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十二部:道法自然
第966章、入阵胸有破敌策,浑然无视丑跳梁

来者就是王天方,但成天乐以前却不认识他。成天乐见过此人的照片,可两人从未真正的见过面,而王天方的样子已经比当初有很大的改变。王天方一直在跟踪成天乐,他当然没有直接追踪在成天乐后面,而是打探他沿途走过的踪迹。

成天乐一直是向北偏东方向行走,速度不紧不慢,王天方便提前绕到了这里,选择了这片战场和今天这个动手的时机。这座迷踪大阵并不是王天方布下的,而是燕无欢与几位妖王的合力之功。

迷踪阵法本身没什么攻击性,而且布置得绝对巧妙,尽管成天乐拥有那么敏锐的知觉,一时不慎也走了进来,等察觉到不对劲时已经身在包围圈中。王天方本可以不出面的,接下来如何格杀成天乐是燕无欢的事情,而燕无欢尚未下令,他却忍不住站了出来。

想当年在八达岭公司中,王天方原本过得很舒服,却被成天乐坏了好事,他不得不隐姓埋名直至今日。虽然回头看,他当初的很多目的都达到了,既躲过了昆仑各派的追索,也修为大成、打开了题龙山的宗门道场,拥有了人世间的各种大好享受。

但这些愿望实现之后,王天方又意识到这一切并不能令自己心安,只要成天乐还在世上,他这一辈子恐怕都会活在担忧与忿恨之中,尽管成天乐可能早就把他忘了。刘漾河的死令王天方格外心惊,同时也意味着他的好日子到头了,燕无欢并不怎么待见他。而今天,他终于等到了除掉心腹大患的机会。

成天乐这样一位人生宿敌,在其即将灭亡的前一刻,如果不走出来发表一番胜利的宣言,王天方怎么可能得到满足?成天乐今天死定了,王天方已胜券在握,现出身形冷笑道:“成天乐,你有没有想过?自己也有今天!”

成天乐的目光的确在望着这个方向,却又好似并非在看着王天方。他的视线穿过王天方的身形,凝望着更远处的林间,微微一皱眉似在思索着什么,仿佛没听见王天方说的话,全然将这个人就当成了空气。

这让王天方很诧异、进而感到很愤怒,成天乐死到临头,竟然还敢不将他这位胜利者放在眼里,未免太傲慢狂妄了!难道成天乐还没有看清楚自己的处境吗?王天方下意识地一挺胸,左手中出现了一块板砖样的东西,仔细看是一本浅褐色封皮的厚书,正是题龙山传承三神器之一万卷书。

王天方左手持万卷书,右手遥指成天乐道:“死到临头你还想摆谱吗?好好看看周围,你已身陷绝境,就算有再多的阴谋诡计,也无用武之地!”

成天乐有什么阴谋诡计?这话听上去很好笑。但在王天方眼里,成天乐这个人恐怕就是世上最狡诈凶残之徒了。成天乐的目光依然凝视着远方某处,接着环顾着周围,然后又闭上了眼睛不知在感应什么,仍然没有理会王天方。

王天方在喝问,但他的话对成天乐而言仿佛只是不值得留意的噪音,他这么一个大活人跳出来,对方却莫名视而不见,这让王天方更加愤怒,愤怒得身体都在发抖。他简直想手持神器万卷书冲上去直接拍死成天乐,但终究没有动,因为潜伏在周围的高手都还没有动,燕无欢也没有发出动手的指令。

王天方的手指有点哆嗦,又喝道:“成天乐,你可知我是谁?我就是你苦寻多年也找不到的王天方!黄泉路上请记好了,今天就是我王天方送你走上了这条路!”

