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十二部:道法自然
第967章、混沌开辟拨迷雾,人间足迹怎埋藏

王天方也许并没有意识到自己的表现很搞笑,他很愤怒却没有直接冲向成天乐;已见识过世上各种妖物的成总,对他这种马戏团表演似的举动也没有欣赏的兴致;至于设下埋伏企图格杀成天乐的其余众高手,也好像没关心王天方在做什么。

这时有一个女子的声音传来:“王天方,你已说了这么多,为什么还不动手呢?你一生的宿敌成天乐就在眼前,你手中有神器,他身陷在此已插翅难飞,真要是个男人的话,就亲手宰了他!”

说话者是孔翎,语气很有点挤兑人的意思,随着话音她性感妖娆的身形从林木深处走了出来。但她并没有走得太近,离王天方还很远就站住了脚步。王天方的脸涨红了,握着法器的手背也出现了青筋,喝道:“燕无欢,你还不动手!”

燕无欢的声音也从半空传来:“该动手时自然会动手,王天方,你且去阵外警戒,周围有什么异常的状况或者有人接近这里,立刻发出警示。”

王天方一怔,站在那里显得有些尴尬,燕无欢并没有答他的话,而是直接下令要他出去,仿佛觉得他在这里有些碍手碍脚。他还想再说什么,却意识到自己站在这里真的有点多余而且碍事。宣威与金华两位妖王已一左一右走过他的身边站定,与空中的燕无欢结成阵式,他成了阵中的局外人,只得一跺脚收起万卷书转身离去。

燕无欢是以一只鹰的原身从空中飞来的,林中同时走出宣威和金华,这两人与空中的燕无欢保持着同样的速度,阵形不变来到近前。王天方走了,孔翎却仍留在这里,站在金华、宣威身后的远处。正如她来之前所说,要亲眼见证燕无欢如何斩杀成天乐。

成天乐既没有看王天方也没有看孔翎,好似根本没意识到她也来了,只抬头对着半空那只鹰道:“燕掌门,我们又见面了!你今日在此设伏,难道就不想想后果吗?比起后果,更令我感兴趣的是前因,你为何要这么做?身为一派宗门之长,又欲让大有宗何去何从?”

燕无欢在叹息:“成天乐,今日之事我早已决定,只是一直在等待出手时机。曾经发生过的一切,注定是要做个了断的,只在于我们怎样去了断。我今天不是以大有宗掌门的身份来的,就是曾经在高原雪山上、师尊身边的那只鹰。人世间发生的某些事情,注定要被埋葬,今日不是我来埋葬你、便是你来埋葬我,这就是我师尊没有完成的遗愿。”

这番话很伤感,意思也有点复杂,恐怕只有成天乐才能完全听明白。刘大有绝不希望世人知道他就是刘漾河,他创立了大有宗,希望自己是开气象之先、掌控时代潮流的大有宗宗主刘大有,而曾经与刘漾河有关的一切经历都永远埋藏。

刘大有是这么希望的,从某种意义上讲,成天乐也在这么做,因为正是成天乐亲手埋葬了刘漾河本人。而燕无欢继承了大有宗,他从来都是刘漾河的死士,也在继承这份遗愿,需要埋葬的不仅有成天乐还有他自己,今天就是最后的了断。

燕无欢的废话不多,也没有和成天乐再解释什么,说话间立刻就动手了。他今天一直就是以原身出现,于空中一震双翅,无数道飞羽向成天乐激射而至,简单、直接、凌厉无比,不带任何花哨,飞羽上都闪烁着金色的光芒。

与燕无欢结阵的宣威和金华也同时出手。金华祭出了白离宝瓶,这件神器是昆仑仙境陆吾门太上长老白陆离的遗物。宣威则祭出了金乌骨,则是以那位金乌妖王的原身之物新炼成的法宝。

这两位妖王来自昆仑仙境一个叫苦山的地方,原身都是一种叫“山膏”的异兽,样子长得像猪,浑身的毛发是火红色的,叫声十分刺耳。他们自开启灵智之初就结为同伴,修炼的是同样的法决,又拥有相同的天赋神通,擅长一种合击之术,两人联手的威力要比单独一个人大得多。

