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十二部:道法自然
第970章、尘缘何须求了尽,彼岸哪得世外寻

成天乐终于破了燕无欢的铁瓦金舍神功,将其打落云端。在这一刻,燕无欢发来了一道神念,居然是告诉成天乐自己今天为何会来、来之前又做了怎样的安排,他做这一切的目的是什么?这其中包含的信息太多太复杂了,言语难以尽解,也只有用神念才能表达,但最后却有一句话很清晰,就是——“谢谢!”

燕无欢要谢成天乐什么?成天乐似能理解,但也无法言述,这只鹰终于要解脱了吗?成天乐只是伤了他、将其从云端打落,尚未要了他的命。但带着重创坠落的燕无欢今天是绝不可能活下去了,他最后的遗言竟是说给成天乐的。

说实话,成天乐从未将刘漾河视为什么宿敌或者对手,但是今天这只鹰在临死前倒是真正能成为他的对手了,原因倒不是因为燕无欢比刘漾河的神通法力更强大。这一刻的成天乐并没有太多胜利的喜悦,他甚至感到很惋惜也有些伤感。

燕无欢的悲剧,也许从他开启灵智之初、遇到刘漾河时就埋下了伏笔。刘漾河是他所遇的第一个人,不仅救了他而且一直在指点栽培他,后来更是毫无保留地信任与倚重他。假如燕无欢当初没有遇到刘漾河,或许他仍是高原雪山间翱翔的一只鹰,或许已在风暴中殒落。

假如燕无欢遇到的不是刘漾河,又会怎样呢?他可能不会有今日的悲剧,但这种假设此刻对他而言已没有意义。

成天乐并非没有杀过人,更不是没有斩过妖,但这样惋惜与伤感还是第一次。成天乐甚至有几分不忍,但这并不代表他会手软。燕无欢坠下云端发来神念的同时,成天乐收起拂尘掌中激射出一物,是一枚枣核状的顶骨珠。

成天乐知道宣威方才自爆了玄牝珠,而燕无欢此刻所受的伤并没有宣威那么重,他若坠落在半空中自爆玄牝珠将威力惊人。尽管燕无欢已发出了那样的神念、可能不会做出这种选择,尽管成天乐感到惋惜与不忍,但出手格杀仍是毫不犹豫!

虽然成天乐擅摄玄牝珠,却绝不能保证每次都会成功,因为那种稍纵即逝的机会实在太难把握了。尤其是面对燕无欢这等高手时,成天乐根本没有把握将其祭出自爆的玄牝珠及时摄夺,所以最稳妥的做法就绝不给燕无欢这种机会。

坠落的燕无欢在半空中看见那枚顶骨珠激射而来,他的神色是那么的复杂,随即闭上了眼睛。此顶骨珠能克至坚之物,燕无欢的铁瓦金舍神功已破,就算他服用过九枚陆吾神仑丹,也挡不住这一击。

顶骨珠从这只鹰的眉心射入、透体而过,所蕴含的法力带起剧烈的冲击波,瞬间将燕无欢的原身震散为血肉碎片,断羽残肢又在一片雷光中化为乌有,就这么消失于长空。

林间观战的众人仿佛都听见了成天乐以神念发出的一声叹息,但成天乐此刻并未住手!

先前被夜游先生击伤的胡妖王此刻已经站了起来,以一只蛊雕的原身正瞪大眼睛傻乎乎地看着天上呢。那枚骨珠穿过燕无欢的原身后并未被成天乐收回,而是以快得难以形容的速度继续激射而下,在空中划出一道笔直耀眼的火线,那是与空气剧烈摩擦形成的高温所至。

三位妖王已经停手罢斗,正打算怎么向获胜的成天乐求饶呢,根本就没防备这一手。那枚骨珠从蛊雕的顶门射入、透体而过直接没入了地下,骨珠所激起的劲力冲击也将胡妖王的原身震成碎片、旋即在霹雳雷光中化为飞灰。

成天乐祭出骨珠接连斩杀燕无欢与胡妖王,就是瞬间之事,快得让对方连祭出玄牝珠自爆都来不及。五丈外的涂妖王惊吼着突然跳了起来,挥舞手中的法器向地面击去,但他的反应也慢了。

骨珠斩杀胡妖王射入地下,在地底穿行就像切豆腐一般,随即又从五丈外涂妖王的身下激射而出、透体而过。

哈妖王猝然见胡、涂二位妖王被斩,惊惧喝道:“为何……”与此同时,成天乐也喝了一声:“斩!”

