望,生死决斗之后,落幕时却像是一场合谋。

但不论怎样感慨叹息,成天乐也知道该怎么选择。如今的知情者不仅有他和小韶,还有一位夜游先生,所以也需要和夜游先生商量。这些话三言两语说不清,成天乐干脆转达了燕无欢临终前那道含义复杂的神念。

夜游先生沉吟片刻,点头道:“我明白了,既然成总已经决定,那就按您的意思办吧,老夫自有分寸。”

夜游与燕无欢之间倒谈不上有什么私仇,当初刘漾河勾结王天方盗走点睛小筑中的器物时,燕无欢的身份只相当于刘漾河的仆从。刘漾河死后,燕无欢将题龙山失窃的器物一一找回并无遗漏,然后又全部送了回去,也算是做了一个了断。

如今大有宗中与此事有关的人员,基本上都被燕无欢在整顿宗门时给清洗掉了,包括燕无欢自己今日也埋葬于此地。既然成天乐开了口,夜游倒不介意不再将此事牵扯到如今的大有宗。

成天乐躬身道:“多谢前辈!”

夜游收起万卷书,伸手将插在不远处的春村宝树收回,双手递于成天乐道:“请成总收起这株宝树,我也算完成了故人所托。请不要问我这株宝树该如何处置,也不要问我春村是为了什么,他当时什么都没有多说。”

成天乐接过春村宝树,递给了小韶。小韶环顾一片狼藉的战场,取出风之魅舞将散落的器物都收入其中,低声道:“我们走吧。”

三人举步离开了此地,夜游叹道:“我在昆仑仙境中听闻成总的大名,很惊讶何时出了您这样一号人物?今日一见,尤胜闻名,令老夫深感佩服啊!”

成天乐:“前辈谬赞了!……您此次要回苏州看看史天一吗?他这些年非常想念您老人家。还有云端午,史天一以代师传法之名引他拜入题龙山门下,可他还没见过您这位师父呢!”

因为王天方,夜游的心情很不好。成天乐适时提起了史天一,这位老人家才感觉心情稍有舒缓,又听成天乐提起了云端午,他脸上终于露出了笑容。夜游捻须笑道:“成总不仅对题龙山有大恩,老夫也占了你好大的便宜,白拣了那样一位出色的传人!这一次,我就跟随成总一起回苏州。”

题龙山虽出了一个逆徒王天方,但夜游也多了另一个徒弟云端午。云端午拜入题龙山门下,就是成天乐所引荐,这无论对题龙山还是对云端午本人都有莫大的好处,夜游也非常高兴。既然已知道了这件事,夜游当然要去见云端午并亲自给予指点,总不能白受人家的遥拜之礼,也算成全师徒之仪。

小韶又问道:“夜游前辈,您去了苏州之后,还要回昆仑仙境吗?其实我建议——您老就不必走了!”

夜游喟叹一声道:“不走了,我就打算留在苏州,在那人间天堂之地颐养天年。我在昆仑仙境中清修这么多年,始终未到达苦海岸边,本以为了尽尘缘无牵挂、修为便可更上一层楼,如今方悟并非如此。”

小韶笑道:“就算昆仑仙境蛮荒深处,也在人世红尘之中。福地清修,只看所证为何。身在红尘,尘缘亦是造化自然。”

成天乐也笑道:“前辈若到苏州享弟子清福,或许另有破关机缘呢。我此番远游,见证人烟红尘众生之观,也颇有感触。”

夜游点了点头道:“成总啊,您说话我怎么就这么爱听呢?虽是第一次见面,但看见你就觉得很开心。”

成天乐笑着答道:“因为我就叫成天乐呀。”

说话间几人渐行渐远,而王天方还躺在林间空地上。成天乐方才分明已经答应夜游的请求,怎么此刻却看不出动手杀王天方的意思呢?几人已与孔翎擦肩而过,夜游扫了她一眼,并没有说什么;而成天乐根本连看都没看孔翎,仿佛她根本就不存在。

孔翎亲眼见到众妖王被斩、燕无欢殒落长空化为乌有,她到现在也没有回过神来,俏脸煞白呈痴呆状正在喃喃自语:“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一定是错了,全都错了,这个世界搞错了!”

当几人从身边走过之后,孔翎仿佛才反应过来什么,她梦游般的转身道:“为什么,为什么你不死!为什么,为什么不杀我?”

