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十二部:道法自然
第969章、冲霄颠扑鹰折翼,万卷不破一页书

成天乐后发先至,一拳打爆金华的原身,拳头上带着造化天雷电光,瞬间就将那四分五裂的血肉烤得外焦里嫩,甚至还发出了一阵香味。但谁也没有心思去关心烤肉,宣威退后以金乌骨迎向成天乐,他们的距离已太近,不及施展法宝的神通妙用了,直接拿坚韧无比的金乌骨当棍子用。

宣威与金华的合击之术已破,而金华以如此骇人的方式就死在宣威的眼前,宣威胆气已失、根本没有取胜之心,更别提想格杀成天乐了,他只是保命而已。只听开碑裂石之音传出,成天乐并没有打断金乌骨,却让手持金乌骨的宣威翻了个跟头被震飞出去。

宣威落地时已化为原身,也是一头小山般的山膏,四蹄站稳。他已清楚自己根本躲不开成天乐的近身格杀,若退避只有死路一条,化为原身欲全力冲撞,同时也寄希望于天上的燕无欢策应攻击、能救他一命。

可是成天乐并没有与这头山膏冲撞在一起,也没有再迎面挥出第二拳,他向前腾空而起、旋即又落下,一只脚重重地跺在山膏的后背上。

燕无欢在空中长啸连连,无数道飞羽绵绵落下,密集得如乌云盖顶,这“乌云”还带着金铁交鸣之声、闪烁着道道金光。燕无欢是苦行出身,修炼的是铁瓦金舍诀,他的神通法术从不讲究花哨漂亮、手段繁复,追求就是简单有效,金光飞羽就是他的天赋神通,凝聚着最精纯的法力,当完全形成正面冲斗时,成天乐也不得不全力应对。

成天乐一拳震飞宣威,紧接着朝天挥出了万道青丝并腾空而起。方才他进入画卷破空进入敌阵时拂尘已落地,但一拳震飞宣威时,又将十丈外的拂尘摄回手中。

燕无欢已经无暇再想别的事情,甚至眼中再没有别人,他居高临下就是要把成天乐镇杀在地面,不想给他腾空而起的机会。万道青丝带着电光,也如乌云般迎上了燕无欢的全力攻击,法力的爆发冲撞竟将成天乐刚刚飞起的身形震落,而宣威恰好翻着跟头落地、化为原身四足站定。

成天乐在格斗中腾空飞起,与燕无欢居高临下的攻击相抗并不占便宜,他就似被一座山给砸了下来,却顺势一脚狠狠地跺在宣威的背上。就听“噗”的一声闷响,宣威化成的山膏原身不仅四蹄入地,整个身子也都深深的陷入了地面,可见这一脚跺得有多重!

成天乐不仅是以飞天之能冲起,同时还以跺足之力起跳。他方才那一拳并没有重创宣威,此刻加上燕无欢凌空压落的力量,一脚把宣威跺成了重伤,这也是借力使力。随后他便挥舞拂尘冲到了空中,与燕无欢斗在了一处。

千万不能让成天乐冲到身前!就连教廷骑士艾森都清楚这一点,金华和宣威当然也知道。可因为情况突变,成天乐以不可思议的妙法冲入了他们之间,折返出击再冲天而起,动作兔起鹰落快如闪电,场面也很有些血腥恐怖,转眼间金华与宣威已是一死一伤。

当成天乐与燕无欢斗在一起,在场的其他人就失去了对这两人的准确感应,用神识锁定他们的位置都很困难,想帮忙的话也很难插上手。因为那片战场完全是一片混沌景象,分辨不出两人的身形所在,他们在空中越打越高,霹雳与呼啸声不断传来。

空中有一片乌云涌动,那是万道青丝在飞舞、也是无数黑羽在激射,乌云中带着霹雳电闪和道道金光,是成天乐的造化天雷,也是燕无欢的护体金光。两人各展神通相搏,可能拳头和身体也在冲撞交击。黑云中金光弥漫似蛟龙乱飞,又被混沌气息包裹缠绕,这不是普通的斗法,简直就是两头狂化的飞天神兽在拼命。

金华和宣威的原身已经够强悍了,但这世上能直接与成天乐硬碰硬拼拳不落下风者,如今恐也只有燕无欢。燕无欢并不惧与成天乐在近乎混沌的状态下缠斗,方才他在空中离得远、成天乐的动作又太快,他的法术阻止不了成天乐,但是面对面却能与成天乐直接冲撞。