成天乐仿佛早就料到哈妖王会有此一问,喝出的那一字“斩”中带着声闻智慧神通,很明白地告诉了哈妖王答案。方才阵中三位妖王认输罢斗,阵外的夜游先生与阵中的小韶虽没有继续发起攻击,但也没有回答他们的话,更没有答应他们的求饶,只是在等待成天乐与燕无欢的斗法结束。

飞在天上的成天乐可没有理会这三位妖王在琢磨什么,斩杀燕无欢之后旋即便接着斩杀他们。成天乐不需要这三位妖王其他方式的赔偿或补偿,至于谈什么代价与后果,这本身就是代价与后果,他们离开昆仑仙境来到这里时便已注定。

三位妖王方才以神念解释求饶时,介绍了蛮荒中妖兽争斗的习惯。但成天乐告诉他们,他们今天并非是那么做的,本就没有打算给成天乐任何认输求饶的机会。这三位妖王的目的并不是战胜成天乐、与成天乐争夺什么,就是要斩杀成天乐。

假如今天成天乐没有察觉到不对劲、提前布下了阵中之阵、又有小韶在身边,就算他能挡住燕无欢与宣威、金华联手的第一击,也挡不住三位妖王趁势掩杀的第二击,结果将是必死无疑。

在这种情况下,三位妖王再想求饶,已经太晚了!世上有些错误可以原谅,但不应该不受到惩罚,而有些罪行则无可宽恕。人们不能只请求对方的宽恕,却不愿为自己做出的事情付出代价。如果三位妖王已后悔的话,就在临终的那刹那光明中去了悟吧。

这三位妖王从蛮荒中来,更应该清楚其所作所为已经超出了丛林中的规则,他们并不是当初的禽兽、只是为了生存与繁衍的本能而争斗。成天乐从未威胁到他们的存在与生存,远在万里之外原本素不相识,更别提与他们争夺什么领地、群族与配偶了。

他们今天来只是因为贪欲,带着开启灵智后清醒的思考,相信能得到燕无欢承诺的好处,又可以做得干干净净没有任何后果。当燕无欢的计划失败之后,他们就要面对自己做出的选择,成天乐可不想手软,很干脆地拒绝了他们的求饶。

成天乐这道神念不知哈妖王听清楚没有,而阵外的夜游先生倒是听得清清楚楚,这位前辈合上了手中的万卷书,已经不需要他再出手帮忙了。

涂妖王被斩,那顶骨珠接着迎面飞来,哈妖王已知今日必死,大喝中当即祭出了玄牝珠,欲在瞬间自爆。可是斩杀他的并不是成天乐一人,攻击他的法宝也不再是顶骨珠。

顶骨珠从地底钻出穿透涂妖王而过,又一个折射向哈妖王飞来,却只是惯性激射,成天乐已不再操控这件法宝。与此同时,四神十二时大阵运转,急剧收缩至只有三尺方圆,牢牢地锁困住哈妖王。

三尺内五色光华弥漫,锋芒密斩而至,不给哈妖王任何闪避的余地。一道造化天雷也从天而降劈入大阵之中,化为一片耀眼的雷池。

小韶与成天乐是同时出手的,当顶骨珠从空中激射而下斩杀胡妖王时,小韶也挥凤凰翎运转四神十二时大阵全力袭斩哈妖王。哈妖王刚刚反应过来欲祭出玄牝珠自爆,成天乐已经斩杀另外两位妖王完毕,接着向他出手了。

哈妖王祭出的玄牝珠突然被阻隔在大阵之外,自爆就缓了片刻,而他本人已在成天乐与小韶全力合击之下倒地晕厥、化为了穷奇的原身浑身一片焦糊。那玄牝珠失控的瞬间,已被空中的成天乐摄去。

哈妖王受重创倒地,阵枢嗡鸣雷池滚滚,随即又被格杀并当场炼化。紧接着大阵收去,成天乐从天而降落在小韶的身边,今日布阵伏击他的六位妖王皆已尸骨无存。

成天乐已是衣衫破碎,满身焦糊之色,但落地时浑身衣物化为飞灰,又以法力幻化出干净整洁的装束,与小韶一起向着不远处的夜游先生行礼道:“多谢前辈相助!您老人家今日怎会来到此地?”

大战已结束,但战场还没有清理,附近散落着很多东西,包括各位妖王留下的法器、他们的原身遗骸残留的天材地宝。王天方仍躺在地上半死不活,远处还站着一个已成痴呆状的孔翎。

成天乐与小韶并没有顾得上这些,而是整理仪容先向夜游先生行礼致谢。夜游先生走了过来,还礼道:“二位莫要与老夫客气,若说谢,也应该是我感谢成总!”

夜游先生怎么会来到这个地方,还带着春村宝树?一番交谈之后,彼此才弄清事情的始末。春村散人已在苦海天劫中殒落,这株宝树竟然是他托夜游先生转交给成天乐的!