只见一片红光笼罩,两人的神气法力融为一体不分彼此。红光中飞出一只白离宝瓶,瓶口幻化张开喷薄出迷蒙的雾气,与那红光化为一体,如红云雾海涌向成天乐的立足之处。雾海中传出刺耳的尖鸣声,伴随着无数道金乌火羽,与燕无欢漫天射落的金光飞羽相呼应。

成天乐的神识中失去了三名对手的位置,面对的就是这片红云雾海,对方施展的神通法术结合了迷踪大阵的阵法。宣威和金华今天的任务是主守,掩护住他们两人与飞在空中的燕无欢的身形,让成天乐难以发起有效的反击。

成天乐若冲至近前格杀,威胁实在太太了,所以他们要利用迷踪大阵和白离宝瓶。

成天乐在蜃光珠演示的景象中,见过白陆离是如何使用白离宝瓶攻击泽真的。白离宝瓶喷出迷离雾海能阻隔人的神识,对方可潜藏在迷雾中对他进行攻击,而他若是被这雾海吞没,就等于闭着眼睛挨揍了。

成天乐大喝一声,周围景象也发生了不可思议玄妙的变化,他仿佛消失了、又仿佛还在原处。虽然迷雾笼罩了天地,但是迷雾中山河树木都还在,这是一片混沌世界。成天乐运转天地灵息,那天地间生机律动气息在流转,仿佛化散为天地诞生之初的混沌景象。

这是成天乐新修成的神通法术,就是画卷中混沌世界如今的玄妙景象。画卷相当于成天乐的玄牝珠,而玄牝珠又是什么,它是妖物假和神气所凝炼的神通法力。原先的画卷以及画中世界并非成天乐所打造,但今日的混沌世界确是成天乐所造就。

成天乐采炼菁华气、心髓焰、沉银魄化入画卷中的混沌世界,混沌世界的变化也就相当于玄牝珠的变化、成了成天乐本人的神通法术。他此刻并非是将画卷当成一件神器祭出使用,而就是如妖修般自然的借助玄牝珠施法。

混沌融合了迷雾,迷雾仿佛也成了混沌的一部分,既然是“盲打”,那大家都盲打好了,要么就混沌与迷雾齐破吧!那金乌火羽以及金光飞羽袭来的时候,成天乐也挥出了拂尘,无数缠绕着电光霹雳的青丝飞舞,混沌迷雾中瞬间就有无数次密集的法力冲撞。

燕无欢等人一出手便全力施展了如此强大的一击,他们并不想拖延时间就是要速战速决,以雷霆之势将成天乐格杀。假如成天乐真的因为失去了玄牝珠、如今还没有回复神通法力,那么此刻肯定是连渣都剩不下了;就算换做一年前刚刚脱胎换骨的成天乐,这一击他也是接不住的。

出乎预料的是,成天乐居然接住了。拂尘挥出的万道青丝并没有挡住所有的攻击,有不少道飞羽如刀锋利剑、乱刃加身,如飞火流星、烈焰焚躯,从迷雾中穿破混沌,透过万道青丝落到了他的身上。

成天乐衣衫破碎遍布焦痕,可这些攻击已是他强悍无比的炉鼎原身能够承受的,虽然落了下风,但仍稳稳地站在原地并未被击倒。他也发起了还击,无数道霹雳电光击了出去,被那红云雾海所吞没。宣威和金华联袂擅守,成天乐并没给对方造成实质性的伤害。

这雷霆万钧的一击虽未尽全功,可燕无欢既然做出了万全的安排,就决不会给成天乐任何挣扎的机会,如此强大的一击就算成天乐能勉强接下,他也绝对挡不住顺势而来的第二拨掩杀。就在成天乐的身后,突然又有三道强大的气息爆发,有三人各施展法术从三个方向朝成天乐的背后齐斩而至。

出手者是另外三位强大的妖王,分别名叫哈妖王、涂妖王、胡妖王,原身则分别为穷奇、闻鳞、蛊雕这三种异兽。他们有各自擅长的天赋神通,长年隐居于昆仑仙境蛮荒深处,是前段时间被宣威和金华请出山的,让他们帮忙出手做一件事情,而这件事就是今天在此地斩杀成天乐。

燕无欢事先并没有多余的交代,就是让他们各自施展最强大的神通法术突然发难,选择的时机非常致命,正是成天乐全力抵挡燕无欢等人第一击之时,他根本再无余力应对这样强大的偷袭,假如没有防备的话,就算是有出神入化之能的当世高人也得饮恨当场,更何况是已失去玄牝珠的成天乐呢?