他们两人在高空决斗,而四神十二时大阵中的斗法已经停止了。胡妖王被击倒、成天乐进入画卷破空飞去的同时,那株闯阵的参天巨木下出现了一位老者。

此人须发皆白、相貌清癯,并不是春村,左手中捧着一本厚厚的书,正是王天方不久前拿着的题龙山神器万卷书。他一出现便发来了一道神念,在场所有人都听见了,只有一句话:“老夫夜游。”

这话啥意思?当然不是说自己大半夜起来梦游至此,而是他在昆仑修行界的名号,来者竟是史天一与王天方的师父——题龙山前辈高人夜游先生易渊!成天乐当然也听见了,立刻就反应过来此人是谁,但在激斗中也无暇追问什么。

夜游先生说完话便打开了手中的那本书,随着书卷翻开,他身后那株参天大树便消失不见,化为了一根齐眉高的手杖插在地上。手杖的顶端还伸出一截细枝,细枝上带着翠绿的叶子,正是春村宝树的原貌。

看来夜游先生虽修为高超,却尚无出神入化之能,他要使用神器万卷书,便没有再施展春村宝树的妙用。当世之中,恐怕没有人比夜游先生更了解万卷书的玄妙,这本厚厚的书号称“万卷”,但打开之后却只有一页,就像合在一起的请帖。

打开时书中能出现不同的字迹,每次只有一字,与所施展神通意境有关,所以这件神器才被称为万卷书。其实万卷书里面远没有一万个字,目前只能变化出几十个字来,使用神器不仅要看其本身蕴含的妙用,也要看施法者的境界。

此时书卷中出现的是一个篆体的“山”字,它既是字也是画,带着厚重传神的山形轮廓。“书”明明只在夜游先生手中,可是对面的人却仿佛都看见了这座“山”,它凌空而起带着威压之势可随时镇落。

远处还有一个都快被大家遗忘的人,就是已呈石化状的孔翎。假如孔翎的脑袋还清醒,应该很熟悉夜游先生此刻施展的神通妙法。她曾经从王天方那里得到一枚法宝山子印,祭出时其妙用神通与之相似,只是威力要小很多。

山子印也是题龙山的法器,它便是模仿万卷书中山字符的妙用所打造,原本是让晚辈弟子演练法术所用,在此基础上学习掌握如何使用神器万卷书,而夜游先生此刻施展的是原版正宗的神器威力。

万卷书中的山字符镇落,而小韶仍祭出凤凰翎运转四神十二时大阵,阵中的三位妖王齐声高喝:“停——!我们认输!”

胡妖王已受伤难以力战,剩下哈、涂二位妖王当然绝非对手,他们倒是很干脆地投降了,因为事情已变得与燕无欢等人所承诺的不一样。他们只是来帮忙的,并不是来拼命的,修行百年也不值得为此把命搭进去。

简单的话中还有复杂的神念,向易渊及小韶做了解释,甚至提出了协商的请求。他们自报家门介绍了各自的来历,以及今天为何会出现在此地、此刻又为何要叫停求饶?

这三位妖王是被金华与宣威“请”出山的,宣威和金华当然开出了足够打动他们的条件,只让他们私下出手一次。而且金华和宣威当时有承诺,此事绝对不会走漏任何风声,会做好最严密周全的布置,将一举得手不留后患,事后也绝不会有人来追究他们。

安排这次伏击前众人也商量好了,燕无欢并不需要他们正面对敌,假如出手第一击就格杀了成天乐,甚至无需他们再现身。他们的主要任务就是切断成天乐的后路,不让成天乐有破阵逃命的机会。

可是夜游先生的出现,意味着情况完全变了,事情并不像燕无欢等人说的那样绝密而周全,更非万无一失。况且看战场的形势,宣威与金华一死一伤,成天乐冲上天空独斗燕无欢,不论这两人之间的决斗结果如何,燕无欢的这次伏击计划已经是彻底失败了。

别说能否将成天乐截杀,燕无欢自己能否逃掉都两说,这三位妖王若继续斗下去,也绝对没什么好下场。

这三位妖王并非言而无信之人,但事情既然和承诺的不一样,他们便可以反悔,果断地认输提出罢斗。他们都是昆仑仙境蛮荒中出身的妖王,漫长的岁月中经历过各种争斗,特别是早年身为禽兽尚未化形时,争夺食物、地盘、配偶等情况更是时有发生。

山野丛林中的生存环境是严酷的,但也和大多数人们所理解的不一样。比如一头狮子驱赶另一头狮子,往往只是用它们之间特有的方式分出胜负,并不是真的你死我活。争斗的目的只是为了生存与繁衍的本能,而不是无谓的贪欲和杀念。