夜游先生离开题龙山前往昆仑仙境,已经是十七年前的事情。十七年也许很漫长,但对于他这位已脱胎换骨、一心只想寻求超脱大道的当世高人而言却很短暂。夜游先生曾拜访仙境中各派修士,并行游蛮荒深处,择地清修体悟天道。

想当年春村与夜游就是故交,春村曾结交昆仑各派修士,就连夜游这样声名不显的当世高人也曾刻意登门拜访过。当春村倦历红尘、感觉自己的修为很难再精进,便远去昆仑仙境寻求破关机缘,又一次遇到了夜游。

昆仑仙境中的清修岁月,可能在蛮荒深处走一圈就是好几年,在某棵树下一坐就是几个月。春村在蛮荒中选择了一处清修福地,平日将春村宝树扎根于幽谷灵泉间,他就在树下定坐,而夜游知道这个地方。

题龙山的变故,夜游是最近才得知的。这也多亏了乔彩凤开通了众妙飞舟,很多蛮荒中的小妖纷纷涌向人烟红尘,折腾了一阵子之后不少人又回来了。他们便在蛮荒中到处串门,寻找熟悉的妖修同道炫耀自己的见闻,夜游恰好碰到了两位,询问之下才惊闻世事。

夜游的修为没得说,脱胎换骨之境早已修炼圆满,但证入苦海天劫这一步始终迈不出去。自古以来这段修行又被称为无涯之岸,挡住了不知多少高人。

夜游一心寻求超脱大道,对于他来说,生死已不是最重要的问题,他向往的是一世修行的求证,收了史天一与王天方这两名弟子继承题龙山一脉,就是他了断的尘缘,本以为自己可能不会再回去过问世事了。

王天方和史天一中有人能修为大成,夜游并不感到太意外,却万没想到在史天一继承题龙山道统之前,点睛小筑中的宗门器物竟被王天方勾结外贼席卷一空!王天方这种行为比欺师灭祖还要严重,在一般情况下叛出师门、残害同道就已经是极限了,谁还能再干出这种事情?

此时成天乐的“事迹”已在昆仑修行界流传,夜游从转述者口中获悉了更多的情况。想当初他的两个徒弟,是跟春村的徒弟李逸风搅在了一起,结果因所行不端被成天乐找上门来了。两名弟子做出了不同的选择,因而也走出了不同的人生轨迹。

史天一重整题龙山传承,得到了成天乐与各派高人的相助,但是春村的弟子李逸风却被成天乐给宰了。春村还特意离开昆仑仙境去了淝水知味楼与姑苏万变宗,但是不久前又回到昆仑仙境了。

夜游得知消息感叹良久,他留下题龙山的传人欲了断尘缘,但这尘缘却不是他想了断就能了断的,于是叹息着穿行蛮荒去找春村。

而夜游只来得及见了春村最后一面。当他赶到的时候,春村正在一株参天大树下定坐,那垂下的万道碧枝将其严密地守护环绕。但春村的神气波动却非常不对劲,虽坐在远离尘嚣的昆仑仙境,却带着古往今来的红尘气息。他正在历劫——苦海天劫。

不知春村最终能否历劫成功,假如他不幸失败,那么这位一代高人就将默默殒落于此、不为世人所知。夜游在不远处坐了下来,收敛神气静静地等待。对于历劫者本人来说,苦海中的岁月不知会穿越多少年代、多少世界,但在其他人看来,时间并不会太长,顶多几个月。

夜游并没有等到春村破关而出,这位高人历劫失败殒落于苦海中,就在春村宝树下坐化了。春村殒落之际,参天宝树恢复了手杖的模样,其神识中也有一刹那的光明。

春村知道夜游来了,也完全清楚夜游为何而来,给夜游发来最后一道神念,也算是他的遗言。春村的遗言很简单——委托夜游将春村宝树送到姑苏万变宗,交给成天乐。

想当年春村曾问成天乐,什么样的条件才能让成天乐那位朋友归还飞螭爪?成天乐则回答:“若您愿意拿手中这棵树来换,就一定没有问题。”

春村当时拂袖而去,后来又给成天乐制造了不少麻烦。比如今天,宣威和金华就是春村当初介绍到大有宗的,而另外三位妖王,又是宣威和金华从昆仑仙境中请出山的。

春村做了这些之后,仿佛再无牵挂,他也没打算再回人世间了,来到昆仑仙境深处的清修之地,不久前竟然证入了苦海天劫,但遗憾并未成功。还好在他殒落之时夜游赶到了此地,因此留下了遗言托付。

春村将其遗物春村宝树送给成天乐了,是因为成天乐当初说的那句话吗?但春村却没有解释,他本人已经殒落,飞螭爪也不必再归还,只能成天乐自己去体会了。这也许就是春村在苦海天劫中的某种明悟吧,却诉诸无言。

夜游带着春村宝树离开蛮荒深处,路上却又听说了一件事,有人居然也在找春村,是金华与宣威这两位妖王。这两人不是在春村的介绍下成了大有宗的供奉长老吗,怎么又跑到昆仑仙境来找春村?