成天乐仿佛就没听见,仍径直离去。而小韶的声音传来道:“孔翎,你自以为千娇百媚能颠倒众生,人人都为你着迷。可悲的是,这世上唯一真正对你好的人已经不在了,这就是你的世界……”

夜游在神念中叹息道:“她已经废了。”

孔翎确实废了,修行的考验贯穿始终,今日她所见的就是人生莫大恐怖,魔境、风邪卷土重袭,她将永远沉沦其中。她虽然仍是一名妖修,还是以人形出现在这个世界上,但所谓的修为也仅止于此了。

燕无欢最后的神念中提到了很多事情,他也知道孔翎仍毫发无伤地站在那里,却偏偏半个字都没有提到她。燕无欢确实无法对成天乐说什么,无论是让成天乐杀了孔翎、还是求成天乐放过孔翎,都是没有意义的废话。孔翎曾象征着这只鹰睁开眼睛看世界时所见到的美好,而此刻这份美好也随着他本人的殒落永远埋葬。

孔翎这个人,如今都不配成天乐脏手的,更别提杀不杀她。话又说回来,成天乐并没有证据证明孔翎就是在雪山盆地中喊出那句话的人,今天孔翎也不过一直站在那里望着,并没有对他出手,而成天乐更没有对她动手的兴趣。

也许在燕无欢看来,他死后孔翎也是死定了,但成天乐并不能让燕无欢完全如愿。所谓如愿并不是指燕无欢希不希望他杀孔翎,而是燕无欢需要埋藏的秘密。成天乐等人自然不会再提,可这世上还留下了一个“活口”,她是燕无欢自己留下的。

孔翎依然可以将一切说出去,至于她会不会说、有没有人信,那又是另外一回事了。但无论如何,她在这世上已是一个笑柄。

动弹不得的王天方躺在地上,眼角的余光看见夜游等人离去、与孔翎擦肩而过消失在密林深处,好像竟是放过了他。他心头一阵狂喜,又害怕成天乐去而复返,看见孔翎还在那里痴呆傻立,不禁在心中骂道:“这个骚娘们!还傻站着干什么?还不赶紧过来解救我!”

恰恰就在这时,从成天乐等人背影消失的地方,一枚枣核状的顶骨珠无声无息地飞射而来,穿透了王天方的身体。炙热的火焰从身体内部喷涌而出,弹指间就将王天方化为了灰烬。已有些神志不清的孔翎转过身来时,王天方已经消失不见,原地只有燃烧后留下的高温。

那枚顶骨珠是刘漾河的遗骸所留,经过了造化天雷与炎火之精的淬炼,成了一件法器,本身也带着造化天雷与炎火之精的妙用。成天乐走到远处,当夜游既听不见又看不见的时候,这才祭出顶骨珠斩杀了王天方,并催动了炎火之精。

但成天乐并没有收回这枚顶骨珠,它斜向飞来穿透王天方的身体,又射入了地底的深处。刘漾河的顶骨珠便永远留在了这片荒无人烟的原野,伴随着殒落长空的燕无欢。

已经走远的成天乐,又在神念中对小韶道:“你答理那个孔雀妖干什么?那个女人除了有胸,既没脑子也不长眼!”

小韶反问道:“你怎么知道她有胸?”

成天乐一时语结,不知该怎样回答。小韶看着他傻乎乎的样子,不禁又抿口一笑。

……

成天乐走了,燕无欢带来的人都尸骨无存,只剩下了一个未曾出手、成天乐连杀都懒得杀的孔翎。据说在一年之后,有人又在纽约曼哈顿时代广场看见过孔翎,但又不敢肯定是不是她。因为她的样子几乎完全变了,披头散发、面无血色、目光呆滞地走过,就像某些地区街边的粉妹。

但成天乐再没有见过她,也没有再想起过这个人。

……

姑苏万变宗道场的西南角那座单独的院落,是题龙山在人烟红尘中的宗门道场,史天一与云端午这阵子每天都在翘首以盼。据最近乘坐众妙飞舟来到人世间的几位同道说,前段时间在瑶池岸边看见夜游先生了,他们还上前打招呼见礼,夜游自称将要返回人世间。

多年不见的恩师终于有了消息,史天一激动无比。但史天一首先等来的并不是恩师夜游,而是一家物流公司送来的一批特殊货物,竟是题龙山所失窃的《宗门器物谱》、《饵药丹典》以及各种器物。