在燕无欢的计划里,第一击就足以格杀成天乐,但他行事谨慎不想出任何差错,所以又安排了第二击,六大妖王借助阵法与神器,并用最恰当的方式、最有效的手段配合,燕无欢也认为成天乐绝不会再有机会逃过第二击。伏击行动到此就应该彻底结束了,他做事向来就是这么干净利索。

但成天乐却早有准备,他并没有去抵挡三位妖王的偷袭,只是突然一跺脚,山林间似凭空出现了一座大阵——他最擅长的四神十二时大阵。这座大阵是何时布下的呢?就是刚才成天乐在迷踪大阵中转圈的时候,每一处阵枢都是他悄然留下的足迹。这便是小韶刚才所说的阵中之阵,此时才突然运转发动。

成天乐此番远赴海外行游万里,阅历众生世事种种,给所遇见的妖物留下神念心印指引;而另一方面,他也在不断留下自己的足迹、踏上了一条悟道之旅。他以前所学的种种神通法术,其运用之妙已达到悄然间存乎一心的境界,这四神十二时大阵,已可以不动声色的以足迹布下。

王天方刚才自己蹦出来喝问,而燕无欢只是冷眼旁观,他可能并不介意看见成天乐冲过来将王天方给宰了。但成天乐并没有动,就因为他的位置就站在阵中之阵的边缘。四神十二时大阵可攻可守,就看谁在法阵之中,假如对手在阵中、则攻;假如对手在阵外,则守。

哈妖王、涂妖王、胡妖王等三人刚一动手就意识到一件事,他们悄然潜进发起攻击的位置,并不仅如计划安排的那般断了成天乐的退路,自己竟然也进入了对方布下的阵中之阵,而主阵者也不是成天乐。

成天乐身后有五色光华冲起如虹,还有一只硕大的五色玄鸟展翅飞出,奋力格挡汇聚而来的攻击。与此同时,四神十二时大阵运转,有无数只玄鸟的虚影于虚空中呈现,带着清啸之声向着三位妖王发起了反击。

这完全出乎了设伏众高手的预料,配合得万无一失的连续两击,居然没有杀得了成天乐,甚至没有将此人击倒!燕无欢飞在空中总揽全局,对战场中发生的情况最清楚,他随即以神念喝道:“注意,成天乐是两个人!”

燕无欢终于发现了小韶的端倪,成天乐再大的本事,刚才也不可能同时施展那样的神通,主持四神十二时大阵、祭出五色玄鸟者分明另有其人。

其实不用他喊,众人紧接着也都看见了。四神十二时大阵发动,混沌气息也与那红云迷雾互击消散,成天乐所站的位置已变得清清朗朗。小韶手持凤凰毛站在成天乐的身后,与阵中三位妖王相斗,而成天乐则手持拂尘与阵外三名对手相峙。

虽事出意外,但燕无欢并不惊慌,甚至觉得小韶也在场则更好,如此也少了一个未知的变数、不可能再有人会出现在附近接应成天乐。

燕无欢仍然很冷静,就算成天乐没有失去神通法力,甚至修为更胜此前,又有小韶在身边相助,还布下了阵中之阵,但今天仍无法逃出生天。在六位妖王的合击之下,成天乐与小韶最终的结局仍只能是覆亡,只是过程比原先的预计要麻烦些。

燕无欢准备继续发起围攻,将突然的格杀变成一场缠斗,可就在此时,又出现了谁也意想不到的变故——小韶刚刚现身,四神十二时大阵中突然又多了一个人。

来者可不是什么神秘莫测的绝世高手、居然能在这种时候出现在这种地方。他是被人从远处扔进来的,“扑通”落地如死鱼般动弹不得,人虽然还没有断气,但显然只剩半条命了,竟是刚才已离开、被燕无欢派到迷踪大阵外警戒周围动静的王天方!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