成天乐既然没有理会他,当然更没有问他是谁,他终于忍不住自报家门了。如果这是一出戏的话,开场就偏离了剧本,王天方的任务只是负责提供情报,按照燕无欢的安排,只要确认成天乐已走进陷阱,接下来就没王天方什么事了,他应该呆在迷踪大阵之外警戒周围的动静。

可是王天方却不甘心,他与成天乐这辈子一句话都没说过、一个照面都没打过,难道就这么结束了?所以他要站出来发表胜利的宣言,成天乐已是待宰的羔羊,他迫切地希望看见成天乐惊慌、恐惧,甚至是苦苦哀求、向他道歉、祈求他的饶恕与宽谅的样子。虽然他绝不可能饶了成天乐,但一直在渴望着这一幕。

成天乐仿佛“听见了”王天方的话,眉头不禁又微微一皱,突然抬起视线看向了空中,不知是什么东西又引起了他的注意,却依然没有关注王天方。

……

别看成天乐没有答理王天方,但他其实一直在说话,于阵中转圈的这一路都在与小韶以神念交谈。成天乐从不傲慢自大,当他发现自己莫名走入迷踪大阵之后,最关心的就是眼下的处境,想摸清楚这是什么样的埋伏?

成天乐对小韶道:“这座迷踪大阵没有任何攻击性和危险性,布阵的手法也非常高明巧妙,所以我们才会不知不觉的踏进来。”

小韶:“环境发生变化的时候,我才察觉到不对劲。远处的声息突然被隔绝了,然后这里便显得过于安静。”

成天乐:“那时我们已经走入了大阵,这里的埋伏一定是高手所为,这么大一座迷踪法阵悄然间变化,来的可能不止一位高手,其目的就是让这里的动静传不到外界。”

小韶:“真没想到,我们远在北美接近北极圈的荒原地带,还会遇到这种埋伏。傻乐,你得罪的人可不少啊!看这个架势分明是暗中谋划已久,就是想将你不留痕迹地抹杀。”

成天乐苦笑道:“我得罪的人当然不少,不仅有那些暗中驱使妖物祸乱人间者,当初搞传销的、如今搞邪教的,还有教廷中的一伙败类,恐怕都不愿意看见我。本以为归还教廷的圣物法杖之后,在这片荒原中行游不会再遇到什么事,没想到还有人一直在等机会。”

小韶:“看这座迷踪大阵的布置,可不是教廷修士的手法,分明是来自两昆仑的高手所为,有点出人意料啊。他们既然敢在这里埋伏你,目的就是为了杀你,而且有把握做得干干净净。我们恐不可力敌,先不要想着逞强,尽量搞清楚状况,看看怎么能突围离去。”

成天乐察觉到中了埋伏,第一念并不是找出设伏的敌人拼命,而是摸清楚状况、商量突围之策。他从不是强逞英雄的人,更何况如今还有小韶在身边,就算要找对手算账,等冲出埋伏之后再把那些人揪出来才是更好的选择。

所以成天乐不动声色地继续往前走,也没有动用任何神通法力,足迹在丛林间绕了一个圈子。

王天方出现之前,小韶正在说话:“这座迷踪大阵本身没有攻击性,就是隔绝内外声息,但是埋伏的高手却可以在阵中结阵,就是要困死我们,想直接冲出去好像不太可能。”

成天乐:“我此刻也布下了阵中之阵,应可抵挡一阵。”

小韶:“若实在不能力敌,你就进入画卷中的混沌世界,我施法引画卷破空而去,应该可以冲出埋伏。”

融于成天乐形神中的画卷是一件不可思议的神器,但成天乐从来没有以之与人斗法,除了在雪山盆地中、落雷幽谷外,画卷曾自动祭出护主。人们只知传说中的惊门可以展开为人间洞天世界,当成天乐放弃这个选择之后,这幅画卷好像就废了。

但神器并未真正被废,只是以另一种方式在祭炼而已,它还有神通妙用。比如成天乐就可以进入画卷中的混沌世界,那恐怕是世上最好的藏身之所。

所以小韶指出了一条脱困之道,让成天乐在万不得已时进入画卷中的混沌世界,而她施展移转空间的大法力,让这幅画卷破开包围冲出去。为什么是成天乐进入画卷而非小韶呢?因为如今情况特殊,成天乐若失去了画卷便相当于失去了玄牝珠。