一头狮子就算能咬死另一头狮子,自身也会受创,这在野外环境中与自杀没什么区别。所以一般像这样的争斗,有点类似于昆仑修士之间的“演法”,分出高下之后就有一种本能的选择,以另一方认输、主动退出而结束。

今天这三位妖王也采取了这种做法,表示自己愿意认输,这是早年在蛮荒争斗中的习惯。而他们三人早已化形为妖,如今更有脱胎换骨的成就,当然也了解很多人间打交道的讲究,知道怎么与人沟通协商。

此刻认输,便代表他们愿意补偿或赔偿,成天乐和小韶如果想要他们的地盘、法宝都是可以的,甚至可以命令他们去做一些事情。而另一方面,三位妖王也希望对方明白,虽然小韶和夜游已经稳占上风,但毕竟面对的是三位强大的妖王,真是要逼得他们走投无路只能拼命的话,恐怕也要付出不小的代价。

夜游先生在昆仑仙境中清修多年,当然了解这三位妖王的思维回路,见对方不再发起攻击只是施法护身,那万卷书中的山字符神通便没有落下镇杀。但夜游也没有合上万卷书,那座无形的小山仍悬于四神十二时大阵之上,保持着含而不发的状态。

见夜游如此,小韶也没有向他们继续发起攻击,但四神十二时大阵仍在运转,只要稍有异动便可随时出手。但小韶并没有停手,她随即转身挥起凤凰翎,斩向了十余丈外的宣威。

宣威化作原身山膏,被成天乐一脚跺进了地面,小山般的身体整个都陷了进去。但是他还没死,修炼了近三百年本就强悍无比、九枚陆吾神仑丹更不是白吃的,虽身受重创竟然挣扎着还想爬出来。地表的土石涌动出现了一条条裂痕,山膏刚刚拱起后背将要脱困,一只五色玄鸟已清啸而至。

宣威发出绝望而不甘的吼声,若是他还没有受伤又能与金华联手,足以与小韶一斗、至少可以自保,但此刻已没有任何活命的机会。

求生无望的宣威也发了狠,瞬间祭出玄牝珠自爆,这枚玄牝珠冲向小韶却被五色玄鸟所阻,就在他身前与原身一起爆发,澎湃的法力激荡而开。折断的树木以及卷起的土石呼啸四射,良久之后方烟尘散尽,原地留下了一个巨大的深坑,而宣威已尸骨无存。

玄牝珠是妖物于原身之外所修神通法力凝聚,也相当于妖修在漫长岁月中所祭炼的、最为独特的本命法宝。玄牝珠瞬间自爆威力惊人,完全不亚于昆仑修士自斩式的毁器伤敌,将一位妖王逼到这个份上,往往也要付出极大的代价。方才金华根本来不及这么做,但宣威却可以。

可宣威在自爆玄牝珠时已身受重创,所以其威力要大打折扣,另一方面,他此时还陷在深坑里面呢,也使自爆的威力不能及远。

小韶以凤凰翎的妙用幻化出的五色玄鸟被击散,但那爆发的威力并没有伤到她,甚至没有波及到她,因为她正站在四神十二时大阵之中。阵枢运转光幕升起,似有无形的阻隔挡住了法力的激射以及漫天横飞的土石残木。

这让阵中的三位妖王心头一阵恻然同时也一阵骇然,宣威就这么死了,就连自爆玄牝珠想拉个垫背的都没办到。他们刚才已经运转法力护身,准备随时抵挡那玄牝珠自爆的余波,结果自爆的威力一半被深坑周围的土石所阻隔,另一半被小韶的法力以及这座大阵所化解。

而他们此时便身处小韶操控的大阵之中,外面还有一位高手夜游先生,想逃都逃不了啊!就算自爆玄牝珠搞一场大的,那首先也是自己死定了,同为妖王亲眼见到这一幕,他们已完全心惊胆寒。

小韶斩了宣威后便手持凤凰翎静立原地,并没有冲向高空相助成天乐。这不仅是因为她还要主持四神十二时大阵,而是她清楚成天乐不需要帮忙。高空中的战团一片混沌,他人即使想帮忙也不好插手,但小韶不一样,若成天乐必须要她相助,直接将其摄入形神就可以了。

地面上那么大的动静,成天乐当然也察觉到了,阵中的三位妖王认输,而宣威已被小韶所斩,此刻只剩下了他与燕无欢还在生死相搏。而今天的场面,燕无欢已是一败涂地。

三位妖王困在阵中逃不掉,原本飞在高空的燕无欢却是可以逃走的,当成天乐冲天而起时,燕无欢就应该清楚今天这一战的结果了。但燕无欢却没有逃,他也无路可逃了,既然做出了这个选择,天下之大,也再无燕无欢的容身之处。就算他能逃走并隐姓埋名藏匿起来,燕无欢这个人也等于不存在了。