宣威和金华找春村的目的,当然也是想请他出手去斩杀成天乐,但春村已殒,他们当然找不到,于是去找了哈、涂、胡三位妖王。夜游听说宣威和金华在找春村,便想去打声招呼,于是追随着宣威和金华的行踪又进入了蛮荒。

但是宣威和金华已经离去,还带走了哈、涂、胡三位妖王,却不知所为何事?夜游到达哈妖王的洞府时,看守洞府的一位小妖却透露了一条很耐人寻味的信息。哈妖王是去给人帮忙的,据说能得到极大的好处,其中就有最适合辅助妖物修行的神丹。

夜游感到很疑惑,以如今大有宗的实力想办什么事请,难道还需要到昆仑蛮荒中这么偏僻的地方、请一位不为人知的妖王出手相助吗?这恐怕只能是想格杀某位高手,却又不想被人知道!看守洞府的小妖当然不清楚哈妖王去干什么了,这只是夜游的猜测。

夜游随即赶往瑶池门户,离开昆仑仙境想暗中打探宣威和金华所谋何事,既然这件事牵涉到春村,夜游本能的感觉可能与万变宗或者自己的弟子有关。

几位妖王的行踪当然隐秘,但夜游先生易渊清楚该怎么追踪,就从瑶池门户前往大有宗道场这条路上追,反正几位妖王刚刚走过去不久。易渊自号夜游,他极擅潜行之术,远远地追上了几位妖王的行踪,且没有被对方察觉。

几位妖王并没有进入大有宗的宗门道场,他们就在山野中与另外两人汇合,便是燕无欢与孔翎。暗中窥探这样的高手,就算极擅潜行的夜游也不可能靠得太近,只是在合适的情况下远远地偶尔窥探。燕无欢和几位妖王商量了什么,他是一句都没听见。

但是孔翎说话时,偶尔提到了王天方的名字,夜游恰好听见了。就因为如此,夜游便暂时放下了其他的事情,跟随他们一直来到了北美。这段追踪的过程不必细述,总之夜游与燕无欢当然不是坐一趟航班来的,而就算没有护照与签证,夜游也自有办法上得了飞机。

到达北美后,他追踪燕无欢等人的方式,与王天方追踪成天乐的方式差不多,并不是一味在后面踩着尾巴跟踪,而是断断续续的追随、尽量不被对方察觉。在山野中潜行,追踪燕无欢等人也许很困难,但燕无欢身边有孔翎,夜游追踪孔翎留下的痕迹与气息却不难。

来到北美大陆几天后,燕无欢等人果然与王天方汇合了,不知在密谋商量着什么事。夜游潜伏在远处听到了孔翎与王天方等人的一些谈话,孔翎不会用神念交谈,而这些人也完全没想到,竟有人一路从昆仑仙境追到了这里。

夜游听到了成天乐的名字,也知道了他们的计划——竟然想在这里布阵伏杀成天乐。

燕无欢等人布置迷踪大阵之前,当然仔细搜查了周围,而夜游退避到了很远的地方。等到迷踪大阵发动、困住成天乐的时候,夜游这才重新赶到了阵外。恰好王天方被燕无欢派出来警戒周围的动静、又登上了春村宝树所化为的参天巨木,简直就跟自己送死一般。

话说到这里,来龙去脉已完全明了,成天乐与小韶再度向夜游致谢,感谢这位老前辈远渡重洋奔波万里而来,在最恰当的时机、以最恰当的方式出手相助。

夜游则摇头叹息道:“成总啊,您与小韶姑娘就不要一直谢我了。我事先并没有想到会在这里碰见你们,只是为追查这孽徒的线索而来。”说着话,他又以冷冽的目光扭头扫过躺在地上的王天方,雪白的长须末梢却在轻轻发颤。

小韶问道:“如今前辈已亲手擒下孽徒,又打算怎么处置他呢?”

王天方躺在地上半死不活,神通法力被削去人也动弹不得,甚至说不出话来。但他并没有晕过去,夜游的目光扫来的时候,他浑身都在抽搐,想痛哭求饶却开不了口。看来师父已经不想与他说话了,甚至不想再听见他的声音。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