成天乐:“这样做或许是个办法,但你却很危险。”

小韶:“若真是万不得已,就不得不冒险一搏。你此刻已布下阵中之阵,依托阵法我至少可以抵挡一番。假如画卷真能破空而去,你就立刻走出画卷将之收回形神,顺便将我也摄回形神之中。”

假如成天乐进入画卷,小韶施展移转空间的神通破开包围圈,将画卷送了出去,那么在这一瞬间,也等于将迷踪大阵暂时冲开了一条通道,成天乐可以像摄回自己的玄牝珠一样也将小韶摄回。至于接下来是继续动手还是先逃走,就看具体的情况了。

假如画卷冲不出包围圈怎么办?那就只有拼了!这就是两人商议的突围之策,他们在突然的变故下应对得很冷静,神念交流的速度也非常快。

恰在这时王天方出现了,小韶诧异道:“这是什么人,他是挺身而出来当炮灰的吗?”

成天乐以神念道:“他就是王天方,我见过照片,虽然样子变了很多,但还是那副眉眼。……燕无欢终于还是决定动手了,此前他所做的一切都是在打消我的戒心。”

成天乐已经很清楚自己的处境,王天方一出现,他就知道对方是谁了,不仅是认出来的也是猜出来的。来自两昆仑的高手无声无息间布下必杀之局,而且还想做得不留痕迹、不为人知,那么主谋者十有八九就是燕无欢。

燕无欢要杀他,当然是因为刘漾河之事,而当年刘漾河的同伙中一直尚未露面的,如今只剩下一个王天方。王天方虽变化很大,但毕竟不是改头换面,成天乐既然已经猜到了对方的来历,又见过王天方的照片,用脚后跟都能认出来。

王天方并没有掩饰自己的神气法力,毫无保留地祭出神器、展现了最强大的力量。此人是一名高手、至少已有真空妙有之境,但想跟成天乐动手还是不够看的,他就像是被谁故意扔出来的诱饵,以吸引成天乐的注意力。

更有意思的是,成天乐与小韶并没有察觉到王天方被法阵锁定保护,也就是说若成天乐直接冲过去格杀他,恐怕其同伙想救他都来不及。

成天乐的判断没错,燕无欢一直在暗中观察成天乐的举动,随时可以发动埋伏展开攻击。但燕无欢还没有下令动手,因为他并没有发现小韶,还需要再仔细观察一番,确定小韶不在附近,也没有跟随在成天乐的身后。

燕无欢的目标只是成天乐,出手务求万无一失,而王天方是自己蹦出来的,不在原计划的安排中,燕无欢没有因此而发动埋伏,更没有想保护王天方的意思。假如成天乐这时想冲过去杀了王天方,王天方恐怕只能自求多福了。

听见王天方的喝问,小韶对成天乐道:“不用答理他,他并不在大阵埋伏之中,是自己忍不住蹦出来的,就让他蹦好了,看他的样子也不敢自己冲过来动手。燕无欢与其他高手应该就在等我们出手,好寻找突袭的破绽,我们不要离开阵中之阵。”

成天乐很听劝,果然没有答理王天方,就算他知道面前的人是王天方,又能怎样?王天方这位大成修士出现在这个场合,当然不会是来找他谈人生理想的,就是来杀他的。既然如此,已经没什么废话好说!

至于王天方为何会忍不住跳出来,其想法与心态成天乐也完全能够理解,成天乐已阅历众生世事种种,又怎能不清楚他此刻的心情呢?但成天乐对此不感兴趣,就连骂王天方的兴趣都没有。成天乐又不是王天方的父母、有教育与教训他的责任或义务。如今的王天方,都不配成天乐正眼看的,更别提特意开口骂他了。

这时王天方终于被激怒了,自己报出了名字。但成天乐却抬起了眼睛,对面前这个人仍浑然无视,他的视线从王天方的头顶上方穿过,看向远处的树梢,那里正有一只苍鹰缓缓飞来。


阅读www.yuedu.info