这让史天一惊喜万分,闻说消息的各派同道也纷纷猜测——这些东西应该是夜游先生找回来的,这位前辈在昆仑仙境中听说了题龙山发生的变故,特意回到人世间追查此事。

史天一、云端午与万变宗众妖当然也是这么认为的,大家都在准备着迎接夜游先生到来,既然东西已经找回来了,过几天人也应该会到。恰在这时,又有一条消息从淝水知味楼传出,不仅从侧面印证了大家先前的猜测,也震惊了两昆仑。

题龙山叛逆王天方,勾结昆仑仙境中哈、涂、胡三位妖王以及另外几名同伙,竟然跑到加拿大东北部的荒原中,企图伏击行游中的成天乐与其道侣小韶。而夜游先生追查逆徒行踪,也恰好赶到了北美,与成天乐道侣二人一起斩杀了凶徒,王天方当场殒命。

这消息完全属实,成天乐在海外时就联系了淝水知味楼。但他与夜游先生只提到了王天方和三位妖王,却没提及燕无欢以及宣威、金华的名字,只说王天方还勾结了另外几名同伙,不论是谁,如今已尸骨无存。

燕无欢就以这样默默无闻的方式殒落在荒原中,如同高原上的鹰。人们可曾知道那雪山上翱翔的飞鹰,最终会殒落于何处?他跟随刘漾河来到人烟红尘中的经历,仿佛只是一场虚幻的梦。但这毕竟不是梦也绝不虚幻,他追随刘漾河做了那么多事情,如今世上也留下了一个大有宗。

几天后,夜游先生与成天乐、小韶联袂回到了苏州,史天一终于见到了思念多年的恩师。万变宗众妖齐来恭贺,至于大家如何设宴庆祝、云端午又如何正式拜见师尊、等等热闹不必多提。

他们回到苏州的时候,还带回了另一个消息,春村散人已在苦海劫中殒落,却托夜游将春村宝树送到万变宗、交给成天乐。这个消息并没有引起太大的震动,只是让曾与春村有结交的不少故人感慨叹息。

夜游先生归来,当然是题龙山的大事,万变宗众人也参加了欢迎的宴席,到场的还有另一位重要的贺客,竟是正一门掌门泽仁。泽仁是特意赶来的,他有事找成天乐,晚宴散去之后,成天乐便将这位天下第一大派的掌门请到了古宅的后园中私下相谈。

而题龙山的道场庭院内,万变宗众妖皆已散去,只留下了夜游、史天一、云端午这师徒三人,他们聊了很久,仿佛有说不完的话。史天一提到了一件事,万变宗的前总管、如今的长老訾浩,其道侣吴小溪也算是题龙山的传人。可是小溪这几年修炼题龙山的法诀,却一直未得入门。

夜游问了一番情况之后,笑骂道:“你们三个笨蛋!自身修为都不错,皆已度过了真空妙有之境,但还是不太会传授弟子啊!小溪修炼题龙山道法已经好几年了,假如她无缘入门,也不会得到那些调养形神之妙,还是教的不得法啊。……明天把訾浩叫来,老夫亲自指点他。”

夜游说的三个笨蛋,不仅有史天一和云端午,把訾浩也给算上了。史天一将题龙山法诀教给了訾浩,而訾浩回家去指点吴小溪修行。小溪这几年迟迟未能入门,夜游先生却认为她是可以入门的,所以他要先调教訾浩一番。

而在那座古宅的后园里、假山凉亭之中,成天乐、小韶与泽仁掌门正在品茶相谈。春村宝树就立在凉亭石桌旁,就像是从别的地方刚刚移栽过来的一株小树,却生根于石板地中。

只听泽仁说道:“当年你曾开口向春村索取宝树,不论是否是戏言,也说明你看出了此物的神妙。且据我所知,成总是很知珍惜的人,想必春村也清楚吧。春村只有一名弟子李逸风,他也应该明白李逸风是咎由自取,但人的有些感情是很难割舍的。

在春村眼中,他最难割舍的应该就是这株树了。这是一株罕见的瑞木,春村将它炼化为随身法宝,却一直保持着它的生机,就像他养大的孩子。此器的妙用会伴随着春村的修为增长,假如春村能度过苦海劫求证出神入化,春村宝树也会成为一件神器,可惜他并没有成功。”

成天乐问道:“春村是希望这株树在万变宗中能成为神器吗?”