不知为何,成天乐从心底里很同情也有些佩服这只鹰,但同情并不代表原谅,更不代表会放过他,成天乐此刻也不会再给燕无欢任何一丝逃命的机会。

这是一场惨烈的对决,双方都毫无保留地施展了各自最强大的神通手段。今日的燕无欢,比当初的刘漾河强大得多,成天乐心中自有比较。比如万变宗中的任道直,原身是天地所化生的灵禽毕方,其天赋神通远非一般的妖修所能敌,但假如动手拼命的话,此刻绝不是燕无欢的对手,恐怕已被斩杀当场。

任道直这只灵禽毕方尚未脱胎换骨,若他能脱胎换骨成就妖王,当然要比今日更为强大,但想击败燕无欢这只鹰,结果恐怕仍是够呛。燕无欢修为之扎实、原身之强悍、法力之精纯浑厚可想而知!

但奇异的是,成天乐在激斗中并没有感应到燕无欢的杀意,这是一种非常难以形容的感觉。方才燕无欢与金华、宣威联手发起攻击,成天乐感受到了凌厉而毫无保留的杀机,而此刻这股杀机却消失了。

虽感受不到杀机,但燕无欢仍然是杀招尽出、丝毫没有保留,成天乐只要修为稍弱便会被他斩杀当场。这只能说明此刻在燕无欢的心目中,能不能杀得了成天乐已经没有意义,但他必须要完成这场决斗,将自己平生所修的手段尽数施展出来。

燕无欢不仅聪明,而且是很出色的人才,资质、悟性、心志皆超绝。春村宝树破阵而入时,他就明白今天的计划已经失败了。无论来的高手是谁,都说明消息已经走漏,他的目的不是单纯地想斩杀成天乐,而是将一段过往永远埋藏,包括成天乐也包括他自己。就算今天能杀得了成天乐,他也不会再回到大有宗,更不会以燕无欢的身份再出现。

此局已破、计划已失败、燕无欢已无路可走,他感到了深深的绝望,绝望中只能做最后一件事情,就是将刘漾河所传授的一切神通手段都尽情施展出来,等待着最后的结局到来。这结局无论是不是他想要的,皆已无能为力。

激斗中的成天乐还发现了一件事,燕无欢随身并没有带任何东西,就是以一只鹰的原身出现,使用的也是原身之物所祭炼的法宝。今天的燕无欢,从某种意义上讲,完全就是赤条条的来到世上时的样子,就如当初在高原雪山上遇到刘漾河的那只鹰。

成天乐也感受到了燕无欢内心深处的绝望,此刻这只鹰的奋力搏击甚至让人觉得有几分悲壮,他在绝望与悲壮中神通尽出。成天乐受伤了,他不知被燕无欢祭出的飞羽给斩中了多少次,两人也硬碰硬拼过无数拳,只不过燕无欢出的不是拳头,而是利爪和尖喙还有铁扫般的双翅。

燕无欢身上的羽毛不知被震断、打落了多少支,皆化为带着金光的利刃斩向成天乐。成天乐祭起拂尘不断地将这些飞羽斩灭,无数道带着霹雳的丝光也抽在了燕无欢的身上。山林间的众人只能看见天上的乌云盘旋、霹雳阵阵、金光四射,那两人湮没在一片混沌之中。

这场激战足足持续了一个多时辰,观战的众人除了小韶之外,心中皆一片骇然。夜游先生易渊是成名已久的前辈高人,脱胎换骨之境早已修炼圆满,行走在那通往苦海的无涯之岸。但他此刻也在暗自思忖,假如是换做自己与燕无欢相斗,今日恐怕也不得全身而退,这两人的神通手段实在太惊人了。

至于其余三位妖王,则更是胆战心惊不已,他们没想到大有宗的代掌门燕无欢竟如此厉害,而成天乐的修为则更加令人震惊,他们三个一起上也未必是人家的对手。

就在这时,一直静立的小韶眉头微皱,突然抬头望向天空,似是感应到战局发生了变化。只听高空中传来砰然巨响,这片大地苍原上都激荡着滚滚雷鸣般的回音。漫卷的乌云顷刻散尽,一只折翼的苍鹰从云端坠落,它浑身还缭绕着霹雳电光,凌乱的羽毛上散发着焦烟。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