泽仁:“万变宗拥有人间天堂中这片洞天福地,又有地气宗师梅兰德那等客卿长老相助,当然有手段汇聚地气灵枢滋养瑞木。假如它重新扎根于此,不论成总有没有出神入化之能,只要假以岁月滋养祭炼之功,也可能成为一件神器。”

小韶沉吟道:“假如是这样,春村想的恐怕不仅是宝树成为神器,而是更希望宝树自感成灵吧?希望有朝一日,它能成为拥有灵智的草木之精。”

成天乐看着春村宝树道:“重新种下这棵树并不难,但是草木自感开启灵智,与禽兽成妖一样都是自然造化,非可强求之事。若真有那么一天的话,哪怕是百年之后,万变宗也可以指点它的修行。”

成天乐在武陵乡妖王秘境中得到了十大祖师的全部传承,其中谢妖王就是一位草木之精、千年前已飞升成仙,所以成天乐倒也可以指点此类弟子。但成天乐再大的本事,也不可能随意让一株草木成精,只能看这株宝树自己的造化了。

泽仁今天来当然不是特意谈这棵树的,因为他收到了一封泽田从大有宗转来的信,是燕无欢所写。

燕无欢在信中提到了一件事,他隐约预感修行中劫数难度,将要闭关修炼,可能很长时间都不会再出现,大有宗一切事务托泽田主持。假如三年之后燕无欢还没有回来,那么就不必再等他了,以宗门为重,请泽田自代掌门之位。

泽仁拿着这封信来找成天乐,想必他已清楚是怎么回事,虽然信中说的时间还有三年,但燕无欢恐怕是不会再回来了。

刘漾河与燕无欢之事,成天乐虽不打算说出去,但在有些人面前是不会隐瞒的,比如泽仁、石野、白少流等人,他很清楚这些人能看出端倪,也绝不会多嘴。泽仁听闻事情经过之后,起身向成天乐拱手道:“成总令贫道越来越佩服了!其实你的决定也就是我的想法,本想找你好好谈谈,如今看来已无须贫道再多言。”

泽仁在凉亭中闲谈一夜,次日便告辞离去。而接下来的几个月,成天乐与小韶便一直呆在姑苏万变宗,这无人打扰的后园便是他们的洞天福地。

不知不觉又是金秋时节,姑苏古巷桂花飘香,在香风浮动的夜晚、月光下的凉亭中,成天乐正在读一本书,而小韶伸芊芊素手正在一旁烹茗相伴。

成天乐与小韶神念互感相通,他读书就等于小韶也在读。这本厚厚的书其实只有一页,每次打开,书页中都会呈现不同的字迹,伴随着天地间万事万物的各种意境,正是题龙山的传承神器万卷书。

万卷书是题龙山镇派之神器,别说外人不可能借阅,就连本门普通弟子也是不可擅动的。但成总好大的面子,这本书已经放在他这里有两个月了,每天夜间就坐在凉亭中翻看,每次看的内容也不多,就是一页一字。

小韶斟了一杯茶道:“傻乐,这些时日你夜观万卷书,题龙山历代前人留下的字迹都看得差不多了,有何所悟?”

成天乐合起万卷书放下,拉过小韶的手,从她的手中取过那杯茶道:“你有何悟,我便有何悟。但我这个人比较傻,没有你那么冰雪聪明,需要尽量多看几遍。那画卷中的混沌世界,将来应可重新开辟天地山河,这万卷书中有天地间万事万物的意境,正是我们需要见证的。若心中无物,画卷中怎有天地?”

说着话,他一手端茶,另一手揽住了小韶的纤腰,将她如云朵般柔软的身子抱入怀中、坐在自己的腿上,举杯道:“看书也有点累了,一起喝茶吧。”

恰在这时有人咳嗽了两声,一个声音传来道:“红袖添香夜读书,成总好雅兴,这等艳福也是羡煞世人啊!”

这古宅后园,万变宗众弟子向来不敢打扰,什么人不经通报就进来了?来者是梅兰德,成天乐与小韶赶紧起身道:“梅长老,你怎么来了?这些日子一直在等你呢,有些事还请得你帮忙!”

梅兰德登上假山进入凉亭笑道:“听说成总最近在找我,所以就赶来了。但以成总如今的本事与威望,有什么事还须我帮忙?”

成天乐答道:“我想找你帮忙种一棵树,也帮忙寻找姑苏城中千年前布下的一座大阵遗迹,其阵枢应该是七口古井。”

梅兰德:“原来如此!而我也恰好有事要找成总。方才已经去见过史天一掌门以及夜游前辈,我想借万卷书一观,才知道万卷书已被成总借来。”

小韶笑道:“兰德先生真是聪明好学,当年观画,如今又来观书。”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